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张学良的爱情不仅赵四小姐 于凤至也是一生真爱

张学良的爱情不仅赵四小姐 于凤至也是一生真爱

时间:2016-04-30 06:05:46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张学良的爱情不仅赵四小姐 于凤至也是一生真爱

张学良是中国近代不能绕过去的一个人物,他年少成名,是东北王张作霖最为器重的儿子,被称作东北少帅,日后他在中原大战中武装调停,宣布东北易帜,中国终于在名义上实现了统一。而西安事变中他软禁蒋介石逼他抗日的壮举,更是成为了他一生中最为辉煌的时刻。

而在情场上,张学良依旧是个传奇,我们记住了他和赵四小姐的那一段跨越了世纪的爱情故事!更记住了他们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的人生。

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张学良身边不只赵四小姐一个女人,他还有一位原配夫人于凤至,这个女人的故事一点也不输给赵四小姐。在张学良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她和赵四小姐一样,一直在用自己的努力守护着自己的丈夫张学良。

那怕是他们最后的离婚,也是因为爱,是于凤至对丈夫最后一次无私的奉献与付出。张学良的亲事,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定下来的。原来张作霖还在绿林当土匪的时候,他就受到了当时的大富商梨树县商会会长于文斗的照顾,两个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这于文斗眼光独到,他早就看出张作霖并非等闲之辈,虽然当时委身为贼,日后必然会称雄一方,所以他编了一套谎言,说自己有个女儿叫于凤至,被算命先生看过,说她“福禄深厚,乃是凤命”。

张作霖从小就听各种评书,都知道要当“皇帝”的人都要靠一些偈语,这于凤至如果是凤命的话,如果让她日后嫁给自己的儿子,是不是老张家就是当皇帝的命了呢?

这个逻辑不一定成立,却非常诱人,张作霖便向于文斗提起了娃娃亲,结果两个人一拍而合。张学良和于凤至的娃娃亲就这样定下来了。

后来,果然不出于文斗的所料,张作霖做了奉天督军,成了称霸一方的枭雄。而张作霖虽然权势熏天,却没有毁约,他在张学良十六岁的时候给儿子办了婚事,让他娶了于凤至做了老婆。

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奉天女子师范学校,当时只有十九岁的于凤至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孩,而且非常有教养,一点没有贵族家庭的架子,她到了家中便开始侍奉父母,照顾张学良的弟弟妹妹们,这是张作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张作霖一直在夸于凤至是难得的好媳妇,有了这样的媳妇,才能家和万事兴。但张作霖也非常清楚张学良的脾气,他洋学问学的太多,又整天跟一帮子讲“自由”、“民主”的美国人混在一起,自然想去追求那种自由恋爱的感觉。

即便是于凤至千好万好,但张学良的心中却对这桩包办婚姻十分的不满。张作霖怕他不答应这桩婚姻,在结婚前他向儿子妥协说:“你的正室原配非听我的不可。你如果不同意旧式婚姻,你和于家女儿成亲后,就叫你媳妇跟着你妈好了。你在外面再找女人,我可以不管。”

张学良得到了张作霖的承诺,在外便整日花天酒地,沾花惹草。对待于凤至他一直以“大姐”称呼,虽然于凤至既漂亮又温柔,但张学良一直拿她当姐姐一样对待,却不曾有过什么爱情。

我们面对丈夫外遇的问题,一般会遇到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如《水浒传》中镇关西的老婆那般,恶狠狠地把金翠莲赶出去,第二种则是《红楼梦》里尤三姐那样,做二奶也要做出个名堂,大有要把主母赶出去的气势。

可是,于凤至和赵四见面后竟然相安无事。

原来赵四见到于凤至便跪在了这位老大姐的面前,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不要名分,也绝不会让汉卿(张学良的字)尴尬,自己只要能呆在他的身边即可。

于凤至是个贤惠且柔弱的女人,当她看到了赵四对张学良的真情后,也深深的被感动了,她一把扶起地上的赵四,并以“小妹”相称。

但是,赵四小姐的身份实在是过于尴尬,张学良也对这个问题感到很棘手。为了不让张学良为难,于凤至自己出资在帅府的东侧修建了一间别院,让赵四在那里居住,而赵四的身份不是小妾,而是张学良的贴身秘书,这样他们出双入对,便不再有人会提出质疑了。

张学良对于凤至的体谅感激极了,从而出现了于凤至主管家庭生活,而赵四负责外事接待的任务。此后他们三人经常一起出出进进帅府,凡是和张学良有交往的人,都羡慕他有个和美的家庭,称他有两位贤内助,坐享齐人之福。


此后,于凤至渐渐发现了自己这个决定的英明,因为那个曾经年少轻狂,身边美女无数的少帅,终于收心了,他终于可以开始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家国天下上了。

而赵四也感觉到了无比的幸福,她并不在乎自己的名分,即便是屈尊做个小秘书,只要能天天和张学良在一起她也心满意足。

1929年赵四小姐为张学良生下了惟一的儿子张闾琳,算是为他们的爱情做了一桩最为真诚的见证。

1936年,身负国恨家仇的张学良在万般无奈之下,采用了兵谏的方式发动了西安事变,而这无疑改变了他和两位夫人的命运。

事变后,张学良随蒋介石到达南京,张学良立即被扣押了起来,他这才知道情况不妙。

当时,于凤至正在美国旧金山陪伴子女求学,而赵四也带着儿子在上海独自守候张学良的归来。他们几乎是同时得到的张学良被扣押的噩耗。

于凤至得到消息,焦急如焚,她立即给当初做了保证保全张学良安全的宋子文发了电报:

“学良不良,心急如焚”

然后,她马上带着孩子从旧金山飞回南京,求见蒋介石。但蒋介石不见!

于凤至只好又找到了宋美龄,希望她能在其中斡旋。原来宋美龄不但和张学良关系不一般,于凤至也曾拜过宋母为干娘,宋母也把她认作四女儿,宋美龄一直和于凤至姐妹相称,亲密无间。

宋氏兄妹在西安期间是跟张学良做过保证的,说蒋介石绝不会秋后算账。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高级军事法庭的判决马上就下来了,张学良被判有期徒刑十年,虽未被送进监狱,却也要被长期软禁起来。

宋子文一听,大呼蒋介石不讲信用,他一气辞去财政部长职务,宋美龄也同蒋大动肝火。但是蒋介石就是对张学良不肯宽恕。

此时,赵四小姐也从上海赶来。张学良在溪口幽禁期间,曾住武岭学校,二日后,移居距武岭学校五、六华里的雪窦山中国旅行社招待所。

之后当局允许张学良的夫人于凤至和赵四小姐和他同住,两位商量之后,每月一替一换,轮流来此陪伴张学良。于凤至由上海乘船来宁波,赵四小姐则由宁波去上海,有时她们也一同留在张学良的身边,小住几日。

虽然是很郁闷的日子,但是这也是第一次他们三个人同在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的日子。张学良这才感觉到了,其实在他的生命里一直都有两个女人,愿意为他生,为他死!

但是,很快问题就来了,赵四的幼子张闾琳当时还小,而又不能把孩子们都聚在这龙潭虎穴之中,于凤至当时非常深明大义,她告诉赵四让她先返回上海去,照顾孩子为主。赵四十分不舍,与“大姐”和少帅洒泪分别,临走时于凤至给了赵四一大笔钱,已经够她抚养孩子,甚至出国留学都有富裕!

于凤至的态度很明确,赵四从名份上讲不是张家的人,根本没有必要跟着张学良冒这么大的风险,如果愿意,带着孩子远走他乡,离开这纷纷扰扰的是非之地,谁也不会怨她!

而赵四却不是这般想,她的离开是暂时的,是为了自己的幼子能够得到庇护!

于凤至终于迎来了跟张学良共享且独享的三年时光,这三年是来之不易的!就连他们初婚时,她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而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时期,让他们可以独享这段时光,这让于凤至有时甚至觉得张学良的幽禁未必是一件坏事!

而后的三年幽禁中,他们由溪口辗转到浙江奉化、安徽黄山、江西萍乡、湖南郴州、沅陵,1940年又被转移到贵州修文阳明洞。常年的奔波劳顿,特务的刁难虐待、心情的苦闷抑郁让已经上了年纪的于凤至开始经受不起了,她乳房上烂疮日渐加重,后经医生诊治确诊为乳腺癌。

无奈之下,张学良立即向宋美龄求救,希望她念在以往交情的份上救助于凤至。宋美龄带着一份歉疚,亲自向蒋介石说情。

蒋介石终于同意了这个要求,于凤至没有办法,在经历了与张学良单独相处的一千多个日夜后,她还是要离开了自己心爱的丈夫。

临行前张学良叮嘱她赴美就医,无论将来病情是否好转,都不要再返回贵州。他希望于凤至到美国后,设法把当时尚在英国读书的几个孩子转到美国继续学业。

谁又会想到呢,这竟然成了两个人的永别。

于凤至临行前,张学良告诉她,他们在北京时的老朋友、前美国驻北京公使詹森.肯尼迪和夫人莉娜会帮助安排就医。到美国后在詹森.肯尼迪夫妇的极力劝说下,于凤至进行了摘除左乳手术。术后的化疗缓慢而痛苦,在化疗期间,于凤至的头发几乎掉光了,人也变得愈加憔悴、虚弱,一向瘦弱的身体几乎成了皮包骨,体重不足45公斤,所幸的是性命终于保住了。

于凤至走后,张学良向军统局局长戴笠提出希望由赵四小姐来照料自己的生活,赵四小姐听到“大姐”病倒的噩耗后,把张闾琳托付给十分信赖的美国朋友照料。然后她便毫不犹豫,立即起身来到了贵州荒凉之地,陪同张学良一起过幽禁的生活。此后,赵四小姐就再也没有离开张学良。

就这样,于凤至成全了赵四和张学良的爱情,主动提出了离婚,并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但是,这样的说法是不是太过于荒谬了呢?

首先说,张学良并没有双重婚约,他和赵四小姐一直都是同居关系,并没有婚姻关系。用基督教这种简单的说辞,就能让爱怜了张学良二十多年的于凤至放弃这段感情吗?

我翻遍了史料,终于找到了这个事件的蛛丝马迹,首先在1964年,台湾《希望》杂志突然刊登了一篇张学良的《西安事变忏悔录》。

在美国看到了这篇文字的于凤至怒不可遏,她立即意识到这是一篇伪造的文章,因为丈夫曾经向她表示过,他只要有一口气,也绝对不可能认罪。

于凤至在美国立即掀起一场为夫叫屈的大戏。《洛杉矶太阳报》第二天就刊发了对于凤至的采访实录。接着《纽约时报》也载长文抨击台湾当局长期羁押张学良。由于张学良在西方的政治影响及于凤至借台湾伪造《西安事变忏悔录》一事在国会参众议员和司法界上层人士中的奔走呼号,很快就造成了对蒋介石极为不利的声势。


于凤至的作为引起了台湾当局的强烈不满,认为她是为了丈夫故意造谣生事,这次甚至连与于凤至始终姐妹相称并素有往来的宋美龄都颇有微词,蒋介石更是有意改变对张学良的处置意见,与其长期幽禁而惹是生非,不如快刀斩乱麻以绝后患。

于凤至在美国对参众两院议员发起救张呼吁攻势,非但没有起到营救张学良和让张学良有一天来美与她团聚的初衷,甚至在客观上还起到她做梦也想不到的副作用,那就是于凤至虽然知道蒋介石惧怕美国,却不知蒋介石正因惧怕美国势力的从中干预,才忽然对仍在蒋眼里是冥顽不化的张学良的高度关注。

蒋介石始终认为只要于凤至还在美国,张、于两人亲生的几个子女还在美国,那么张学良的心始终会向往美国,这无疑就是张学良将来的一条后路。而身体状况始终不如意的蒋介石,当然不能不顾忌到他百年以后不想看到的事实,那就是张学良有朝一日一定会飞出台湾,飞到美国后再前往中国大陆!

所以,1964年当蒋介石获悉于凤至在美国施压的消息后,在憎恨于凤至到处为张学良游说奔走的同时,萌发让张学良作杨虎城第二的罪恶念头。

于凤至不会不知道台湾当局的态度转变,怎样才能挽救汉卿的性命?变成了于凤至当下要考量的最重要的问题。

这时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挺身而出,他就是台湾政坛的常青树张群。

张群是蒋介石的嫡系,当年东北易帜前,就是他被蒋介石派到了沈阳劝说张学良实现祖国统一的。

他和张学良底下的私交一直很好,就在张学良受到软禁期间,张群仍旧抱有同情的态度帮助过张学良。张学良到台湾后,他不顾嫌疑,常常到张学良软禁的地方拜访这位东北少帅,可以说他们是真正的患难见真知。

张群作为国民党政权的高层要人,他最先洞悉蒋介石心中的杀机。出于对至交张学良生命安全的考虑,张群认为有必要让张学良认清这样的现实。

张群认为如果张学良继续和于凤至保持这种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很可能给张学良自由的彻底恢复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不仅如此就连他和赵四小姐的生命都无法保证。所以,只有和于凤至离婚,彻底脱离这层关系,才能平息蒋介石的怒气,从而保障张学良和赵四的生命安全。

老江湖张群的这种考虑立即得到了宋美龄的肯定。张学良也对此善意表示理解和同意。于是张群才以私人名义从台湾飞到了美国,秘密来到洛杉矶比佛利山上于凤至住所,当面向她说明与张学良办离婚手续的近因与将来的益处。

于凤至自然知道危险的存在,她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所犯的错误在懊悔,听到张群的建议,她知道这是救丈夫唯一的方式,便毫不犹豫的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民主与法制时报》刊登过于凤至的这样一段回忆:

“我思考再三,他们绝不肯给汉卿以自由。汉卿是笼中鸟,他们随时会捏死他,这个办法不成,会换另一个办法。为了保护汉卿的安全,我给这个独裁者签了字。但我要向世人说明,我不承认强加给我的、非法的所谓离婚”

于凤至和张学良的离婚无疑是一出时代的悲剧,但这是于凤至为了挽救张学良不得不做的痛苦选择。但虽然离了婚,于凤至和张学良的关系却存续着,就连宋美龄给于凤至后来的信中,都依然称她做“张夫人”。而张学良对于凤至的称呼依旧是“大姐”,似乎一切都没有变!但是一切似乎又都变了!

于凤至用自己的善良、明智退出了这段婚姻,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成全了赵四和张学良的爱情。由于种种原因,可叹于凤至女士至死也没能再见张学良一面,恐怕这是她一生之中最大的遗憾。

但是我们要想的是即便两个人见到了又怎么样呢?他们的情缘不可能再延续下去了,恐怕这才是他们彼此间最好的相处方式,彼此互相惦念,都在心中怀有一丝敬重。

1990年1月30日,于凤至在睡梦中安然逝去。

张学良抱着极大地痛苦送走了这位大姐,于凤至在感情上的“禅让”,是张学良最为敬重她的地方,他带着一种崇敬之情遥望美国的方向,送这位大姐上天堂去了。

张学良能同时拥有二个深明大义,至死不离不弃的女人,是他一生最大的幸福。

在很多婚姻中,常常是爱情转化为了亲情。而于凤至虽然承担起了当妻子的所有的责任,也尽到了所有妻子的义务,但她在张学良的眼中却一直只是一个姐姐。

于凤至在这种尴尬的角色中徘徊着,她不曾有过什么怨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丈夫在声色场中尽情的玩耍,而自己却要在家中照顾公婆和孩子们,到了晚上于凤至常常独守空房,一人承受着寂寞的痛苦。

作为妻子,她早就知道张学良和张作霖之间的约定,也知道张学良与别的女人在外有染。于凤至面对这些默默地把苦涩埋在心底,不曾哭闹、不曾怨恨,继续无微不至地照顾张学良,对他问寒问暖。

张作霖把这些事都看在眼里,觉得十分愧疚。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对于凤至格外关照,事事都高看一眼。就连他平时发怒时,只要于凤至一劝,便怒气全消了。

而张学良虽然未改其风流成性的毛病,但是他渐渐的被于凤至的所作所为感动,也时常会呆在这个大姐身边与她温存一番。

不过,当时民国并不是什么太平盛世,军阀们几乎每一天都在打仗。军人不可能整日呆在家里和妻子温存,刚刚对于凤至态度有所好转的张学良却不得不在此间离开东北。

1925年,张作霖以张学良为帅,东北军出关,将孙传芳打败后,一路南下攻入了上海。

东北军在占领上海后,张学良立即成为了这十里洋场上海滩的明星,小报开始追踪这位“帅哥”在上海的一举一动,当时很多名媛、电影明星都和张学良有染。而最为爆炸性的新闻就是张学良和宋美龄的频频约会。

各种小报上屡屡刊登了张学良和宋美龄跳舞、约会、游玩的照片。两个人的绯闻在上海城上空满天飞扬。

但真正的情故,却是那位后来不顾社会非议甘愿背离家庭与张学良私奔的赵四小姐。
1929年,在张学良府内的于凤至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情场宿敌赵四小姐。以前都是听说,张学良在外如何风流成性,却没有一个女人敢到家里来挑战她的正室地位。可是现在赵四就好端端的站在了她的面前,让这个女性如何处理这样棘手的感情问题呢?

小编推荐:贾宝玉与顾城 两个拒绝长大孩子演译的生命绝唱李宗仁为何76岁还能迎娶到27岁的胡蝶之女一代宗师李小龙的罕见生活照片 不为人知的一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