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川军少将回忆淞沪抗战:人一填进去就熔化了

川军少将回忆淞沪抗战:人一填进去就熔化了

时间:2016-08-10 16:04:03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川军少将回忆淞沪抗战:人一填进去就熔化了

一个炎热的夏日午后,上海市愚园路一条弄堂的尽头,92岁的杜重石笑吟吟地朝我们伸出手。

这是个颇富传奇色彩的老人,四川广安县人,从上海新华艺术大学毕业后,凭父亲与四川军阀杨森的交情进入了军政圈子。

他曾经年少得志,有过半世坎坷,当过川军的少将处长,亲历过淞沪抗战的惨烈与悲壮,当过贺龙的政治代表,坐过国民党的牢……

一世荣辱,都付笑谈中。杜重石说:“不向历史学习,我们就将被迫重演历史。”

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时,杜重石任川军二十军驻上海办事处少将处长。奉蒋介石命令,在军长杨森带领下,二十军士兵穿着自己打的草鞋,戴着竹斗笠,有的还带着油纸伞,9 月1 日从贵州安顺徒步出发,沿湘黔公路行军,到湖南辰溪乘船到长沙,换乘火车经粤汉路到武昌徐家棚车站,连夜渡江到汉口,再由汉口到浦口换京沪线火车,于10月12日抵达上海前线的南翔火车站集结。

10月15日,部队投入战斗,二十军一三四师首日就遭到日军进攻,恶战开始。

川军少将回忆淞沪抗战:人一填进去就熔化了

“敌人火力很猛,我在战壕里用刺刀把一顶军帽撑出去,转眼间帽子上就被打了十几个洞。”杜重石回忆说,“我们的队伍每天一个师一个师地加入前线,有的师上前线3个钟头就减员一半,有的支持了5个钟头就减员三分之二。战场就像个大炉,人一填进去就被熔化了。”

10月16日,八二团团长林相侯壮烈殉国。林相侯部与日寇白川大将指挥的第九师团和禁卫师团激战,日军凭借飞机、大炮优势,发起猛烈攻击,林相侯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屡挫日军。16日傍晚,日军发起又一轮攻势,士兵潮水般涌来,阵地眼看不保,林相侯冲出战壕,吼声震天,拼杀间,头部中弹倒下。林相侯是川军在淞沪战场上为国捐躯的第一位团长,他以这种姿势牺牲:怒目圆睁,手指前方……

二十军以血肉之躯保住一寸阵地不失,还夺回了中央军二十三师丢掉的陈家行阵地。10月18日,804团奉命收复失掉的阵地。团长向文彬率部当夜恶战,夺回了阵地,但全团官兵,营长只剩彭焕文1人,连排长非伤即死,无一幸免,班长剩下4个,士兵只剩120余人!一天中3小时内,向文彬由中校升上校,由上校晋升少将……

10月19日,杨森奉命将阵地交广西部队接防。至此,二十军结束了5昼夜上海抗战,奉命到纪王庙整顿残部,一个军的残余部队,只能勉强编为一旅。

战斗打响后,杜重石的主要任务是把上海抗敌后援会的军需物资送到前线。

“白天,敌人飞机轰炸,只能晚上去,二十军车队还不熟悉地形,请当地司机开车去前线。那时我的精神高度紧张,全神贯注听敌人飞机的远近,敌人飞机近了,马上关车灯,飞机飞远了,才敢开灯。路上很颠簸,军需物资给摔到车外面,我就打着手电筒去找……我们没有遇到轰炸,否则,性命早就没有了。”

60多年过去了,杜老回忆起那场恶战,感慨万分:“在淞沪抗战之前,作为四川人,我只知四川利益,经历了这次战斗,我更明白了民族、国家的利益。淞沪一战,把全国原本涣散的人心拧成了一条绳。”

1938年春天,杜重石作为杨森私人代表去延安。延安之行,改变了他的一生。延安的一切让杜重石耳目一新,作为一个国民党部队的军官,他对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勤俭倍感新奇。时隔多年,他还清楚记得陈云所住窑洞后面,有一小块菜地--他自己种菜。

1946年,杜重石第一次入狱。当时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被国民党特务杀害,杜重石等人在成都发起召开追悼会,国民党特务将他逮捕,罪名是“流氓袍哥包庇烟赌罪”。

经民盟中央主席张澜设法营救,杜重石被保释出狱。1948年4月,逃往香港,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任民革西南工作区中央特派员。1949年5月,由成都经香港去北平。同年12月中旬,随贺龙入川,任贺龙政治代表,负责联络川康部队,最后促成二十军军长杨汉烈率部起义。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人生就变得丰富多彩了。”谈起往事,杜重石心平气和。

这个与国家一起经历坎坷命运的老人,正安享晚年。他觉得自己的晚年生活很不错了,老伴照顾得很好,女儿也孝顺。“生活比上不足,比下还可以。我很满足了。

一个炎热的夏日午后,上海市愚园路一条弄堂的尽头,92岁的杜重石笑吟吟地朝我们伸出手。

这是个颇富传奇色彩的老人,他是四川广安县人,上海新华艺术大学毕业后,凭父亲与四川军阀杨森的深厚世谊进入了军政圈子,曾经年少得志,有过半世坎坷,当过杨森的少将处长,也当过贺龙的政治代表,他坐过国民党的牢,亲历过淞沪抗战的惨烈与悲壮……

一世荣辱,都付笑谈中。杜重石说,“我们不向历史学习,我们就将被迫重演历史。”

我们一个军的人马,只能勉强编成一个旅……

“敌人火力很猛,我在战壕里用刺刀把一顶军帽撑出去,转眼间帽子上就被打了十几个洞。”杜重石回忆说,“我们的队伍每天一个师一个师地加入前线,有的师上去之后3个钟头就死了一半,有的支持了5个钟头就死了三分之二。战场就像个大火炉,人一填进去就被熔化了。五天五夜打下来,我们一个军的人马,只能勉强编成一个旅……”

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时,杜重石任川军二十军驻上海办事处少将处长。

奉蒋介石命令,二十军在军长杨森带领下,9月1日从贵州安顺场徒步出发,沿湘黔公路行军,到湖南辰溪乘船到长沙,换乘火车经粤汉路到武昌徐家棚车站,连夜渡江到汉口,再由汉口到浦口换京沪线火车,于10月12日抵达上海前线的南翔火车站集结部队。10月15日,部队投入战斗。

“别说装备精良的日军,就是跟国内其他部队比起来,川军的武器都算很差的了,士兵拿的还是汉阳兵工厂造的步枪。”杜重石说。

说起战争的惨烈与川军的勇猛,老人至今仍唏嘘不已。

二十军士兵穿着自己打的草鞋,戴着竹斗笠,有的还带着油纸伞。他们防守大场、蕴藻浜、陈家行一线阵地,指挥所设在南翔车站。10月15日晨,二十军一三四师首遭日军进攻,恶战开始。

10月16日,八二团团长林相侯壮烈殉国。林相侯部与日寇白川大将指挥的第九师团和禁卫师团激战,日军凭借飞机、大炮优势,发起猛烈攻击,林相侯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屡挫日军。16日傍晚,日军发起又一轮攻势,士兵潮水般涌来,阵地眼看不保,林相侯冲出战壕,吼声震天,拚杀间,头部中弹倒下。林相侯是川军在淞沪战场上为国捐躯的第一位团长,他以这种姿势牺牲:怒目圆睁,手指前方……

二十军以血肉之躯保住一寸阵地不失,还夺回了中央军二十三师丢掉的陈家行阵地。10月18日,804团奉命收复失掉的阵地。团长向文彬率部当夜恶战,夺回了阵地,但全团官兵,营长只剩彭焕文1人,连排长非伤即死,无一幸免,班长剩下4个,士兵只剩120余人!一天中三小时内,向文彬由中校升上校,由上校晋升少将……

10月19日,杨森奉命将阵地交广西部队接防。至此,二十军结束了五昼夜上海抗战,奉命到纪王庙整顿残部,一个军的残余部队,只能勉强编为一旅。

战斗打响后,杜重石的主要任务是把上海抗敌后援会的军需物资送到前线。

川军少将回忆淞沪抗战:人一填进去就熔化了

“白天,敌人飞机轰炸,只能晚上去,二十军车队还不熟悉地形,请当地司机开车去前线。那时我的精神高度紧张,全神贯注听敌人飞机的远近,敌人飞机近了,马上关车灯,飞机飞远了,才敢开灯。路上很颠簸,军需物资给摔到车外面,我就打着手电筒去找……我们没有遇到轰炸,否则,性命早就没有了。”

60多年过去了,杜重石还记得当时的心态:上战场,就是一个死字。

在延安,看到日军战俘给孤老担水

1938年春天,杜重石作为杨森私人代表去延安。延安之行,改变了他的一生。

踏上延安第一天,杜重石就惊讶地看到一幕:几个日军战俘悠闲地担着水,边走边聊。老乡告诉他:这些日军战俘被八路军感化后,加入反日同盟,在战场上向日军士兵喊话。现在他们是在给延安的孤老担水……

延安的一切让杜重石耳目一新,作为一个国民党部队的军官,他尤其对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勤俭倍感新奇,当时,中国共产党的高级干部也像寻常军民一样从事生产自救。时隔多年,他还清楚记得陈云所住窑洞后面,有一小块菜地他自己种菜。“当时我想,这真是了不起的事情!”

1939年,杜重石任20军驻成都办事处处长,川康绥靖主任。

1946年,杜重石第一次入狱。当时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被国民党特务杀害,杜重石等人在成都发起召开追悼会,国民党特务将他逮捕,罪名是“流氓袍哥包庇烟赌罪”。

经民盟中央主席张澜设法营救,杜重石被保释出狱。1948年4月,逃往香港,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任民革西南工作区中央特派员。1949年5月,由成都经香港去北平,同年12月中旬,随贺龙入川,任贺龙政治代表,负责联络川康部队,最后促成二十军军长杨汉烈率部起义。

小编推荐:广东老兵忆国民党空军:有战友空战中被炸飞揭秘招远“黄金抗战”:为中共贡献黄金13万两抗战老兵生死亲历:子弹穿腿而过只靠刮肉疗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