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将星传奇 > 抗战英烈郭猛:率领部队取得了挺进江南的首捷

抗战英烈郭猛:率领部队取得了挺进江南的首捷

时间:2016-05-29 00:03:27分类:将星传奇来源:中国历史网

抗战英烈郭猛:率领部队取得了挺进江南的首捷

郭猛,1913年2月18日出生在江西省吉水县富滩乡垂裕村一个农民家庭。10岁那年秋天,他的一个堂叔在村上办起了私塾,郭猛的父母省衣节食,挤出了几斗稻谷送他上学,郭猛勤学好问,兴趣广泛,不仅各门功课成绩好,还练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

后来,郭家又先后添了三男一女,生活更加艰辛,郭猛只得中途退学。为养家糊口,刚满14岁的郭猛,稚嫩的肩上便负起了成人的重担,光着脚丫到一家运输船上当了帮工。撑船、拉纤,不论烈日炎夏,还是冰雪寒冬,常年披星戴月、顶风冒雨地往返于水南、吉安之间。他闯荡码头,见多识广,亲眼看到土豪劣绅不劳动却住着高屋深院,穿着绫罗绸缎,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亲身体验到穷苦农民一年四季辛苦到头,仍吃不饱穿不暖,忍饥挨饿受欺凌。这一切在郭猛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渴望改变这不公平的世道。让劳苦大众都能过上好日子。

1929年,革命的烈火燃烧到了郭猛的家乡,在共产党员郭真等人领导下,一时间,到处飘扬着武装暴动的红旗。郭猛年纪虽小却很活跃,在村里组织起儿童团,还自己动手,做起了梭镖、长矛、木枪,押着土豪劣绅挂牌游乡,贴标语、站岗放哨,组织军事训练。几十个少年儿童,在他这个小头头的领导下,把富潍乡的斗争搞得轰轰烈烈。这年冬天,刚满16岁的郭猛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0年2月24日至25日,红四军在红六军第二纵队的配合下,取得水南、值夏、富滩之战的胜利后,郭猛带着本村的5名青年一道参加了红四军。他作战机智勇敢,不怕苦,又有一些文化,进步很快,不久就担任连指导员。1933年6月,红一军团编成第一、第二、第三师,郭猛担任二师六团政治委员。1934年4月,在江西参加广昌保卫战,他的右手负伤致残,被转移到青原山红一方面军卫生部总医院休养,并担任了总医院政委兼党总支书记。

抗战英烈郭猛:率领部队取得了挺进江南的首捷

1934年10月,红军主力被迫长征,党组织考虑到伤病员不便长途行军,决定郭猛仍留在苏区,带领伤病员坚持斗争。后来,他带领部分伤病员西渡赣江,转移到湘赣边界的九龙山、武功山一带,坚持游击战争。

九龙山是一座地形险峻的大山,绵亘数十里,与武功山连成一脉,山上长满了大树、杂草,山高路险。郭猛带领着百多名伤员就埋伏在这里,与敌人周旋。不久,国民党军队残酷“围剿”,加之湘赣边省委书记陈洪时叛变投敌,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大批共产党员惨遭杀害,郭猛和伤病员一时像断线的风筝与组织失去了联系,生活一天比一天困难。国民党反动派,妄图把这百多名伤员消灭于荒山野林之中,攻击一处就封锁一处,赶走了山脚下的老百姓,换上了保安队,在路边道口处放暗哨,埋地雷,在山坡上筑碉堡,设哨卡,企图困死游击队。一段时间,郭猛和伤病员们睡的是低矮、潮湿的小山洞、青石板,盖的是黄茅草、枯枝叶;伤病员治病,只剩下盐水和猪油,不少伤员因营养不足和无能力治疗,一批批的倒了下去。粮食没有了,只能靠野菜、野草、树皮、竹笋充饥,山上有一种能吃的苦菜,这种菜放在水里煮几遍还有苦味,山上又缺盐油,只能用清水煮煮,吃了以后肚子还很难受,脸也越吃越黄,但好歹能填填肚子。这种好景也不长,开始山洞周围还长了不少,后来,附近十几里的苦菜都给挖光了。

一次,郭猛派事务员和一名战士下山找食物,两天过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大家非常焦急,直到第三天清晨,山坡上出现两个慢慢移动的人影,走近了方看清是事务员,两人已十分疲劳。事务员气喘嘘嘘地对郭猛说:“政委,吃的东西很难找,只在一条山沟里找到一张牛皮,看样子是白军扔的。烧一烧还能吃几天,我们就拖回来了。”说完,就昏过去了。郭猛扶他进山洞去休息后,便和战士们收拾牛皮。20多个人足足花了大半天功夫,手都镊疼了,总算把牛皮面的毛拔得差不多,然后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放在脸盆里煮。从午后一直煮到黄昏,好容易才把牛皮煮熟,一人只发了一小碗。伤员们已两个多月没油水下肚了,猛吃一点荤,肚子涨了两三天。尽管这样,一张牛皮40多人整整“享受”了三天,谁也没有说牛皮的味道不好。

在艰苦环境中,郭猛始终像一团火,温暖着大家的心。吃野菜苦涩难以下咽,郭猛总是带头先吃,还风趣地说:“嗬!好香啊!这么好的野味,以后下了山想吃,也吃不上了。”引得大家都笑起来。有些战士有时情绪低落,他就给大家讲南昌起义的故事,教大家唱歌,“红军战士英雄汉,高山密林把家安……”讲苏联红军粉碎反动军队进攻的故事,他还经常给大家读书,手把手教战士识字、写字,学文化。他经常对战士们讲:“一个革命者,不但拿起枪来会打仗,还要能拿起笔来写文章,现在我们拿步枪,今后还要用大炮,开飞机,驾驶军舰,还要做工厂厂长,银行行长,学校校长。”说得大家都笑了。笑声冲破了寂静山林,笑声使他们鼓起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和信心,笑声把他们从小山头带到了大天地,使大家都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中。

郭猛曾多次负伤,右臂中关节以下,肌肉神经全部萎缩,身体一天天的消瘦。同志们为照顾他身体,把打土豪得来的东西,给他多留了点,他从来不接收。他说:“打仗、工作大家都一样,你们经常冲在我的前面,哪能对我特殊照顾呢。”

为了保存红色火种,郭猛灵活运用毛泽东的游击战争战略战术,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顽强斗争。

他经常组织游击队员化装下山侦察敌情,不失时机地派部队下山袭击,有力地打击了白军的嚣张气焰,振奋了部队的斗志。永新与吉安之间有个大恶霸地主,平时作恶多端,群众非常恨他。郭猛决定除掉他。可是,庄园附近驻扎敌军一个排,硬攻有困难,出击之前,郭猛再三叮嘱大家,这次任务是捉地主,而不是消灭那股敌人,随后对怎样进庄园,怎样避开驻防的敌人作了严密部署。结果很顺利地捉到了地主,获得了粮食和油、盐等食物。还有一次打凹城保安队,开始有人主张晚上去打,郭猛却安排天亮之前去打。战士们不理解他的意图,他同大家一道分析说:“保安队这些家伙,吃喝嫖睹,晚上多是些夜游神,精神足得很,天亮前就不一样了,折腾了一晚上,天亮前一定会像瘟猪一样睡死了。这时候去打,把握更大。”按照他的意见,游击队一举歼灭了保安队,震慑了当地的土豪恶霸,鼓舞了士气。

1936年1月,湘赣游击司令部将在各地寻找回来的失散游击队员组建为4个大队,郭猛任第三大队政委。1937年春,在郭猛的带领下,40余名伤员已基本痊愈,这年秋天,湘赣边新省委成立。省委派段焕竞、潭汤池经多方寻找,在永新的鹤山茂林里找到郭部,向他们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将医院改成为湘赣边游击司令部三连,对外称三大队,郭猛任政委,刘群为队长。郭猛和伤员们熬过了与组织失去三年关系的痛苦,熬过了没有住房、缺少食物、没有用锅烧过饭,没有理过须发的艰难岁月,终于回到了党的怀抱。

1937年9月,陈毅来到吉安,与国民党吉安当局就有关湘赣边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抗日武装、释放红军被捕人员及在吉安设办事处等事宜进行谈判,取得成功。南方八省游击队统一编为新四军。10月,郭猛调任中共吉安中心县委书记,后又兼任新四军吉安通讯处主任。

走出森林进了县城,从辗转游击、挥刀动枪变为与国民党唇枪舌战,郭猛很快适应了斗争形势的变化。他和办事处成员积极工作,为湘赣边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恢复和发展党组织,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宣传党关于团结抗日的主张,营救红军被捕人员做了大量、具体而又艰苦的工作。

1937年12月,郭猛被调到部队工作,1938年春,郭猛被任命为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二团副团长,随粟裕率领的先遣部队挺进苏南敌后,进入茅山根据地,活跃在金坛、高淳、溧水等县。这年6月中旬,二团接到在韦岗伏击敌人运输队的任务,部队经过连续3天的雨中行军,虽然十分疲劳,但大家知道是打日本鬼子,情绪都很高。16日晚,郭猛奉命率六个步兵班,持短枪及轻机枪的各一个班,取捷径进入伏击区。17日上午8时左右,部队刚部署就绪,就见从镇江方向开来5辆敌车。新四军以突然、准确的火力射杀敌人,接着又与日军短兵相接,拼杀搏斗。这一仗,在粟裕的直接指挥下,仅用半个小时,就取得了胜利,烧毁敌军汽车5辆,击毙日军小头目土井少佐和大尉梅泽武四郎等日军30余人。这一仗是新四军挺进苏南敌后的第一仗,狠狠打击了日军的骄横淫威,震惊了沪宁线一带,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7月10日,郭猛率二团第二营在南京至句容县的新塘附近设下埋伏,伏击日军从南京开来的车队,击毁敌汽车2辆,毙敌40余人,在句容县八区地方游击队紧密配合下,迅速转移,新四军无一伤亡。8月22日,郭猛率二团一、三营夜袭句容县城。这是新四军进入苏南首次袭击县城,对敌人造成极大的威慑。在他的直接指挥下,战斗于午夜开始,经激战4小时,23日凌晨撤出。此役共毙敌47人,伤2人,俘敌50余人,并摧毁伪维持会,释放被敌人关押的群众100多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及其物资。

抗战英烈郭猛:率领部队取得了挺进江南的首捷

此后,郭猛兼任茅山特委常委,负责组织建立了丹北地区工作委员会,在镇江、金坛、丹阳、句容4县广泛发展党的组织,扩大各乡自卫团武装,为创建茅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做出了贡献。

同年9月中旬,陈毅委派郭猛、张震东等20多名军政干部,加强丹阳游击纵队的领导工作。丹阳游击纵队改番号为“新四军挺进纵队”(对外称江南抗日义勇军挺进纵队),由管文蔚任司令员,张震东任参谋长兼第一支队司令员,郭猛任政治部主任兼一支队政委。他针对游击纵队人员复杂,游击习气比较严重,纪律不严等问题,首先在一支队进行深入扎实的政治思想工作,整顿了组织,加强了纪律,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为加强苏北抗日武装力量,1940年,已任新四军挺进纵队二团政治委员的郭猛,率部随新四军一部北渡东进。一支队二团改编为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二纵队第二团。同年9月,二团参加了著名的黄桥战役,在攻占姜堰的战斗中,显示了郭猛的指挥才能。姜堰镇,地处水网地带,是南来北往的水陆码头,又是顽军韩德勤税收集中之地,肥得冒油,有“金姜堰”之称,由张少华的保安第九旅驻守。顽军在姜堰城四周修筑了36座碉堡,各碉堡之间挖了交通沟,还架设电网,电网上面挂满了铃铛和空罐头盒,一触即响,一响就有猛烈的机枪火力交叉射来,使新四军进攻部队无法靠近。9月12日晚上开始攻击就受阻,于是郭猛和王必成,从攻击部队中挑选优秀干部战士组成两个“勇敢队”,担任突击任务。勇敢队在郭猛指挥下,从镇东北突击,拼力血战,用自行车内胎裹住马刀柄,奋力砍电网和铁丝网,从碉堡夹缝中猛攻进去,占据了有利地形。13日晚,郭猛指挥部队用迫击炮平射,轰倒了一个个碉堡。勇敢队直插敌人心脏,打掉敌人控制的发电厂,攻进敌人旅部,活捉了旅长张少华。后续的兄弟部队迂回分割包围,各个击破,全歼守敌1000余人,解放了姜堰,为黄桥战役的最后胜利创造了条件。

1941年2月,老二团编为新四军第一师二旅四团,由段焕竞(后为刘别生)任团长,郭猛继任团政委,奉命开进盐城以南地区,转战于上冈、兴化、东台之间及盐城县的伍佑、秦南、大冈等地。是年夏天,日伪军对盐阜区发动了疯狂的大“扫荡”地方武装遭到严重破坏,部分土匪武装蠢蠢欲动,与日伪勾结,残害人民。郭猛率四团进入盐城县敌后,一方面将部队化整为零,以小分队袭击为主,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清除汉奸,消灭伪军。一方面待机集中优势兵力,攻克敌据点,消灭日伪有生力量。8月16日,四团奉命参加攻打台北县(今大丰县)裕华镇敌据点战斗。该镇是沿海地区的一个交通要道,驻守日军一个小队和伪军一个连。四团在郭猛率领下,涉过卯酉河,迅速完成包围任务,战斗打响前,郭猛一面做好部队鼓动工作,激励士气,一面组织人员对敌人开展政治攻势,喊话、瓦解敌军。战斗打响以后,哪里危险他就到哪里指挥,哪里困难,他就出现在哪里,在攻打气象台时,日军以两挺机枪封住大门,进攻部队受阻。郭猛及时召集担任主攻任务的营、连干部反复研究,决定组成“敢死队”,三五个人一组,在我机枪火力掩护下往上冲。随着“冲啊!杀啊!”的口号声,战士们一个个像猛虎一样,冲向敌阵。大门终于被炸开。这次战斗,活捉了7名日军士兵,消灭伪军两个小队,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9月,郭猛率四团,又以闪电战术,摧毁日、伪秦南据点,毙伤日伪军100余人,俘敌160余人,击毙日军小队长伊达正芝,缴获机枪4挺,步枪150余支,打通了南北交通。四团到盐城的时间不长,由于英勇善战,每战皆胜,倍受当地人民称颂。

1941年12月29日,盘踞在盐城县的一股伪军出城抢粮,新四军盐城县总队3个连在冈沟河的黄八、刘庄一线伏击。任团政委兼政治处主任的郭猛同团长刘别生率部分两路直袭敌阵。顿时十里战场枪声大作,尘烟弥漫,经过4个多小时的激战,歼灭了伪军警卫营,活捉50余人。部分残敌仓惶逃窜,郭猛率部乘胜追击至唐刘河畔地区,与龙冈增援之敌展开战斗。战斗中郭猛不顾个人安危,到前沿阵地察看敌情,不幸中弹负重伤,因伤势过重,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年仅28岁。

郭猛牺牲后,四团指战员噙着热泪,将他埋在一片梨树林里。中共盐城县委,将烈士牺牲的护东乡改名为郭猛乡。新中国建立后,烈士生前的战友多次建议将他的墓迁至南京雨花台烈士公墓,盐阜地区人民舍不得,郭猛乡的父老乡亲不同意。他们说:“郭猛虽不是盐城的水乳养大的,但他把生命献给了这块土地,他是盐阜大地的儿子”。至今,郭猛烈士仍安祥地静卧在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乡村的200亩梨园之中。

小编推荐:抗战英烈武士敏:中条山战斗杀身成仁的国军军长抗战英烈包森:冀东抗日战场上真实的“李向阳”抗战英烈燕鼎九:宁死不向日寇透露消息直至牺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