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东北抗联光辉战绩:曾先后打死三名日军中将

东北抗联光辉战绩:曾先后打死三名日军中将

时间:2016-07-20 10:23:42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东北抗联光辉战绩:曾先后打死三名日军中将

看了抗联的资料才发现,相对于抗联的实力和敌人的强大,抗联的战果可谓辉煌。要是按照某些人的习惯,以伤亡比来计算的话,那抗联就不仅仅是大胜了。

比如栽在抗联手里的日本中将就有三个,其中只有一个是追授的:日本陆航的森玉德光。另外两个是正儿八经的师团长:一个是第一师团长服部晓太郎,一个是第十一师团长渡久雄。少将若干,不超过十个,比如谢文东就曾经干掉一个(追授的,饭塚朝吾,当时祁致中还算他的帮手)。而日本关东军的军力,最高70万,最少可能是30万。

相比较之下,抗联的队伍呢?赵尚志这个师长最少的时候只有70多人,军长呢最多6000多人。冷云的妇女团最多30多人,最少8个。几十人一个团,数百人一个师,很多。

(多插一句,对于抗联力量损失最大的是逃兵,其次是叛徒,再次才是战斗损失,这一点估计很多人没想到。这也是我尊敬朝鲜族战士的原因,人家一半多牺牲的,算上负伤和坚持下来的,就几乎没有逃兵)

这几个人(或者不能算人)中森玉德光是属于抗联搂草打兔子顺便干下来的。大家都是越过边境执行任务,抗联这边是回国执行侦察任务,森玉德光是开飞机到苏联那边侦查回来。森玉德光飞机开得又低又慢,大概觉得没事了,顺便侦查一下大兴安岭森林里抗联的情况。前面咱们说过,冬天鬼子的飞机几乎是抗联的天敌,无遮挡的雪地里,敌人很容易发现抗联的痕迹。抗联正在回撤途中看到了,反正有自动武器,不把子弹打完背着还挺沉。于是,就给他干下来了,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打下来个大官,当时是少将,后来追了个中将。

服部晓太郎也是被抗联小分队干掉的。除掉他的时候只知道是个指挥官,不知道是个大官。服部晓太郎1944年8月从关东军第四军第一师团长被调任为日本陆军省教育总监部部附,离任前进行告别视察。 8月12日,在黑龙江孙吴被抗联第4支队(就一个连,70多人)伏击,服部和他的警卫小队被全歼。

东北抗联光辉战绩:曾先后打死三名日军中将

(四个月之后,关东军司令部高级参谋铃木真雄被伏击,这回是目标明确,效果良好,不过还是关内的八路牛一些,20几天后居然抓了个活少将)

服部晓太郎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4期工兵科学员(同级生有一个是天津的特务机关长,估计萨苏比较了解),后又在日本陆军大学深造,是陆军大学第35期学员。这家伙从关东军干起,到华北,升了中将后再去太平洋,然后再回关东军,在升迁回国前夕打算探望一下自己的老部下,于是就没能活着回去。他的第一师团,则在中国人民身上有累累血债,比如旅顺。

此人御下有方,被称为 “仁慈的上帝”“慈祥的父亲”。对中国人来说此人则危害极大。估计是因为中日双方对他的评价差异太大,帝哥决定把他招上去亲自PK一把。因为他的完蛋,几乎完全是自找的。

军司令官西原贯治(他的同学有最后一任侵华日军北支那方面军司令官根本博,1949年被老蒋请去台湾帮忙,何应钦则是高他一级的师兄)觉得他去转这么一圈不合适,于是请示后宫淳大将(这厮在苏军打到城下的时候还设法遣散了一部分日本兵,想最后搏一搏,貌似还担任过航空总监,主持开展神风工作),大将不知怎么,脑子一热,就让它去了,给了他一个警卫排。

他出洞后,抗联已经有了情报,要来一个日本官,随行部队不多。这是个好机会,那当然要打。1944年8月12日,大雨从凌晨二点一直到上午六点。大雨过后,抗联战士就在南阳岗设好埋伏圈。十时许,当服部晓太郎带领的两辆汽车进入埋伏圈后,连长李树骅下令开火。十几分钟就全歼了。当时只知道打了一个官,打扫战场知道打了一个将官,抗战完了才知道打的是谁。(不能现场查证么,因为车都给炸烂了。)后宫淳和西原贯治感到不能按真实情况上报,于是,他们向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大将(细菌战战犯)报告:服部晓太郎于8月12日上午猝死,原因不明(的确是不明白谁打死他的,反正送回去的不是尸体)。而关东军,陆军省乃至大本营正忙得焦头烂额,就给糊弄过去了,战后才真相大白。

(这有点像是刺杀,不过不喜欢刺杀的共党倒是真刺杀过日军华北5省特务机关长吉川贞佐少将。)

这时候的东北抗联游击战有点类似欧洲战场上的游击战。有强大到敌人惹不起的后方,有充足的粮弹供应,根据地只要可以落脚休息隐蔽就可以了。和欧洲不一样的是中国人干这个比他们拿手。当然也很危险,柴世荣就是因为这种回来执行任务才牺牲的。赵尚志回来时候领的任务也差不多(想到手下抗联半壁乃至多半壁江山的堂堂副总指挥,最后竟然领了个班长级别的任务,然后还牺牲在这上面,鼻子就发酸。)

渡久雄是1938年1月晋升中将,第二年一月被陈荣久、周保中、崔庸建联手算计,在密山地区被伏击,当时他才调进黑龙江四个月。(要看算计他的人,他死的不算冤,崔庸建还带着警卫连和少年队干掉过一个少将)。周保中没来得及写回忆录,陈荣久牺牲早,崔庸建似乎也没写回忆录,所以详情不可考。只能知道,当时是利用天时和地形把日军分散、拖垮、冻惨,正好他靠前指挥,直接突击他的指挥部,一战成功(这简直是典型的中国式做法)。可惜当时作战部队没意识到自己打了个大官。

要说靠天时地利人和,抗联都有这方面的故事。准备介绍这么几个小故事。有:

赵尚志的天时,自己损失七八人,鬼子损失四百多人(冻死他们);

李延禄的地利,七百人伏击七千人(窝囊死小鬼子);

杨靖宇的人和,伪军也有“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还有一个老地主把七百日军带进密林,回来了三十多人的故事。还有一个从公安局档案里找出来的抗联团长,他本来是土匪,加入抗联,再后来脱离了队伍,和老婆种地为生。

小编推荐:战地记者眼中武汉:日军为庆天皇生日轰炸武汉宜昌会战战史纪实:川军死战不退智勇保岛退日军解密:抗战时期哪场战役后促使“飞虎队”诞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