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中国航母早期发展史:刘华清将军毕生致力于航母

中国航母早期发展史:刘华清将军毕生致力于航母

时间:2016-09-12 07:31:47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中国航母早期发展史:刘华清将军毕生致力于航母

今天的中国不仅已经拥有第一艘航空母舰,而且还在建造更大更好的国产航母,然而几十年前,当中国一穷二白的时候,我们的先贤们就在规划几十年后的中国航母,我们今天回顾中国航母发展的历史进程,只能潸然泪下和感慨万千,推动这个民族不断前进的是什么?正是那些甘于奉献、艰苦拼搏的行动者,他们没有抱怨、没有自怜自哀、没有无谓的发泄,只有前进!前进!不断前进!他们用自己对祖国和人民的忠诚肩负起共和国的脊梁。鹰眼今天要讲的是一位中国老人不灭的航母梦,中国梦。

从1970年4月中央军委下达“组建航空母舰研究队伍”的命令开始,中国的航母计划经历了三次起伏。直至1992年,一位军事院校老师偶然听到“瓦良格”三个字,航母计划才走出长达二十年的论证阶段,迎来机会的曙光。而从决定买下这艘大船,到改建“瓦良格”号的报告获得批准,十多年又过去了。这几十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改建后的“瓦良格”号是怎样一种装备?它将给中国海军带来什么变化与考验?

中国航母发展之路可以上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时周恩来总理明确批示,要发展中国自己的航空母舰。1970年7月,时任海军第一政委的李作鹏会同三机部(原航空工业部前身)、六机部(原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前身)提出了国产航母的思路设想,并进行论证和预研工作,立项代号:“707”。当时的思路是,从24000吨起步至几万吨,由于当时国内技术水平的落后,这个型号未能继续下去。

1970年4月下旬的一天,当时在隶属海军建制的第七研究院十四所负责世界水面舰艇总体发展研究工作的于瀛,随领导去院里开会。会议组织方在电话里特地提醒说,不能带笔和笔记本。在这次会议上,该院一位副院长宣布了一条中央军委下达的命令:从即日起,组建航空母舰研究队伍。这是建国后第一道开展航母研究的命令。

对于瀛来说,这道命令下得有点突然。此前,于瀛所在的714所正面临被撤销的命运。院里给他们下达的任务,是研究航母的历史、现在和未来,有什么优缺点,关键技术是什么,怎么用,以供领导决策参考。这一年,中国正处于与苏联全面交恶、与美国关系尚未缓和的时期,安全形势很严峻。

美国的无人侦察机经常光临中国的领海,在海空领域技不如人的中国军队除了表示抗议外,办法并不多。中国的第一次航母论证,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的。上世纪60年代末中国在武器研制上的突飞猛进,是这次航母论证的另外一个背景。时任中央造船领导小组组长的李作鹏在其回忆录中称,1968年,中国第一艘核潜艇开工建造;1969年5月,常规动力舰开始批量制造;1970年4月份,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升空。李作鹏说,中央军委的主管领导见此形势很高兴,提出要建航母,要成立海军陆战师。

《刘华清回忆录》写道:航空母舰的应用,是20世纪舰艇发展的伟大成就。我国对航母作过可行性研究,我也为此做了一些工作。早在1970年,就根据上级指示,组织过航空母舰的专题论证,并上报过工程方案。1980年5月访问美国时,主人安排我们参观了“小鹰”号航空母舰。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和科技人员首次踏上航空母舰。上舰后,其规模气势和现代作战能力,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刘华清认为航母是中国海军决不能绝少的作战平台。在《刘华清回忆录》中他说:“可以说,正是航空母舰的出现,把海战的模式从平面推向了立体,实现了真正的超视距战斗。自它问世以来的80多年间,几经波折,最终发展成为今天这种战机结合、攻守兼备、机动灵活、坚固难损和高技术密集的多球形攻防体系。

今天,它不仅是一个强有力的战术武器单元,是海上作战体系的核心,也是一个能抛核弹的战略威慑力量。在世人眼里,它被视为综合国力的象征。它的存在与发展,也是各国军事战略家关注的焦点之一。”

当时,在缺少国际交流的大环境下,相关领导对航母几乎一无所知。媒体上除了反对航母的口号式报道外,几乎没有其他的相关信息。“航母是什么,里面有什么,都要从科普开始。”于瀛记得,当时所里隔三差五就会来一拨人,咨询有关航母的信息。这场由中央军委发起的论证,具体的组织者是海军司令部造船工业科研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船办”)。

1970年5月中旬,于瀛和张日明赶往海军大院,向“船办”汇报。“那时没有现在的电脑手段,为了说得形象点,我们把航母的照片放大到最大尺寸,再把三合板一拆为二,上面涂上蓝漆,把航母的照片打上去。当时这叫‘拉洋片’。”刘华清听得很认真。汇报结束时,他对张日明说:“胖子(即张日明,刘华清任七院院长时,张日明是其属下,彼此很熟悉)。

你讲了这么多,我一下子也记不住,你能不能给我出一个小手册,我给领导汇报的时候可以看。”回来后,于瀛和张日明连夜制作了手册,第二天给刘华清送去。

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刘华清说:“早在1970年,我还在造船工业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时,就根据上级指示,组织过航空母舰的专题论证,并上报过工程的方案。”但这一过程到了1971年9月份戛然而止。毕竟上级是那些领导人,当时李作鹏没有传达,参加论证的人也都不清楚。这次论证最终不了了之。

到了80年代,航母论证开始与改革开放联系起来。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亦克亦生。改革开放被定为国策以后,出现了一个问题:改革开放就要“走出去”,但谁来保护这些走出去的中国利益?陆军、空军都过不去,依靠其他国家也不现实。“这时,中国社科院的一位专家提出,改革开放必须有以航母为中心的强大海军的支持。”于瀛说。

1982年,刘华清出任海军司令员。在70年代初的那次论证无果而终后,这位有着多年主管海军部队及装备发展经历的将军,又在1975年向邓小平汇报整个海军建设与发展的建议信中,提到了航母问题。中国航母第二轮论证开始的时间大约是1986年。在此之前,以海军装备技术部为主的相关部门为论证做了诸多准备,刘华清对航母的态度也日益明朗。

1984年1月,第一届海军装备技术工作会议召开。会上确定了海军装备技术五支力量的分工:论证以海军装备论证研究中心为主;试验、试航(飞)以试验基地、舰队为主;订货、监造、检验验收以军代表为主;同时,院校、试验基地、军代表和有关部队也要承担一定的装备论证、科研、技术革新等工作。海军装备技术部则在海军党委领导下负责协调组织和经费分配。

1985年12月,海军第二届装备技术工作会议召开。会议的主题是“尽快缩短海军装备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会后,海军装备技术部提出了以后15年海军装备的发展设想。其中提到了要启动航母论证。刘华清对此给出的指示是:航母总要造的。到2000年航母总要考虑。

1988年12月,国防科工委科技委评议申报的软科学课题,“我国航母及舰载机发展可行性研究”被列入12个入选项目之一。当年在青岛召开了航母学术研讨会,在航母的重要性、中国发展航母的必要性、尽早发展航母的可能性、研制指导思想、设想的航母战术技术状态以及论证开路、预研先行等6个方向展开了热烈讨论。

然而,中国的航母计划依然迟迟未决,直到1992年,一个让航母从论证走向现实的机会出现了。苏联解体后,大量军工企业许多业务下马,航母项目亦在其中。1991年年底或1992年初,一位中国院校的老师与乌克兰造船学院的同行交流联系时,对方提及自己国家的航母造不下去了,就放在学校附近,邀请其有空过来看看。

从乌克兰回来之后,这位老师马上向上级汇报了此事。1992年3月,一支来自中国的航母考察团莅临乌克兰城市尼古拉耶夫(这座城市当时在地图上找不到)。考察团成员由造船技术专家和军方代表组成。这个考察团的任务有两个:一、了解这艘船的性能怎么样,二、了解乌克兰方面的意向如何。

正是这次考察开启了中国购买瓦良格航母。1998年,82岁的刘华清正式退休了,之后他便开始着手写回忆录,老部下郑明也成为编写组中的一员,负责起草其中有关装备的内容。在进行内容审查时,航空母舰那一节的标题出现了争议。审查委员会希望改成“航母之梦”,但郑明不同意改,“刘副主席都在做梦,那中国人真的都在做梦了”。郑明的建议最终被采纳,标题定为“中国航母”。

1998年,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通过竞标,以2000万美元的代价买下“瓦良格”,声称要将其改造成一个大型海上综合旅游设施。1999年7月,澳门公司雇用一艘拖船,拖着“瓦良格”号开始了漫长的航程。这艘航空母舰船体从风暴中脱险后,苏伊士运河不允许其通过,再经地中海,穿直布罗陀海峡,出大西洋,经加那利群岛的拉斯帕尔马斯,2001年12月11日绕过非洲好望角进入印度洋,经莫桑比克的马普托,2002年2月5日通过马六甲海峡。2002年2月11日晚抵达新加坡外海,2月12日进入中国南海。

2012年9月25日,经过几年改造后的“瓦良格”正式更名辽宁号,交付予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2013年11月,辽宁舰从青岛赴中国南海展开为期47天的海上综合演练。该次演练是自冷战结束以来除美国海军外西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单国海上兵力集结演练,亦标志着辽宁号航空母舰开始具备海上编队战斗群能力。

然而,遗憾的是,刘华清将军却在2011年病逝,他没能看见辽宁舰远航的那一刻,但是那句“中国不建航母我死不瞑目”却仍然回响在中国大地。刘将军,中国有航母了!

小编推荐:挚友郭松龄评价张学良:多疑好杀 遇困难就撤退西安事变中戴笠的“遗嘱”:耍小心机展示忠诚谁是黄埔军校第一学霸?不仅学习好颜值还爆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