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将星传奇 > 采石矶之战:是谁领兵抗金

采石矶之战:是谁领兵抗金

时间:2017-04-20 08:19:21分类:将星传奇来源:中国历史网

采石矶之战:是谁领兵抗金

1161年,金国皇帝完颜亮率领60万大军,分四路南下,妄图一举灭亡南宋。南宋的皇帝赵构这时已迁都临安(今杭州)。面对着来势汹汹的金兵,朝廷里许多人主张投降,但也有不少爱国将士表示要像岳飞那样,和金人决一死战,保住宋朝的半壁江山。

当时,在前线负责抵抗金兵的是大将军王权,这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在金军的进攻下节节败退,一直退到江南的采石矶;他知道大事不好,带着老婆和金银细软星夜逃离了阵地。将士们失去了主将,秩序顿时大乱。一旦金兵打过长江,采石就会失守,那临安也就危险了。

采石矶之战:虞允文领兵抗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朝廷派了一位叫虞允文的文官去采石慰劳将士们。虞允文接到圣命,日夜兼程,马不停蹄地往采石赶。沿途,他看到不少王权部下的士兵,三三两两地蹲在路边,解甲卸鞍,没精打采。虞允文跳下马,吃惊地问:“金兵们马上就要渡江,你们怎么还闲坐在这里?”士兵们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大将军都长了兔子腿,我们还留在这儿干什么呢!”虞允文一惊,糟糕!他纵马疾驰,很快进入采石,察看了地形,只见江对岸的金兵营寨相连,一眼望不到边际,隐约还听见人喊马嘶,军号阵阵。

金兵那么多人马,而王权留下的不过1.8万人马,无论如何,是对付不了比自己多30倍的金兵的。虞允文忧心如焚,连夜赶到离采石80里的芜湖,想请那里的守将助一臂之力。谁知芜湖也很吃紧,一点力量也抽不出来。虞允文只得折回采石,把散兵们招集起来,给大家鼓励。他说:“现在,敌我力量虽然悬殊很大,但长江天堑还在我们手中,只要大家鼓足勇气,奋勇杀敌,就一定能死中求生!”副将时俊大声道:“可我们是群龙无首呀!”虞允文心头一热,拍拍胸口道:“大敌当前,国事为重,如大家信得过我,我愿临时负责军务,同诸位一起与金兵决一死战!”将士们听了,激动万分,七嘴八舌地乱嚷道:“只要你当我们的元帅,我们愿以死报国!”“我们就叫你大将军,虞大将军!”虞允文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不免有些发虚,因为他仅仅是个中书舍人,皇帝没有圣旨,他竟敢在这儿称起了将军,万一传到京都,皇上是不会放过他的。想到这里,虞允文把心一横,责问自己:你呀你呀,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在考虑自己的得失呢!眼下,只要能打败金兵,怎么都行。和他一起来劳军的人都劝他,我们是来劳军的,何必冒这个风险呢?何况到了这个地步,也不怪我们,而我们却代他人受过,犯得着吗!还有人讽刺他,想当将军想疯了,跑到这里来过瘾。对于这些,虞允文全然不听,他说:“身为朝廷官员,不论职位高低,都应该在国家危难时挺身而出。国家养了我们这批人,难道我们就不能以死报国吗?”那些人看他态度如此坚决,深受感动,有的表示留下来,同他并肩作战;也有的连夜逃回了临安。事到如今,虞允文也顾不得许多了。

当夜,他和时俊等几位将官设什出一种用车轮激水,在水中行动很快的海鳅船来,并派工匠日以继夜地赶制了几十艘,把它们隐蔽在江边的港叉里,同时整顿军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采石的老百姓听说要打金兵,纷纷跑来参战,极大地鼓舞了士气,将士们个个摩拳擦掌,精神焕发,严阵以待。

再说江北的完颜亮,这时已做好一切渡江准备。到了初六那天,完颜亮身穿黄金甲,跳上指挥船,一声令下,成千上万艘战船从杨林渡口出发,乘着江风向江南扑来。不一会,金兵的先锋船就抵达了江南岸。站在指挥船上的完颜亮不禁一震,怪事,怎么连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想下令停止前进,但船速太快,怎么也停不下来,前面的船已经靠岸,后面的船在江中飘忽不定。

隐蔽在一块大青石后面的虞允文看到不少金兵已经登陆,拍拍时俊的肩膀:“时将军,你的胆略天下闻名,这回可得看你的了!”时俊抡起双刀,大吼一声,隐藏在草丛中的士兵们一起冲了出来,杀入敌阵,把还没站稳脚跟的金兵杀得呼爹喊娘,一败涂地。受伤残而未死的金兵个个如丧家之犬,跌跌冲冲地朝船上爬,往水里跳,鲜血把江水染得通红。

完颜亮看大事不好,慌忙下令后退,可后面的船却转不过身,进不得退不得,正在焦急之际,忽然从港叉里又窜出十几艘奇怪的大船,上面装着踏轮,在船上踏车的大多是民工。这些民工虽说是初次参战,但个个毫无惧色,吆喝连天,驾着海鳅船,乘凤破浪向金兵的船队猛撞过来,像一把锋利的钢刀把金兵的船队拦腰切断,然后分别加以围歼。

船上的、岸上的宋兵一边打一边喊:“胜利罗!我们胜利罗!”伴着呐喊声,岸边山头上还响起震耳欲聋的锣鼓声。那是从光州退下来的一群宋军,个个身负重伤,却要求参战,虞允文便叫他们隐蔽在山上敲锣打鼓,以助军威。

完颜亮更觉得诧异,也不是唱戏,他们怎么把锣鼓也搬来了?他睁大了眼睛往山上看,只见雾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隐约,又听见有人在狂呼:“接应的大军到咯!接应的大军到咯!”完颜亮吓得魂飞魄散,跺着脚在船上喊:“退兵,马上退兵!”就在这时,岸边的竹林里陡然飞出无数金箭,把船上的,水中的金兵射得死的死,伤的伤,完颜亮的肩上也挨了一箭,要不是跑得快,肯定会死于乱箭之下。

中国古代的“秩禄”制度,等级森严,不允僭越。秩是官秩,是官位的高低;禄是俸禄,是朝廷发给官吏的薪饷。

官秩品在秦汉时以谷物多少计算。西汉从万石到佐史分为二十级,曹魏时以一品至九品定分为九级,南北朝逐渐改为正从九品十八级,隋唐沿袭南北朝的秩品等级,以后各朝也大抵如此。

汉代的官俸以谷物计算,最高秩万石月俸350斛(一斛相当于14公斤),最低秩月俸仅为3.6斛。两者相差近百倍。

唐代官俸有职田、禄米、钱货。京官一品、外官二品授田12顷,京官八品、外官九品授田2顷50亩。武德初年,正一品禄米700石,从九品禄米50石。贞观时一品官月俸钱6800文,九品官为1300文。唐后期,俸禄厚外官、薄京官。

采石矶之战:虞允文领兵抗金

宋朝百官的俸禄在历代封建王朝中最为优厚,月薪饷最高达400贯(一贯为千文),是汉代的10倍,清代的2至6倍。除俸钱外,还有禄米,宋朝大小官员锦衣美食,生活奢华。

正一品官,月领禄米150石,俸钱12万文,外加每年绫20匹,罗1匹,绵50两;从九品官,月禄米5石,俸钱8000文,外加每年绵12两。除以上薪饷外,各种福利补贴名目繁多,计有茶酒钱、厨料钱、薪炭钱、马料钱,等等。官员家中役使的仆人衣食及工钱也由政府“埋单”。

宋代公用钱借贷利息与职田的收入,除由部门长官支用外,大部分进了部门“小金库”,隔三差五发放给官吏们,成为收入的一部分。官员出差或赴任时,可以凭朝廷发的“给卷”在地方上白吃白住,甚至领用粮食衣服等。

宋朝还设立“祠禄之制”,德高望重的高级官员进行定期疗养,一切费用均由国家承担。宋朝的不少官员能领取两份薪饷,名曰“职钱”。

优厚的待遇,使宋代官员很少有自愿致仕(退休)的,有的为延长任职期限,竟改动年龄。因此,朝廷只好强迫官员致仕,对年满七十的老官僚,不予考课,不给升迁。官员致仕时,往往给予加官晋级,类似当今公务员的“即提即退”。宰相级的官员致仕后,仍可参议朝政做“高级顾问”。官员自动致仕的,其子孙可以“荫补”一定的官职,致使“官二代”从政者众多。

小编推荐:木华黎是奴隶出身 但他却成为蒙古第一悍将张献忠运用战术声东击西高宠手握"虎头枪" 杨再兴在高宠面前完全被镇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