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关东军有部队下令继续顽抗

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关东军有部队下令继续顽抗

时间:2016-08-27 17:14:50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关东军有部队下令继续顽抗

一座山峰、一个小城,一个军事要塞,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地。

虎头,黑龙江省虎林市的一个边陲小镇,坐落在完达山的余脉虎头山上,面临乌苏里江,与俄罗斯联邦的达里涅列钦斯克市隔江相望。

虎头山深藏着一个地下要塞,这就是被日本军国主义称为“东方马其诺防线”的虎头要塞。在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战争,比日本宣布投降整整迟了11天。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在苏军强大攻势和猛烈炮火的轰击下,这个曾被关东军吹嘘为可坚持6个月不怕围困的要塞,仅半个月就被摧毁。至此,虎头战役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战。

5月8日, 本报采访小分队来到了虎头,本已春意盎然的小镇,一场寒雨下了一整天。风雨中,70年前那场战争的喧嚣和苦难再一次震撼了每一个人的心。

这里是用中国十几万劳工尸骨堆砌的要塞。

虎林市文物管理所所长喻胜林介绍,虎头要塞是日军“虎头国境守备队司令部”所在地,建于1935年,由猛虎山、虎北山、虎东山、虎西山、虎啸山等5个阵地组成。

进入要塞,在长达10余公里潮湿阴冷的隧道中,记者小心前行。隧道宽、高约3—4米,所有被覆均用3米厚的钢筋水泥浇筑,在山地的表面开有出入口、枪眼、炮眼、反击口、换气孔、观测所等几十条横竖通道,像蜘蛛网一样从山底向各处延伸。

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关东军有部队下令继续顽抗

喻胜林告诉记者,日本军国主义在要塞部署了大量兵力,配备了先进武器。1938年3月,日军编成的“第四国境守备队”,是一个旅的编制。1945年7月,日军改编“临时国境守备队”,从伪满洲国第五方面军所属部队调入兵员800人左右,建立“满洲第十五国境守备队”,总兵力为1500人。

侵华日军虎林军事要塞博物馆馆员李柏乐的爷爷李丛田是当年的劳工幸存者,穿行在隧道中,李柏乐说,爷爷在世的时候曾告诉他,日军构筑虎头要塞的劳力全是从中国关内及东北招骗和抓来的劳工,也有一些是中国军队的被俘官兵,十几万劳工在日军枪刀的威逼下从事非人劳动。

1943年某日,因要塞设施大致完工,日军举行庆祝竣工宴会,将俘虏、劳工人员集中在猛虎山西麓的洼地里,用酒肴欺骗劳工说犒劳他们。突然重机枪喷出了火舌,宴会场顿时化作血腥的屠场。

李柏乐说,他的爷爷因为临时调去烧锅炉而幸存了下来。

触摸湿漉漉的石壁,手上沾满的似乎不是水汽,而是十几万中国劳工的血泪。在阴暗的石缝间,又仿佛看到了一具具挣扎的白骨。

1945年8月15日12点整,日本裕仁天皇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

然而,在虎头小镇,战争的机器并没有即刻停止,反而以更惨烈的方式轮番上演。

侵华日军虎头军事要塞博物馆里,记者看到了日军上等兵冈崎哲夫写的《日苏虎头决战秘录》这本书。冈崎哲夫是战争的幸存者,他以亲身的惨痛经历,向世人披露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当天中午时分,收音机清晰地收听到东京广播,那是日本天皇的电台播音,宣布日本无条件向同盟国投降。

“混蛋!”战斗司令官大木正大尉怒斥道,“关掉收音机!哪里有什么陛下的广播,分明是削弱友军战斗力的谋略性广播。”

要塞研究专家马光普根据他的研究,向记者再现了那场战争:8月15日晚,苏军前敌指挥部,扎赫瓦塔耶夫将军从中午一直坐到天黑,等待着日军投降的消息。然而,扎赫瓦塔耶夫将军并没有等到他想要的结果。当晚24时,日军守备队代理司令官大木正组织见习士官以下人员偷袭了苏军阵地,破坏了苏军的两处兵营。

第二天天还未亮,苏军动用第35集团军40架战斗机,所有150毫米自行榴弹炮、野战重炮,对要塞进行猛烈的轰炸。据虎头中心学校老师张勇刚介绍,他的爷爷张贵欣见证了这场战斗,在爷爷的回忆里,当时轰炸激烈的程度,在数公里之外的村子都感到地动山摇,虎头山正面的岩石被生生削去一米多。

19日发起了总攻,苏军动用了所有轰炸机和火炮,并运来了新式武器喀秋莎火箭炮。在地面炮火的掩护下,派出侦察兵将炸药放入地下工事成功引爆,一声巨响之后,到处是残肢断臂。

26日15时30分,53名残军打出白旗、缴械投降。激战两个星期,共歼灭日方2000余人(日本守备队为1387人,除53人生还外,余者全被苏军歼灭,另外是日军军属、虎头日本职员、日本开拓团移民)。

拾级而上,虎头山顶,矗立着一座高9.7米,上窄下宽的银白色纪念碑。当地老百姓习惯上把这一纪念碑叫作小白塔。文物管理所所长喻胜林介绍,1945年10月,战火的硝烟刚刚散去,就在那片焦土之上,苏军修建了这个纪念碑,上面镌刻着俄文碑文:“远东第一方面军摧毁要塞,驱除日寇解放虎头纪念。”

在这场激战中,全程参战的还有我抗联教导旅的将士。寻访中,要塞研究专家马光普介绍,杨靖宇、赵尚志亲手创建的部队,在日军扫荡中遭重创后到苏联整顿,被苏联红军改编为抗联第88旅,又称中国旅、国际旅。旅长是抗联名将周保中,副旅长李兆麟,全旅编1500人,其中有我们抗日联军643人。被派参加攻打要塞的先遣队200多人,都是抗联战士。战斗结束后,只剩下几个人,几乎全部殉国。

周金锁,第十先遣分队一小队队长。1945年8月3日牺牲在猛虎山主阵地,尸体被日军残暴地用刺刀挑了几十刀。

木日图,第十先遣分队二小队队长,1945年8月3日牺牲在猛虎山上,身体滚雷时被炸飞。

王天晓,第十先遣分队三小队队长,1945年8月3日,牺牲在乌苏里江。尸体被日军用装甲车碾碎。

……

这几个人,是目前能找到名字的少数几个。他们都牺牲于主攻前的对敌侦察战斗中。其余大部无名烈士,均牺牲于猛虎山的主攻战役中。

小白塔下,我们献上花圈。鸡西军分区司令员刘东喜说:“小白塔既是历史之塔,也是未来之塔。它见证的不仅是中俄两个伟大民族之间的友谊,更是人类对幸福与和平的永久期许。”

小编推荐:二战时抗联教导旅伞兵:被日军评价为“一骑当千”李宗仁称“川军抗战最光荣之一页”战斗是哪场?老兵会议回忆游击战:扮老乡用扁担砸出鬼子脑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