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大军阀石友三被活埋内幕:汉奸石友三怎么死的?

大军阀石友三被活埋内幕:汉奸石友三怎么死的?

时间:2016-07-30 08:12:42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大军阀石友三被活埋内幕:汉奸石友三怎么死的?

石友三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大军阀。

一天,石友三突然被人活埋了。

关于他的奇死,社会上传闻不一:有人说是被他的恩人冯玉祥见其忘恩负义所杀,有人说是张学良所为,有人说是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说他办事不力,予以暗杀,还有人说他因火烧少林寺引起社会公愤被少林和尚乱棍打死了。

其实,真正“凶手”是两次用重金收买过他的蒋介石。那么,蒋为什么要活埋他呢?这内面自有一段秘情。

(一)对冯玉祥恩将仇报

1891年,石友三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农安,字汉章,初小文化,自幼顽皮好胜,当过粮坊学徒,因不守店规而入伍当兵。

由于个子矮小,石友三不受人器重,流落北京街头。1912年,恰逢身为奉军营长的冯玉祥在北京招兵,见他虽其貌不扬,倒很机灵,要他当了马夫。

石友三见有了靠树,便献殷勤,深得主人青睐,不久当了冯的贴身侍卫。从此,他随着冯玉祥的升迁而青云直上。冯玉祥当旅长,他为连长,并自选了心腹高树勋为副官。次年升任三营营长,结识一营营长韩复榘。1924年冯玉祥升为西北边防督办,石为第八混成旅旅长,同年9月,当冯任国民联军总司令时,石为第六师师长。

石友三

短短13年内,冯玉祥一手把他提到高官位置,其恩可以说是重如泰山了,然而石友三仍不满足。

1926年3月,冯玉祥令石友三与韩复榘攻打雁北、大同等地的晋军阎锡山,石、韩开始表现不错,亲自督战,身先士卒。可是两个月后,因晋军据险以守,两部伤亡极大,二人产生厌战情绪。

大同守城晋军傅汝钧是韩部参谋长李树春的保定军校同学,韩通过李的关系与傅暗中妥协,双方议定韩不攻城,傅不发炮。韩将此事告诉了石友三,石与晋军前敌总指挥商震有师生关系,亦与商秘密联系,互不侵犯。

石、韩在大同、雁门两地与晋军妥协不久,奉军汲金纯、汤玉麟等率兵由热河向西迂回进攻,相继攻陷了多伦、沽源等处,使冯部驻地张家口直接受到威胁。冯玉祥当机立断,率西北军弃守南口,沿京绥线向西溃退。阎锡山乘机出兵天镇、阳高,进攻孔家庄车站,使西北军腹背受击,溃不成军。而石、韩两部一则从雁北撤退,路途较近,二则因与晋军早有妥协,未受追拦,不仅保持完整,而且沿途还收容了许多溃兵,其势力骤增,在途中见绥、包一带殷实富庶,可屯兵养势,于是暂投晋军,受到阎锡山欢迎。阎为了让石安心从晋,从军中选派一顾姓美女送作石之姨太,让石乐不思蜀。适时冯玉祥正在苏联搬兵,一切都蒙在鼓里。

石、韩降晋不久,冯玉祥离苏回国,一到五原,即通知石、韩开会。二人因心中有鬼,不敢前往。后经冯玉祥派张允荣、萧材解释,表示不计前嫌,加上石父严责,要他不该忘恩负义,石才回头听令。他虽重新回到冯部,但是经过这次叛离之后,冯对石不能不有所警惕和戒意,石对冯也常怀畏惧。1927年春,已升为第六军军长的石友三部在移防平凉时,因沿途抢劫,冯以正军纪为名,严惩了该部师长张凌云等人,同时,军中又盛传石敬亭要代替石友三为援陕第五路总指挥,石心中便惶惶不安起来。

冯玉祥为防反侧计,把石友三部编为总预备队,不让他与敌方接触。并派高参李秉璇接替石部的参谋长之职,更使石深为怨恨和疑虑,时刻提防李秉璇,视其为定时炸弹。南口溃退后,官兵纪律涣散,拉夫抢劫,时有发生。石友三在这次整治军纪中,枪毙了一个姓籍的团长,即石敬亭的外甥,其意自有所指。在攻打雁门关时,石友三对张自忠下令限期攻下水峪口,张识破他的诡计,逃离该部。由此,石友三与石敬亭、张自忠结下了仇恨。石敬亭与张自忠均为冯玉祥的要员,石友三头上又加了一道金箍。

1928年春,石部参加鱼台战役回军之际,适逢大雨,道路难行,李秉璇因马受惊而跌在地,泥污满身,打骂马夫,马夫反唇相讥。李诉于石要求严办,石则一笑置之:“一个参谋长和马夫打架,真是笑话。”李秉璇盛怒之下,请求辞职。

(三)让张学良大失所望

石友三之所以投靠张学良,主要是看中他在东北的地位,想利用他在东北的人际关系,扩充势力。他首先派其参议毕广垣为驻北平办事处处长,与东北军拉拢,随后于1931年初亲赴沈阳拜张学良。张允予听候点编,统一发响,并先发给协饷20万元。石为进一步向张表示恭顺,请示张派人到石部协助办事。张即派一名与石有旧关系的张云责为其副官长。石回到顺德后,张派戢翼翘、富占魁到顺德、安阳等处点编石部。同时电蒋核定每月给饷60万元。石见入不敷出,请示加饷,张马上又增10万元。

石友三东北之行,原拟回防过旧历年,张留石住20多天。逗留期间,张又要石将所扣津浦、平汉东使交还铁道部,石疑张有诈不得不暂时忍受。整编后,石拥兵数万,雄据平汉路中段,踌躇满志,自以为可以纵横南北。又正遇阎、冯下野,败军之将云集晋城,彷徨无所依归,石便想乘机把这些残部收集起来,自作盟主,抢夺地盘。于是派其军长沈克与晋军将领孙楚、冯军将领宋哲元、庞炳勋,派参议毕子光、应敬斋分别与孙殿英绥靖督办李鸣钟联系,并通过胡绍武与韩复榘进行磋商,同派代表来到顺德,密商攻打计划,主张北打张学良,因其他人要南攻刘峙,故而未果。张学良对石大失所望,告诉身边人员说:“狗改不了吃屎,狼改不了吃人,本性难移啊!”

1931年5月,汪精卫、陈济棠等在广州组织国民政府,派李汉魂到顺德对石许为国府委员和第五集团军总司令,随后又汇款50万元。石虽接受汪、陈的任命与接济,但仍主张首先占领平津,把张学良驱逐出关,将晋、冀、鲁连成一片,然后挥兵南下。时闻张的堂弟张学成自北平来到顺德告石说,张学良患重伤寒病,已死于协和医院,秘不发丧,并说东北军是杂牌军,不堪一击,力劝石攻占北平。石不由大喜,当即电询北平的毕广垣。毕说:“张学良病重拒不见客是实,但未闻其死。我们历次表示服从东北,拥护中央,东北军亦待我们不薄。大丈夫立身处事,应以信义为重。不要轻举妄动。”石疑毕广垣私通东北,有意卖己,欲除之。当日深夜,召毕入见。门外排着手枪队。见面后,石一言不发。毕知其意,对石说:“白日之议,出于一片忠诚,言或不当,意极纯正。你既决心打张,我无不从命。”言时声泪俱下。石的二姨太黄风姿、三姨太顾氏从旁解劝说:“七哥(毕广垣行七,石友三素以七哥称之)是老朋友,一向忠心办事,遇事应和七哥好商量,不可闹意见。”毕才保住性命,但石讨张决心已下。

1931年7月中旬,石友三在顺德集结部队,宣誓就任广州政府所委的第五集团军总司令之职,把部队扩编为9个军,以孙光前为前敌总指挥,7月18日早上,率军出发,并发出讨张通电,第一天即到达内丘县。第三天进占石家庄,却不见晋军踪影,便派黄广源持函去见孙楚,孙无意出兵。石大悔,但通电已发,势成骑虎,欲罢不能,只好独行。7月27日以强大兵力,采取纵深锥形战术实行中央突破,进攻驻防东北军张秋镇的于部,将其击溃,并乘胜进到南大冉。当战斗打响时,东北军大批援军开到,双方即在南大冉展开激战。激战三昼夜,未得进寸尺,石令沈克率部由完县迂回侧击,亦未成功。南路方面援张的蒋军胡宗南部已进至顺德,并将孟照劲旅缴械。陈继承率部已进至高邑。石部在两面夹击中,决计退往山东德州再靠韩复榘。但因退出仓促,且又值滂沱大雨,撤退秩序已乱,加上越渡沱河时又遇山洪爆发,水深丈余,汽车军资全部遗弃,人马淹死很多。孙光前部逃至深泽县南小陈地区,被陈继承部截住缴械、枪决。米文和部至束鹿县辛集地区,被东北军截住缴械。沈克部在唐县投降了东北军。石友三本人率残部7000余人向山东逃窜,途中至衡水县境又遭东北骑兵袭击,到德州时只剩4000余人了。张学良命韩复榘负责收容,编为4个团,以唐邦植为旅长,归韩节制,从此石友三走入低谷。

(四)和日本人紧密勾结

1931年8月,石友三部溃散后,寄居济南韩复榘篱下,本想去天津与日本人联系,以图东山再起,韩以“任何地方都没有济南保险”为由,阻其前往。石疑韩有他意,于是密请与日本人结为兄弟的陈敬斋赴济南密议。陈为石荐来一个名叫凑开一的日本特务。石扮作日本人,由凑开一保护乘船到天津。石在天津日、英、法租界大买房产4所200余间,出租赚钱。石成天嫖赌逍遥,常和日妓混在一起,还与地方上一些流氓、政客和失意军人如刘髯分、白坚武、任应歧、刘桂堂、刘锟等人过从甚密。他们派人四出活动,组织土匪队伍,企图重新掌控军队。石在暗中与日本驻华特务头子土肥原密切勾结。土肥原指派特务凑开一伙同石的团长罗自臣、张国乾和冯寿彭等在冀东玉田一带活动。组织河北战区保安队骚扰华北,为日本侵略军开辟道路。

1935年,石友三被任命为冀北保安司令,石所收土匪队伍编为4个步兵团,驻防北平清河。“七七”事变发生后,石部编为一八一师。石乘机收容了一些散兵游勇,势力大增,所部扩编为六十九军。1939年,石出任察哈尔省主席及三十九集团总司令兼六十九军军长。开始,石友三因为人少势孤基础不固,以抗日为名,行亲日之实,声称和八路军冀南军区保持一致。暗地经常对八路军寻事挑衅,制造磨擦。并将八路军派往征收给养的士兵逮捕活埋,不断偷袭八路军少量部队及政工人员。并曾以搜八路军为由火烧少林寺,引起人民公恨。八路军冀南军区忍无可忍,为了惩戒石友三,决定在该年的农历正月初一,乘其不备,给予打击。不料被石侦悉,即于除夕夜率部南逃,行到馆陶下坡寺,被八路军冀南军区包围,激战四昼夜。石率所部,向北突围而出,至河北曲周县的马驹桥始折而南向,奔赴濮阳。日伪军认为石部对陇海路大有威胁,一面派兵进刘口镇,一面用飞机进行轰炸。石感于在铁路北面随时都有覆灭之险,连电蒋介石请求越过铁路。

石友三正在进退两难之际,蒋派师长宋子贤、参议黄广源持函见石,商洽一切。石即令其弟石友信,同黄广源一起到达开封会见了日本驻军司令官佐佐木,接受签字之后,日军因兵力单薄,无法控制沦陷区,指使石部进驻山东濮阳县一带,联合对付八路军。张鸿儒对石的投敌卖国行为极为愤恨,密谋率部弃暗投明,谁知被石友信获悉密告,将张处决。张之死,引起新八军长官高树勋的反感。

石友三名义上辖有六十九军和新八军两军,实际归石掌握的只有一个六十九军,石、高之间本来就不融洽。石被八路军包围于下坡寺之时,曾几次发电高树勋求援,高答应派兵,可因被阻于途,未能到达。石以为高见危不救,怀恨于心。心想,自己与日军订成防共协定,遵照日军意旨往山东濮县,从河南濮阳开拔之日,事前也未和高商量,估计不肯相与,乃指使日军偷袭大陈楼,对高施加了压力。高部被袭,伤亡极大。此后石的阴谋为高所识,高对石亦更加仇深。6月,石、高两部皆派人到后方接运供给,石部无恙,而高部又遭日军截击,阵亡了一个旅长。高怀疑事出石谋,气愤万分,发誓与他不共戴天。

(五)身遭活埋死有余辜

蒋介石对石友三已恨之入骨,之所以暂不动他,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在手中,故派臧伯风去给他当政治部主任。石与日军签订防共协定后,蒋又派来高参李子强作为石的常驻顾问,还派来一个参谋米文和充当参谋长。蒋的举动石知其意,因此,授意总参议毕广垣作为政治代表应对臧、李,与蒋介石方面接洽频繁。谁知毕广垣早为特务头子宋家骅所收买,秘密为蒋所用,乘监视臧、李之便,反与臧、李合谋对付石友三。石友信察到一些蛛丝马迹,向兄进谗言,说毕等有谋反之嫌。石友三阴欲除之,无奈毕久居高官,饱知已谋,与臧、李密谋,外结高树勋。此时石亦感觉到已处众叛亲离孤境,曾向好友孙良诚(时任鲁西行营主任兼游击指挥)表示,愿意与高树勋言归于好。孙良诚以高树勋的老乡自居,便挺身而出担保,将石意转高。高树勋说:“彼此是共患难多年的老弟兄,还有什么不可解除的意见。”因此,孙建议石最好先到高那里当面和谈。石友三沉思片刻说:“待我试试看吧?”他的妻子和姨太都劝他不去为妙。但他去意已决,说:“去了成或不成,看他敢把我怎样?”

1940年12月1日早晨,石友三、孙良诚和黄广源等,带骑兵一连前往高的军部所在地柳下屯。早上8点到,高树勋率旅长以上人员迎石入寨。他们正在会议室谈笑风生之际,臧伯风亦跟踪而来,进会议室直往高太太房中而去。不多一会,勤务兵进入会议室对高树勋说:“太太有事请商!”高即一面吩咐赶快开饭,一面离室而去,约半点钟后,突有手枪兵4人进屋,将石友三捕住缴枪,当夜被绑到早已备好的土坑边。石友三见事不妙,破口大骂,说高树勋反目无情。高哈哈大笑说:“不是我杀是天杀,不是天杀是地杀,不是地杀是蒋杀,一报还一报,罪有应得。你助纣为虐,出卖我中华民族,活埋了多少好人,今天让你也尝尝活埋的滋味吧!”一声令下,士兵将石推入坑中,随之黄土扑面而下。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大汉奸、火烧少林寺的凶手,在惨叫声中永远闭上了双眼。

(二)与蒋介石捉迷藏

鱼台战役,石友三大败蒋介石的心腹之患孙传芳,收复济宁,蒋介石对石嘉奖,并赏大洋7万元。石受宠若惊,密派秘书刘郁周持函到徐州谒蒋致谢,蒋又赠石10万元。此事不知谁走露风声,石疑李秉璇所为,派师长孙光前深夜将李活埋。冯玉祥闻知,追问李的下落,石总是支支吾吾。这事虽暂蒙蔽过去,但他却得了心病。

是年秋,编遣会议后,石友三部缩编为陆军第二十四师,任师长,兵员约2万多人。冯玉祥因西北军保留过少,大为不满,离开南京,从此蒋、冯隔阂日渐加深。待蒋介石与李宗仁武汉战争结束后,矛盾日趋变化,冯决定先发制人,动员讨蒋,但又怕阎锡山抄其后路,因此,他将豫鲁两省军队撤到陕西和河南西部,以迫使阎一道反蒋。此时,西北军改为护党救国军,石友三为第三路总指挥。

韩复榘和蒋介石原早有勾搭,当在会后回到河南陕州时,诱胁西北军第二十师违命向东开动,决定叛冯投蒋。因石、韩曾有默契,蒋在暗中委任石为第十三路军总指挥,悄悄又给他送款50万元。石友三于6月1日从南阳向许昌进军,一面派其参谋长柳建夫带兵一部到禹县迎接韩复榘来许昌,一面欢迎蒋的钦差大臣钱大钧,石在召开团以上长官的宴会上,向钱卑躬屈膝,奉承不暇。在请钱大钧阅兵时,当众辱骂冯玉祥,宣布了他的十大罪状。西北军团长以上的军官多系冯玉祥亲自选拔,与冯都有一定感情,对石的卑鄙行为极为反感。

1929年秋,石友三由许昌移防亳州,蒋介石派人点验后又开往山东德州。恰逢安徽省主席方振武酝酿反蒋,被蒋解除武装,决定委石接替要职。当石将要赴任时,蒋竟复电改以广东省主席相许。这使野心勃勃的石友三进退两难,大伤脑筋。唐生智趁机派其顾问袁华选前来拉拢,广东方面也派邓芝园向他游说,石动心同意共同反蒋。同年12月9日,在浦口车站石友三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决定与蒋决裂,先将蒋的代表卢佐扣住,然后以大炮数门排列浦口江岸向南京猛烈轰击,并派便衣队偷进南京城内乘势扰乱。蒋介石根本没料到石会来这一手,一时南京各部院乱成一团。石见好即收,率部北撤将沿途其他驻军统统缴械,把津浦线车皮全部带走,安全退入河南商丘。冯玉祥部派人见他,表示祝贺,石颇为得意。

1930年春,冯、阎酝酿讨蒋,鹿钟麟秉冯意派李忻为代表,劝说石一致行动。随后阎锡山又派赵丕廉为代表来拉石反蒋,许以山东省地盘,并委为第四方面军总司令之职。石部驻扎豫北新乡一带,粮饷弹药主要依靠韩复榘接济,不足部分则从民间搜刮。石友三权衡利弊,加上韩从旁怂恿,遂决定与阎、冯联手,共谋伐蒋大计。韩、石二人并订有机密电本,互通情报。石部于5月中旬由兰封坝头渡口渡过黄河,参加战斗,连克数城。8月上旬,阎、冯部队在陇海线上对蒋发动全面总攻。石部同时出击,首先将防守通集蒋军击溃,打开一个缺口,乘势深入到曹庄寨。曹庄寨距柳河车站仅30余里。石友三侦知蒋正在柳河车站督战,仍分兵两路,分别向曹庄寨、柳河车站偷袭,意欲活捉蒋介石。

可惜天降暴雨,行动困难,两翼友军又不协同进攻,蒋主援军陈调元部先期赶到。8月18日,石友三接到山东省代理主席秦建斌从德州来电说,晋军溃退。石遂即电其所派驻北平代表萧振瀛讯问时局情况,8月25日接萧复电称,“张学良因蒋军收复济南,不日将表明态度,派兵入关,大局有急转直下之势,请考虑前途为要。”石眼珠子一转,当即致信电张,内有“即行撤兵北上,服从东北,愿效前驱”等语。8月底,石友三遂决心率部擅自放弃阵地,北撤新乡、安阳等地。当9月18日张学良发出拥蒋通电后,石第一个响应,再次反戈一击,背叛冯玉祥。

小编推荐:民国史上的那些大腕:北洋三杰龙虎狗的最后结局流氓大亨杜月笙的漂亮五房姨太太罕见老照片公车上书的康有为:竟是清朝史上的金融界专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