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大画家齐白石轶事:“吝啬”又大方也曾叹物价之高

大画家齐白石轶事:“吝啬”又大方也曾叹物价之高

时间:2016-04-23 22:08:27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大画家齐白石轶事:“吝啬”又大方也曾叹物价之高

说起齐白石,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作为一介农家子弟,他带着一手熟练的木匠手艺步入画坛,最终达到执画坛牛耳和引领一代风气的高度;在他笔下,大凡花鸟虫鱼、山水、人物无一不精、无一不新,为现代中国绘画史开辟了一个质朴清新的艺术世界;而且,他的作品在当今艺术品市场上独领风骚,不断创下令人惊叹的“天价”,销售金额在全球艺术品销售排行榜上也名列前位……他俨然是个“神话”。

但你知道吗?在褪去这诸多光环之后,日常生活中的白石老人却是个爱财又“吝啬”的老人。近日,珍藏在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中的一封出自齐白石的珍贵信札,就慢慢为我们解读出一个属于“人间”的真实齐白石。

一封信札,又显露出一位山东名人

近日,记者在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看到,一封齐白石的信札被挂在醒目位置。该信用毛笔写就,不带信封,落款为“白石老人”。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馆长、中文图书网创始人徐国卫告诉记者,这是白石老人写给山东画家王天池的一封私人信件。

说到王天池,徐国卫脸上立马有了得意之色,因为这又是一位咱们山东走出的名人。众所周知,齐白石一生弟子众多,有不少出身山东,王天池便是其中一位。而且,他还是最得齐白石真传,把齐派画风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一位。

大画家齐白石轶事:“吝啬”又大方也曾叹物价之高

据了解,王天池是烟台黄县人,早年在天津做生意,由于自幼喜爱绘画,便经人引荐,于1944年冬拜齐白石为师,随侍学画四年。1947年,王天池返回济南,一生致力于花卉鱼虫的创作,先后任济南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理事、济南市国画研究会副会长等职务。

徐国卫介绍,相传在从师期间,王天池敏于世事、诚挚勤奋,深得齐白石赞赏。有一次,白石老人还题诗相勉道:“铁栅三间屋,笔如农器忙,砚田牛未歇,落日照东厢。”王天池深知老师用心良苦,当即恭和老师原韵:“小犊虽无力,学耕日日忙,服劳甘代苦,岂敢卧东厢。”由此,可以窥见他们的师生情谊。

大画家也节俭,信中大叹物价之高

那这封书信为何时所写?又因何而写呢?徐国卫说,这封寄给弟子王天池的信大约是在白石老人85岁高龄时所写,但信上并未署上日期。有趣的是,信中内容十分家常,与购买文房用品有关。信中写道:“……洋红样三种,其价皆太贵。商家居奇,不必争买……”“通过信中内容,可以推测,这大概是齐白石托弟子王天池购买绘画颜料,但齐白石觉得价钱太高,商家正囤积居奇,于是建议徒弟暂时不要买。”徐国卫说。

“由此可以看出,白石老人在生活中是位十分勤俭的人,做事也比较严谨。”徐国卫说,尤其85岁时的齐白石已是画坛巨擎,德高望重,而他依旧会认真考察物价后再做定夺,可见其性格的质朴、勤俭与严谨。

此外,该信札还说明了齐白石在书法上的一些变化。徐国卫说,经过研究,他发现齐白石“衰年变法”之时,其书法仍有些拘谨。直到老人80岁左右,他的书法才随画风一起达到一个新的高峰,呈现豁达开放、万毫齐力之势,这从齐白石写给王天池的书信中也可以看出。而且,齐白石不仅画技炉火纯青,书法也十分精妙,且被众多藏家喜爱,只是其书法存世相对较少,多用于跋画或书名、题识、书写日记与便笺等,鲜少浮出水面。“我的这通信札,还是早些年从王天池先生家中购买齐白石的一幅《荔枝图》时顺带买下的。”徐国卫说。

齐白石的吝啬与大方“齐白石的很多故事家喻户晓,他的画、印、书、诗,人称四绝。他一生勤于书画,品行高洁,尤重民族气节。但他的这份勤俭却是我们在看齐白石书画作品时所了解不到的,尤其那些藏在墨迹之中‘柴米油盐’般的话语,以及那严谨、勤俭的性格,越发让人在一种亲切的情感中生出一种肃然敬意。”徐国卫说。

确实,很多人都不知道一直高高居于“神坛”的齐白石实际上是个爱财、吝啬但又很大方的老头儿。据了解,虽然齐白石并不缺少钱财,但他把画卖出去后,都要把钱换成金子藏起来。齐白石的小儿子齐良末回忆,老人有钱了也不存银行,东西都放在身边,“我家院子里有块大木头疙瘩,平时谁也不注意,就扔在院子里,风吹雨淋日晒都没事儿。后来有收破烂的过来,我妈一看这东西没用,就想换点火柴。我爸正巧回来看见了,说,这不是我们家的嘛。人家说卖给我了,我爸说那不行,你回来,这个我不卖,我还有用呢。我爸把这木头弄回来后,狠狠地骂了我妈一顿。他说这个你怎么能卖?那里头藏着金条!原来,他是怕金条被别人拿走,才扔在不起眼的墙犄角里。”

大画家齐白石轶事:“吝啬”又大方也曾叹物价之高

还有一件事情,也特别有趣。齐良末说,齐家老院曾年久失修,政府就说帮忙给弄弄,就让人从上头开始拆,“拆到墙半腰往下一点儿了,工人们就打了起来,原来那里有金条出来了,是我爸在砖头里头藏的。后来,他突然又想起可能底下还有什么东西,就说你们都走吧,这房不修了。从此我们家那房就拆到这儿,底下没再拆,就重新给恢复了。”

此外,齐白石还有个癖好也被人诟病为“爱财”,那就是别人找他求画,就得给钱,除非两种情况:一是拿画去请他修两笔,二是徒弟给父母做寿请他画祝寿的图。齐良末分析原因说:“可能那时候他经济上真的很拮据,他有两家子人要养,家乡那些亲戚没办法了,常常会到北京来看他,临走时再带走点钱。”《白石老人自述》里也有这样的话:“我不希望发什么财,得到一点润笔的钱,就拿回家去,奉养老亲,抚育妻子。只图糊住了一家老小的嘴,于愿已足。”

不过,有些时候,齐白石却又大方得出奇,比如对来自湘潭的故人,甚至有的平生未曾谋面、但只要是来自他家乡生活无着的人,他都会慷慨解囊。齐良末回忆:“除了自己至亲的这些人,只要是湖南老家来的人,能够说湖南话,能够通报说自己是湖南什么地方来的,可能没钱回家了,不够路费了,现在很艰难,我父亲就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先请人家吃顿饭,然后拿出50块钱来,给他做路费。那时候的50块钱,除去北京到湖南的往返车费,还能剩余好多。我亲眼见过一个人,拿着我父亲给的钱,手一直在那儿抖。”

小编推荐:张作霖:“老七”张作霖超越结拜兄弟成就东北王张学良明知危险为何力排众议护送蒋介石回南京杨宇霆为何会直闯卧室痛斥张学良?又说了些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