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瞿秋白老婆是谁?两任师生恋妻子及其子女现状

瞿秋白老婆是谁?两任师生恋妻子及其子女现状

时间:2016-09-26 07:13:43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瞿秋白老婆是谁?两任师生恋妻子及其子女现状

寂寞此人间,且喜身无主。

眼底云烟过尽时,正我逍遥处。

花落知春残,一任风和雨。

信是明年春再来,应有香如故。

——瞿秋白绝笔词《卜算子·咏梅》

烈士的绝响

1935年6月18日,晨光微露。国民党36师师部一派肃杀之气。特务连连长走进囚室,向瞿秋白出示了枪决命令。

瞿秋白在案头早已写下了绝笔:“眼底云烟过尽时,正我逍遥处。”

是年,9时20分,瞿秋白穿着一件中式黑色对襟衫,一条白色齐膝短裤,黑袜黑鞋,神态自若,缓步走出囚室。

长汀中山公园凉亭,已摆好了四碟小菜,一瓮薄酒。瞿秋白整一整衣衫,自斟自饮,谈笑自若:“我有两个要求:第一,不能屈膝跪着死,我要坐着;第二,不能打我的头。”说完,他向刑场走去,身后紧随着特务连的一百多名士兵。从公园到刑场,约两华里的路程,瞿秋白手持点燃的烟卷,缓步而行,边走边唱。他唱《红军歌》,唱《国际歌》。

西门外罗汉林下,有一片草坪。瞿秋白停下脚步,环视四周:山上青松挺秀,山前绿草如茵。他点头微笑:“此地甚好。”接着,在草地上盘腿而坐,含笑饮弹。

“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的。一切新的、斗争的、勇敢的都在前进。但是,永别了,美丽的世界!”这是他临终的内心独白。

那一年,瞿秋白年仅36岁。正是男儿黄金时。

瞿秋白曾对劝其归降的敌人说:“人爱自己的历史,比鸟爱自己的翅膀更厉害,请勿撕破我的历史!”——或许,枪声响时,共产党人和知识分子的骨气所扬之处,正是秋白之内心所归!

党史应当铭记这个永远年轻的名字:瞿秋白。作为未能参加长征的党早期最高领导人,他以特殊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精神远征,一地秋白。

瞿秋白殉难的消息登报后,与他引为知己的鲁迅木然呆坐,低头不语。几个月后,鲁迅抱病将秋白译著编纂成集。抗战爆发后,有人向毛泽东讲述了瞿秋白殉难的情形。毛泽东说,如果他不牺牲,现在来领导延安的文艺工作多好。

瞿秋白的两任妻子

瞿秋白有两任妻子,第一任妻子王剑虹在两人婚后七个月就去世了,因此没有为他留下孩子。瞿秋白的第二任妻子杨之华,曾离过婚,她的前夫是浙江闻名的开明绅士沈玄庐的儿子沈剑龙。杨之华与沈剑龙生下女儿沈晓光。后来,杨之华与沈剑龙离婚,并嫁给了瞿秋白,然后把女儿沈晓光改名为瞿独伊。

这位瞿秋白唯一的女儿,用了长长的几十年来弥合失去“好爸爸”的伤痛。1984年9月,俄文名意为“柏树”的她,在罗汉岭栽下了一棵柏树,凭吊她的父亲。

如今,秋白就义处松涛阵阵,翠柏成林。

两段催人泪下的旷世恋情:

与土家族美丽女孩王剑虹的师生恋,她死在他的怀中

王剑虹原名王淑潘,1903年出生在四川酉阳县龙潭镇(今属重庆市管辖)的一个土家族显赫家庭。她的父亲叫王勃山,早年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辛亥革命后曾任孙中山广州大元帅府的秘书,能诗善文,懂得医术,善于交游,尤其喜欢收藏,我们国家博物馆所珍藏的一套编钟和曾侯乙镩等一级文物就是他无偿捐献的。

1920年,王剑虹在湖南省立第二女师毕业后,随父亲去上海继续求学深造。临行前,父亲取龚自珍诗《夜坐》中“万一禅关剨然破,美人如玉剑如虹”一句,给她改名为剑虹。在上海大学读书时,同窗丁玲很喜欢沈雁冰讲的《奥德赛》、《伊利阿特》等远古异国的极为离奇美丽的浪漫故事,王剑虹则喜欢俞平伯讲的中国古代诗词,尤其深深为优美婉转的宋词所陶醉。但在所有的教师中,她最崇拜的却是瞿秋白。

杨之华1922年一个人离家到上海,在上海参加了妇女运动,并在运动中认识了向警予、王剑虹等人。1923年底,杨报考上海大学,被录取在社会学系。瞿秋白那时是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主任,经他介绍杨之华加入中国共产党。那时,瞿秋白刚刚从失去爱妻的悲痛中走出。工作和斗争中,两人的感情不断加深。

杨之华感觉到了瞿秋白对自己感情上的变化,她对风度翩翩、才华卓著的瞿秋白也是倾心爱慕。彷徨和为难中,她回避现实,逃离当时的环境,回到萧山的娘家。她要在故乡熟悉的山水间和亲人的身边静心梳理自己。瞿秋白也站在情感的十字路口久久思索。瞿秋白不仅温文尔雅,而且他的坦荡胸怀和盖世豪气也是非常人可及。他的盖世豪气也同样体现在他对待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的处理方法中。

最后的结果是:在邵力子主办的上海《民国时报》上同时刊登三条启事:一是瞿秋白和杨之华的结婚启事,二是沈剑龙和杨之华的离婚启事,三是瞿秋白和沈剑龙结为好友的启事。

瞿秋白牺牲后,杨之华没有再嫁。在战争年代,爱人牺牲是经常发生的事,有些人重新组织家庭,生活的得也很不错,有人问杨为什么没有再结婚,杨回答说,并不是由于自己的封建,而是自己感到没有人能够比瞿秋白对自己更好。

杨之华、瞿独伊与瞿秋白

曾经沧海难为水。杨之华就这样拥守着、珍藏着瞿秋白的爱,不管这漫长的岁月多么艰难,多么坎坷,充满风雨,充满苦难!

“文革”期间那些阴风苦雨遮天蔽日的日子里,早已牺牲的瞿秋白和活着的杨之华都历尽劫难!1973年10月20日,“文革”还没有结束,杨之华的生命走到终点,带着对瞿秋白的深深的爱恋和铭心刻骨的思念去到天国和心爱的人相聚。

瞿秋白牺牲时,瞿独伊只有14岁。1928年至1941年在苏联生活,随母亲回国,却被新疆军阀盛世才囚禁。1946年经营救获释,并被分配到新华社工作。1950年3月,和丈夫李何一起受组织委派,到苏联创建新华社莫斯科分社。1957年回国到中国农业科学院工作。1978年在新华社国际部俄文组工作,1982年离休。

在城西罗汉岭的半山腰,屹立着“瞿秋白烈士纪念碑”。当年寸草不生的罗汉岭,如今已满目葱郁,之中有株枝干挺拔的柏树,是1984年瞿独伊女士特地从北京来此种下的。谈起父亲的牺牲,瞿独伊只说了四个字——“无比壮烈!”

在频繁的接触过程中,王剑虹与丁玲两个少女的心弦被拨动了,她们不由自主地都暗中充满了对瞿秋白的仰慕和爱意。同时,或许是由于王剑虹与瞿秋白在性格、气质、生活经历等方面有更多的相似之处,两人都是早年丧母,都性格文静、外柔内刚,都喜欢中国古典诗词,因此,瞿秋白对两位形影不离的美丽才女,更加喜欢的是她。

有一天,丁玲一个人独自躺在卧室的床上,无意中她在王剑虹的垫被下发现了一页布纹信纸,上面密密地写了一首情诗《他》:

回自新气的俄乡,本有的潇洒更增新的气质,渊博的才华载回异邦艺术之色。

他的学识、气质、形象,谁不钦羡敬重,但只能偷偷在心底收藏!

读罢这首火一样的诗篇,丁玲顿时恍然大悟,原来王剑虹爱上了她们的老师瞿秋白。于是,丁玲立即带上王剑虹的爱情诗去找瞿秋白。瞿秋白接过丁玲递过来的王剑虹诗篇,读了好长时间,他激动地问:“这是剑虹写的?”丁玲点点头说:“剑虹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人,你去吧,到我们的宿舍去,她在那里……”瞿秋白握住丁玲的手,说了声“谢谢”。

丁玲与王剑虹(右)

1924年1月,瞿秋白从广州赶回上海与王剑虹结婚,新郎瞿秋白25岁,新娘王剑虹21岁。新婚后,瞿秋白继续在上海大学教书,还担任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的翻译兼助手,又要参与筹备国民党一大,虽然忙得很,却写了许多赠给王剑虹的诗文。他写道:爱恋未必要计较什么幸福不幸福。爱恋生成是先天的……单只为那“一把辛酸泪”,那“暗暗奇气来袭我心”的意味也就应当爱了,---这是人间何等高尚的感觉!我现在或者可以算得半“人”了。

然而万分不幸的是,王剑虹这位温柔美丽、能文善画、颇有诗人气质的土家族才女,与瞿秋白结婚仅仅半年多,就因患肺病于1924年7月在上海医治无效而去世了,死在瞿秋白的怀中。

爱妻的逝世,令瞿秋白悲痛欲绝。他在给王剑虹的生前挚友、后来的作家丁玲的信中这样述说自己的心境:“我自己的心也随剑虹而去。”

与另一美貌才女杨之华一见钟情,她为他矢志永不再嫁

杨之华1900年生于浙江萧山一个家道中落的绅士门第,曾经在浙江女子师范学校读书,是当地有名的美人。杨20岁出头就和浙江一绅士家族的公子沈剑龙相爱成婚。沈剑龙才貌出众,喜爱诗词、音乐,公子配佳人,夫妻曾是甜甜蜜蜜。两人都不想依赖家庭,立志独立谋生。沈于是和朋友一同到上海求职,没想到的是沈剑龙去了上海以后两人的情感出现了裂痕。杨此时生下一个女儿,便为她取名“独伊”,意思是只生你一个。杨对前夫的怨愤之情,可见一斑。

小编推荐:盛宣怀害死胡雪岩?盛宣怀利用电报网斗败胡雪岩揭秘:孔祥熙从革命到抗日不为人知的诸多贡献盛宣怀如何设毒计打垮胡雪岩?盛宣怀与胡雪岩之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