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湘女唐群英:为争女性参政议政权掌掴宋教仁

湘女唐群英:为争女性参政议政权掌掴宋教仁

时间:2017-10-03 08:12:24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湘女唐群英:为争女性参政议政权掌掴宋教仁

“啪!啪!”宋教仁(同盟会中部总会总务干事)、林森(南京临时参议院议长)各挨了一记耳光。打人者、湖南衡山县女杰唐群英扬长而去。这是发生在1912年8月的一幕,宋、林当时正主持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的事务。何事引得唐群英如此暴怒?

事由:临时政府不准妇女参政

辛亥革命胜利后的1912年3月,南京临时政府公布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其中竟取消了之前同盟会政纲中对于男女平权的规定。这是作为同盟会首位女会员的唐群英所不能容忍的。

为此,3月19日,唐群英率领20余名女将闯入临时参议院,要求审议妇女参政权,议长林森却态度推诿。翌日,唐群英率众列队至参议院求见议长。遭拒后,愤怒的女将们砸碎玻璃窗,闯入议院与议员们进行辩论。双方各执己见,不欢而散。21日,唐群英召集了更多女将再次来到参议院,且佩带武器,议长不得不致电孙中山,请求“总统府”派兵保护。后经孙中山斡旋,女将们方才离去。在多次申诉无果后,唐群英怒而动手,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湘女唐群英:为争女性参政议政权掌掴宋教仁

功勋:挎双枪攻入南京城

唐群英果敢英勇的个性,形成于年少时。因自小和父亲学剑法,她锻炼了胆量。

1904年,身怀救国梦的唐群英东渡日本求学,次年加入同盟会。1911年秋,回国后,她在上海发起并领导了多个女子革命团体。11月,江浙联军准备攻取南京,却因子弹太少,加上南京据长江天堑,而久攻不下。

谁知某日,几个女子作难民打扮,暗藏短枪,混入南京城,伺机杀死了守城清兵。原来,攻城之前,唐群英率女子队伍加入了联军,这些女子正是她的队员。守城清兵被杀之后,唐群英挎着双枪带领女兵随大军攻城,两江总督仓皇出逃,南京光复。此役堪称辛亥革命成功的奠基之战,“双枪女将唐群英”由此声名大振。

转型:参政受阻后办报兴学

在参政受阻之后,唐群英变卖个人家产,大力办报兴学。在此过程中,她负债累累,致使晚年生活拮据。加上目睹许多曾经的革命同胞沉迷于官场、赌场,心灰意冷的唐群英晚年回到衡山老家,于1937年病逝。

日前,笔者在查阅民国时期旧报文档时,偶然发现一篇蔡元培(1868—1940)佚文。该文是发表于《世界日报》1931年1月1日的一篇演讲稿,题为“蔡元培在沪演讲推行国历”。这次演讲是1930年12月28日蔡元培在上海所作,查阅现有两种《蔡元培全集》(中华书局,1988年版;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在1930年至1931年间的所有蔡氏论著,均未辑入此演讲稿。这篇演讲稿,实为1931年新年元旦之际,蔡元培为上海各界所作的演讲摘录,又在北平的《世界日报》发表出来,当时在上海、北平两地,都应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

蔡元培:详论国历与阴历之比较

(上海二十九日函)昨日(二十八日)为上海各界庆祝国历新年筹备委员会开始举行推行国历讲演大会之第一天。筹委会特请蔡元培蒞临市党部三楼,讲演推行国历问题。

略谓今天讨论的问题,便是怎样推行国历,换句话说,便是用什么方法去推行国历。我觉得推行国历第一要注意的,便是使民众心诚悦服地来奉行国历。在以前,不叫国历,叫皇历。他的历法是按照朝代而改变的。一个人做了皇帝,他便把前朝的衣服礼仪以及政法都加以改变,就是历法也要变更。那时中国的历法,只有一个阴历,是以月为根据而订定的。后因与事实不符,所以加上闰月。那么,换朝代时,用何方法来变更呢,夏朝建寅,即阴历正月为一年之开始。商朝以十一月为岁元开始,周朝以十二月为岁始。到秦时,崇尚新法。那时的一般方士或阴阳家,群倡金木水火土(即所谓金克木,火克金之类)。汉朝以后,信仰孔子的学说。所以这种风气,便慢慢消灭。吕不韦著《吕氏春秋》时,便确定以建寅为正统。一季分孟仲季等三时,以春为岁首。这种办法,直至清代,始终如一。到中华民国成立后,总理主张改用阳历。他的用意,并非是古代换朝代而改历法的意思,而是发现阴历有许多不好的地方,阳历有许多长处的缘故。阳历固然不能算完备无缺,譬如现在有许多人在研究,说四星期为一月,十三月为一年,一年有五天为纪念日,这叫做通历。这方法固然很方便,因为不像阳历有二十八日、三十日、三十一日之麻烦难记。不过此法尚未到可应用的时期,还是研究的问题。民元时,总理采用阳历,实为适合经济制度,如预算等项,他的目的,完全为了民众的利益起见,并不是包含着皇历的意义在内。有人疑惑应用阳历,是学时髦,譬如有许多人说话,高兴夹几句英语,穿衣服喜欢穿洋装,也以为我们提倡国历,是学时髦了。其实这是大谬不然的,要晓得阳历完全是根据天文学,加以理性方面之研究而产生的,是最合理的办法,并非盲目地学外人。同时我们应该瞭解的,就是我们中国实际上早在用阳历。譬如一年二十四节,若春分等,是完全应用阳历的道理。农人几月几日播种,几月几日耘田,几月几日收获,他是不知道的,他完全依据节气来计算。以节气而论,节气合阴历月日,常相差数日,甚至一月,阳历则无此弊。现在我们用阳历,并非学外人,而是在金全世界各种历法中,择一最合理最科学的历法,以为应用上之便利与标准(中略)按照事实而论,阳历比阴历要好得多。例如阴历有闰月,一年有十三个月。以学校言,教科书之编制,教员授课之特点,就生问题。以工商界言,薪金工资等,也要多一个月。并且奉行国历后,封建势力与迷信习惯,也可逐步废除。正和首都在南京而不在北平,含有同样的意义。这虽不能一蹴而就,不过经年累积以后,自可达到目的。

湘女唐群英:为争女性参政议政权掌掴宋教仁

政府机关奉行,就可渐渐普及民间。大银行奉行后,自可使都市以及内地的小钱庄,都慢慢奉行。其他像提倡庆祝阳历新年等事宜,都可帮助国历的推行云云。

这一千余字的演讲摘要稿,就刊载于1931年元旦那一天的北平《世界日报》,其版面位置之醒目,显示着当年报媒与政府在推行国历方面的某种默契。在同一版面之上,与此稿并列的还有一篇“瑞雪飘摇中之平市新年”的通讯稿,还有“今日为民国二十年元旦,际兹全国一统,实行裁厘之期……昨为除夕,瑞雪适降”云云。显然,推行所谓“国历”,就是要将国际通行的公元历法,作为中国民众的惟一历法,公历岁末即等同于农历除夕,而公历元旦即新年春节。

民众反应冷淡 “国历”推行不易

乍一看,报纸大张旗鼓的庆祝着公历新年,蔡元培的演讲稿也随之刊发,煞有介事。但仔细从演讲内容来推敲,所谓“国历”的推行,在全国范围内并不得力,包括蔡元培在内的政府官员们,还不得不放下身段,为民众做耐心细致的解释沟通。实际上,中华民国建立之后的二十年间,以公历替代农历的政策年年都在讲,但也未见全国统一施行,并没有得到民众的一致认同。辛亥革命后,民国临时政府为破旧立新,将公历推为“国历”。孙中山在1912年1月1日临时总统就职仪式上,宣读完总统就职誓词后,发布了第一道政令《改用阳历令》,就通令全国,以后每年以1月1日为元旦。但1月13日又发布《临时大总统关于颁布历书令》,明确提到“新旧两历并存”,这是考虑到基层民众对公历使用不熟悉,应当还有一个过渡期和试用期。

然而,长期的军阀割据与南北政权分立,这一纸《改用阳历令》没有得到政府层面的统一响应,基层民众对此更无从响应。政令颁布之后,民间仍以传统农历春节为新年伊始,对公历元旦的意识比较淡漠,也谈不上有逐渐过渡、移风易俗的可能。直到北伐胜利以后,新的国民政府再度颁布政令,通令全国自1930年1月1日起,商民一律不许沿用旧历、过旧历年,而必须遵行国历、过国历新年。这一次,俨然是有“破旧立新”之决心的,推行国历的相关措施也随之而来。

小编推荐:诗人戴望舒的红颜知己是谁大师择偶趣事多 蔡元培革除了闹洞房的陋俗辛亥功臣孙武:南京政府卖国 宁可承认袁世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