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汪伪七十六号的历史:帮助日本人残爱爱国志士

汪伪七十六号的历史:帮助日本人残爱爱国志士

时间:2016-07-21 09:20:41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汪伪七十六号的历史:帮助日本人残爱爱国志士

来源

1939年9月5日,汪伪“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在上海成立。此前,汉奸丁默村、李士群即在日本指使下建立了特工组织,机构设在上海大西路76号。后因此处活动不便,又由日本特务晴气庆胤亲自选定极司菲尔路76号作为特务活动场所。9月5日,在汪伪“国民党召开的六届一中全会”上,正式决定成立“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 务委员会”,特务会下设“特总部”,以丁默邨为主任,李士群、唐惠民为副主任。

“76号”的创始者是李士群。 早年参加过共产党,曾赴苏联学习,后被捕叛变成为国民党的中统特务。1938年又投靠日本特务机关当了搜集情报的汉奸,日军侵占上海后,为急于控制上海,便出钱、出枪,指令李士群尽快建立汉奸特务组织。李士群觉得自己的号召力不够,请来了甘当汉奸的军统、中统双料特务丁默邨。

他们网罗愿意降日的军统、中统人员作骨干,另收买流氓、地痞等社会渣滓作打手,拼凑起了一个汉奸特务组织的班底。经日本特务机关“梅机关”的晴气庆胤中佐选定,将极司菲尔路76号的原安徽省主席陈调元公馆作为丁默村、李士群特务组织的驻地。

1939年5月,叛国投敌的汪精卫来到上海筹建伪政权。日本侵略军为增强汪伪实力,遂将丁默村、李士群的特务组织拨给了汪精卫。力量薄弱的汪精卫立即把这个特务组织当作自己实施傀儡统治的支柱之一。丁默邨、李士群分任汪伪“特工总部”的正、副主任,但“76号”的真正主人,却是日本特务机关。“76号”内驻有一支由涩谷准尉统领的日本宪兵分队,职责就是监视“76号”的汉奸特务。“76号”每采取大的行动,不但要事先知会日本特务机关,还要在日本特务机关派员督导下方能实施。

汪伪七十六号的历史:帮助日本人残爱爱国志士

诞生

1938年,抗日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1年,处处愁云惨淡。唯独上海的英租界和法租界依靠外国人的势力依旧超然于战祸之外。而且国民党的两大特务机构(中统和军统)在上海大量潜伏特工,刺杀汉奸和日本人,给日本人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是日本间谍(特高课)在上海根本无用武之地,所以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才会想到创建和中统、军统一样的特务组织——汪伪76号。另一方面,当时由于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的叛变,使得戴笠(军统的特务头子)派出了军统天津站的18个特工到越南进行对汪精卫的暗杀。结果暗杀失败(杀了汪精卫的秘书),使得日本认识到了汪精卫的重要性,因而使76号诞生。76号诞生后,由于人手不够,李士群曾经想办法和青帮老大杜月笙拉拢关系,结果失败了,后来,李士群又拉拢了另外一个青帮头目——季云卿,因此季云卿的弟子也投靠了76号。就这样一栋洋房,一笔经费,几条枪,上海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特务机构就此开张。

机构

76号是日本侵华政策的产物。1939年在日本驻沪领馆引荐下,已经投敌的原国民党特务李士群、丁默村与日本军部代表土肥原贤二会面,提出《上海特工计划》,得到重视。日本大本营下达了《援助丁默村一派特务工作的训令》。1939年5月汪精卫抵达上海组建伪政权,日本军部决定让李、丁部与汪部合流。经过汪伪国民党“六大”,汪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正式成立,由周佛海任特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丁默村任副主任委员。李士群任秘书长,以丁默邨为特工总部主任,李士群为副主任。

酷刑

在汪精卫直接领导下,由特务委员会周佛海、丁默邨、李士群直接指挥,设有惨无人道的酷刑三十八套,如吊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钢针刺指,设有天牢(吊捆在半空中暴晒)、地牢和水牢。 罪行 为在社会上制造恐怖气氛,“76”号在路灯下悬挂血淋淋的人头,向人家屋内扔断手断脚,在人家门上插匕首、寄子弹、恐吓信等,甚至跟踪绑架人质。仅1939年至1943年,不足四年的时间内,“76”号制造的暗杀、绑架事件达三千余件,每年近一千起。 仅仅1939年8月30日至1941年6月30日,上海报人遭暗杀的有:《大美晚报》朱惺公、程振章,《大美报》张似旭,《申报》金华亭。还有积极主张抗日救国的其他报人,如李驳英、邵虚白、赵国栋、冯梦云、周维善等。为了推行伪币,在银行制造血案,如1941年3月21日,在霞飞路(现淮海中路)1411弄10号,用机枪扫射,当场打死6人,打伤五人。次日在中国银行宿舍绑架员工达128人。3月24日,又在中央银行和中国农民银行门口放置定时炸弹。“76号”也有针对共产党人的行动。如于1939年12月12日暗杀茅丽瑛而引起社会公愤。

分崩瓦解

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日本开始推行新的侵华政策,为了获取太平洋战争所需要的战略物资,强化汪政权,需要安抚上海大资产阶级。同时日本进入租界后,不再希望有混乱的市面,而希望局势稳定。而76号如果还是一味胡作非为,在日本人眼里它的利用价值正在失去。但是此时的76号,尤其是它的头目李士群势力已经强大,并非轻易可排挤掉。

特务头子李士群也在开始为自己留退路,一方面开始联系国民党军统特务,表明愿意为军统在上海的行动提供帮助,另一方面也为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从上海撤离提供帮助。重庆的国民党军统特务得知李士群帮助共产党人士后,大为不满,为了防患于未然,决定除掉李士群。同时日本方面也深感李士群尾大不掉,失去了豢养他的价值,于是日本人和军统特务合作,在1943年9月,由日本上海宪兵队特高课长冈村借化解李士群和熊剑东(军统特务)矛盾为由,请李士群到家里吃饭,暗中在牛肉饼下了毒。虽然李士群事先处处小心,决定不吃日本人东西,但是冈村盛情难却,他吃了一小口牛肉饼,还去厕所吐了出来,不想日本人下的毒非常厉害,李士群回到家中便上吐下泻,不消两日便一命呜呼了。李士群死后,“76号”里大小头目争权夺利,很快也分崩瓦解了。

小编推荐:揭秘军统站长王天木“天津行宫”:利诱投日变节七七事变背后的决断:宋哲元避战求和酿成大错低调俱乐部成员的抉择:高陶二人携汪日密约反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