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 > 忻口战役密闻:川军总司令在太原附近险些遇袭

忻口战役密闻:川军总司令在太原附近险些遇袭

时间:2016-07-18 12:09:39分类:抗日战争来源:中国历史网

忻口战役密闻:川军总司令在太原附近险些遇袭

1937年11月,晋东娘子关陷落后,忻口战线己不能维持,阎锡山决定退守太原。

太原守城战一共进行了四天,一座省会城市便告失陷。阎锡山原计划在太原坚守数月,在太原城内贮备了半年的粮弹,这些物资以及能制造枪炮的太原兵工厂也都躬手相送给日本人。太原失守如此之快,一些地方的老百姓甚至不知道这回事,还熙熙攘攘、结队作伴到太原来赶集,殊不知却遭到敌机的轰炸扫射,尸横遍野。

从娘子关撤下来的川军二十二集团军接到指挥部保卫太原的命令,还不知道太原要弃守的消息,仍按原命令蒙里蒙咚地向着太原开进。一二七师先行,其先头己经按命令到达太原东面二十余里的北营。奉命修筑工事坚守孙连仲防线的右翼,可是他们哪里知道防线正面的孙连仲和左翼的冯钦哉根本就没有就位,已经越过战线退到太原的西山去了。坚守在这里的一二七师陶凯旅失去了友邻,黑灯瞎火、孤零零地还在维持这道摇摇欲堕的防线。11月6日,敌人的骑兵和坦克组成的前先头赶到,一二七师同敌人展开激战。

鬼子大军压境,孤军陶凯旅很快就陷入了敌人的包围圈中,遭到疯狂的攻击,日军飞机、大炮、坦克和骑兵都投入战斗。阵地上烟雾弥漫、火光冲天。陶旅拼死抵抗,伤亡惨重。优势之敌横冲直撞,阵地被分割成数块。一个旅两个团,其中七六一团团长陈聆和七六二团团长邹迪僧生先后负伤被抢出火线。营长张伯曼(四川富顺县人)代理团长指挥余部坚守。激战一昼夜后,张伯曼率殘部突围,战斗进行白热化,几次前仆后继的拼死冲锋,都在敌人猛烈的机枪扫射下被挡了回来,阵地上遗尸累累。最后关头,张曼伯高呼口号领头冲锋。敌人数十挺机枪对准这些企图冲出火网的人疯狂扫射,子弹密如飞蝗。炽热的弹丸无情地穿透着壮士的身躯,张伯曼在密集的火网中身中数弹牺牲,所率余部几近全体壮烈殉国。

忻口战役密闻:川军总司令在太原附近险些遇袭

第七五八王徵熙团掩护旅部撤退后,复又受敌包围,团长王徵熙率部向敌发起猛冲,多次突围都没有成功,部队伤亡惨重。团副康烈光(四川安岳县人)、营长蔡为、副营长彭子均等为国捐躯,全团十二名连长,除了陈子仪负伤和随师部行动的蒋连长外,全部阵亡。最后不足半数官兵突出敌人的包围。

这时,邓锡侯总司令及集团军总部人员哪里知道一二七师陶凯旅几乎全军覆没情况,仍然沿着一二七师的路线西进,副总司令孙震和一二二师尾随在后,全军将士仍不顾敌人飞机轰炸扫射,早赶夜赶,参加纸上的太原保卫战去。

一二二师王文拔团长送来几匹战马给邓锡侯总司令,并派兵一连护送,由连长率领响导带路前行。孙震副总司令又加派了一个手枪排殿后。走到途中,副官王席儒突然“咦!”的一声,弯腰从路边拣起来一个纸盒子。大家都围过来看,盒子上面画有一个箭头指向前方,旁边还注有外国文字。大家都看不懂,自以为是在战线的后方,不会有大的意外,仍旧毫无警觉,扔掉纸盒子,队伍继续前进。

11月6日,将要到达太原以南的南畔村了。

危险降临了!这个带路的响导就是一个汉奸,他勾结日军,准备伏击邓锡侯总司令这条大鱼。就在村子里,一支日军已经在埋伏守候,士兵早已进入用包谷杆伪装起来的工事,一名指挥官正伏在房顶上的隐蔽处用望远镜盯着前面。队伍一直随响导走到村子前面,才发现村内伪装了的工事,隐约在工事后边还有人影在晃动,而且从人影晃动的动作来看,都是些经过训练的人!回头寻响导,哪里还有人影?正在惊疑,突然枪炮声大作,子弹嗖嗖地从村内直射过来。一瞬间,在总司令旁边的王席儒坐马被打死,王也咕咚一声倒撞下马;周围的士兵不断伤亡“扑扑”率倒。情急之下总部人员立即命令部队散开卧倒还击。邓锡侯根本没有想到敌人己经截入自己的前面,还急喊不要还枪,恐怕友军误会。在忙乱中王席儒率同手枪排保护邓锡侯策马冲出敌人枪炮火力圈外,向后急退。敌人工事里的迫击炮不断对着猛烈轰击,掩护的士兵不断栽倒。

正后撤之中,一条濠沟横在后退的路上。邓锡侯急忙纵马一跃,哪知马失前踢滚翻在地,总司令被掀入深深的泥淖中,陷在其中欲拔不能。村子里的敌人在火力的掩护下已经向外冲过来,形势万分危急。这时,侍卫中三名满族士兵迅速跳入泥淖扶起总司令,贴身副官王席儒立即冲过去将邓总司令扶出泥淖,背起来就跑。敌人的炮弹仍不断在周围爆炸,跑在邓锡侯周围挡子弹的手枪排的士兵己经半数伤亡。追兵越来越近,连闪烁的刺刀反光也清楚可见。

王席儒和几名士兵轮着背邓锡侯跑了好几里地,早己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眼看就要跑不动了。此时我一二二师三六四旅的先头正好赶到这里,突然听到前头枪炮声大作,立刻警觉准备战斗。

跟随在这支部队中的参谋处长胡临聪多了一个心眼。他先是远远望见天空中有几架机翼上涂着青天白日标志的飞机由东而西,立刻吩咐摆上联络白色符号进行地空联络。可是这些飞机并不答理,似乎慌里慌张向西飞去。少倾,就见有几机翼上涂着红太阳标志的飞机飞过来,向西追击过去。过了一会,天空中又传来飞机声,从引擎的轰鸣中就听得出来是轰炸机。果然,抬头一望,十多架日本轰炸机在一些战斗机的保护下向西飞去了。胡临聪估计,这说明战线已经西移,正在我们的前进方向。而总司令还在自已的前头,正在向战线方向前进。于是当即催促部队加速前进,务必找到总司令报告这紧急情况。

胡临聪赶了一阵,就听见枪声,又看见身穿和自己同样灰布军装的一百多人从北向南朝这边跑过来。这些人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叫:“不要打枪,是自己人,后面有敌人追赶,你们赶快顶住!”到了跟前一看,才知道是邓总司令和他的随行人员遭受伏击。走在前面的团长张宣武立刻命令部队散开摆开阵势,让开邓总司令及随行人员,以密集的火力向来敌射击,随即向敌发起冲锋,拼命猛打,将敌人击退。幸好这股占领南畔村的敌人不多,否则,后果难料了。

小编推荐:战史密闻:川军伏击日军汽艇获常德会战绝密情报抗战老兵赵畴海:脱下上衣撕成团堵住鬼子枪眼台儿庄大捷前的一场小胜利:川军击毙日军少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