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首家民族资本企业兴衰:张作霖父子成其大股东

首家民族资本企业兴衰:张作霖父子成其大股东

时间:2016-06-04 17:18:50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首家民族资本企业兴衰:张作霖父子成其大股东

中国第一家民族资本企业——

峄县中兴矿局的兴衰

一份奏折,兴起一座矿局;一座矿局,建起一条铁路;一条铁路,带动一家公司;一家公司,引来一批高官。他们是:黎元洪、徐世昌、张作霖、蒋介石、张学良……请看发生在山东枣庄的一段历史传奇——

1875年,光绪皇帝收到直隶总督李鸿章、两江总督沈保贞的奏折,建议开采枣庄煤矿。枣庄是鲁南著名的煤炭基地。

光绪皇帝朱笔一挥:“开采煤铁事宜,着照李鸿章、沈保贞所请。”枣庄从此逐步发展壮大。清末民初,枣庄还是一个集。1928年建镇,后逐步发展为一座城市。一切,源于煤炭。

山东第一家民族资本企业在枣庄诞生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内外交困。洋务派主张采取官办、官督商办、官商合办等方式发展新型工业。李鸿章是主要倡导人之一。

发展工业,离不开煤炭。1878年春,李鸿章派山东东明知县米协麟、候补知县戴华藻来到枣庄,创办了由官僚、富商和地主合资的“山东峄县中兴矿局”(那时枣庄属兖州府峄县管辖)。

山东也是中国第一家(官督商办)民族资本企业由此诞生。戴华藻被任命为矿局总办。

然而,矿局开办伊始,仅募得资金2.5万两,可谓杯水车薪。不比不知道,和它差不多同时创办的开平矿局,开办资金80万两。比它创办稍晚的徐州利国煤矿,其资本也有10万两。

因资金短缺,中兴矿局无钱购买机械开采设备,仍沿用传统的土法开采,试开了三座小井之后,终因排不干积水而停止。

首家民族资本企业兴衰:张作霖父子成其大股东

1880年春,戴华藻邀请张莲芬前来合作。张莲芬不仅是李鸿章的重要幕僚,还是李鸿章的义婿,历任直隶候补道、山东兖州漕济道、山东盐运史等职。张莲芬欣然应允,由此成为中兴矿局第一任总经理。

他人脉甚广,会同一批同僚在上海、天津等地筹集股银5.6万两,陆续买来新式抽水机和提升设备,1881年底正式投入使用。

矿局由此起死回生。至1882年9月,日产煤已达120余吨。但因赋税严重,竞争不过进口煤,致使销路不畅。怎么办呢?

上书李鸿章请求减免税赋

1883年初,张莲芬联合一些股东上书李鸿章,请求减免税赋。李鸿章随即于同年7月13日上奏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至课税之旺,系乎销煤之畅;欲广销路,宜轻成本;欲轻成本,宜减税则。”并提出对于中兴矿局所出煤炭“每吨完出口正税银一钱”,其余税收一律减免。

他的建议得以恩准。中兴矿局遂轻装上阵,发展迅猛。不难看出,要钱要物,不如要政策。

张莲芬主持中兴后,励精图治,三项大手笔奠定基业:建第一大井;修枣台(枣庄—台儿庄)铁路;建自备发电厂。

单说铁路。随着产煤量的增加,运输成了制约公司发展的一大难题。当时都是用马车或牛车运到台儿庄,然后下京杭大运河,效率低下,成本提高,对煤矿发展极为不利。

要想富,先修路。1899年,张莲芬给直隶总督裕禄建议:“必须在枣庄修造铁路直达台儿庄,令所出之煤,悉由运河码头运销。”

那时,整个山东没有一条铁路。那年9月,胶济铁路在青岛刚刚开工,津浦铁路还在酝酿当中。由此可见,张莲芬眼光之长远,思路之超前,思想之解放。

但光有眼光、思路和思想也无济于事。因资金难筹,修筑枣台铁路的计划在得到了“奉旨准允”后被搁浅。空欢喜一场。

张莲芬又请求拨公款或准借德款修建,但清政府商部和山东巡抚不同意。连空欢喜都不给。

向德国人借钱修铁路

1906年5月,张莲芬对股东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运煤铁路一日无款购造,即一日不能扩充大办……尚希诸股东或任添新股,或转代招股,以期 众擎易举,克奏全功。”那一年,是胶济铁路通车(1904年)的第三年。股东们被他的诚意所打动,集得现银40余万两。真诚也是财富。

张莲芬求“金”若渴的消息,引起了德国人的注意。德国人欲通过其控制的胶济铁路公司,趁机入股银100万两。精明的张莲芬看出了德国人的用心:如果他们控制了股金,将来就会借此控制整个公司,中国人不仅失去了话语权,还可能失去所有权,于是断然拒绝。

入股免谈,借款可以。1907年,中兴矿局与德商礼和、瑞记两洋行订立合同:“借款八十万马克(合银二十余万两),分五年还清,年息六厘,以原材料为抵押,不牵涉矿权和路权问题。”由此,中方权益得以维护。

拥有铁路的中兴煤矿如虎添翼

1908年,中兴矿局向德国购置钢轨、道岔、机车、车辆等设备。9月正式开工。这一年,津浦铁路同时开工。

同年,中兴矿局更名为“商办山东峄县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公司”),注销了原名称(“商办山东峄县华德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中的“华德”字样,完全由华资经营。

洋务运动时期,中国有三家代表性企业:开平煤矿(中英合资);江南制造(中德合资);中兴煤矿。唯有中兴煤矿是纯民族资本。

1912年2月,山东省第一条商办铁路——枣台铁路竣工通车。同年12月,津浦铁路也全线通车。可以说,枣台铁路几乎是紧跟津浦铁路的步伐。这也是它与津浦铁路“联姻”的长远战略。

首家民族资本企业兴衰:张作霖父子成其大股东

枣台铁路全长41.5公里,设台儿庄、泥沟、峄县、枣庄四站。这四个车站中,最有名的是台儿庄。1938年台儿庄大捷后,总指挥李宗仁留下了一张十分珍贵照片,地点就是“台儿庄”站牌。其次是峄县。铁道游击队打票车的始发站就是峄县车站。

在津浦铁路全线通车的前一年,1911年,中兴公司将枣台铁路向西北延伸,在临城(今薛城)与津浦铁路“牵手”,是为临枣铁路。该铁路1912年完工,依然与津浦铁路同步。

1925年,陇海铁路建成。中兴公司又有将枣台铁路向东南延伸,与陇海铁路“牵手”的打算。1933年12月,垫款100万元,修建了台儿庄至苏北赵墩的铁路,是为台赵铁路。1935年3月1日通车。

临枣-枣台-台赵铁路,与津浦、陇海两大干线围成一个近似正三角形,大大提升了它的战略地位,无怪乎中日双方在台儿庄展开激烈争夺。

因为有了铁路,枣庄成为一个四通八达的交通重镇,煤炭不仅销往大江南北,还通过远洋货轮,远销日本、东南亚、欧美诸国。中兴公司不仅拥有铁路, 还拥有20余艘6000吨级的大轮船,在长江南北有五大码头和上百个分销场(栈)。无怪乎在旧中国三大煤矿——开滦煤矿(中英合资)、中兴煤矿(中资)、 抚顺煤矿(日资)中,中兴公司名列第二位。

1931年,《中国矿业报告》如此评价:“能与外煤竞争者,唯山东峄县中兴煤矿公司。”在国民党财政部的一次报告中也曾有“能与列强投资企业相抗衡者唯有山东中兴公司”的断言。

张学良参股中兴公司

鲜为人知的是,中兴公司是中国唯一一家曾由两位总统任董事长的企业。徐世昌1916年初在中兴公司担任董事会长,两年后任大总统。黎元洪从大总统退位后加入中兴公司,以75万银元成为该公司最大的股东。

1928年5月,蒋介石二次北伐跨过运河,逼近枣庄。为扭转财政困局,让中兴公司认购100万元“二五库券”。时隔不久,又让中兴公司承担100万元军饷,如逾期不交,就没收煤矿。中兴公司因此背上沉重包袱。董事长黎元洪备受打击,同年6月不幸去世。

在中兴公司有名可考的2600多位股东中,有众多当时的军政要人、南北财团代表、实业界精英和大江南北的社会名流。其中,晚清官员和北洋政府官员、前南京国民政府要员占相当大的比重。

可见,“官员参股”在那时就大行其道。就连“辫帅”张勋当时也专门派人送去20万两白银入股。

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以首批6万两白银成为中兴公司大股东(后多次增股)。张学良1925年曾以高票当选主任董事,此后十余年常在该公司天津总部参与管理。

1937年4月,中兴公司改组董事会,张学良因已被蒋介石囚禁,自然“辞去”董事会职务。

1950年,在周总理的亲切关怀下,饱经战乱痛苦的中兴公司开始重组和恢复,成为新中国重要的煤炭工业基地。经过近50年的开采之后,因煤炭资源枯竭,于1999年6月经国家批准,关井破产,改组为枣庄新中兴公司。

从新中兴公司现存的张学良股票中可以看出:股票分为“壹股”、“拾股”和“壹佰股”三种面值。票面正面有“山东峄县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股票” 和“股东张汉卿户籍”等字样,并有董事朱桂辛、张叔诚、钱新之、黎重光、李祖芬的签字盖章。此外,票面左侧还印有“历届付息表”,并有“一九五六年八月二 十七日过户”、“一九五八年第四季度股息发讫”等日戳。股票背面有股票编号、公司章程摘要等,并有“中国大业凹凸版印刷股份有限公司印”等字样。

1957年在美国夏威夷,张学良领到了由二弟张学铭(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转交的中兴公司(公私合营后)付给他的最后一笔股息。

张学良先生2002年辞世,享年101岁,这使他成为中兴公司在世时间最长的一位股东。

小编推荐:解密:张作霖为何拒“东三省总督”赵尔巽的提亲?解密:军阀张作霖是如何长袖善舞纵横捭阖的?段祺瑞为何被叫做“歪鼻子将军”?曾四次气歪鼻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