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近代名人 > 千万大洋图一乐:荒唐曹锟贿选终成民国大总统

千万大洋图一乐:荒唐曹锟贿选终成民国大总统

时间:2016-06-28 17:51:19分类:近代名人来源:中国历史网

千万大洋图一乐:荒唐曹锟贿选终成民国大总统

曹锟,人称“曹三爷”,直隶天津人,出身贫困,家有五兄弟。曹锟发迹后,他的兄弟们也跟着鸡犬升天,其中四弟曹锐做了直隶省长,六弟曹锳做了天津镇守使。曹锟早年读过一点书,有些悟性和志气,因而长大后不愿当农民而自告奋勇地去保定贩布。曹锟性情爽直,年轻时好酒贪杯,经常是喝醉了便席地而卧,街上的顽童趁机把他的钱偷走,他也不当回事,只是一笑了之。当别人告诉他是谁谁谁拿了你的钱时,也不去追讨。别人问为什么,他笑道:“我喝酒,图一乐耳;别人拿我的钱,也是图一乐耳,何苦再去追拿?”

由此,曹锟当时便有了“曹三傻子”的绰号——图一乐耳!李鸿章在直隶招收新兵编成练军的时候,曹锟抛弃了他的贩布事业应征入伍。数年后,天津武备学堂成立,曹锟得以进入学习,由此改变了他的命运轨迹。袁世凯小站练兵后,曹锟前去投奔并当上了右翼步队第一营的帮带。据北洋系的早期元老唐绍仪说,曹锟加入北洋还有这么个典故,说是袁世凯小站练兵时,一日静坐幕中,听到外边有人贩布走售,呼卖声甚为洪壮,袁世凯听后觉得此人不是常人,于是让人呼入,此即曹锟。袁世凯见曹锟的相貌雄伟厚重,于是劝其入小站投军,并屡蒙不次之擢。

由于曹锟的性格宽厚,喜怒不形于色,从来不与人争权夺利,因此在小站时其实并不算特别出名,而且提升并不算快。事实上,直到同他一起练兵的那些同袍基本上都做过镇统制了,曹锟才在1908年混上第三镇的统制。据《民国官场现形记》说,曹锟为人豪爽,平时又喜欢以老大哥自居,动辄呼人“老弟”。他对于部下的军官兵士,一律实行有福共享主义。一年冬天,曹锟特地购置了一万件皮袍,凡属直系军官,每人发一件;又买几万袋曲粉,每兵士赏给两袋,因此部下欢声载道,士卒乐于效命。

更有意思的是,曹锟在散给皮袍时还亲自演说:“咱们军人向来有个‘同袍’的名字,所以我今天每人赏一件羊皮袍子,就是实行‘同袍’二字的意思”。下面人听了这个歪解,也都忍俊不禁。虽说是小恩小惠,却很能买服人心,这点曹锟不傻。曹锟做事一向沉稳,稳打稳扎,不像某些人冲动冒进,反逐渐成了气候。在袁世凯死后,曹锟、吴佩孚先在直皖战争中赶走段祺瑞,随后又在直奉战争中赶走了张作霖,其后直系势力已经成为把持北京政府的唯一军政集团。这时,曹锟可就不仅仅满足于当个地方军阀,而是要尝尝当总统的滋味了。曹锟是军人出身,也没有在政坛上混过,对政治其实是一无所知的,但他把握住了民国政治的最核心要素:钱!可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万事莫开口”,有钱什么都好办,古今一理。

1923年,在把临时客串的黎元洪逼走后,曹锟的贿选便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具体工作当然不需要曹锟亲自出面,主要是由他手下的吴景濂等政客四处活动。按说,总统选举已经进行过好几次,但没有一次比这次更直接……那就是:贿选!贿选几乎就是公开透明的,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议员投曹锟一票,便可得5000元支票,选举成功后兑现。在金钱的诱惑下,一些原本反对直系的议员也纷纷返回北京,准备领取这5000元去投曹锟的票。在9月10日的预选会上,出席议员高达500余人。不过,按临时约法的规定,总统选举须3/4的议员投票,虽然当时的支票已经发出去570余张,但还是没有达到法定出席人数。

为了能在10月10日的国庆日举行总统就职典礼,曹锟随后加大了贿选的力度。当时为在10月5日的总统正式选举大会上凑足大选的法定出席议员人数,曹锟还派人成立了“暗察处”,防止议员擅自离京。搞笑的是,反对曹锟贿选的势力也在六国饭店设点唱对台戏,并以每人8000元的代价收买不投票的议员,但终因财力有限,所收买的议员不过40人,其中还有几个是两边拿钱的。

10月5日,总统选举会正式举行,但吴景濂走进会场一看,签到者远未及法定人数,于是他宣布签到人数够了再进行选举,但一直等到中午时分,签到的议员也不过400人。吴景濂这下急了,他在曹锟的同意下临时决定,只要议员出席会议,即使不投曹锟的票,也发给5000元支票。随后,吴景濂调来几十辆汽车,派出可靠的议员分别去劝或去拉同乡同党的议员,并规定每人至少要拉一个回来。于是乎,议员们分头四出,会场外汽车喇叭声滴滴乱响,好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由于曹锟不能当选,支票就不能兑现,因而那些财迷心窍的议员们都费尽力气的前去拖人,好几个正生着病的议员也被他们拉了来。一直挨到下午1时20分,签到的议员才达到590名,这才摇铃开始投票。下午4时唱票结束后,曹锟以480票当选为民国第六任总统。

曹锟这次贿选总统耗费巨大,除了每张选票5000大洋外,还需要给那些上下奔走的政客们酬劳,另外还有招待费、秘密费,加起来不下千万。这笔钱到底是谁出的,现在也无确切结论,但曹锟自己支付了一部分应属无疑,而其他可能是公款,比如直系各省发行的公债、借款等。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曹锟的贿选在程序上完全“合法”、完全公开,而且,他又没有采取任何的暴力,即便是有人拿了钱不投票,他也不曾采取手段加以报复。“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正如曹锟某部下说的:“花钱买总统当,总比拿枪命令选举的人强多了!”至于那些拿钱投票的议员们,则被人骂为“猪仔议员”,而这正是民国第一届国会的各路俊杰们(宋教仁大获全胜的那次)。民国初年的时候,国民都对“议会政治”充满了幻想和无尽的希望,谁曾料到这帮人竟成了今天这副模样?别说议员,就连一般的民众也比不上啊(不过民众是否会拒绝这5000大洋,这恐怕谁也不能保证)。

第一届国会俗称“八百罗汉”,但说实话,这里却没有一个罗汉是民众自己选举出来的。他们这些人,原本是各省的革命党和立宪派,或者是一些社团的领袖,或者一些要人指定的人选,说白了,这些人获得候选资格,并不是选民推举出来的,因此也不需要代表谁。当然,这些人中间并不缺少才智之士,但民国初年的政治环境,那就是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腐烂的政治酱缸。众多的革命党、立宪派、社团领袖丢弃他们的理想而变成帮闲政客,为了5000大洋而甘做猪仔议员的人,实在是大有人在。宋教仁先生倘若地下有知,看到这些人又会作何感想呢?那些认为宋教仁不死便可以带领中国走向宪政之路的想法,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实在是荒唐可笑的一厢情愿罢了。

民国的政坛,可就是一个超级无敌大酱缸啊。最可恨的是,这些议员们领着丰厚的年薪,每次会议还可以拿到的高额出席费补贴,但他们又干了什么呢?开会的时候党同伐异、吵闹不休,大部分事情都是会而不议,议而不决;而议员应该参加的会议,经常因为法定人数不足而流产。在1916年恢复国会后的数月之内,除了议定议员薪酬一事,其他一无所成,至为荒唐。当时的很多议员,个人生活极其糜烂,吃喝嫖赌,抽鸦片,喝花酒,无所不沾。北京的“八大胡同”,便是当年国会议员们最爱光顾的地方,倒是为拉动消费做出了重大贡献。如此议员,焉能成为国民之表率,又岂能为国为民谋福利?

旅美历史学家唐德刚说过,先进民主国家中的议会制度,都是数百年不断的实践而慢慢地一级一级发展起来的结果,我们来个速成班,搞东施效颦、一步登天,哪有这么容易呢?此不是政党政治而是帮会政治,所谓“朋党制”也。曹锟当选总统后,唯一值得称道的是颁布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部正式宪法,这也算是国会议员们近十年才完成的一项重大工作成果。可惜的是,这部宪法虽说是十年磨一剑,但在贿选的恶名下,又有几人知,又起到了什么作用,这都是难以猜想的未知数。在枪杆子说了算的年代,什么狗屁宪法,根本不管用,何况还是贿选的。

倒是曹锟,因为这事而暴得大名(可惜是个恶名),为人所熟知。想来这“曹三傻子”花了大价钱去当这个贿选总统,恐怕也是性情中人,大概就是“图一乐耳”。12年前,袁克文曾经劝父亲袁世凯“莫到琼楼最上层”,但对曹锟来说,民国大总统便是他的最高层,此君有幸到此一游,无怨无悔,所以后人们也就别为他惋惜了。

小编推荐:钱大钧及两夫人:民国将军娶了美貌姐妹花为妻!揭秘:醇亲王爱新觉罗载沣生平及家庭是怎么样的国军中年过六旬娶妻的将军:李宗仁夫人有几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