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哪位中国人曾经帮助斯大林调动百万红军

哪位中国人曾经帮助斯大林调动百万红军

时间:2016-05-24 18:36:02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哪位中国人曾经帮助斯大林调动百万红军

核心提示:

傅纳敏回到哈尔滨,与阿廖莎接头时,作了详细的汇报,结论是:关东军没有意向,也没有力量进攻苏联。后来,斯大林果断地把苏联远东的百万红军主力调往欧洲,极大地加强了苏联对德国的攻势,仅一年多点时间。1945年5月2日,苏联红军便在柏林把红旗插到了国会大厦,彻底地战胜了德国法西斯,完全实现了斯大林的战略意图。

本文摘自《传奇(传记文学选刊)》2009年01期,作者:刘小梅,原题为:帮助斯大林调动百万红军的中国人

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红军与德国在西线的作战正处于胶着状态,急需增兵。然而斯大林又担心把部署在远东的百万红军调至西线后,东部会遭受日本的攻击。正在斯大林举棋不定时,是一个中国人的情报帮助斯大林作出了调动东线百万红军增兵西线的决定。

接受任务

1941年夏天的一个傍晚,一名青年男子左手拿着卷成筒状的报纸在哈尔滨公园附近的马路上散步,忽然一辆黑色轿车在他面前悄然停下,车里的人用俄语喊了声:“瓦夏,我是阿廖莎。”青年男子见四下无人,便迅速钻进轿车里。

这辆神秘的黑色轿车是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的,青年男子是个中国人,叫傅纳敏。“瓦夏”是他的俄国名字。傅纳敏曾是延安抗大学员,因为国际反法西斯侵略战争的需要,他被组织上派往莫斯科间谍学校学习,一年后,以优异的成绩结业。从此,他在第三国际的直接领导下活动,肩负着特殊的使命。回国后他潜入哈尔滨,很快找到了掩护人,在姓胡的老乡开的昌隆杂货店当伙计。这天按约定时间与阿廖莎接上了头。

阿廖莎指示傅纳敏,目前的首要工作就是巩固自己的合法身份,进一步取得老板的信任,然后尽快熟悉哈尔滨以及整个东北三省大中城市,交通沿线的情况,继而搜索哈尔滨和周围地区日军,特别是关东军的情况。傅纳敏简短地汇报了在进货、送货的掩护下,自己逐步熟悉了哈尔滨的街道交通、民俗风情,并伺机观察日军动态的情况。

虽然,傅纳敏一时还难以提供深层次的情报,只能从表面现象断定日军目前没有大的调动。但仅仅这些,已使阿廖莎兴奋不已,他鼓励道:“瓦夏,从目前而言,已经不简单了。你来之前,我们对关东军简直是两眼抹黑,什么也不清楚,从今以后,我们要把这帮狗杂种紧紧盯住,为国际反法西斯侵略战争做出自己的贡献。”

初探平房

没多久,阿廖莎向傅纳敏传达了苏联红军统帅部的一道密令:要在一个月之内,务必查清日寇在平房的一个军事工厂生产的是什么武器。

平房是哈尔滨市郊的一个地名,偏僻幽静,人烟稀少。傅纳敏接到密令后,立即赶去平房侦察:这儿确实有一片奇怪的石房,它没有窗户,四面围墙很高,上面架了电网,厂门口还设着双岗,给人的感觉十分恐怖。傅纳敏一连侦察了数次,对这个“怪物”怎么也得不出结论。说它是工厂,可并没有工人上下班;说它是仓库,又不见卡车开进开出;说它是科研机构,倒是有点像,可它研究什么东西呢?如果是新式尖端武器,应该合适放在日本本土;研究一般的东西,为何又如此戒备森严呢?傅纳敏一筹莫展。但他清楚,间谍工作不能凭主观臆断,情报要绝对正确及时。正当他为打不开局面而陷入苦恼时,一个意外的转机让他兴奋不已。一天,胡老板急匆匆地把傅纳敏叫到内室,指着隔壁开染坊的张老板说:“许强(傅纳敏)兄弟不是外人,你说给他听听,或许他能想出个办法。”

原来张老板一个伙计骑自行车到乡下去送货,路经平房时被日本军车撞了。本来是汽车撞自行车,可鬼子蛮不讲理,硬说是自行车撞了汽车,把伙计扣在那里,要老板去解决问题。到平房去,就是去送死。张老板的双眼充满了恐惧和乞求,他怯生生地说:“许强兄弟,实在不好意思,这个伙计是我的亲戚,我想请你代我去平房找日本人谈谈。”说罢,连忙打躬作揖。

对傅纳敏来说,这正好是接触鬼子,打破平房侦察僵局的一个难得的机会,于是抱拳还礼说:“行呵,亲帮亲,邻帮邻,咱们都是中国人嘛。”

张老板高兴极了,连忙塞给他一大沓钞票。

傅纳敏来到平房大门,哨兵凶神恶煞地不让进。恰好此时汉奸翻译走过来,傅连忙上前解释:“长官,我的伙计冲撞了皇军,我是他的老板,特来赔罪。”接着赶紧咬着翻译官的耳朵说:“请先生多多关照,东西我带来了,如果这里不便,回头我送到府上。”

翻译官哼了两声,带着傅纳敏进了里间屋,不一会,一个尖嘴猴腮的鬼子军官瞪着一对牛卵子眼睛,冲了上来,左右开弓地扇了傅纳敏四个大耳光。傅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和屈辱,装着笑脸,佝着90度的腰,口里还说:“我的伙计冒犯太君有罪,我愿意赔偿。”

这时,翻译对猴脸鬼子军官嘀咕了一阵日本话,傅纳敏趁机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沓钞票,双手递到他面前。鬼子军官接过一看,全是大额票面,得意地说:“哟西,你的良民!”

被打得遍体鳞伤的伙计放出来了,可傅纳敏一点情报也没有捞着。他灵机一动,对送他出门的翻译官小声说:“东西都给了太君,我回头到府上致谢!”他要用重金敲开这个汉奸翻译官的嘴。

傅纳敏想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他想借口与朱少武合伙做乌拉草生意摸摸他的底,便说:“待关东军进攻苏联时,西伯利亚会很冷,日本人受不了,肯定会要许多乌拉草。我们现在储备大量的乌拉草,到时卖给他们,那样既可饱赚皇军的钱,又可以表现你对皇军的忠诚。”

朱少武连连摆手:“非也,非也。”

傅纳敏见状步步深入:“现在德国节节败退,日本与德国是伙伴,应该帮他一把;再说,进攻苏联,使其首尾不能相顾。日军更容易取胜啊。”

朱少武说:“无论多好的朋友,首先还是要考虑自己的利益,日本可以不管过去的承诺,因为他的手伸不到欧洲,大可不必去啃苏联这块硬骨头,两次交手都以惨败告终,他们不敢轻易进攻苏联了。”

傅纳敏见对方说得合情合理,但仍不放心,说:“战争常常有许多不可捉摸的因素,万一我们判断错了,那可就失去了一个赚大钱的好机会了。”

“当然,我这也是一种分析。”朱少武口气有些软。

傅纳敏趁热打铁道:“有没有办法摸到一个准确的消息呢?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我们就不做乌拉草,改做别的。”

朱少武思索了一会,忽然一拍大腿,高兴地说:“有了,可以去问我大哥,他在关东军司令部当翻译官,又兼做军医,他准能帮忙拿出好主意。不过,在他面前不可像我们这样谈。”

傅纳敏莞尔一笑:“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接着朱少武修书一封,让傅纳敏带着它前往大连拜访朱少文。

傅纳敏到了大连,很快找到朱少文,呈上书信后,又拿出贵重的见面礼:日钞、金条、金耳环、金项链等物,外加长白山大人参。朱少文夫妇一见,喜得眉开眼笑,热忱接待了他,摆了丰盛的酒宴。一边喝酒,一边闲聊,不觉已是酒酣耳热,眼看火候已到,傅纳敏装着有些腼腆,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与朱少武合伙到山里去收购乌拉草的事。

朱少文一听,疑惑不解地问:“收购乌拉草干什么?”

“将来关东军攻打苏联,贝尔加湖、西伯利亚一带气温零下四十多度,那可用得着这玩意儿呀!”

朱少文扑哧一笑:“你们想得太天真了!”

傅纳敏佯装十分着急的样子,说:“我们已经投入了一些钱,那怎么办?”

朱少文用颇有些责备的口吻道:“唉,简直是胡闹。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攻打苏联。关东军的实力早已大不如从前,只是鼎盛时期的一半,现正在不断抽调兵力补充南线,而且还要继续南调,绝无可能进攻苏联,你们可千万别想当然!”

傅纳敏举着酒杯,充满感激地说:“感谢大哥指点,敬你一杯!”

朱少文干完酒,说:“我给你讲的有关皇军的事,千万莫乱说,弄不好要杀头的。”

傅纳敏连连点头。为了核实朱氏兄弟讲的情况,他离开大连后,又在旅顺、鞍山、沈阳、长春等地看了看,见了一些“朋友”,特别是沈阳铁路局的“朋友”,进一步证实了关东军不断南调是事实。

杀向德寇

傅纳敏回到哈尔滨,与阿廖莎接头时,作了详细的汇报,结论是:关东军没有意向,也没有力量进攻苏联。后来,斯大林果断地把苏联远东的百万红军主力调往欧洲,极大地加强了苏联对德国的攻势,仅一年多点时间。1945年5月2日,苏联红军便在柏林把红旗插到了国会大厦,彻底地战胜了德国法西斯,完全实现了斯大林的战略意图。

战胜德国后,斯大林履行了自己在德黑兰“三巨头”会议上的承诺,于1945年8月9日0时10分对关东军发起突然袭击。苏军以排山倒海之势,仅用10天时间,就干净、彻底地歼灭了关东军。

彻底曝光

晚上,傅纳敏来到翻译官的家里,给他送上一沓钞票,又把一枚蓝宝石戒指给了他老婆,翻译官脸上笑成一朵花,忙备了酒菜,要与傅纳敏对酌。傅首先在营造气氛上下工夫,巧妙地引导话题,夸奖翻译官年轻有为,德才兼备,自己能受到如此招待,真是三生有幸,并做出一副相见恨晚的姿态。很快,“酒路”打开了,“言路”也自然打开了。翻译官告诉傅纳敏,他叫朱少武,曾与兄长朱少文到日本留学,“九·一八”事变后,他给日军当了翻译官。

见对方醉意渐浓,傅纳敏便故意巧妙引导话题了:“少武兄,我那位死里逃生的伙计说要好好感谢你呢!没有你的帮忙,我们的命就都没有了。”

朱少武吃了口菜,说:“不要这么说,不过这次确实是你们命大。”

傅纳敏压低声音道:“多少人撞在皇军手里,都是有去无回,难道那里面就没有命大的?”

“那倒也是,那天我就是这么跟皇军队长说的,最近哈尔滨失踪的人太多,对皇军影响不好,以后做实验最好用外地人。”

傅纳敏故意眨巴眼睛说:“做实验?”

朱少武神秘中还掺杂着愤恨说:“日本人用中国人做实验,还专挑年轻力壮的。”

“做什么实验?”

朱少武陷入了一种痛苦的沉思:“他们把什么鼠疫、霍乱、炭疽等烈性传染病的细菌注射到中国人的身上,看着被注射的人是怎样生病、怎样死去,然后解剖其身,进行观察。他们为了掌握细菌在人体不同时间造成的危害,极其残忍地拿活人解剖。为了记录病人的主观感受,还常常由我翻译官问话,我的内心痛苦极了。”

傅纳敏试探地问:“他们研究这个干什么?”

朱少武说:“这个还不清楚,也许是用这些细菌做武器,去杀害他们的敌人。你那天看到的一大片房子,都是干这个的。”

渐渐地,朱少武脸上笼罩着一层恐怖的神色,他有些沮丧地说:“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知道他们那么多秘密,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说不定哪天也把我剖了,杀人灭口。”

“吉人自有天相,少武兄祖宗积德,又广结善缘,虽身处险境,定有神助,你不必多虑。当然,凡事要多个心眼,三思而行。”

“许强兄,谢谢你的提醒。”朱少武流露着真情,继续说:“这么多年,我连一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在日本人面前,我是奴才,是一条狗;在中国人面前,我是汉奸,是卖国贼,我里里外外都不是人呀!”朱少武不觉眼角湿润,声音哽咽。

他俩把3瓶酒喝了个底朝天,直到半夜时分,傅纳敏才回到杂货店,他兴奋得难以入眠。离苏军统帅部规定的时间只有5天了,他终于得到了可靠的情报。翌日,同阿廖莎接头时,他十分明确、肯定地报告:那一大片神秘的平房,是日本人专门研究细菌武器的地方,也就是后来被彻底曝光的“731”细菌部队。

智取情报

傅纳敏为了牢靠地抓住朱少武,不仅使用了礼品礼金,还主动提出让他“入股”一起做生意,当然他只是“干股”,只要表个态,不用出钱的。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在金钱和感情的双重作用下,朱少武把傅纳敏视为无话不说的知己。傅因此常常从他那里了解到日军的一些动态,如日本国内进行战争动员,又招募许多新兵,又有多少师团调到中国,关东军的头头脑脑又有什么变动,又给他们增添了什么新式、重型武器,等等,这些都是极有价值的情报。

1944年春天,阿廖莎又交给傅纳敏一个非同小可的任务,即尽快摸清关东军有无进攻苏联的意向,期限半个月左右,情报一定要非常准确,因为斯大林要根据这些情报做出一项重大战略决策。

傅纳敏兴奋不已,他简直不敢相信,一位领导数百万苏联红军和全体苏联人民抗击德寇的伟大统帅,竟然会依据自己的情报做出重大的决策!

阿廖莎看出了傅纳敏的疑惑,同时也为了激起他潜在的挑战欲望和勇往直前的精神,特别向他介绍了卫国战争正朝着有利于苏联而不利于德国的方向发展,斯大林打算把部署在中苏、中蒙边境,准备对付关东军的百万红军调到欧洲战场,加强东线的攻势。但是斯大林有点不放心,倘若把远东的主力西调,那驻扎在中国东北精锐的关东军如果趁机偷袭苏联后方怎么办?要知道关东军曾于1937年、1938年两次向苏联红军挑起战端,虽然惨败,但他们还会不会故伎重演呢?作为军事家的斯大林不得不防,因此调兵的决心迟迟未下。

阿廖莎的话使傅纳敏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摸清关东军有无进攻苏联的意向,以帮助斯大林决定是否调兵。但是从哪里下手呢?当时既没有配备先进的侦破器材,无法截获敌人的电报,破译其密码,也无法打开敌人的保险(放心保)箱,去窃取机密他能用的还是老手段、“笨”办法,到敌人那里去掏。

小编推荐:辜鸿铭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眼中的中国是怎样的蒋鼎文滥赌:一场豪赌 输掉一个师三个月薪响民国名媛阮玲玉:怎样的人生成就一代的影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