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将星传奇 > 湖北老河口保卫战川军守城13昼夜:牺牲1600多人

湖北老河口保卫战川军守城13昼夜:牺牲1600多人

时间:2016-04-29 18:42:28分类:将星传奇来源:中国历史网

湖北老河口保卫战川军守城13昼夜:牺牲1600多人

湖北老河口市,汉水东畔。因上游丹江口水库拦坝蓄水,汉水水位有所下降,昔日江面百船争渡的场景早已不在,宽阔的江面有些萧条;江边的望江楼还在,这座建于清光绪年间的望江名楼,仅剩下一点遗址,它在抗战时期曾成为军事要塞,阻击汉水来犯之敌,现今是老人们喝茶聊天之地。

1945年的老河口保卫战,1600多名川军战士牺牲于此,没能回到故乡。对1945年初的日军而言,攻下老河口,不仅是占领一个军用机场,更是敲开了西进重庆、成都的大门;对死守老河口的川军125师、127师来说,守城期限3次变更,抗击日军13个昼夜,击毙1000多鬼子,他们守护的,也是自己的家乡。

老河口坚守13天后陷落,以125师为主的22集团军守城部队撤退。数十年后,当时的22集团军总司令孙震说:“老河口之战其惨烈之状,不亚于滕县保卫战。”

老河口,有小汉口之称

“战争是风,蓬飞萍转/战时的繁荣,繁荣了客栈/北通豫陕,下走襄樊/水陆车船集中在这一点/那么热闹的公园/那么多的旅店/小汉口的复兴说明汉口的沦陷!”这是老舍《老河口》中的诗句,足见当时老河口的繁荣。

老河口为鄂西北战略要地,向北直通河南,向西通达陕南,转南即是四川。此外,老河口居汉水中游东岸,自古以来是汉水的重要渡口,沿汉水可直达汉口、上海。1938年10月,武汉沦陷。1939年5月,李宗仁将第五战区长官部迁至老河口。

老河口市博物馆研究员李建勇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宗仁的长官部到来后,老河口逐渐形成了五战区内军事、经济、文化的中心,替代了沦陷的汉口。同样是水陆码头的老河口,素有“小汉口”之称。

李宗仁坐镇老河口,商人有了安全感,开始云集于此。著名作家老舍、姚雪垠、诗人臧克家,以及外国友人史沫特莱、朝鲜著名表演家金昌满、金炜等,都曾荟萃于老河口。

李建勇说,1943年9月刘峙接替了李宗仁。从1939年5月到1945年2月,李宗仁在老河口住了近6年,度过了抗战的大部分岁月。1945年2月,李宗仁被调往汉中,不久后,老河口保卫战打响。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老河口中山公园见到一座阵亡将士纪念碑。李建勇说,纪念碑最初是李宗仁兴建的,战时被毁,后来重建。纪念碑顶部的展翅雄鹰,是抗战时来老河口的美国飞行员设计。

守老河口,也是守四川

日军进攻老河口,缘于老河口的军用机场。

川军抗战史专家何允中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机场驻有中美空军歼击机联队第三大队,常驻有中型轰炸机二三十架,歼击机四五十架。

机场的主要任务是对华北、华中及华东战场的日军进行打击,也对从四川起飞向日本本土和琉球群岛轰炸的B-29重型轰炸机护航,提供安全走廊。1945年,这条空中走廊的B-29重型轰炸机,有时会在老河口机场停留。日本人为解除这一威胁,意图攻占老河口。

此外,日军还有攻占四川的计划,称为“五号作战计划”。据日本《大本营作战纪要》记录:以25个师团的兵力(50多万人)和一个飞行师团,同时从川陕、宜昌三峡向四川发起进攻。华北方面军主力突破秦岭和巴山指向广元,第51军由老河口逼近汉中,以利于方面军主力突破险峻的山岳地带。第11军在消灭中国第六战区军队后,进占万县、秀山一线。作战目标在于中央军主力,占领四川要域,摧毁抗战根据地,以促使重庆政权屈服或崩溃。

第二期作战,日军欲“消灭四川主力,攻占成都及重庆”。“攻占成都后,确保该地周围要地,并占领嘉定、自流井、遂宁等要地,扫荡残敌”;“攻占重庆后,以一部确保该地附近……同时扫荡嘉陵江左岸地区要域残敌,迅速占领泸县、叙州等长江沿岸要地,同时扼守重庆至叙州的长江上游,阻敌南逃,并平定长江沿岸之敌。”

因此,老河口成为日军进攻路上的一颗“钉子”,攻占老河口就势在必行了。

接令:固守老河口三天

老河口战役前,刘峙怕长官部受轰炸,在1945年2月就迁往了地处武当山的草店。

1945年3月,日军在河南洛阳地区集中了110、115两个师团和坦克第三师团、骑兵第四旅团等部队,3月28日晚攻占南阳,向老河口迂回。

何允中说,日军突然来袭,担任第五战区长官部警卫的只有川军125师,而且其中的374团仅有一个营,团长回川接新兵了,兵力严重不足。125师原本在大洪山作战,年初时和127师对调,在老河口整训。

125师师长汪匣锋,副师长陈士俊,全师包括师部直属部队有8000多人。陈士俊战后记述,他们是3月26日接到的命令:固守老河口3天,掩护后勤物资等撤至汉水西岸。也就是说,只要坚守到29日即可。

老河口城西邻汉水,北东南三面多是土城墙,三面城墙有9道城门。陈士俊回忆,3月27日,他们首先在老河口东北的塔子山与日军交火,他带领373团逐次抵抗,退守老河口城。老河口机场被日军攻占。

陈士俊回到师部,被任命为总指挥,指挥守城的两个团。他把重要兵力放在北边的化城门。

何允中说,在随后的战斗中,日军果然以化城门为进攻重点,数十门炮火猛轰城门。炮轰后,数十辆坦克掩护步兵向城墙靠近。守城川军的炮营将平射炮隐蔽在城墙上,准确命中目标。

炮兵在营长周正林的指挥下,轰退了日军。此后,长官部又从130里外调了一个炮连赶来受周正林指挥,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周正林,南充人,黄埔13期炮兵科毕业。

第二次接令:再守四天

到29日,125师已坚守老河口3天了。

正在此时,刘峙再次命令:为保证战区的作战部署,125师必须再坚守老河口4天;45军代军长王澂熙率军直属部队和127师星夜兼程,增援老河口,估计明后日可达。

这样一来,125师要坚守到4月2日。3月30日,日军未进攻。125师守军趁战斗间隙,抢修工事。

何允中说,增援的127师,此时还在大洪山里,距老河口400多里。何翔迥的127师花了两天两夜到达老河口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阵枪炮声。

127师立刻加入战斗,节节击退日军。可日军115师团主力来援,对127师形成包围,何翔迥不得不跳出包围圈,放弃为老河口解围的计划。

日军115师团全力攻城。数十门火炮轮番轰击化城门和东门,将城墙轰出几个大缺口。日兵多次涌入,以数十架云梯架在缺口向上攀爬。陈士俊率部顽强抵抗,双方短兵相接,守住了城门。

31日的战斗极为惨烈。日军在城墙上轰出两个大缺口,从城西北角攻入城中,两军展开巷战,最终川军将日军的入城部队及两名中队长消灭。

日本《昭和二十年的中国派遣军》记录:第二中队长夏目大尉、联队炮中队长锻冶大尉相继战死,中岛曹长的机枪小队,登城墙时遭到炮击,全员战死。

4月1日,化城门再次燃起战火。城墙被轰开一个大口,100多名日军冲入城中,占据房屋顽抗。川军守军迅速增援,陈士俊调来火焰喷射器,将所有入城日军烧死在房内。

陈士俊发现,川军伤员有许多是正面头上枪伤。他到城墙上用望远镜观察,发现日军在远处高树和高房顶上架有机枪,专对城墙上露头的守城官兵射击。

他找来神枪射手,专打远处日军的狙击兵。几个回合下来,日军狙击兵受到压制,大大减少了川军的伤亡。

再次来令:守城延长7天

到了守城的第7天,4月2日,按照此前长官部的命令,应该是守城的最后一天了,但陈士俊已对随时变更命令的刘峙不抱希望。果然,又传来长官部的电令:守城的日期再延长7天,共计14天。这是第三次变更命令。

陈士俊战后记述:4月3日,125师开会商讨战略战术。大家认为,经敌轮番更替的攻击,天天挨打,伤亡很大,而刘峙长官命令,先是坚守3天,后又命守至7天,这两个任务现已完成,昨晚又电令再守一周,究竟企图何在,迷惑不解。但上级命令,只有坚决服从。

4月5日,日军挖地道入城,出口在城墙后面50多米的民房内。恰好,居民刘有福路过此地发现日军,报告给民房外的川军一支预备队。川军悄然前往,乘日军不防,用机枪堵住洞口和房门,向内射击,并放火烧房。火熄后检查,一共有90多具日军的尸骨,随后将地道炸垮堵死。

4月6日,何翔迥率127师380团增援125师,加入老河口战役。4月7日,是川军守城以来形势最险恶的一天。

何允中说,日军重炮全面炮击,化城门落弹越来越密,土城墙再度垮塌,被轰出一个大缺口。几辆坦克一边开火,一边对着缺口直扑过来。第一辆坦克冲过缺口,不料一头栽进一个反坦克坑,进退不得,正好挡住后面的坦克。

原来,城内早就挖好了不少反坦克坑,这些反坦克坑挖得十分巧妙,有的上面铺设木板,盖上泥土,就像平地一样,人在上面走没事,但承受不起坦克的重量。

坦克被阻,日军六七百人的步兵却蜂拥进城,占据了化城门向东的几条街道。125师指挥部立即调集所有机动部队堵塞缺口,向进城的日军围攻。汪匣锋和陈士俊也赶到前沿,指挥部全体人员都提枪上阵。巷战极为惨烈,一片死尸,两个鬼子窜到373团的一个伙房,正在煮饭的伙夫拿起菜刀就上,把两人砍翻。

4月8日,日军由化城门的缺口继续蜂拥入城,陈士俊数度组织预备队反攻均未奏效。局势在恶化,守城部队已处于不利的形势。125师师长汪匣锋迅速将情况上报,上级指示:部队入暮后撤退。

化城门,埋鬼子的地方

老河口沦陷后,敌我双方隔汉水对峙,直到战争结束。

何允中说,第五战区长官部和22集团军司令部都派人来老河口城慰问。见到老河口战地景象,视察人员为之动容,称守军是抗战英雄:“化城门成了‘化尘门’,是埋葬鬼子的地方。”

在老河口保卫战期间,每到夜里,阵亡官兵的遗体被集中起埋在公园的空地里。后来,日军的炮击和空中轰炸又把已掩埋的遗体掀出来。阵亡官兵的遗体被重新收殓,利用夜里送弹药的船只返回时,运到汉水西集中埋葬。

何翔迥回忆,老河口保卫战中,127师伤亡了500多人。陈士俊记述,125师伤亡官兵1000多人,排连长死伤最多,营长及代理营长伤5人,战车防御炮营长阵亡。4个月后,日军115师团长杉浦英吉在河南漯河向五战区缴械投降时,承认老河口一战日军死亡上千人。

川军之所以能坚守13个昼夜,陈士俊认为,除官兵上下一心、奋勇作战、近战杀敌外,老河口城为背水阵地,交通未被切断,在当地民众的协助下,晚间仍能补充粮弹、运送伤兵,“使我官兵长留深切的感动。”(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老河口市博物馆提供)

小编推荐:抗战英烈解蕴山:秉性稳健应变从容牺牲于冀南抗战英烈石嘉植:反对冀南军区为救他个人而出兵抗战英烈郭好礼:最后次战斗击毙五个敌人后牺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