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滇西焦土抗战:中美盟军捍卫世界最长输油管道

滇西焦土抗战:中美盟军捍卫世界最长输油管道

时间:2016-08-02 18:10:21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滇西焦土抗战:中美盟军捍卫世界最长输油管道

云南省腾冲县是闻名遐迩的历史文化名城,自古就有“天南锁钥”之称。日寇侵占滇西期间,将最大的据点设置于腾冲。1944年9月14日,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与腾冲人民历经42天的焦土之战,付出巨大流血牺牲,全歼入侵日军。2013年8月15日,滇西抗战纪念馆在日本投降纪念日这一天开馆。

5月中旬,记者探访云南省腾冲县的滇西抗战纪念馆,从陈列在纪念馆里的一件件遗物中,打开了一个个尘封的抗战故事。

惠通桥铁链锈着血雨弹痕

步入纪念馆,一段7米多长、600余公斤重的铁链静静地躺在展柜醒目位置。纪念馆副馆长马娟告诉记者,这是怒江惠通桥上的桥链,也是滇西纪念馆的重要宝物之一。

仔细端详,铁链上炸药毁伤扭曲的痕迹依然存在,深浅不一的弹头擦痕清晰可辨,暗红的铁锈斑纹似乎还残留着血雨腥风。70多年过去了,中国远征军炸桥阻敌东进的历史壮举仍历历在目。

那是1942年5月,从缅甸入侵的日军进抵惠通桥,作为当时从怒江西岸进入东岸的唯一战略通道,惠通桥成为侵略者实现进击昆明战略的必经之桥。

5月5日,日军组织一支敢死队化装成难民,混入蜂拥至惠通桥的群众中,企图夺占要点,迅速过江。当伪装的日军行进至桥中央时,因难民过多,秩序混乱,负责检查的桥头工兵营士兵鸣枪示警。过桥日军误认为伪装暴露,首先发难,发起冲击。危难之时,守桥工兵总指挥马崇六果断下令,炸毁惠通桥。一声巨响,日军敢死队被滔滔江水吞噬。

阴谋不成,日军随即组织500多人乘橡皮艇强渡过江,企图攻夺东岸阵地,均被我远征军阻击歼灭。连续7天,日军不断渡江进攻,远征军凭天险而守,最终粉碎了日军夺取惠通桥、继续向东进犯的妄想,为滇西反攻赢得了两年多的战略准备时间。

滇西焦土抗战:中美盟军捍卫世界最长输油管道

轮起“黑杀刀”砍向侵略者

“这件宝物,是随着怒江以西的游击抗战而留名抗战史的。”在一个展柜前,马娟向记者讲起了一个有关“黑杀队”“黑杀刀”的传奇抗战故事。

静卧在展柜里的“黑杀刀”呈半月状,又被称为“尼泊尔库克锐军刀”。军刀通体漆黑,手柄弯曲,刀刃向内。这种军刀是腾冲马帮削割马掌的必备工具。惠通桥炸毁,怒江以西沦陷后,留守的远征军组织军民展开游击抗战,“黑杀队”应运而生。当时,他们组织精干人员配以“黑杀刀”,专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间出没,潜入鬼子的堑壕、碉堡、哨位等,潜杀侵略者,杀出了赫赫威名。

那时,只要黑夜降临,侵略者便夜不能寐,他们会被随时惊醒,伸手摸向自己的脖子,看看自己的脑袋是否还在。滇西民众为有这样一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游击队而倍感骄傲。为捕杀“黑杀队”成员,日本侵略者曾坚壁清野,多次虐杀手无寸铁的群众,逼迫他们说出“黑杀队”队员下落,均未成功。

输油管道加速逐寇进程

纪念馆里,悬挂在空中5米多长的一节输油管道,乍一看漆黑平常,细看却发现断口处如强力撕扯一般狰狞。

“这是当时的‘抗战血脉’!”马娟说,这条与“史迪威公路”伴生的输油管道,起始于印度加尔各答,止于昆明,全长3218公里,是当时世界上最长、中国第一条输油管道。

“抗战期间,围绕着输油管,谍战与反谍战、破坏与反破坏一直都在进行,发生的大小战斗几十次。”中美盟军在反攻缅北日本侵略军的同时,组织5000多工程兵保护输油管。许多人在抢修和保护输油管中,牺牲在了异乡。

正是有了中美盟军和滇西群众、华侨的密切合作,输油管道才得以畅通无阻。仅在1945年5至11月的6个多月时间里,它就为中国抗日战场输送燃油10万余吨,加速了驱逐日寇的进程。

在一张张当年修建油管的照片前,马娟告诉参观的人们,当时盟国希望中国战场成为牵制日军主力的泥潭,便加大了援华力度,其中所占比重最大的物资就是汽油。为降低从滇缅公路、驼峰航线运输油料的高昂成本,1943年8月,中美英3国在加拿大魁北克开会决定:铺设中印输油管道。这条输油管的修建,既解决了中国抗日战场能源供应难题,又成为盟军在亚洲大陆打败日本侵略者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龙鹰枕套记录战地浪漫

炸毁惠通桥后,抗战战略物资的运输重任就落在了驼峰航线上。作为美国第10航空队的一名飞行员,威廉·芬德雷是幸运的,他在飞机坠毁后没有落入敌手,而是得到腾冲群众的及时救治,伤愈后又重返战场。

“这套军服是威廉·芬德雷的女儿丽莎·芬德雷在2006年造访腾冲时带来的。”滇西抗战中,由中美飞行员联合组成的飞虎队,在完成空中抗击日本侵略军任务的同时,冒着生命危险在驼峰航线运送物资和人员。在2年零3个月的时间里,飞虎队共运送物资70多万吨,运送中国官兵3.34万人。然而,这些征服死亡地带的飞行员勇士,有1500多人永远地长眠在了雪山深谷之中,609架运输机损毁于滇西抗战战场。

比威廉·芬德雷幸运的,是他的同胞,美国工兵营教官约翰。在他随队穿越日军封锁的怒江西岸,准备去担任远征军教官时,教官小队遭遇日军袭击,约翰不幸受伤,被接应的远征军分队托付给当地群众照料。东家有女,年方十九,在细心照料约翰的半年多里两人情愫已生。

滇西焦土抗战:中美盟军捍卫世界最长输油管道

1945年初,在入侵缅北的日军被全歼后,乡亲们为他们举办了简朴的婚礼。一对绣有龙鹰图案的枕套、一个装满亲人祝福红钱的小木箱,是姑娘所有的嫁妆。“战争结束后,他们托亲人转交了这份见证爱情的‘龙鹰枕套’。”枕套上,栩栩如生的中国龙和美国鹰腾空飞舞、和谐共处。

出征旗涂满张狂与邪恶

在纪念馆的一角,有一面日本侵略军的出征旗。马娟告诉记者,这是中国军队缴获的日本侵略军第18师团的出征旗,旗面上还清晰地写有日本侵略军指挥官的名字。

70多年前,日本侵略军第18师团先在我国沿海一带烧杀抢掠,每到一处,日本侵略军指挥官就把肆虐过的地名写在出征旗上,以示炫耀。后来,日本侵略军企图打通缅甸至昆明的战略通道,18师团奉命调至滇西,战斗员额曾一度扩充到3万多人。虽然18师团是日本侵略军的王牌师团,但最终也没能跨过怒江,被中英美盟军全歼于缅北。

“上天要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马娟说:“第18师团从炫耀战果到全军覆没,充分说明:军国主义必将灭亡,胜利最终属于珍视和平的人们……”

在这面写满侵略罪证的出征旗前,85岁的退休干部刘家茂说:“作为一名曾经的远征军战士,看到这面旗子使我悲喜交加。悲的是滇西军民惨遭日寇残杀的情景,让我一次次潸然泪下;喜的是日寇被歼灭,党和政府修建滇西抗战纪念馆,可以告慰烈士们的在天之灵,他们的血没有白流,我们的祖国日益富强,被异国任意侵略侮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小编推荐:南京保卫战中的铁血川军:每牺牲1人 拖延1分钟浙赣会战敌我两军损失:三战区司令部被迫迁移抗日名将汤恩伯:南口战役立下奇勋的国民党大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