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刘伯承元帅设伏七亘村:两次成功大出二战区意料

刘伯承元帅设伏七亘村:两次成功大出二战区意料

时间:2016-08-19 12:55:11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刘伯承元帅设伏七亘村:两次成功大出二战区意料

1937年10月,日军侵占河北省石家庄后,为策应其山西北部地区作战,夺取太原,以第20、第109师团沿正太铁路西犯。

日军从正面猛攻河北、山西交界的娘子关,在受到国民党军的抵抗后,以第20师团由井陉向南经测鱼镇向娘子关左翼迂回,企图夺取平定,从侧后攻占娘子关。

为打击进犯的日军,配合国民党军保卫忻口、太原,根据当时的军事态势和敌情,八路军第129师师长刘伯承奉命率师部及第386旅东进平原地区,一方面准备侧击向西进犯之敌,遏制敌人长驱直入的军事攻势,支援国民党军的正面作战;另一方面依靠广大群众,在敌后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创建太行山革命抗日根据地。

根据任务,刘伯承师长精心运筹,果断命令第386旅旅长陈赓抢占有利地形,控制交通要道。

10月中旬,日军动用飞机大炮等重型武器对娘子关发起攻击。国民党守军还没有全部到位,只有赵寿山的第17师在井陉附近仓促应战。阎锡山急令孙连仲的部队返回娘子关地区,加强防守。

日军攻占井陉后,继续向西推进。1000多名日军猛攻赵寿山师右翼的旧关,主力则向赵寿山师正面的雪花山阵地攻击。守军顽强抗击,虽然丢失了旧关,但保住了雪花山阵地。

为阻滞日军攻势,赵寿山率部乘夜暗向长生口出击。不料,日军趁机占领了雪花山。赵寿山遂命令部队掉头反击,激战至次日拂晓,付出了死伤近千人的代价,仍未能夺回阵地,不得不退守乏驴岭一带。

见雪花山一带战况紧急,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命令曾万钟第3军主力向左转移,以策应赵寿山师作战。与此同时,孙连仲的部队也抵达了娘子关。第27师等部队向旧关和核桃园等地的日军发起反击,围歼了关沟地区的日军。

刘伯承元帅设伏七亘村:两次成功大出二战区意料

经过两天激战,中国守军共击毙日军川岸师团第77联队500多人。随后又向旧关等地的日军发起全线总攻。

战斗持续了四天,中国守军以五千多人的死伤换来歼灭日军两千多人的战果。这次反击虽有进展,但赵寿山师阵地已被日军占领,自身伤亡比较严重,不得不停止进攻,撤回原阵地。

日军增援部队很快到达娘子关,向中国守军阵地发动全线进攻。守军连日血战,部队减员惨重,多处防线被日军突破,孙连仲致电阎锡山请求增援。

危急关头,八路军总部命令刘伯承率129师主力向娘子关东南的日军后侧进攻,伺机歼灭日军。

10月20日,八路军第386旅第772团由马山东出,进抵河北省井陉县南15里之于家村隐蔽集结,准备向敌后交通线出击。

21日,王近山副团长率领第3营进至井陉至旧关大道上的长生口,正准备夜袭板桥后山之敌时,突然发现日军步兵200余人已西进至长生口山沟。八路军当即先敌开火,打得敌人措手不及,抱头鼠窜。

此次战斗,八路军共毙伤日军50余人,缴获步枪10余支、重机枪2挺、子弹数箱、炮弹16发、骡马4匹及其他军用物品一批。

第129师首战告捷,极大地鼓舞了士气,振奋了人心,扩大了八路军的影响。

22日至24日,八路军第386旅在长生口、石门村、马山村等地袭击日军连连获胜。但该旅第771团在七亘村遭日军袭击,伤亡30余人。

25日,刘伯承接到汤恩伯的电话:“你们的游击战不行了,还是撤吧!”

刘伯承放下电话,对师部的参谋们说:

“游击战行不行,打给他们看看。”

刘伯承认真察看地图,判断:日军为了切实控制正太路南的平行大道,必然加紧从井陉至平定的小路运兵运粮。山西东部纵贯南北,只有8条入晋通路,古称“太行八径”。其中,井隆为五隆,石门不是大路,地形险要而复杂。日军先头部队已从此经过,肯定会有大批辎重随后跟进,走出井隆、经石门、达平定的小路。七亘村是日军必经之地,可以在这里打上一仗,钳制日军的迂回进攻,掩护娘子关友军。

“七亘村是测鱼镇通往平定的咽喉要道,日军明天一定经七亘村向前方运送军需物资,送到嘴的狗肉,一定把它吃掉。”

讲到这里,刘伯承拿起铅笔,在“七亘村”三个字周围果断地划了一个红圈:

“就在这里设伏!”

但七亘村地形如何?适不适合打伏击?还要到现地看看。原来,八路军进入山西境内后,刘伯承曾向阎锡山索要山西作战地图,可阎老西竟推说没有,就是不给。

10月25日午饭后,刘伯承带着师司政机关干部和警卫班30余人前往七亘村附近察看地形。他选好一处高地,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并不时地让参谋在地图上标出要点。

七亘村位于太行山脉中段、晋冀两省接壤处,四面环山,重峦叠嶂,沟壑纵横,峡谷陡峭,道路奇险,素有“龙虎环抱”之称。该村东邻甲南峪、东石门村,直通河北省井隆县的测鱼镇,西邻改道庙、营庄,直达平定县城。从井陉至平定的山中小道刚好从村边经过。小道宽不足2米,路北是几十米深的山沟,路南边是高约十米的土坎,地势很是险要

忽然,对面山后传来稀疏的枪声,而且越来越近。十多分钟后,从七亘村东面的山谷里冲出一小股日军,向刘伯承等人射击。刘伯承当即命令参谋处处长李达指挥警卫班组织抗击,很快将敌人打退了。

不一会儿,又有一架敌机在空中盘旋。

“师长,这里太危险,还是快点儿离开吧。”李达焦急地劝说着刘伯承。

刘伯承没有说话,只是摆摆手,仍在专注地观察着四周的地形。又过了一会儿,他放下望远镜,对李达等人挥了挥手,兴奋地说:

“好了,我们走吧。”

回到师部后,刘伯承命陈赓率第772团进至川口、孔氏村地区设防,准备阻击由九龙关向西进犯的敌军。

陈赓立即派出王近山副团长率第3营和特务连的1个排,到平定县东七亘村以南的山区活动,准备伏击可能由测鱼镇向西进犯的日军。

果然,没过多久,派出的侦察员回来报告:日军第20师团开始向平定方向进犯,其轴重部队约千人,在距七亘村东北10公里的测鱼镇宿营,可能于次日经七亘村向平定方向运送物资。

这一带地形复杂,南北均有高山。通向平定的公路两侧,大部分是高约10米的土坎,其间杂草、灌木丛生,便于隐蔽埋伏,而敌人在公路上又不易展开。

陈赓当机立断,决定在七亘村至甲南峪间,利用大路南侧陡坡、北侧深沟的有利地形伏击敌人,夺其辎重,断其后方交通,牵制日寇西进。


在战前动员大会上,陈赓对大家说:

“同志们,抗日以来,115师在平型关打了大胜仗,120师在雁门关一带也打了胜仗。我师769团,在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战斗中,歼灭日军百余名,毁伤敌机二十余架,有力地配合了忻口防御战。我们呢?我们进入晋东以来,还没有打过大胜仗。刘师长在电话里对我说:你第386旅也要打胜仗。现在,就看我们的了!全旅官兵要迅速掀起一个打胜仗的比赛热潮,一定要打好七亘村这一仗!”

当时刘志坚任第129师宣传股股长,随师部及第386旅搞宣传鼓动工作。他在回忆录中写道:

“陈旅长这富有强烈感染力的讲话,进一步鼓舞了3营指战员的斗志,大家摩拳擦掌,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负责设伏的王近山副团长与3营领导研究后决定:第11连在七亘村南面东庄、青垴地区占领伏击阵地,担任截击任务;第12连和特务连1个排,在第11连右翼至甲南峪间占领伏击阵地,担负迂回任务;第9连和第10连为预备队,控制七亘村南面青垴一线高地。同时,派出侦察分队继续在东石门地区侦察和掌握测鱼镇之敌情。

10月26日拂晓,王近山率领3营指战员进入伏击地区。营指挥所设在离大道约三百米的北边山头上,从那里俯瞰山下,七亘村及大道两旁的景物尽收眼底。营指挥所配备重机枪一挺,作为伏击战斗的火力指挥信号。

上午8点左右,日军终于出现了。300多人的辎重部队在前后各有100余名步兵掩护下,向七亘村开来。

9点左右,日军全部进入伏击圈。

王近山大手一挥:“打!”

刘伯承元帅设伏七亘村:两次成功大出二战区意料

轻、重机枪射出密集的子弹,成群的手榴弹雨点般倾向敌群。在短促猛烈的火力急袭后,嘹亮的冲锋号响彻山谷,第11、第12连官兵们跃出阵地,猛扑下去。

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吓蒙了,猛烈的火力压得敌人喘不过气来,还没等他们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八路军战士们就已冲到了跟前。

第11连按照原定计划,迅速抢占了公路两侧及西南的定盘山,将日军步兵和辎重部队拦腰切成两段。日军先头步兵企图掉头增援轴重部队,遭到第11连的顽强阻击。后面的掩护部队被横躺竖卧的马匹、骆驼及抛弃的军用物资挡住道路,前进不得,便一窝蜂似地朝东石门方向逃窜。谁知,他们刚跑到甲南峪,迎头遭到预伏在这里的特务连1个排的堵击。

这时,王近山命令预备队第9、第10连投入战斗。战士们一个个犹如猛虎下山,奋不顾身地扑向日军。

第12连战士、共产党员杨绍清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7个日本兵端着刺刀向他围拢过来。为避免四面受敌,杨绍清机智地抢占了有利地形,背靠陡坡,与敌人拼起了刺刀。一阵猛刺,撂倒了6个敌人,缴获了3支步枪。剩下的1个鬼子早已吓破了胆,掉头就跑。

激战至11点许,日军除一部掩护部队和辎重骡马逃回测鱼镇外,大部被歼。此战共击毙日军300余人,缴获骡马300余匹和大批军用物资,八路军仅伤亡10余人。

战斗期间,八路军得到了当地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

平定县城的中学生组成的战地服务团,在牺牲救国同盟会的领导下,冒着枪林弹雨投入了紧张的战地服务。附近的民兵和群众也赶来助战。年过半百的董三元老汉,机智勇敢地从日军手里夺下一挺轻机枪,送到772团团部。事后,刘伯承称赞他是“老英雄”,并赠给他一条军毯。

下午6点,陈赓来到七亘村。只见战利品堆积如山,战士、群众像过年似的,乐得合不上嘴。有的战士把日军的钢盔戴在头上,把黄呢子大衣穿在身上,腰间还挂上日军的洋刀,模仿日军的模样和腔调,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陈赓后来在日记中写道:“炮弹、子弹、无线电器材、干粮,堆积如山。一时群众欢呼,抗敌情绪突然高涨终日搬运胜利品。群众无需雇请,自动参加搬运。”

这时,郭营长牵来一匹日军大洋马,兴高采烈地说:

“旅长,这是我们营送给你的战利品。”

陈赓高兴地说:

“好哇,我收下这匹战马。还要请你们挑一些最好的马,送给刘师长,还要送一些到延安,向党中央报喜。”

“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照办!”

这时,陈赓见不远处的几个老百姓在争论什么,有的说是炸药,有的说是大麦花。走过去一看,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成箱的压缩饼干。

他马上叫来第772团团长叶成焕:

“搬出几箱,叫大家尝尝。”

七亘村伏击战大获全胜后,刘伯承判断:平定前线西犯日军急需补充物资,此次日军虽遭受沉重打击,但不足以阻挡他们运输物资西进的步伐,肯定还要继续完成运输任务。而根据最新获得的情报:正太路西段的日军正向东运动,娘子关右翼的日军也正继续向旧关袭来。这说明日军的意图是急于要打通正太路,从背后威胁太原。

通过对周围地形的分析,刘伯承认为七亘村是西通平定的必经之路,日军自恃力强,骄横狂妄,绝不会因一时的失利而改变路线。兵法云:用兵不复。日军万万想不到八路军会在同一地点重复设伏。

据此,刘伯承决定在七亘村第二次设伏。

为了迷惑日军,当27日日军派兵到七亘村来收尸时,刘伯承命令第772团主力当着日军的面佯装撤退,造成七亘村无兵把守的假象。

实际上,第772团第3营绕了一圈又返了回来,将伏击点选在七亘村以西两山夹谷中的改道庙附近;以第9、第10连埋伏于七亘村至改道庙大道南侧;第11、第12连及特务连1个排为预备队,控制七亘村南侧高地,并随时准备向七亘村东出击;侦察分队仍在东石门地区活动,掌握测鱼镇之敌情。

果不出刘伯承所料,28日拂晓,日军辎重部队在300多名步兵和1个骑兵连的掩护下,由测鱼镇方向开来。

上午11点,日军进入八路军伏击地区。

日军虽十分狂妄,但毕竟吃过亏,一路上加强了搜索警戒,遇有可疑处便发炮轰击。走到七亘村附近时,更加小心翼翼,朝村里村外进行了反复的炮击。

第772团第3营的指战员们隐蔽在灌木、草丛中,沉着镇定,不发一枪。

11点许,待日军骑兵通过改道庙后,第3营突然发起猛烈冲击,随后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但由于此次日军预有准备,掩护分队较多,未能将其打乱。

激战至黄昏,因下雨道路泥泞,八路军增援分队未能及时赶来参战,日军部分辎重部队在其先头骑兵掩护下向平定方向窜去,后续部队则返回测鱼镇。

此战,八路军共毙伤日军百余人,缴获步枪20余支,骡马数十匹,压缩干粮200箱。

打扫战场时,战士们从战利品中找到了山西和华北的军用地图。对这个意外的收获,刘伯承十分高兴,还脱口说了句俏皮话:

“没想到日本人用中国人印的地图打中国人。怪不得阎锡山说没有地图,原来是跑到日本人手里了。”

古人云:用兵之妙,存乎一心。七亘村伏击战,胜在一个“妙”,胜在一个“奇”。三天之内,在同一地点,八路军以1个营的兵力,两次伏击日军,以伤亡53人的代价,取得了歼敌400余人、缴获步枪70余支、轻机枪4挺、弹药50余箱、骡马及骆驼400余匹、饼干700余箱、大衣1300件以及公文、地图10箱的重大胜利,打击和迟滞了日军沿正太铁路西犯的行动。

对此,国民党军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敬佩不已,称赞七亘村接连两次伏击是大胆的、巧妙的用兵,是罕见的奇迹。

小编推荐:110岁老兵忆淞沪会战:与日军相距10米对射哪一位中共地下党员曾成功刺杀裕仁天皇的外甥?抗战期间国民政府军实施的第一次大规模装甲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