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忠义救国军策反伪军被日军识破遭打击的原因

忠义救国军策反伪军被日军识破遭打击的原因

时间:2017-04-28 11:33:13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忠义救国军策反伪军被日军识破遭打击的原因

1942年6月6日粟裕在给陈毅、饶漱石、赖传珠的一封电报中,讲了“忠义救国军”和新四军发生摩擦的事件,粟裕在电报中说,“忠救”二个支队约二千余人,于一月利用伪军关系北渡犯我地区,窜入靖江地区,我曾派队进击,因其靠近敌伪据点,我未能奏效,最近我想集中主力歼灭之,但敌向我反复“扫荡”,计划又延时间,近又以二个团进击宣家堡伪军,而“忠救”公开出击增援,其政治上完全破产。由于此,敌寇知伪顽关系遂派队“扫荡”“忠救”,将支队长汪浩然俘去。

忠义救国军策反伪军因何被日军识破遭打击

在这封电报中,我们看到几个非常关键的信息,忠义救国军曾经和伪军联手,进攻新四军控制地区,在新四军进攻伪军时,忠义救国军曾经公开出动增援,此外由于忠义救国军对伪军施以援手,从而引起了日军对伪军的怀疑,并且派出了军队进击忠义救国军,联合伪军和伪军做交易,这个政策的始作俑者是戴笠,1943年春天,戴笠从重庆到皖南的“忠义救国军”总部视察,他召集营以上干部开会时,公开阐述过这个生存政策,戴笠说部队在沦陷区活动,必须抓住一切机会利用伪军,否则部队就陷于敌伪匪三面环伺之下,我们就只有挨打,我们要控制沦陷区,如果不利用这些伪军的力量,这些力量就必然被别人抓去,依照戴笠的指示,忠义救国军对沦陷区的伪军做了大量的工作,不少伪军也因此成为埋藏在日军阵营里的“内应”,据不少当事人回忆,忠义救国军的人进出沦陷区,经常由伪军掩护接送,一些伪军部队甚至利用小汽轮挂上清乡大队的旗帜,接送忠义救国军的官员,以及接运弹药等军需物品,而当时忠义救国军指挥所和一、四两团中的不少官员都随身携带有“清乡大队”的身份证。

当时所谓“清乡委员会”和“清乡大队”之类的伪组织呢,是最吃香的机构,连日本人都让他们三分,因此这些带着“清乡大队”身份证的忠义救国军的官员,进出各地采办物资都是通行无阻,无人敢挡,此外伪军也经常给忠义救国军通风报信,报告日军的动向,以利忠义救国军的作战之需,不过在这样畸形的合作中,也出了一些极端的例子,这就是忠义救国军不但利用伪军来打击日军,同时也利用伪军和日军来打击中共的军队,忠义救国军第一团的团长郭墨涛由于吃了新四军的亏,就曾经联合日伪军准备偷袭新四军,最后闹的第一团的士兵们非常不满,纷纷表示,自己是要打鬼子,而不是要当汉奸。

马法古,1923年10月出生,河北蠡县人,1937年参加革命,1938年12月入党;在冀中军区游击战中屡建奇功,曾被授予“神枪手”“战斗模范”“战斗英雄”称号;离休前为石家庄高级步校研究员,在抗战胜利65周年纪念大会上,作为老兵代表发言。

“能在天安门接受祖国的检阅,此生无憾”。初见92岁高龄的马法古,是在抗战老兵下榻的首都大酒店。他胸前挂着3枚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无声地诉说着老兵的光荣与英勇。

老人家告诉记者,他这辈子最引以为豪的称号有3个:“神枪手”“战斗模范”“战斗英雄”。

抗日战争中,马法古在冀中平原经历了多次日伪军的大扫荡,并于1943年被派到抗大陆军中学学习。一手好枪法就是那时练成的。马法古的射击秘诀有四:端枪要稳,枪上放一个铜板,击发时铜板不能掉;臂力要足,枪管前面挂上砖,一块块往上加,不能晃;第三是瞄,子弹飞出去会往上偏一点高一点,瞄着下沿正好打在中间;最重要的是击发时,要攥着响,攥着响枪不会晃动。说起这套绝活,老人颇为自豪:“这些射击要领掌握好了,一打一个准。”

忠义救国军策反伪军因何被日军识破遭打击

1944年从抗大陆军中学毕业后,马法古被分配到冀中军区四十二区队当排长。

回忆峥嵘岁月,马老最为得意的一次战斗,是仅用三发子弹就拔掉了一个伪军据点。1945年的夏天,为了扩大解放区,缩小敌占区,上级首长命令拔掉静海县王辛庄的一个伪军据点。这个据点背靠一条河,据点四个角上有碉堡,墙上有垛口、枪眼,易守难攻。马法古接到命令之后带领队伍从三面包围了这个据点。

当时,一个敌人偷偷从枪的垛口向外看,只露出半个眼睛,马法古“砰”的一枪正中目标。这一枪让据点里的敌人慌了神,又有两人从垛口向外张望,他弹无虚发,2发子弹又把这两个敌人送上了西天。吓破胆的敌人再也不敢露面,都隐藏了起来。一直等到天黑,伪军见无路可逃,又听八路军喊话说缴了枪发路费回家,哗哗放了一阵空枪,就把枪捆起来举手投降了。这一仗,马法古用神枪绝技迫敌投降,“神枪手”的称号不胫而走。

在马法古家里,至今还保留着缴获的一床日军军毯。军毯上写着当时使用者的名字——山田武彦,这是他在1945年一次战斗中缴获的战利品。闺女劝他送到军事博物馆去,他心有不舍:“等我过世了再捐吧,现在留个念想。”他说,每当看见这军毯,就想起了战火硝烟的峥嵘岁月,想起那些没能等到共和国黎明的战友们……

“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代表的不仅是我个人,更是那些千千万万和我共同战斗的战友们。”闻听此言,记者感慨,英雄虽已年迈,但他曾经的光荣与梦想人们不会忘记,它早已铭刻在共和国的丰碑上。

小编推荐:刘家麒将军曾强忍失爱子之痛的原因及结果二十九路军为什么会邀请矢原医生一起用餐平津守军拒日军最后通牒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