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广西韦拔群烈士:一家24人有17人惨遭敌人杀害

广西韦拔群烈士:一家24人有17人惨遭敌人杀害

时间:2016-09-07 15:09:30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广西韦拔群烈士:一家24人有17人惨遭敌人杀害

地处广西西北隅的东兰,是一个山川秀丽的小县。这里,曾走出了韦国清等5位开国将军,更有一位红色革命的传奇人物:被东兰人亲切地称为“拔哥”的韦拔群。邓小平曾为他题词:“韦拔群同志以他的一生献给了党和人民解放的事业……他不愧是一个模范的共产党员!”

他为3个孩子分别取名韦革命、韦坚持、韦到底。他的一家24人有17人惨遭敌人杀害

在东兰县武篆镇拉甲山上,有一个名叫列宁岩的山洞,便是广西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这里是韦拔群早年从事革命活动的地方之一。中共中央局在写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高度评价韦拔群领导的东兰农民运动,赞誉“韦同志在东兰已成了海陆丰之澎湃,极得农民信仰。”

记者来此看到,一切还是旧时模样。洞口有韦拔群当年写下的“要革命的站拢来,不革命的走开去”字迹。讲坛由泥石垒成,课桌是竹片拼制而成,竹桌上摆放盏盏桐油灯。

1930年4月5日,当时的中共红七军前委书记、政委邓小平冲破敌人的层层封锁来到东兰的武篆,与率部驻扎在这里的韦拔群相见。邓小平和张云逸选择在右江举行百色起义,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有韦拔群等领导的农民运动武装为基础。

广西韦拔群烈士:一家24人有17人惨遭敌人杀害

韦拔群为自己的3个孩子分别取名韦革命、韦坚持、韦到底。他的一家24人有17人惨遭敌人杀害,仅剩一个妹妹活到新中国的诞生。敌人曾悬赏一万四千大洋捉拿他。但这些都没有动摇他的革命意志,他坚定地说:“革命者要不怕难,不怕死,坚决为人民的利益牺牲自己的一切。”1932年10月19日凌晨,韦拔群被叛徒杀害于东兰赏茶洞,时年38岁。

牺牲后他身首异处,头颅被敌人示众后失踪,直到20多年后才被重新找到

韦拔群的故居坐落于山清水秀的东兰县武篆镇东里屯。在东里屯山后的两棵大榕树下,有一座小庙,它就是原来埋葬韦拔群烈士的旧墓。

小庙前香火不断,各族群众用最质朴的方式怀念着他们心中敬仰爱戴的“拔哥”。小庙右前方的碑铭上,清晰记载了这座小庙的历史:叛徒韦昂(原名叫韦日印,领赏后怕人识破,遂改名韦昂)谋杀韦拔群后,将头割下拿到当地的反动政府领赏。反动政府为消除韦拔群在群众中的影响,欲将尸体焚烧,东里屯的乡亲们冒着生命危险,将韦拔群的尸体背回来葬在这里。为了不被发现,乡亲们在埋葬韦拔群的坟堆上盖起了这座小庙,起名叫特牙庙。

韦拔群的尸骨在特牙庙里静静地埋了20多年后,几经迁移,最后才被安葬在东兰县城的烈士陵园里。

记者一路追寻,来到东兰县城曲江路九曲河畔的东兰烈士陵园,这里红墙黄瓦,庄严肃穆。讲解员为记者讲述了韦拔群头骨被重新发现的过程——

敌人将韦拔群的头颅放在一个玻璃金鱼缸内,随后相继在东兰、百色、南宁、柳州、梧州等地示众,这是何等的残忍!但是,头颅随后神秘失踪。至今当地的乡亲们说起这段往事,都禁不住眼圈发红。

幸运的是,1950年广西各级费尽周折,终于证实了国民党统治时期编写的《东兰痛史》中的记载“韦拔群的头颅最后转到梧州,埋于梧州之公园”这一事实。但梧州中山公园范围颇大,仍难以细查。后经10年查访,梧州市有关方面终于在1961年12月找到了知情人——梧州市园林处退休工人周十五。

1961年12月15日,在周十五的指引下,工作人员终于发掘出一个脸盆大小的玻璃金鱼缸,里面盛着一个头骨。

后来,广西医学院在整复头骨时发现左额上方有两个弹洞,一弹直穿左耳后部,一弹头尚在骨缝中,头骨牙床有一枚金牙。经科学鉴定,证实这正是韦拔群烈士的头骨。

曾出现一张有待确认的韦拔群遗照,邓小平复函说“有点像”

在百色起义纪念馆英烈厅里,韦拔群烈士的遗像赫然在目。

纪念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韦拔群生前没有留下一张照片,这幅遗像只是画像。就连20世纪70年代、90年代摄制的《拔哥的故事》《韦拔群》等影视剧,也只能按照人们对“拔哥”的大致印象和传说,来挑选扮演韦拔群的演员。

这样一位叱咤风云的革命先驱,竟然没有一张照片留下。

韦拔群烈士的胞妹韦武丁生前曾说:“拔哥”过去到过上海、广州、贵州、南宁、桂林等地,按理当时他应该照过相。但他革命时走南闯北,斗争又那么残酷,再说家里被反动派烧杀掳掠,前后就有17位亲人遇难,哪能保留下他的照片呢?

采访中,记者听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有一张疑似韦拔群的相片出现。那是在1984年7月上旬,当时的邕宁县(现南宁市邕宁区)档案馆收集到一张照片,照片上的高个子很可能就是韦拔群。为此,他们还就韦拔群烈士照片问题给邓小平去信。9月20日,中央军委办公厅给邕宁县档案馆复函:关于照片上带黑纱者是否是韦拔群同志的问题,邓小平同志说:“照片上的人,有点像韦拔群,但认不大清了,韦拔群也未去过龙州,但肯定不是俞作柏、俞作豫。”

虽然各级对所掌握的线索皆予以调查核实,但鉴于这张照片何时何地拍摄、拍照历史背景等不得而知,所以最终未能确认这张照片上的高个子就是韦拔群。

2002年建军节,《人民军队早期将领》纪念邮票上出现了韦拔群烈士的画像。这幅画像是国家邮政局委托画家根据韦拔群原有的画像和被害后的头像相结合创作而成。右江两岸和河池老区的乡亲们说,尽管只是画像,但这已体现出我们党、国家和人民对已逝的革命先辈的敬仰和怀念。

小编推荐:藏族开国少将黄正清:为抗战捐献飞机的双重少将九一八当晚张学良与梅兰芳在一起:幽会胡蝶系谣传袁世凯遗嘱为何这样说:我死了 为日本去一大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