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黄埔老兵忆抗战:一枪之仇还未报 非常气愤

黄埔老兵忆抗战:一枪之仇还未报 非常气愤

时间:2016-07-21 17:31:58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黄埔老兵忆抗战:一枪之仇还未报 非常气愤

黄埔军校,全名是“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原址设于中国大陆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长洲岛,是中国近代最著名的一所军事学校。黄埔培养了国共两党大批优秀人才。黄埔师生在东征、北伐、抗日战争各个历史时期,为民族,为国家建立了许多彪炳史册的功勋。今年6月16日是黄埔军校建校九十周年。为回顾黄埔军校办校历史,讲述黄埔师生为民族、为国家奋战牺牲的故事,“黄埔魂·民族心·两岸情”采访团在广西采访了多位黄埔老人。

林敬裕老人1922年生人,广西桂平人。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拉开了中华民族八年全面抗战的序幕,此时,林敬裕正在广西桂平县桂山中学读书。1938年桂山中学遭到日军轰炸,校舍被毁,学校停课,不到16岁的林敬裕和许多同学一起报名参加了广西抗日青年学生军。经过短期培训,广西学生军的学生奔赴广西各地进行抗战宣传,发动民众参加抗战。

“我们是广西青年学生军,我们是铁打的一群,在伟大的时代里负起伟大的使命。我们抱定勇敢、坚强、战斗、牺牲的精神,我们要和前线战士、全国同胞誓死克服我们的敌人。我们为国家争独立,为民族争生存,为人类伸正义,为世界求和平,在伟大的时代里负起伟大的使命。我们是铁打的一群,我们是广西青年学生军。”采访中,林敬裕老人为我们演唱了当年的抗战歌曲《广西学生军军歌》。

黄埔老兵忆抗战:一枪之仇还未报 非常气愤

广西学生军是新桂系组织的青年学生抗日军事化团体。1938年时,广西学生军人数达到四千多人,直属第五路军总司令部。他们除了做抗日宣传,协助地方政府发动民众参加战备工作,也协助军队做战时交通、运输、给养、谍报、战地服务及组织游击队等工作。桂南会战期间,学生军直接参加了与日军作战,成为广西抗日活动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学生军中大多是爱国青年,也受到主张抗日的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也因此被指受到赤化。1941年6月广西学生军被勒令解散。同年,林敬裕报考了黄埔军校四分校。

黄埔军校四分校的前身是黄埔广州分校,抗战爆发后曾多次迁校。1940年2月初,黄埔军校第四分校由广西省宜山县迁至贵州独山。无论是黄埔本校还是分校,都十分注重基础教育和军事专业技能培养。虽然时间过去七十多年,林敬裕老人至今仍能背诵《孙子兵法》十三篇。

当时四分校有4个专业分科:即无线电通讯科、炮兵科、工程兵科、步兵科。林敬裕老人是18期步科毕业,所学专业是步兵作战和指挥。初到学校,先学无线电和有线电,从如何使用、修理、原理都要学习,另外武器使用也是重点,步兵的步枪、机枪、轻机、重机、迫击炮,指挥方法、进攻、撤退等方案这些统统都学习。1942年秋天,林敬裕从黄埔四分校毕业,被分到第十六集团军31军131师。

1944年,日本为摧毁美军在华中、华南的空军基地,削弱美军利用这些基地轰炸日本本土的能力,在1944年发动了被中国称为“豫湘桂战役”的大规模作战,日军除了在湖南衡阳遭到了中央军第10军的顽强抵抗外,战事一路进展顺利,连克河南、湖南,并集结近7个师团,15万兵力,进攻桂林。

桂林守军原为国民革命军第31军,但因其主力第188师调出,参加湖南、湖北方向作战,桂林守军只有31军第131师1万2千多人,加上后来从各地自发进入桂林城的广西地方民团,总兵力不到2万人,而且缺少坦克、火炮等重型装备,根本无法与十几万日军抗衡。

桂林守军抱着与桂林共存亡和抗战到底的决心,士气高涨。林敬裕当时在第31军131师319团一营2连3排任排长,直接参加了桂林保卫战。林敬裕老人所在的131师391团的阵地就在今天桂林著名的风景区七星岩。

桂林保卫战是抗战后期进行的一场比较激烈的战斗,日军为突破漓江防线就付出了阵亡7000余人的代价,被称为“令日军为之胆寒的战役”。在桂林保卫战中,林敬裕老人多次参加战斗,毙伤多名日军,自己也在战斗中身负重伤。

桂林保卫战打响后,日本军队连续向中国守军阵地发起进攻,但全部被中国军队击退。林敬裕所在连队坚守阵地三天,之后被换下来休整。刚休整一天,前线又传来战况,离七星岩不远的星子山被日军占领,团部命令林敬裕赶快集结部队,重新夺回星子山阵地。

那是一次短兵相接的战斗。

林敬裕:“当时我马上回来集合队伍,简单地宣布命令,带部队出发。三顶机关枪交给三个老资格的班长,我带步兵冲上前。到下午,我们冲上山顶,一个排40多个人连同从原来的阵地上败退下来的,大概也有20多人,一起跟我上到山顶。敌人就在前面,占领山顶位置,已经搞好阵地工事了。当时我没有步枪,就拿着一支冲锋枪,透过石头的掩护冲上去。敌人那时也准备好了,端着刺刀的日本鬼子那时没有冲锋枪,在距我不到十米的地方,我用冲锋枪打中他,但同时也被他身后的日本兵打中。“受伤后的林敬裕被困在大石缝里,进不得,退不得。如果日军下山搜索,他们肯定会当面遭遇。当时林敬裕和他的传令兵作好了与日本鬼子同归于尽的准备。

林敬裕:“日本鬼子已经全部冲到我头顶大石头上,拼命丢手榴弹,统统丢下山谷。过了几分钟,我估计日本鬼子要下来搜索,我知道自己处境非常危险,只有一搏,没有别的办法。我示意身边的人解下我身上的手榴弹,拉出导火线,就等着日本兵下来搜查时,大家同归于尽。但忽然一阵冷风吹来,乌云密布,日本兵全都去躲雨,我们趁机撤离下来。”

黄埔老兵忆抗战:一枪之仇还未报 非常气愤

由于当时失血过得,林敬裕已经无法动弹。此时战斗还没有结束,他们也不可能撤离。林敬裕的传令兵把他背到一个山洞躲藏起来,之后的事情他就全不知道了。他只感觉有象沙子一样的重物压到他的胸口,生命正在离他远去。

据林敬裕老人回忆,桂林保卫战,391团伤亡惨烈,1000多人的加强团,打得剩下不足百人。那次战斗,虽然捡回一条命,但林老的右手被打断,手臂弯曲无法伸直,落下终身残疾。说起七十年前那场战斗,林老对日本侵略军仍然充满怒火。

林敬裕:“七十多年了,一枪之仇还没报。他们现在还想欺负我们,我非常气愤。”

据桂平黄运生老师调查了解,当年报考黄埔军校的桂平籍学生,有姓名、资料、档案可考的就有148人。但七八十年后,他们大都已经去世,目前还健在的桂平籍黄埔军校学生还有11人。这其中就包括林敬裕,黄埔第4分校第18期学生;李贤俊,黄埔第4分校第18期学生,现居住在台湾台中市。

林敬裕和李贤俊两位老人,不光是黄埔军校第四分校同期同学,也是桂平桂山中学同学,有两校同窗之谊。1949年后,海峡隔绝,两人失去联系,直到前些年他们才又重新聚首,此时两人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

他们回忆起当年的抗战岁月,唱起当年的抗战唱曲,不免感慨万千。

林敬裕:“李贤俊,是桂平人,他是我中学同学,后来也参加了广西学生军,考黄埔军校,我们是三重同学关系。清明拜山,他回来好几次。这次他回桂平找我们学生军的同学,当时健在的还有十多个人。”

回忆起抗战歌曲《八百壮士》,林敬裕老人现在还会唱。“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

小编推荐:长城抗战的历史原因:日军欲进一步迫降东北军九一八事变后中国的土地上曾经有过多少傀儡政权?绥远抗战的历史原因:日本积极扶持伪蒙疆国扩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