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长城抗战时间及经过:喜峰口沿线血战侵华日军

长城抗战时间及经过:喜峰口沿线血战侵华日军

时间:2016-07-21 18:23:41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长城抗战时间及经过:喜峰口沿线血战侵华日军

战前态势

日军在山海关制造事端,炮击临榆县城。中国守军还击,揭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山海关沦陷。日军开始把军事侵略的矛头指向华北,并加紧部署进攻热河。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召集各兵团主任参谋会议,布置热河作战要旨。日本关东军第六、第七、第八、第十二4个师团各一部,纠合伪军张海鹏部共10多万人,分3路进犯热河。北路由通辽攻开鲁;中路由义县攻朝阳;南路由绥中攻凌源。守凌源的万福麟部于兆麟师一度抵抗后,因腹背受敌,退守长城线上军事要塞喜峰口。东北军元老、热河省政府主席汤玉麟弃地逃走,日军骑兵128人乘虚进占热河省会承德。3月上旬,日军攻占热河北部赤峰、围场、全宁(乌丹)等地,热河全省沦陷。全国舆论一致谴责张学良,要求惩办汤玉麟。蒋介石决定让张学良辞职,由军政部部长何应钦兼代北平军分会委员长。

中国军队战斗序列

日军占领热河后,即南下向长城各口推进。何应钦执行国民党政府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政策,沿长城线布防,企图阻止日军进攻。以第二十九军宋哲元所部担任冷口(不含)经董家口、喜峰口、罗文峪至马兰峪之间的防务;以第十七军徐庭瑶所部在古北口至南天门一线驻防;以第三十二军商震所部担任由董家口(不含)经冷口到刘家口、义院口方面的防务;调由长城线后撤的东北军担任北宁线天津以东及冷口以东的防务;并调晋军傅作义所部担任独石口方面的防务。形成在千里战线分兵把守,使得日军可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更可怪的是,前方中日大战,后方驻天津的日本中国驻屯军仍能自由活动,日方武官酒井隆带着卫兵直闯中南海,把刀架在何应钦的脖子上威胁了半天,还说是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才没有自由行动。

长城抗战时间及经过:喜峰口沿线血战侵华日军

喜峰口战斗

中国军队调整之际,日军已发动对长城各口的进攻。3月9日下午,日军服部、铃木两旅团的联合先遣队进抵河北遵化东北

长城抗战50多公里的喜峰口,即向东北军万福麟部进攻。傍晚,侵占北侧长城线及喜峰口以东的董家口等阵地。中国守军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指挥该军英勇抗击。第三十七师冯治安部旅长赵登禹,奉命派王长海团为先锋,急行军增援喜峰口。王长海组成500人的大刀队,乘夜分两路潜入敌阵,趁日军酣睡,用大刀砍杀,暂时稳定了战局。日军服部旅团长令步兵第二十六、第二十七联队一部增援喜峰口,由董家口、铁门关等处发起进攻。赵登禹即率部前往堵截敌人,宋哲元令第三十七师王治邦、佟泽光两旅分左右两翼支援,与敌展开激烈战斗。日军以一部确保喜峰口关口,将主力集中在长城北侧地区待机。3月11日夜,第二十九军采取迂回夜袭战术,分左右两路向敌出击。赵登禹带伤率两个团从左翼出潘家口,绕至敌右侧背,攻击其喜峰口西侧高地。官兵们身携手榴弹,手提大刀,在夜暗中踏雪前进,于次日拂晓前进至日军三家子、小喜峰口、狼洞子、白台子等阵地。敌人在睡梦中未及还击,纷纷被砍杀。佟泽光率两个团从右翼经铁门关出董家口,绕至敌左侧背,攻击喜峰口东侧高地之敌。王治邦旅在第一线固守,候左右两路出击得手后,即行出击。驻喜峰口外老婆山的日军赶来增援。双方激战,伤亡均重。 日军再攻喜峰口,迄未得逞,渐次后撤到遵化以北25公里的半壁山。宋哲元部收复老婆山。此役,第二十九军杀敌数十人,天津《大公报》称喜峰口抗战“竟能使骄妄气盛之日军受偌大打击,此诚足为中国军人吐气”。日军在喜峰口受挫后,于3月16日沿半壁山向遵化以北9公里的罗文峪进攻。被第二十九军刘汝明部击退。3月17日,日军三四千人又向罗文峪、沙石口一带进攻,并以飞机20多架助战。刘汝明部奋起抵抗,反复争夺阵地10多次。当晚,刘部从两翼夹击日军,营长王合春率部抄到敌后,重创日军。王合春阵亡,全营生还者仅70多人。敌向莺手营方向退去。3月18日晨,日军再次猛攻罗文峪。守军依托城墙、碉楼顽强抵抗。刘汝明师长亲率手枪队督战。激战至天黑,将敌击退。此时,李金田旅长率一个团由沙宝峪绕攻敌之侧背,另一个团由左翼绕攻敌之后方,正面守军也全线出击。次日拂晓,敌除以一部配置在龙王庙警戒外,主力调回承德。罗文峪战斗后,第二十九军在整个防御线上与敌形成对峙状态。

古北口战斗

古北口是由承德到北平(北京)最近的关口古道,为北平、天津的门户。日军占领承德后,追击向古北口溃退的东北军第一○七师王以哲部。王部在古北口外与日军激战。中央军第十七军第二十五师关麟征部抵古北口接防,即以杜聿明旅占领古北口南城东西两侧高地,张耀明旅集结在黄道甸附近。另以原在古北口防守的东北军第一一二师一个团在第一线阵地防守。拂晓,日军第八师团川原旅团向守军阵地发起总攻。第一一二师不战而退。日军迅速占领古北口关口,并向第二十五师右翼龙儿峪阵地包围攻击。第二十五师师长关麟征指挥张耀明旅主力支援被围部队,出古北口东关不远与敌遭遇,双方短兵相接。关麟征负伤后仍继续指挥战斗,将敌击退。日军增兵进攻古北口,以主力对守军阵地右翼延伸包围。战况异常激烈。守军连续击退敌3次攻击。午后,日军迂回到古北口东关附近。守军第二十五师各部通讯联络中断,形成各自为战。部队遭受重大伤亡,全线退至蓟县西北的南天门及其左右阵地守备。第一四五团一部远离主力,未及撤退,继续抵抗,毙伤日军百余名。第二十五师撤至密云整补,防务由第二师黄杰部接替。至4月中旬,日军未敢轻易冒进。中国守军充分利用作战间隙,加强阵地构筑。日军第十六旅团主力攻南天门3个望楼高地,一部攻南天门两侧高地,经苦战,侵占八道楼子。守军虽两次反击无效,但仍坚守南天门等处。第二师连续作战5昼夜,伤亡甚大,疲劳已极。敌继续以炮火轰击,终日未止。当晚,由第八十三师刘戡部接替南天门防务。第八十三师与敌激战,直至高地全化为焦土,才放弃中央据点高地南撤。日军占领南天门。此役,日军死80人,伤236人。

南天门及之前的古北口之战,是长城抗战中作战时间最长、战事最激烈的战场。参战的中央军第十七军徐庭瑶部,以民族大义为重,再次显示了中国军队抵御外辱的能力。

长城抗战时间及经过:喜峰口沿线血战侵华日军

冷口战斗

日军混成第三十三旅团进攻长城东部要隘界岭口。中国守军第四军团独立第十六旅缪澄流部稍事抵抗即后撤。日军占领义院口。日军第六师团进攻迁安西北的冷口。守军商震第三十二军第一三九师黄光华部奋勇抵抗。日军不支,退保肖家营子。冷口日军分路进攻山神庙、马家沟一带。占领义院口以南的石门寨。日军第六师团主力攻击守军第一三九师第七一五团阵地,均被击退。嗣后,日军以飞机、大炮配合,猛攻守军山顶工事,同时以骑兵向守军阵地侧翼迂回。第七一五团被迫撤出前进阵地。接着,日军突破守军第一三九师第七一七团左翼阵地,占领冷口左侧高地。此时,右侧刘家口方面补充团与敌战斗激烈,请求增援。第一三九师全线向兰若院方向退却。4月11日起,日军3万人连日猛攻冷口。商震部伤亡甚重,放弃冷口,沿建昌营、迁安向滦河右岸撤退。日军侵占冷口及其附近刘家口、白羊峪。迁安失陷后,宋哲元部在喜峰口腹背受敌,奉令撤至通县以东沿运河布防。

古城浩劫

由于担心战线扩大,日本天皇裕仁命令部队不得越过长城一线,日本关东军不敢违抗,1932年4月19开始撤出长城一线。国军4月下旬顺势收复滦东,关东军以此系国军“挑战”。日本陆军大臣荒木贞夫劝说天皇,所谓不扩大,只要时间上缩短,就是地域暂时扩大也无妨,得到日本天皇首肯。武藤于5月3日奉命再次入关作战。此时,热河日军西进占领察哈尔省(今分属内蒙古、河北)的多伦和沽源。7~10日,日军第6师等部复攻占滦东,并于12日由滦县、迁安、兵河桥等地突破滦河守军防线,向平津方向进击。守军第29、第32、第53、第67军等部奉命节节后撤。13日,古北口日军第八师占领石匣镇,19日占领密云。21~23日,傅作义第59军在怀柔牛栏山抗击由密云向北平进逼的西义一指挥的第八师团,也未奏效。至23日,日军先后占领冀东的丰润、迁安、遵化、唐山、玉田、蓟县、三河、香河、平谷、密云、怀柔等县市。守军退至平、津附近。日军从南、东、北三个方向对北平形成威逼态势。北平城市陷入混乱,故宫文物南运。

这时,日本昭和天皇从国际局势考虑认为占领华北时机并不成熟,否定了关东军的深入的提议。25日,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委员长何应钦派军使至密云与日军和谈,双方停止军事行动。31日,国府代表熊斌和日军代表冈村宁次在塘沽签订了《塘沽协定》,在事实上承认了日本占领东北三省和热河,并把冀东22县置于日伪势力范围之内。华北门户洞开。长城抗战断断续续5个多月,中方总伤亡4万余人,日方公布死伤2400人,战绩远不如同时期的淞沪抗战(上海中国军队伤亡1.4万,日军伤亡3100人)。

小编推荐:抗联危害最大的叛徒程斌:直接把杨靖宇逼到了绝境长城抗战失败的历史原因:是战是和高层犹豫不决绥远抗战对抗战的影响:激发了全民族的抗日热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