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江桥抗战时间和经过:马占山部抗击优势敌军

江桥抗战时间和经过:马占山部抗击优势敌军

时间:2016-07-21 11:17:59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江桥抗战时间和经过:马占山部抗击优势敌军

“九一八”事变时,齐齐哈尔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谢珂将军在获悉日本关东军将向省城进攻的情报后,从9月下旬起,果断采取了一系列阻击日伪军的战略措施:调朴炳珊炮兵团的两个营布防齐齐哈尔,并委任其为齐齐哈尔警备司令;调程志远第二骑兵旅的朱凤阳团从小蒿子站(今泰康)进抵泰来附近,担负对洮南方向的警戒;将驻拜泉的吴松林第一骑兵旅调齐齐哈尔城南布防;由徐宝珍率卫队团及配属炮兵一个营,工兵及辎重各一个连2000余人进驻江桥北端阵地,构筑战斗工事,在桥南端布设地雷场,并把库存的近百挺捷克式轻机抢装备给第一线守备部队,同时,电告黑河马占山和省防军第一旅旅长张殿九,省防军第二旅旅长苏炳文各派一个步兵团进驻昂昂溪,电令驻满洲里的程志远旅做好准备待命而动,至此,江桥阻击战的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就绪。

毁桥御敌

1931年10月,叛军张海鹏派徐景隆率3个团从白城子出发向江桥进犯,15日到泰来,日军飞机飞抵龙江上空助威。16日拂晓,叛军进抵江桥南端,在战斗轰炸机的支援下,与守军徐宝珍部发生激烈战斗,其3个团在守军的反击下伤亡惨重,一齐溃退,在江桥以南地区与守军对峙。守军遂将江桥破坏3孔,阻止日军再犯。

1931年10月16日,马占山接到张学良任命其代理黑龙江省主席、军事总指挥的电令后,立即从黑河昼夜兼程前往省城,19日15时抵松浦后,即乘火车于当夜到达省城齐齐哈尔市。20日上午就任黑龙江省代主席,亲赴前线激励抗日将士,同时发布告悬赏索取张海鹏首级,并宣布成立黑龙江军临时总指挥部,以便统一指挥。马占山任总指挥,以副司令公署参谋长谢珂任副指挥。

江桥抗战时间和经过:马占山部抗击优势敌军

1931年10月22日,马占山针对日军集结重兵妄图侵占黑龙江省事发表宣言:“与此国家多难之秋,三省已亡其二,稍有人心者,莫不卧薪尝胆,誓求危亡,虽我黑龙江一隅,尚称一片干净土……尔后凡侵入我省者,誓必死一战”。马占山在听取谢珂等将领关于江桥作战情况的报告后,立即调整了部署:委朴炳珊为省城警备司令,以加强省城防卫;任王南屏为黑河警备司令,接替马占山的遗缺;将东北屯垦军3个步兵团、1个骑兵团、1个炮兵营编为步兵第1旅,开驻大兴以南布防。其中骑兵到富拉尔基以西对景星方向警戒。至1931年10月29日,基本完成了从江桥到榆树屯和昂昂溪的以铁路为轴线,纵深约40公里、宽约10公里的三道防御阻击阵地布置。

原宁安公安总队长刘万魁率所部1000余人,于15日在宁安以西接受整编,整编为自卫军第五独立团。

关东军在张海鹏叛军失败之后即准备直接出兵,认为中国军队破坏嫩江桥是最好的借口,遂以洮昂路的修建有日本投资为理由,决定以第2师团第16联队的步、炮各1个大队和1个工兵中队组成嫩江支队,在独立飞行第8中队协助下,以武力掩护修桥,来挑起事端,发动进攻。但当时日本陆军省和参谋本部对苏联尚有所顾忌,因而不同意关东军进攻。金谷范三曾电令关东军:“为修江桥,可以出动。但如向远离嫩江的北满出兵,无论有何项理由,非经我批准,都不许出兵。”但当从日本驻苏联大使广田弘毅口中得知苏联副外长加接罕已于10月29日向日本声明苏联对交战双方都不提供任何支持、采取“严格的不干涉政策”时,日本陆军省等的态度才有所改变,转而采取支持关东军的态度。

1931年11月2日,本庄繁令齐齐哈尔日本特务机关长林义秀向马占山发出最后通牒:马占山军在1931年11月3日正午前必须自嫩江铁桥后撤至10公里以外地区,在日军修桥完竣之前不得进入该地区;如不接受上述要求,则日军将使用武力。马占山决定对日军修桥不予干涉,但如进攻中国军队,则采取自卫措施。

激烈交战

日军在第一阶段作战中伤亡很大,为尽快打破僵局抓紧调兵遣将,极力准备再次进攻。同时通牒马占山进行施压,要求其立即下野、让出权力并撤出在齐齐哈尔的中国军队,遭到马占山的断然拒绝。关东军向日本陆军中央部提出速增派一个师团的兵力。本庄繁下令“第2师团全力向大兴方面集结”。至11日,日军在嫩江北岸有长谷旅团司令部、步兵第16联队、第4联队(欠第3中队)、第29联队第1大队(欠第3中队)、骑兵第2联队及配属的第28联队之第2中队,野炮兵第2联队’(欠第8中队),工兵第2中队。嫩江南岸有野战炮兵第26联队第3大队、临时野战重炮兵大队等,总兵力超过3万人。

针对日军的调兵遣将,1931年11月7日晚,马占山主持召开军事会议,研究应敌措施并确定调整部署,重新设置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在汤池、乌诺头、新立屯一带,其前线阵地在后依里巴、前官地、后官地等地,由骑兵第1旅吴松林部两个团防守。14日后骑兵第2旅程志远部全部投入汤池等地战斗。第二道防线在英老坟、三间房、大兴屯、小兴屯、霍托气等地,是黑军正面防御的主阵地,由暂编第1旅苑崇谷部4个团、步兵第2旅吴德林团、步兵第3旅李青山团、骑兵第1旅王克镇团、朴炳珊炮兵团,还有工程兵等保障分队防守。14日后,步兵第1旅孙洪裕团和绥化保安大队2000人加入正面防御作战。第三道防线在朱家坎、富拉尔基、昴昴溪、榆树屯等地,由步兵第1旅张殿九部2个团、骑兵2旅全部和卫队团防守。总兵力1.3万余人。

三间房是洮南至昴昴溪铁路线上的一个车站,北距齐齐哈尔70里,南距嫩江桥60里,是中国军队保卫黑龙江省省会的重要防御阵地。日军要侵占黑龙江省必占三间房才能直达齐齐哈尔。因此,争夺三间房就成江桥之战第二阶段的焦点。

江桥抗战时间和经过:马占山部抗击优势敌军

1931年11月12日上午,日军先头部队步骑兵500人向马占山部前沿阵地前官地、后官地、张花园进攻,守军吴松林部奋起抗击。战至13时,阵地被日军占领,守军600余人撤向第一线阵地。

1931年11月13日晨5时,日军500余人在两架飞机配合下,向新立屯进攻,遭到守军反击,战到10时,被守军击退。当日中午,被炸坏的嫩江桥修复,为日军大规模进攻提供了有利条件。中午,关东军司令本庄繁第三次下达增援令:“将第2师团剩余部队及混成第39旅团的步兵3个大队,及救护班派往大兴附近”,并令第2师团长多门中将一并指挥嫩江支队。日军大本营急增3个飞行队至黑龙江省,并把准备在大连登陆的第4混成旅团改在朝鲜釜山登陆,进快进抵黑龙江。下午,日军步骑兵3000余人在炮兵配合下向汤池、乌诺头、新立屯发动猛攻。守军奋起抵抗,战至午夜12时,日军占领乌诺头。

1931年11月14日晨日军在两架飞机和重炮掩护下向汤池阵地猛攻,被马占山部击退。10时许,日军2000余人在长谷指挥下,分步、骑两支部队,采用大包围的战术,从左、右两个方向攻击汤池,马军且战且退,激战至15日晨,日军攻至拴马。马占山早已令两个骑兵团悄悄包抄敌两翼,一声令下,正面卫队团首先冲入日军阵地,骑兵团从两翼呼啸而至,日军仓皇撤退。马占山部缴获炮2门、马70匹;毙日军300,俘获200,伪军伤亡及携械逃亡者2000余人。守军为增强防御力量将绥化保安大队2000人编为独立团,加入正面阵地。15日,本庄繁奉日本陆相南次郎命令,再次向马占山提出马军撤出中东铁路以南,该区由洮昴局管理,马不得妨碍等三项要求,被马占山拒绝。

寡不敌众

1931年11月15日晨7时30分,日军第2师团司令多门中将率师团主力到达大兴前线。

1931年11月16日11时,在10架飞机和重炮、坦克支援下,日军步骑兵4000人,向新立屯、三家子等阵地发动猛攻。守军奋力抵抗,战至15时,将日军击退。双方伤亡惨重。17日10时10分,本庄繁接到陆军参谋总长关于“向齐齐哈尔以北推进。尽力以果敢行动使敌陷于溃灭”的指令,下令第2师团“一举攻占齐齐哈尔”。又令混成第39旅团除1个步兵中队和工兵中队外,“将其余部队调集大兴,人列于第2师团长指挥”。13时,多门师团长在后衣里巴列车内向日军各部队下达了向黑军全面进攻(重点进攻三间房)的命令。

1931年11月17日22时,得到补给增援的日军兵分三路,向马部阵地展开狂攻。右翼部队在天野指挥下,从乌诺头出发向新立屯一带左翼阵地进攻。守军吴松林旅虽连战数日疲惫不堪,但面对数倍强敌仍竭死抵抗,打退日军进攻十余此。战至日凌晨,守军战壕多被毁坏,各团、营阵地被切断数十处,难以扼守,遂退往大兴屯一带第二道阵地。17日22时40分,日军左翼部队在长谷指挥下,向汤池一带右翼阵地进攻。守军程志远旅与之殊死奋战。翌日2时,日军增加攻击力量,以坦克8辆、大炮30余门,肆恣猛击,守军难支,遂撤向三间房主阵地。

陷落

1931年11月18日凌晨3时,日军集结各部按预定部署进至待击地域。6时30分,飞机和炮兵先后向三间房一线阵地轰击1小时,守军以炮还击,彼此炮声隆隆,震撼整个朔北荒原。彼时日军重炮射程30公里,马军重炮射程15公里,吃亏不小。8时许,日军在坦克掩护下开始总攻。守军奋力抵抗,日军进攻受挫。9时20分,多门下令预备队增援,又发动疯狂进攻。战至10时,守军右翼部队虽浴血对抗,却难固守,便退至昴昴溪。10时30分,守军左翼阵地小兴屯失守,部队且战且退至红旗营子、榆树屯一带。此时,长谷指挥步、骑兵在飞机、坦克配合下向三间房主阵地进攻。守军苑崇谷旅及张殿九旅顽强抗击。14时,日军第39混成旅团续到一个联队从三间房西侧三家子加入战斗。并与正面进攻的长谷旅团,全力夹击。15时后,日军又增加飞机12架、坦克12辆、大炮30余门,以猛烈炮火,将战壕全部摧毁。马军由于粮食仓储地被日机炸毁,守军“不得饮食,疲饿过甚”。空腹苦战的中国守军面对数倍之敌毫无惧色,与敌拼死肉搏,喊杀之声惊天动地,三间房一带的战事更是彻夜未停。尽管中国军同仇敌忾,个个“奋勇异常”,但连续鏖战,很多士兵几日未睡,粮食断绝,得不到任何增援。当时使用的弹药系黑龙江守军长期库存,很多因发霉而不能用。在侵略军源源不断地得到大量补充和增援的情况下,敌强我弱的局面日趋严重。加之阵地被毁,“实在无力支持”下去。18日下午,马占山将军不得不痛苦地下令撤出战斗。19日,日军5000余人侵占齐齐哈尔,江桥之战结束。

初战告捷

1931年11月4日上午,日嫩江支队先遣中队在飞机掩护下从江桥车站北进,通过嫩江桥后向大兴车站以南的中国军队阵地进攻。是时马占山卫队团徐宝珍部、张竞渡部共2700人奋起迎击,将敌击退。下午,日军集中兵力约4000余人,由滨本大佐指挥,在飞机坦克和重炮掩护下向江桥发动进攻。日军先突入江桥左翼阵地,继而向江桥正面大兴线主阵地猛攻。中国守军奋起还击。日军一度突入我阵地,双方展开白刃战,日军不支遂撤向江岸,遭到预伏在芦苇中的中国军队截击。此时,日军援军赶到,在立足未稳之际又被守军骑兵夹击,被迫退回。战到20时,日军败退遣尸400余具。是日夜,日军连续炮击后乘船百只偷袭,待船近北岸时,潜伏在芦苇内的中国军队突然开火,日军死伤落水者众,余皆退回。此日中国军队伤亡300余人,日伪军伤亡1000余人。日军集中兵力,在飞机和炮兵的支援下连续进攻,均被守军击退。日军低飞投弹的飞行员大针新一郎中尉亦被击伤。

1931年11月5日上午,日军集中全力再次发动进攻。战斗极为激烈。上午6时,日军以数十门大炮对守军阵地炮击。7时,日伪军8000余人在大炮和飞机掩护下,日军从中路、伪军从左右两路渡江。当船到江心时,中国军队猛烈还击,日伪军虽伤亡很大仍挣扎强渡。10时,日军占领江岸第一线阵地,守军分撤至左右两翼阵地,日军继而向第二道防线大兴阵地猛攻,遭到守军顽强抗击。 中午,马占山赶到前线指挥吴德霖团和徐宝珍团从正面反攻,急调骑兵第1旅萨布力团从两翼包抄日军。从15时血战到日暮。日本人承认:“中国军队用步兵及骑兵实行包围式反攻,日军蒙受极大之损失,而不得不向后撤退(见国联调查团报告书嫩江桥之役)。”日军被迫向后撤退,由进攻转为就地防御,其后方勤务分队大部被我迂回的骑兵所歼灭。

江桥抗战时间和经过:马占山部抗击优势敌军

此战,中国军队伤亡200余人,日军死亡167人,伤600余人。

当日夜,日军第29联队的1个大队前来增援,到达后立即发动进攻,但很快亦被马占山军所包围。本庄繁再急调第16联队的1个步兵大队和3个炮兵中队来援。

1931年11月6日晨,日军增援部队到达,在飞机轮番扫射、轰炸支援下发动猛攻,试图解救被围日军。当日,马占山亲自到阵地督战。双方伤亡均众。日军在马占山军的顽强抗击下,攻击受挫,进展困难。本庄繁当即又令第2师团多门二郎率在沈阳地区的第29联队、骑兵第2联队、野炮兵第2联队、临时野战重炮兵大队、工兵中队和混成第39旅团的1个大队急开江桥附近增援,对守军进行强攻并占领大兴主阵地。中国军队拼命冲杀,白刃格斗杀声震天,几次夺回失去的阵地。此日中国军队伤亡1850余人,毙日伪军2000余人,击落飞机1架。日军滨本支队几乎被全歼,高波骑兵队伤亡殆尽。

由于士兵连战三日两夜,无援军替换,异常疲困;加之大兴阵地已被摧毁,马占山将军下令将主力撤至距大兴站18公里的三间房第二道阵地,以骑兵第1旅与步兵第1旅重新组织防御。

7日晨,大批日伪军在10架飞机掩护下,向三间房南汤池猛攻。马部张殿九旅和苏炳文旅1个混成团赶到反攻,战至午后将日伪军击退。此战中国军队伤300余人,毙伤日军600余人、伪军千余人。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当敌机连续俯冲扫射、狂轰滥炸而我方完全没有高射炮火拦击的被动局面下,智勇双全的将士们竟表现出了惊人的聪明才智,“以20人为一组,仰卧地上,用步枪向上射击”,创造性地击落了敌机一架。事后检查其残骸“两翼有26个子弹洞”,是为中国对日作战史上所击落的第一架敌机。以此之故,在后来的战斗中,日本飞机再也“不敢低飞。”见日军损失惨重,本庄繁下令多门二郎停止前进,返回原驻地。

日军为掩盖自己失败的真相,散布苏联向黑龙江守军提供弹药的谣言,还以各种谎言遮掩日军损伤数目,唯恐日本国内反战势力占上风。马占山曾通电驳斥日军谣言。

小编推荐:较场口大隧道惨案:大轰炸致一夜窒息死伤数千人汪伪七十六号犯下的血案:在沦陷区掀起白色恐怖低调俱乐部简介:认为“抗战必败”的民国组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