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丁治磐口述历史:国军王牌军长回忆中的北伐往事

丁治磐口述历史:国军王牌军长回忆中的北伐往事

时间:2016-09-02 14:11:54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丁治磐口述历史:国军王牌军长回忆中的北伐往事

丁治磐字似庵,初名介石,从戎后改今名,江苏省东海县城北富安村人。1912年3月考入江苏陆军讲武堂步兵科一期,11月毕业授少尉,分在陆军第十六师赵念伯(赵声的弟弟)旅任长。1946年(中华民国三十五年)6月3日中午,蒋介石夫妇由北平飞抵济南。在空军第九战区司令部设行辕,召见山东国民党军政首脑王耀武、丁治磐(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1949年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南京解放。丁竟成了民国末任江苏省主席。丁收集地方残部整编为国民革命军暂编第一军,败走舟山群岛,并于1950年5月率部撤往台湾。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衔。

(一)孙传芳投奉

民国十五年革命军北伐,孙传芳无法抵挡,遂于民国十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北上过江,投归奉系。他将山东临城原已损坏的铁路修复,坐火车直达天津,经过我们德州防区,居然大家都不知道,可见部队的松懈。后来张宗昌来德州就开玩笑地对我们说:“一位联帅走你们路上经过都不知道,应该受罚。”张宗昌与孙为山东同乡,故孙到天津即去找张宗昌,经张介绍给张作霖,孙即加入奉军。

(二)南援孙传芳

孙传芳原为五省联军总司令,张宗昌、褚玉璞仅督山东、直隶两省,两个人皆欠缺政治智慧,贪图名义,竟接下孙的五省联帅的大印。民国十六年二月廿三日,奉军第六军等就由浦口渡江,到江苏援孙传芳,到三月廿三日为革命军击败退回江北,由张宗昌、徐源泉部任后卫,抵挡革命军,掩护孙传芳部回后方之天津、山东等地整训。张宗昌也很够义气,将原本够穷的山东粮饷供应孙传芳部。在上海时毕庶澄有与革命军挂勾的嫌疑,直鲁军失败退回江北之后,张宗昌就与褚玉璞在徐州秘密会商,即决定由褚派人杀毕庶澄,十六年四月五日毕庶澄即在济南被刺杀。褚与毕为结拜兄弟,但褚对张更是忠诚。张为人宽厚,很少亲自动手杀人,杀人的事都交给褚玉璞去办。

丁治磐口述历史:国军王牌军长回忆中的北伐往事

(三)革命军北伐

革命军则于五月初趁胜北伐,我们一直退到临城附近,到六月二十六日临城亦失守,革命军王天培占临城。我们就在山东整顿军事,到七月初,趁革命军南撤,我们就向南打王天培部。王天培部有共党分子,而且革命军不了解北方的风俗民情,革命军到山东,拿揉面的面盆子来洗脚,北方的房子没有门,都用布帘子遮着当做门,革命军就直掀门帘闯入人家卧房,地方百姓都很怨恨。我的第六军本身纪律就好,又用德州干部学校的学生跟着部队,作随军宣传队,跟百姓做亲善的工作,所以我们向南攻打王天培部的时候,得到百姓的帮忙,打得很顺利,到七月二十四日就攻占徐州。

(四)革命军反攻徐州

徐州有津浦路、陇海路两个车站,我们打下徐州后就将司令部设在津浦路车站。徐先生好玩,打了胜仗,就将部队交给我,去逛窑子了。当时我任第二、第七方面军(张宗昌、褚玉璞部)联合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七月底八月初的某天晚上,我的无线电队长突然接到老总统(国民革命军蒋总司令)命令反攻徐州的无线电明码电报,以王天培任前敌总指挥,命陈调元向台儿庄方向前进,贺耀祖由徐州西边攻九里山,以陈诚第二十一师(后陈继承继任)为主力进攻津浦路正面。我接到电后,一面派人去找徐先生,一面即自己开始部署,当时就将李占魁、王栋等较勇敢善战的主力部队部署在津浦铁路沿线。等到天亮,阵地部署好了,徐先生也回来了,也同意我的部署,徐即到前线指挥。等到天一亮,双方就打了起来,战况激烈而且危急,徐州的四面均有战火,甚至徐州后方的柳泉、韩庄都有敌军。当时孙传芳的部队大多在济南附近整训,兵员有限,但都相当善战,得此消息孙就将部队用火车一列列往前线运输,部分军队在柳泉下车,根本不及准备就打起来,这样才保住了后方的联络线。孙传芳则跟着部队到徐州,司令部设在华园饭店。革命军进攻了两天,不克,即转攻徐州孙传芳部及徐州以西九里山、云龙山一带,两边都很危急,陈调元则在台儿庄进出。守九里山、云龙山的孙部本身无炮兵,我们就将津浦路正面的炮兵一部调去支援他,双方激战了几天,孙部终于将此要地守住。北伐攻徐州时,老总统也亲至第一线云龙山指挥,后至津浦路指挥撤退。革命军攻徐州正面、北面均不克,就撤退回运河以南去了。后来我听一位当时在老总统身边的湖北籍参议说,老总统指挥撤退时哭着走,认为守徐州正面的队伍很勇猛,就问那位参议守徐州的是谁的部队,参议就说是徐源泉的部队,老总统就开始注意我们这支队伍。听说后来王天培就因打败仗回南京就被枪毙了。

(五)孙传芳南下

这场战役之后,徐州就巩固了,孙传芳在胜利后到我们司令部来谈天,孙正抽着鸦片,忽然接获情报,革命军在攻云龙山失利后即撤退,而蒋总司令正在津浦路指挥军队撤退;孙听此情报后,反应很快,就立刻放下鸦片烟枪说:“找个人将这个情报证实一下。”意思就是在消息证实后,要在部署上作个决策。我即派谍报人员前往侦察,回报该情报正确,蒋总司令正在津浦路指挥撤退。孙有旺盛的企图心,即依据此情报,拟定追击革命军,进占江苏、安徽的军事计划。孙并请徐先生率部至蚌埠合力进击革命军。徐因当时冯玉祥部据陇海路徐州以西黄口一带,距徐州九十里;部队开往蚌埠,离后方太远,冯军必会趁虚攻占徐州,切断后路。徐先生乃婉拒孙之请,同时因为我们当年有过江失败的经验,就劝孙暂时不要过江,等到击败冯玉祥之后,大家再一起过江,但孙不听劝,我们只好守住徐州,作孙传芳的后卫。

(六)龙潭会战

孙传芳就率军南下,于八月十七日抵达浦口,因有些江苏士绅欣赏孙以往在江苏执政的政绩,到浦口来欢迎他过江,又因蒋总司令下野,十二月一日在上海与宋美龄女士结婚,而革命军内部人事复杂,且南京空虚,形势对他不错,孙传芳就沉不着气,于八月二十五日大举由划之口渡江,与革命军展开激烈大战,此即革命军非常的关键一役--龙潭战役。

我们以军事学的角度分析,孙传芳的失败也是其来有自。军事学上的作战有两种战略目标:其一是击破主力,其二是占领战略要点。依第二点来看,孙传芳应该直接由浦口渡江直接攻占南京,但孙传芳不图于此,反而由划之口渡江,企图背水一战,想在龙潭登岸后,将革命军向上海压迫,而一举歼灭之。由于革命军在长江有海军助阵,孙军无法撤退,革命军又将上海方面的部队调回围攻孙部,所以孙军惨遭失败。在渡河作战上,要渡过长江这样的大河作战,一般都不会运用背水一战打歼灭战这种非常危险的方式,可见孙传芳在日本士官学的只是初级战术,不懂大河渡河作战,因此惨遭失败。我对渡河作战的观念也与一般人不同,一般所谓“半渡”,是指军队有一半已渡过对岸,还有一半正在渡河途中就受到敌军攻击。我认为人员渡过去,但通讯装备未渡过去,也是半渡;通讯装备也渡过去,但补给未渡过去,仍是半渡;补给也渡过去,但指挥官及指挥机构未渡过去,还是半渡。孙传芳在渡河作战失败,以致龙潭战役一败涂地,这是一个转捩点。当时革命军有桂系等派系,内部也是分裂的,若非龙潭战役的成功,可能历史会重写。在革命军的战史上,以龙潭战役战胜为荣,但是我认为孙传芳不谙用兵之道,才是革命军战胜的主因。

丁治磐口述历史:国军王牌军长回忆中的北伐往事

(七)直鲁军向陇海线攻冯军

孙传芳失败后,就回到江北。由于过江失败,不但丢了地盘,连直鲁票、奉票都跌价,军队就更苦了。到了九月底,张宗昌决定率第二、第七方面军联军三路进击河南冯玉祥部,徐源泉所指挥的第六军,辖部甚多,为奉军主力之一,负责由陇海路对冯部作战,以攻占开封为目标。当时直军寇英杰一部也与我军协同在河南作战。十月中旬张宗昌俘虏了冯玉祥部的骑兵司令郑金声(按:应为第二集团军第八方面军副总指挥),将之枪毙,后即为韩复榘杀张宗昌之口实。十月二十日我军打下兰封后,就遭冯军坚决抵抗而无法前进。到十月底冯部大败我军,官兵死伤很多,师长李占魁阵亡,连尸首都没找到,还丢掉几辆铁甲车。我率司令部中的参谋人员坐钢皮车撤退,徐源泉则继续在第六军右翼指挥作战,也惨遭失败,我在前线将他接回,徐的鞋底已遭枪弹打穿,侥幸未死。我部在战败后就由鲁西之曹州(菏泽县)以东退到津浦、京汉线之间兖州(滋阳县)以北的聊城地区整顿队伍,我军在此休养了一段颇长的时间。

(八)北伐后期奉军、直鲁军华北会战

民国十七年初,奉军仍有军事活动,张学良在京汉线上指挥韩麟春、于学忠等联合方面军与阎锡山部激烈交战,颇多胜绩。在津浦、京汉线之间,徐源泉部在十七年四月间还由聊城攻击国民军属下的刘镇华部,战事亦很激烈,我们天天打胜仗,一直攻到濮县以南的黄河边。但在津浦线上,因驻守的将领素质不高,孙传芳为革命军第一集团军击败,退至山东济宁、兖州一带。张宗昌也在陇海线鲁西地区为冯玉祥打败回来,兖州、济宁两路皆被切断,张宗昌就到兖州与孙传芳会面,张说:“我手上只有三张牌,留着不能和牌,打出去又怕放炮。”孙传芳颇风趣地回答说:“是的,大哥你的牌就是这样,我主张你还是把三张牌打出去好了,你留着单张不能和牌。”

三张牌意指张手下的三员大将--许琨、王栋及程国瑞,这三人军事修养不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到四月底,日本人不愿北伐成功,就游说张宗昌守住济南,表示愿支持张,张则回答说:“自家兄弟吵架,不要你来插手,你要济南,我让给你。”遂于五三惨案前退出济南。这段史实,一般人并不清楚。奉军最后也无力再战,此后即无战事,部队一路安全退到天津以北。当时归褚玉璞指挥的刘珍年部就在直鲁军失败后退至胶东。十七年六月四日张作霖被日人炸死于皇姑屯后,奉军退入关外,在华北的势力就瓦解了。孙传芳部与直鲁军经多次战事后,军力也日益疲弱,而奉系也不愿直鲁军入东北,所以就都聚集在关内的滦州、京东一带,没有后方基地,无法再战,在北伐军到时均未作抵抗,等待接受处置。

(九)张宗昌的下场

张宗昌此时进退两难。此时李征五至北方,劝张说:“既然奉天不要你,就重回南方革命阵营。”张答曰:“从前我刺杀陈其美,现在陈其美的侄子二陈(陈果夫、陈立夫昆仲)在那里,我回去等于仇家见面。”因张宗昌曾在民国五年五月十八日奉冯国璋转奉袁世凯之命,以四十万大洋的代价用程国瑞等两人杀陈英士,程为当时张部骑兵团中的营长。是时二陈已崭露头角,张走投无路,又无积蓄,老婆又多,张就将所部交给褚,回到胶东,靠张学良、许琨、徐源泉等人的接济。张宗昌的老婆多,也与他人不同,张并不是去乱找良家妇女的。实际上老婆并不多,因为张的身体好,到了各个地方,有找妓女的习惯,第二天妓女哭哭啼啼的,张心一软,就让她跟着走,就当老婆了,说来也是蛮有趣的事。

(摘自新浪博客)

小编推荐:军史解密:八路军神枪手打死鬼子军官反受处分抗日百战:江桥抗战中马占山打响抗日第一枪揭秘八路军的军工能力:40年兵工厂可以生产步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