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王亚樵与杜月笙的较量:王亚樵和杜月笙谁厉害

王亚樵与杜月笙的较量:王亚樵和杜月笙谁厉害

时间:2016-09-13 18:28:31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王亚樵与杜月笙的较量:王亚樵和杜月笙谁厉害

提起杜月笙,几乎是无人不知。他在旧上海滩的流氓帮会中,是个首屈一指的人物,势力遍布上海滩的各行各业,不要说一般老百姓不敢惹,就是国民党政府的达官贵人,对他也不敢稍加怠慢。但有一个人,却使杜伤透脑筋,甚至不得不委曲求全,以求相安无事。这个人,就是当时在上海滩上名声颇著的安徽帮首领——王亚樵。

王亚樵,安徽合肥(今肥东县)人,生于一八八九年,童年就读于村塾,曾参加科考未中。清朝末年,王在合肥地区从事反清活动,后遭通缉,逃亡上海。他秉性倔强,好打抱不平,与人交往极重义气,素有“上海滩上的小孟尝”之称。他在上海领导的“安徽帮”,有数万名工人,并养有亡命之徒,组织了有名的“斧头党”。在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地区,王亚樵堪称一霸,其他帮会首领都对他有所忌惮。

一九二九年,南京国民政府接收了上海轮船招商局,委派赵铁桥为招商局督办。该招商局始建于一八七三年(同治十二年),由李鸿章向清政府借银七十万两,令朱其昂拟章试办,是清末最早设立的轮船航运企业。它名为商办,实为官商合办,大权归官方掌握。因管理混乱,加之帝国主义在华航运势力的排挤,一直难以维持。一八八五年,盛宣怀奉命整顿,由“官商合办”改为“官督商办”,实际上成了李鸿章、曾国藩、盛宣怀三家所有。一九二四年,李鸿章长孙李国杰(字伟侯)任招商局董事长,大权仍掌握在李氏手上。一九二九年,赵铁桥接手招商局后,进行了彻底的人事变动。李虽仍为董事长,却徒有虚名,大权全由赵掌握,李对此非常不满。况招商局几十年来一直为李家独占,岂肯拱手让与他人。于是,通过在沪的安徽名流李次山、关云农的关系,找到王亚樵,许以重金,请王设法把赵铁桥干掉。并答应事成之后,将招商局最大的轮船“江安”号的用人权及营业收入归王所有。王满口答应。遂于一九三○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指使党徒王干庭、牛安如、夏绍恩等人,在上海十六铺轮船招商局的大门口,将赵击毙。

赵铁桥死后,李国杰并没有立即夺回招商局的管理权,直到一九三二年,陈铭枢当了交通部长,李国杰通过李少川的关系(陈与李少川系保定军校同窗老友),才被委为招商局的总经理。李实践前诺,将“江安”号交给王亚樵使用。但王手下没有一个能够担任轮船经理的人,只好请“江安”号的前任经理卓志钺出任。此时,“江安”号的现任经理叫张延龄,是张啸林的本家侄子,也是杜月笙的门徒。张仗此关系,拒不交卸,并请杜月笙、张啸林为其撑腰。杜乃向李国杰转圜,改给“江华”号(“江华”号也是特号大轮)。但卓志钺不愿意,说要干就干“江安”号,其他轮船不干。原因是现任“江安”轮经理张延龄,是从他手里把经理职务拿去的,他干不干经理无所谓,目的在于赎回面子。这样双方就僵持住了。

一天夜里,王亚樵派人把张啸林住宅的后院墙炸了一个窟窿,以示警告。张很害怕,杜月笙也觉得此事不太好办,表示不再过问。后来,张延龄又以船上生财问题为借口,仍不交卸。王亚樵遂又指使徒众三、四百人,手执小斧头,簇拥着卓志钺登上“江安”轮,硬逼着张延龄交卸。张见情势不妙,立即跑到杜月笙家诉苦。杜却厉声斥责张延龄,要他立即交卸,生财问题将来再说。据说张延龄走到房门口时,还小声嘀咕:“先生要我交,我还是不交。”杜月笙听到此话,一直追到门外对张说:“混蛋!你要不交,从此便不许你再进我这道门槛。”张无奈,只得含泪把船交给了王亚樵。

事后,有人间王亚樵:“假如杜月笙和张啸林也采取同样的手段,码头上岂不要发生流血事件吗?”王答:“绝对不会,事前我已想好了。要知道,杜月笙、张啸林都是小老婆几个,洋房几幢,财产几百万。一个人有了这些东西,就没有勇气同人打明仗,这是他们的弱点所在。我已准备好,如果这次他仍不交卸,我就把‘江安’号给炸掉,大家都不要。我就不信他杜月笙能主宰上海滩上的一切,别人怕他,我偏要同他争一争。”当时,上海的海轮、江轮买办十之八九为杜掌握,王亚樵欲与之平分,杜对此大感棘手。最后,经过磋商和较量,不得不把海轮买办让出十分之六、七,江轮买办让出十分之二、三。王亦鉴于杜的实力雄厚,适可而止。

一九三二年,王亚樵因刺末子文案发,被悬赏通缉,逃到香港。在此期间,王亚樵又同杜月笙进行了一次较量。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杜月笙有一门徒,叫孙绍民。他在上海浦东私设了一个制造吗啡的地下工厂,因与其中一职员发生矛盾,意欲开除,但又恐其泄露秘密,竟将该职员毒死。事为其家属知悉,即向司法机关提出控告,结果,家属也被暗害。此事被王亚樵知道后,非常气愤,乃写信给杜月笙向问根由。杜未作答复。王遂再函杜月笙说:“你放任门人草菅人命,毫无人道,吾当小试牛刀,以为惩戒。”此信一发,王已有杀杜之意。杜接此书,非常恐惧。他虽说在上海势力很大,但素知王亚樵敢做敢为,曾主持过许多暗杀事件,有“暗杀党领袖”之称。于是,杜立即请人设法疏解。时王亚樵避居香港,行居无定,无法取得联系。杜无奈找到许世英,请许从中斡旋。许世英即派同乡王某去港找亚樵调解杜事,并捎去他致亚樵的亲笔信,说明杜对王并无恶意,何必作此无谓之争。王亚樵因在潦倒时,曾经朋友之手接受过杜的接济,又碍于许世英的面子,即打消了杀杜之意。这样,一场风波方才平息下来。

小编推荐:革命先驱陈其美:蒋介石生命中早年的革命引路人揭秘:蒋介石是如何处置“非礼”宋美龄的士兵青岛与民国四公子:袁克文赞青岛夜不闭户(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