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八路军第一门自制大炮:仿制自日本九二步兵炮

八路军第一门自制大炮:仿制自日本九二步兵炮

时间:2016-04-16 22:57:03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八路军第一门自制大炮:仿制自日本九二步兵炮

在濮阳市清丰县单拐村,诞生了我军历史上的第一门大炮——“盖亮号步兵炮”,它是仿制日军九二步兵炮的结果。仿制之前,关于九二步兵炮如何落入八路军之手?八路军如何进行炮弹试制,进而演变为自己的杀手锏?

这实际上是“盖亮号步兵炮”的诞生背景,也就是它的“前传”。

一匹马即可拉走的大炮

单拐陈氏祠堂南房,一门绿色的大炮格外引人注目。这个带两个轮子的家伙,看上去更像一个手推车。

“这是‘盖亮号步兵炮’的复制品,原炮现藏中国军事博物馆。”单拐纪念馆的王敬波说,这是我军军工史上生产的第一门大炮。

在单拐复制一门“盖亮号”,别具意义。实际上,这里即为其诞生地。其生产者冀鲁豫军区第一兵工厂,当年就坐落在单拐陈氏祠堂里。

我们现在还能寻找到当时工厂布局的旧影:祠堂南房,是当年兵工厂的库房;祠堂正殿,是兵工厂的机工车间;厢房,则是枪械维修车间。

沧桑的檐檩刻满历史的斑驳,时间的履痕渗透到一砖一瓦之中。当年的情形,早已惘然。

“盖亮号步兵炮”唤起了我们对时代的记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它一直闪亮战史。而它的诞生,却又与战争密切相关。“‘盖亮号步兵炮’是仿制的日军九二步兵炮。”王敬波说。

日军的九二步兵炮,研制于大规模侵华前夕的神武2092年(即1932年),口径为70毫米,高低角射度为10度~70度,初速榴弹一号装药为197米/秒,最大射程3000米。更重要的是,这种大炮只有300公斤重,在平原地带,一匹马拉着即可;在山区复杂地形,拆卸后3匹马即可驮走,十分灵活、方便。

八路军第一门自制大炮:仿制自日本九二步兵炮

那么,日军九二步兵炮是怎样落入我军手中?又是怎样研制的呢?

巧设伏击缴大炮

“我曾听盖亮说过,日军九二步兵炮,是在郓城巧设伏击夺过来的。”单拐村82岁的陈继安说。

这是特殊战争年代的无奈之举。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华北平原日军采取铁臂铜围政策,设立了240个炮楼,且十里一碉五里一堡,形成一个连锁的防御体系,尽量压缩抗日军民的活动空间。这些碉堡和炮楼,遥相呼应,如一颗颗钉子钉入根据地,想要拔掉它,极为困难。

当时八路军冀鲁豫军区第八军分区司令员是曾思玉,在攻打阳谷一些据点时,他们发明了一种四个轱辘的太平车,上面放上桌子再铺上浸水的被子(防止枪弹),然后放上炸药,在机枪掩护下推到碉楼前将其炸掉。但面对壕沟等工事,太平车毫无办法。

攻打5个小时依然受挫时,曾思玉听到了一个关于大炮的消息:在郓城驻守的日军三十二团的一个大队,配有一门九二步兵炮,威力不小,一直被日军用来远距离轰击我军的防御工事。“我们要是能有大炮轰击小鬼子的炮楼多好。”曾思玉想。

一个连环作战计划诞生。1941年1月7日,位于郓城西二百里的候集据点,突然遭到我军攻击。手榴弹的猛烈轰炸让据点里的日军有点吃不消,看似八路军的主力就在眼前,他们不断向郓城日军请求增援。

真正的主力不在候集,而是在几十里外的潘溪渡。曾思玉他们获知,日军增援的一个中队,将带着他们期待的九二步兵炮前来。

果然不出所料,增援部队进入预先设定的包围圈。十二个小时之后,战斗结束,敌人被全歼,那门梦想的九二步兵炮,也被第八军分区缴获。

汉奸挑战催生炮弹研制

日军惨败丢炮,被日军驻华北司令长官多畑俊认为是奇耻大辱。他调集2万余日军,在飞机、坦克掩护下,发动报复性反击。为掩护主力部队携带大炮突围,我军特务营120人壮烈牺牲。

鲜血染红了刚刚缴获的大炮,战士们更希望大炮能为死去的战友复仇。但苦于没有炮弹,缴获来的大炮无用武之地,大多数时候,他们被拆散,秘密地埋在地下,埋下后画一张地图,由曾思玉亲自保管。军区的领导也曾想过仿制九二炮弹,但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不了了之。

1942年年底,日伪军气焰更为嚣张,增加了更多的据点,根据地日益萎缩。为改变现状,军区领导下决心研制九二炮弹。

正在此时,驻守在郓城的汉奸刘本功给曾思玉发来挑战信,不但骂曾思玉为苏联的走狗,还挑战他攻打郓城。

这封信彻底激起曾的怒火。1943年初,曾思玉召集专门研究仿制九二步兵炮弹会议,决定由后勤处长程重远、后勤处政委匡根山、司令部作战部股长李觉、后方工厂厂长赵慕三组成研制炮弹筹备领导小组。

但他们面临的问题不少,只有几台简易的机床;没有原料;没有任何资料可以参考,甚至连九二步兵炮弹什么样都没有见过。

但曾思玉鼓励他们,任何困难都可以克服,只要大家一心一意,肯定会成功的。

白手起家造炮弹

制造九二步兵炮弹,可谓白手起家。

曾思玉多年以后在回忆录里回忆,根据从战场上拾回来的敌人投放而未炸开的九二步兵炮弹,厂长赵慕三先用木头和石膏比着做成模型,放到70毫米口径的炮膛里,一毫米一毫米地反复测试,搞精确了,再用土法翻砂铸造弹体,用简易机床仔细进行加工,再用水压检测弹体是否有砂眼,以保证弹体的质量。

弹体内的炸药以优质黑色炸药代替。为研制黑色炸药,有一次用碾米的碾子加工时,炸药突然爆炸起火,碾砣、碾盘都炸裂了,拉碾子的毛驴也被炸死了,幸好没炸到人。经过多次试验,终于试制成功黑色炸药。

后又经多次试验,用火给炮弹壳加温取得了硫化磷,用蓖麻子油提炼出了硝酸甘油等紧缺原料;而黄色炸药和紫铜,则让情报人员通过伪军的内线关系,从济南敌占区购得。仿制炮弹制造雷汞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只有技术员赵连成一个人会。但他以危险为由,经常自己一个人偷偷地操作,怕别人学去他的独门绝技。曾思玉和赵慕三前往现场,说服其收了两个徒弟,让更多的人掌握了这门技术。

1943年3月底,经过三个月的努力,用从敌人处缴获的三个弹壳,仿造出了3发九二步兵炮弹。

炮弹虽然制成了,但它能不能打出去?会不会爆炸?每个人心里都怀着同样的疑问。只能等试射了。

八路军第一门自制大炮:仿制自日本九二步兵炮

三颗哑弹

1943年4月初的一天,范县李店庄一片空旷地。曾思玉和参谋长潘焱、七团团长龙世兴一干人等,早早等候在这里。

潘溪渡缴获的那门九二步兵炮,在阳光下浑身乌黑,两个硕大的轱辘,托着炮筒,威风凛凛。炮兵连连长何吉祥,早已将炮筒对准了一座破庙。

一切准备就绪。何吉祥走向曾思玉报告说:“司令员,一切准备完毕,是否开始射击?”曾思玉挥挥手说:“开始!”

班长下达射击口令:“装填……放!”“嗵”的一声,炮弹飞了出去,命中目标,却没有听到爆炸声。大家屏住呼吸,眼盯破庙,等待那声爆炸,但一直没有。

“首长,是否继续发射?”何连长担心地问。“再射。”曾思玉头也没抬地说。第二发出去,第三发出去,都没有响声。失败了。现场死一般寂静,大家面面相觑。

龙世兴团长沉着地说:“把炮弹捡回来,拿回工厂卸下引信找原因。”把炮弹拿回去以后,卸下引信管,秘密揭开了,原来是撞针的滑道太粗糙,增加了滑行的阻力,加上弹簧又太软,造成引信不能发火引爆。

经过10多天的炮弹改装,第二次试射开始。三发炮弹相继命中目标,破庙被掀掉了一半。工人和炮手几乎同时高喊:“炸啦炸啦!”

试制成功,生产炮弹成为第一兵工厂的主要任务,尽管材料难以解决,但他们最初还是能保证月产10发,到最后月产30多发的成绩。

九二炮不幸炸膛

有了自己制造的炮弹,九二步兵炮在战场上大显神威。摧毁日伪军的碉堡,不再那么困难。当时在山东及豫北一带军民中广为流传着“八分区有两大宝,七团加大炮”。日伪军只要听说七团来了,就胆战心惊。

1943年4月,攻打鄄城伪军王文贤部张殿庄据点时,先召集附近村庄的伪军家属,观看七团的九二步兵炮,动员他们接近东面炮楼去喊话:“七团把炮拉来了,你们快投降吧,不然八路军就要开炮打炮楼了。”一个小时后,东炮楼伪军举旗投降,西炮楼伪军也随之投降。这一带伪军从此再不敢轻举妄动。

1944年8月,我军发起严惩刘本功的战役,依靠制造的200发炮弹,以九二步兵炮支援,一举攻下其30多个据点,横扫金堤上的封锁墙、封锁沟百余里;紧接着9月份又攻打白虎集等据点10余处。

在随后配合第十军分区攻打高庄集据点时,炮弹已经用完。曾思玉遂采取兵不厌诈的战术,有意选择暴露的地形,构筑炮兵阵地,让据点内的敌人看到九二步兵炮,再劝其投降,不然就要开炮。伪军在待援无望的情况下,只好投降。这是一出精彩的“空炮计”。

在山东及豫北战场上,这门九二步兵炮可谓神出鬼没,往往打仗需要时它悄悄出现,战斗结束后它又杳无踪迹;时隐时现,摧堡夺城,战功赫赫。

遗憾的是,1945年5月18日,在豫北战役攻打郭小砦据点时,这门大炮意外炸膛。二炮手当场牺牲,班长也身受重伤,曾思玉大腿也负了伤。

日军这门九二步兵炮彻底报废了,但战争依然在进行;战争需要九二步兵炮,历史选择了盖亮,我军历史上第一次仿制的“盖亮号步兵炮”,是该出现在战争舞台上了。

小编推荐:日军忆抗联游击战:旅团长被抗联神枪手一枪毙命解密:南京保卫战中唯一一个装甲连的战斗始末百团大战中的”辣椒炮弹“:把敌成功从据点赶出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