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揭秘:复辟前张勋去见溥仪 为帝师陈宝琛牵线

揭秘:复辟前张勋去见溥仪 为帝师陈宝琛牵线

时间:2016-09-12 07:37:23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复辟前张勋去见溥仪 为帝师陈宝琛牵线

陈宝琛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帝师,这个“最后”体现在两个层面:作为大清王朝溥仪这位末代皇帝的老师,亲见宣统退位,民国降临,从此之后再无帝制,从时间上讲,他是最后一位帝师;他作为溥仪的智囊,即使历史大潮已滚滚向前,但依然想要挽狂澜,帮助爱新觉罗重新“入主中原”,从个人品格上讲,他也是最后一位帝师。和之前提到的帝师张谦宜不同,陈宝琛的人生少了很多闲适,多了不少凄凉。这位帝师有着怎样的个人境遇,他跟青岛又有怎样的关系?

年纪轻轻就考中进士

陈宝琛(1848~1935年)福建闽县(今福州市)人,字伯潜,一字伯泉,又称敬嘉,号有弢庵、听水、桔叟、桔隐、沧趣等称。又别署听水斋老人、沧趣楼树、铁石道人,谥号文忠。

陈宝琛出生名门,从曾祖父起就出过很多省部级的高官了。他的曾祖父陈若霖做过刑部尚书,传说此人刚正不阿,甚至斩杀过一名“贝勒”,祖父陈景亮官至云南布政使,父亲陈承裘也曾出任刑部主事,陈氏一门在闽县是不折不扣的望族。

陈宝琛虽然从小生在富贵人家,但他没有沦落成个别“官二代”或者“富二代”。他自幼好学,聪慧过人,十三岁便中了秀才,十八岁中举,二十一岁登科进士,即选入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

或许是身上有着曾祖父陈若霖的遗传基因,或许是因为年少气盛,进入仕途后的陈宝琛很快以直言敢谏而闻名朝野,并且跟另外三名官员形成一个组合,人称“四大金刚”或者“清流四谏”,但他很快也因此付出了代价,此事即是“庚辰午门案”。文史学者丁志可在《逊清遗老的民国岁月》一书中写道,光绪六年(1880年),慈禧太后的心腹、太监李三顺带着两个小太监送食品到醇王府,未按宫禁规定申报有关手续,门卫不予放行。李三顺仗势大闹,企图强行通过而遭护军殴打,食品自然也掉落了一地,事发后李三顺添油加醋地向慈禧告状,慈禧大怒,强令慈安太后处死护军。慈禧太后的决定自然有失公允,朝野议论纷纷,而作为清流中的代表人物,陈宝琛无惧慈禧淫威,“犯颜直谏”,最终迫使慈禧收回成命,工部尚书翁同龢因此称赞陈宝琛“有大臣风度”。

陈宝琛

事情虽然过去了,但这件事毕竟让“老佛爷”很不顺心。1885年,慈禧借口陈宝琛荐人不当,降级调用,1891年彻底被黜回故乡赋闲,这一去就是二十年之久。需要强调的是,陈宝琛在赋闲期间并没有失意沉沦,他在福州兴办新式教育,并且主持兴建了福建的第一条铁路“漳厦线”(厦门嵩屿至漳州江东桥)。

曾来青岛拜会刘廷琛

陈宝琛再次出仕是在慈禧去世之后,这位独断中国近半世纪的女人刚去世不久,他就被官员们召入京师,出任总理礼学馆事宜。没过多久,他就被任命为毓庆官侍读,从此开始成为宣统皇帝(溥仪)的师傅。这让陈宝琛很是兴奋,因为作为帝师,不但有着无上的荣耀,还可以将政治理念施加于皇帝身上,从而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陈宝琛被赐紫禁城骑马,当时紫禁城的规矩是“文官下轿,武官下马”,赐陈宝琛不下马,其地位可见一斑。

陈宝琛跟溥仪的师徒之情十分深厚。据陈宝琛的侄孙陈绛先生回忆,自己的父亲曾经跟他谈起,当年陈宝琛教溥仪读书,溥仪比较轻佻,坐时喜欢抖腿,“陈宝琛常常提醒他:‘树摇叶落,人摇福薄。’也就是教导他做人要稳重,举止要端庄。”溥仪能够听取陈宝琛的意见,并且对他十分尊重,溥仪曾经说:“在我身边的遗老之中,他(陈宝琛)是最称稳健谨慎的一个。当时在我的眼中,他是最忠实于我,最忠于‘大清’的。在我感到他的谨慎已经妨碍了我之前,他是我唯一的智囊。事无巨细,咸待一言决焉。”

陈宝琛成为帝师之后,一度致力于为“戊戌六君子”平反昭雪,也曾竭力推动君主立宪政体的实施,可无论陈宝琛如何努力,清朝已经是病入膏肓,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溥仪随后宣告退位,陈宝琛的心境更加抑郁起来。他以一己的愚忠抗衡历史的洪流,立誓“不做民国的官,不拿民国的钱”,并且积极帮助溥仪复辟。

据原青岛市博物馆副馆长、青岛市十大藏书家王桂云介绍,张勋1917年复辟时,就是由住在青岛的刘廷琛为张勋打前站,提前进宫见到陈宝琛,由他负责安排溥仪对张勋的接见,并由陈宝琛辅导溥仪应如何接见张勋,最后商定下复辟的时间。在复辟中举足轻重的作用可见。值得一提的是,复辟失败之后陈宝琛到过一次青岛。那是1920年9月,著名的遗老刘廷琛之父刘云樵过八十岁生日,陈宝琛带着溥仪为刘父写的寿联,赶到青岛拜寿,不想刘廷琛自青岛返回原籍江西老家为其父祝寿。陈宝琛只能在青岛,跟来青岛的冯煦、铁良、载沣、升允等人,自青岛将各自写的寿联邮寄去。

民国乱象丛生,溥仪连最后的威信也一丝不存,陈宝琛直到最后依然不离不弃。1924年10月,溥仪被冯玉祥的军队逐出故宫,他见到陈宝琛就放声大哭,“我无颜见祖宗啊!”陈宝琛依然劝慰道:“皇上切莫悲伤……自古以来焉有不败之朝廷?而我大清今日,并非因失德而被篡位,皇上亦非亡国之君。皇上年纪尚轻,且博学多识,将来理应成为民国之总统。那时,不是可以告慰列祖列宗了?”这些话与其说是痴人说梦,不如说是一份愚忠吧。

反对溥仪就任伪满洲国皇帝

被逐出故宫之后,陈宝琛跟随溥仪一起寓居天津,直到1931年11月,溥仪被日本侵略者诱至东北充当伪满傀儡。

这里有必要提起一个人,就是郑孝胥。据王桂云介绍,郑孝胥是陈宝琛推荐给溥仪的,这恐怕是他人生中做错的最大一件事。郑孝胥为人城府极深,他利用溥仪恢复清朝的心理,加上自己的巧舌如簧,充当起了日本人的走狗,成为陈宝琛的政敌。在日本人的策动诱胁下,由郑孝胥一手安排,溥仪就任伪满皇帝。据说陈宝琛曾劝说溥仪:“皇上,这事做不得,做了就要千万世受人唾骂!”可溥仪当时已经鬼迷心窍,根本没有听进陈宝琛的劝谏。

陈宝琛从此不再继续陪伴溥仪,而是独自待在天津。此后,他曾两次前往东北觐见溥仪。但此时的溥仪已经是日本关东军的笼中之鸟,大错已经铸成了。他从东北回到天津之后,曾跟朋友胡嗣瑗写了一封信,其中谈到“此别至为惘惘,每念吾皇操心虑患之言,与足下菀结孤危之况,则不能寐”。可见他自己亲眼目睹溥仪寄人篱下之后内心的煎熬。

据说为了这件事,陈宝琛还特意到天津郊区的关帝庙求签,签上写:“祖宗积德几多年,源远流长庆自然。但使勤修无倦已,无须还汝旧青毡。”签文不错,他便以此作为安慰。但他在原则问题上没有让步,溥仪做了伪满皇帝后,他拒绝溥仪的俸饷津贴,坚决不受任何伪爵官职。陈宝琛虽对清朝怀有孤忠,却更对民族存在大义,由此可见他不是一个迂腐的读书人。

希望后代学会做人

除了在政治生活上比较活跃之外,陈宝琛在艺术领域也取得非凡的成就。陈宝琛善于书法,却又自成一体。后人评陈宝琛“书法直追汉唐,海内之士,以得片纸只字为荣”。不仅书法是一绝,他还专攻画松,另外也是一个大收藏家。陈宝琛闲居福州时建起“赐书楼”和“还读楼”,陈宝琛故居中藏书的数量多达10余万册,“清末陈氏私家藏书之多,冠于全闽”。

和政治上的失意相比,陈宝琛的家庭生活还算幸福美满。他的夫人王眉寿是光绪状元王仁堪的胞姐,曾在家乡创办女子传习所,可以说是福建第一个女教育家。据陈宝琛的侄孙陈绛先生回忆,“陈宝琛的几个儿子都不是太有名,留学日本、美国的都有。最小的一个陈懋随(立鸥)留学美国,当过南京政府的外交官,后来在旧金山加州州立大学当教授、中国语文系和日本语文系主任,在旧金山创办美亚电视传播公司,成立华语电视台,传播中华文化。他曾回国捐资在福建师范大学设立陈宝琛教育基金,福建师大还将陈宝琛从前捐赠师大(前身协和大学)的图书集中起来,专门设立‘陈宝琛书室’。2000年夏天在美国病故。”

陈绛先生还曾提起过有关陈宝琛的一个故事。当时族人向陈宝琛请示下一辈用什么偏旁取名,他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学会做人,就取‘亻’旁吧。”所以他的曾孙取名“倜”、“供”等,都是单人旁。从历史大势上来看,陈宝琛一心想要恢复满清帝制,显得有些愚昧,可是从他对故主的那份忠诚、对民族的忠义来看,他在做人方面堪称完美,这比晚晴那些满嘴民主共和,私下只知道攫取私利的人不知要强出多少!

小编推荐:揭周作人汉奸之路:1941年访日主动参拜靖国神社谭政大将:做人不跟风不迷信不向凶恶的威权低头揭秘戴笠对风水与命理何以到了笃信不移的程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