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冯德麟失势参与“复辟” 却不慎一招棋错全盘皆输

冯德麟失势参与“复辟” 却不慎一招棋错全盘皆输

时间:2016-05-09 08:18:35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冯德麟失势参与“复辟” 却不慎一招棋错全盘皆输

冯德麟参与“复辟”,一招棋错,全盘皆输

失势后偏偏冯德麟又犯了一个更加致命的错误,居然搭了“张勋复辟”这趟车。他可能认为,如果复辟成功,自然会加官进爵,取代张作霖也就易如反掌了。而张作霖更加计高一筹,同意冯德麟以“奉天全权代表”的身价进京活动,如果复辟成功,则张也不失“拥戴之功”;如果失败,自然又是冯德麟这个倒霉蛋儿顶着。若干年后,冯德麟的夫人赵懿仁曾与外孙张文琦谈及此节:“张勋复辟时,密电召你老爷和张小个子到北京会商,张小个子又故伎重施,推举你老爷为领导,代表二十七、二十八两师官兵,在卫队营护卫下进京支持复辟,结果失败”。

但冯德麟却没有领会到这一点,兴冲冲地直抵北京。拜见张勋时,冯德麟表示愿为前驱,为复辟出力,又称自己握有28师,兵强马壮,以增加自己的身价。张勋力量不足,也确实想拉他“入伙”,利令智昏的冯德麟下令调28师部分官兵进京“赞襄复辟,保卫皇室”,在张勋的授意下,溥仪皇帝封他为“御前侍卫大臣”,又“赏穿黄马褂”,“紫金城内骑马”。其时,冯德麟志得意满,以为交了好运,但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张勋复辟不过是一场匆匆谢幕的“闹剧”。张勋、冯德麟不久就成了“政治小丑”,惶惶不可终日。

冯德麟失势参与“复辟” 却不慎一招棋错全盘皆输

无奈,冯德麟只得求救于张作霖,张作霖起初也想看他的哈哈笑,放着帮办不当,这回倒好,要进大牢了。但转念一想,这不正是吞并28师的大好机会吗?受此波折的冯德麟已经是一只“死老虎”了。这个时候搭救他一把,更显“绿林人士”素所称道的“义”字,再施以金钱,就不愁28师的弟兄们不归顺了。情形也确实如此,原为冯德麟部将的汲金纯,后来就成了张作霖的一员虎将。

于是,张作霖电告冯德麟:“永居北京甚为危险,速从陆路沿长城单骑来归,当于适当地点出迎”。但冯德麟却没有听从张作霖的劝告,而是带着卫队,换了便装,打算乘火车返回东北。刚到天津,就被曹锟的侦缉队抓个正着,冯德麟、张海鹏及属下官兵200余人,悉数被抓。

冯德麟失势参与“复辟” 却不慎一招棋错全盘皆输

7月14日,段祺瑞进入北京,“三造共和”。同日,冯德麟被押赴北京。8月15日,冯国璋大总统宣布:“冯德麟因叛变共和,罪迹昭彰,剥夺一切官职和勋位,并交付法院依法严惩。”冯夫人曾对外孙张文琦讲:“你老爷被扣后,我曾多次到奉天找张小个子商议解救办法。张小个子还是有良心的,要是他撒手不管,你老爷落在段祺瑞手上,那还有个好!”关于张作霖的义气,冯夫人谈道:“张小个子逢年过节必亲来北镇拜望,二人见面,你老爷也不给张小个子好脸色。”“那张小个子可不是一般人!从始至终笑脸相对,嘘寒问暖不让你老爷露个笑脸硬是不告辞。”

其实,话说回来,张作霖也可以不管冯德麟的死活,28师仍是张的囊中之物,但张作霖念其旧谊,加以施救,也算是有“江湖道义”;再说,把冯德麟弄回奉天,看着昔日与自己一较短长的对手重归“秀才本色”,岂不更加放心?于是,张作霖致电段祺瑞,为冯德麟说情;同时27师、28师等旅、团、营长百余人,也联名为冯请命。不惟如此,辽西16县的乡绅也被动员起来,上书北京政府,请求宽恕。10月15日,法院判决冯德麟“参加复辟证据不足,因吸鸦片罪罚八百元”,随即释放。为了顾全冯德麟的面子,段祺瑞又任命冯德麟为总统府高等顾问,但也只是闲职而已。

而张作霖这边呢,当然不会放弃送到嘴边的肥肉,任命孙烈臣为28师师长。不过,话说起来简单,实际上也是费一番周折的。孙烈臣担任28师师长后,冯部将汲金纯、张海鹏两旅长并不买账,张作霖只得改任孙烈臣为27师师长,自行兼任28师师长。其间,张海鹏还暗地联络,谋求冯德麟复职,但终归失败。经过一番考察,汲金纯获得张作霖的信任,得任28师师长之职。至此,张作霖完全把持了奉天军政大权,当上了说一不二的“奉天王”,也打下了称霸东北的基础。

冯德麟失势参与“复辟” 却不慎一招棋错全盘皆输

败走“华容道”,冯德麟下野

被剪去羽翼的冯德麟也只能“认命”了,在与张作霖的争斗中,他败得一干二净。1918年9月,张作霖请冯德麟出任顾问。1920年,张作霖与徐世昌大总统协商,任命冯德麟为“三陵承办盛京副都统兼金州副都统”,这是一个对张作霖没有威胁性,但又有很多油水的差事,专管东陵、北陵、永陵的守护及所属土地,又系皇帝钦命,颜面上也算是过得去了。加之三陵所属土地租税收入颇多,也可在精神上自慰了。

1918年以后,冯德麟自认再无出头之日,转而经商,“主业不收副业补”嘛。关于冯德麟到底赚了多少钱,从一个数字中可窥见一斑。1928年,冯庸创办冯庸大学,投入310万元,放到现在,至少也有上亿美元了。当然,这也与张作霖的关照分不开的,在建设奉天铁道时出了纰漏,误了工期,罪可至杀头,但因为是冯德麟的手下主办,张作霖也只是一笑了之。

对此,冯夫人也心存感激,他对外孙张文琦讲:“你老爷脾气暴躁,性格刚烈,在野的八年中(1918-1926)给张作霖不少气受,张小个子绝无怨言,大度呀!有一年你老爷去帅府找张小个子要条件,穿着长袍马褂,在长袍袖口内藏把手枪。举茶之间枪不慎掉了下来,张小个子说,大哥!你到我这里来还带着家伙干吗?我张作霖再不济也不能对大哥不义呀!后来你老爷也常念叨,小个子这人还是有良心的,是真心想弥补这辈子对我的亏欠!”这些琐事由赵懿仁亲口说出,可证实张、冯二人虽然纠缠不清,但后期还是相处得不错的。

1924年,冯德麟退职,回北镇养老。不过,冯德麟终究放不下自己的过去,郁郁寡欢,1926年8月11日,突发心脏病而死,时年59岁。

小编推荐:冯庸曾与张学良筹建东北空军:出资购三架飞机孙元良将军创造国民党军第一次击败日军的战役张爱玲国文考试曾不及格 终其一生无文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