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将星传奇 > 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军长李湘

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军长李湘

时间:2016-04-27 19:57:17分类:将星传奇来源:中国历史网

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军长李湘

“友谊塔”下的石涵中珍藏着10本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名录,第一本第一页上的第一名,就是被朝鲜劳动党和政府授予“一级国旗勋章”、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最高级别的指挥员——第67军军长李湘。

只要有机会去朝鲜的中国人,都会去瞻仰和凭吊朝鲜平壤市中心的“友谊塔”。因为在这“友谊塔”下的石涵中珍藏着10本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名录,第一本第一页上的第一名,就是被朝鲜劳动党和政府授予“一级国旗勋章”、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最高级别的指挥员——第67军军长李湘。

戎马生涯百炼成才

李湘,原名李湘林,又名李秀里,1914年4月出生于永新县伴中乡(今龙源口镇)伴中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7岁时父亲病逝。1930年8月,巧岁的李湘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4月加入共青团,9月转为中共党员。

1934年10月,李湘任连指导员,随红一方面军撤离中央苏区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曾两次遇敌作战而身负重伤,部队首长也曾两次决定把身体虚弱的李湘留下。可李湘硬是凭着钢铁般的意志和无比坚强的信念,没骑牲口,没坐担架,历尽千辛万苦,爬过了雪山,走过了草地。

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军长李湘

1937年7月7日,日寇发动全面侵华战争。8月20日,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李湘所在部队改编为115师,挺进到山西东北部抗日前线。由于李湘在历次战斗中作战英勇,指挥才能迅速提高,由营长晋升为副团长,到1942年1月,李湘被任命为晋察军区三分区司令员。

抗战胜利后,晋察冀部队编制为两个野战军。三分区和二分区合编为第二野战军冀晋纵队第一旅,李湘任旅长。1947年1月,李湘率部参加保南战役,先后在寨西店附近全歼援敌,随后陪同纵队首长观察地形,研究作战计划。总攻开始,李湘亲率主力冲入定县县城内,经过激烈巷战,共歼敌9600余人,定县宣告解放。

定县解放后,唐县县委书记和县大队长做媒,李湘和安淑静结了婚。没有洞房花烛,更没有蜜月旅行,婚后第三天他们就奔赴各自的工作岗位。

一场场战斗,一次次胜利,李湘从指挥一个旅又进步到指挥一个师,身上负伤18处,足迹遍及祖国的半壁江山,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1950年8月,中央军委任命李湘为中国人民解放军67军副军长兼参谋长,11月,又任命他为67军军长兼唐(山)秦(皇岛)警备区司令员,成为我军高级军事指挥员。

抗美援朝身捐疆场

1950年6月,美帝国主义疯狂地发动了侵朝战争,战火烧到了祖国的东北大门。1951年春节前夕,李湘参加了20兵团在天津召开的军以上干部会议,接受了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任务。当时,部队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他严格遵守保密规定和纪律,直到3月20日,在出征前两小时,李湘才到医院把赴朝的消息告诉刚生完孩子的夫人安淑静。他抱着刚出生两天的女儿,嘱咐妻子一定要保重身体、带好孩子。在医院仅呆了巧分钟,他便匆匆赶赴抗美援朝前线。李湘入朝后立即同政委旷伏兆到志愿军司令部请示工作,接受任务,随即到兄弟部队调查了解情况,虚心向友军学习,填密详尽地分析敌我情况,做到心中有数。根据志愿军司令部下达的任务,李湘制定出周密的作战计划。

李湘率67军入朝,在金城以南地区接受了沿三八线27米的正面防御任务。1951年9月21日,敌人以步兵、飞机、大炮、坦克同时向67军阵地进攻,全体指战员英勇反击,歼敌1000余人,67军打了入朝后的第一个漂亮仗。

10月13日,美军又联合李承晚部队以4个师的兵力向我金城南25公里正面阵地大举进攻,向李湘军所在地气势汹汹地发起猛烈的“秋季攻势”。在严重的敌情面前,李湘沉着冷静,下决心要争取时间,战胜敌人。战斗打响后,在敌人用飞机炸、大炮轰、坦克协同、步兵轮番攻坚的十多个日日夜夜,李湘夜以继日的坚守在作战室,废寝忘食、聚精会神地指挥作战。67军全体官兵在他的指挥下勇猛杀敌,经过激烈战斗,终于彻底粉碎了敌军的“秋季攻势”,创造了6天歼灭敌军17000多人的纪录,为我军在朝鲜战场上写下了辉煌的战斗篇章。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9月,李湘奉命奔赴抗日前线,在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邓华支队任作战科长,随后,先后担任营长、副团长兼参谋长、团长、分区司令员等职。在8年抗战期间,他一直战斗在最前线,发动与依靠人民群众,与日本侵略军展开了殊死搏斗。

1937年9月,李湘参加了平型关战役。当时日军占领大同、蔚县后,兵分两路向南推进,其中一路由蔚县、广灵经灵邱向平型关方向进犯。李湘所在的部队共3个团日夜冒雨进入平型关,在公路两侧山地设伏。25日晨,日军板垣师团进入我伏击地区时,我军突然发起猛攻,迅速将敌包围分割,展开白刃格斗。在战斗中,李湘指挥一个连英勇杀敌,打得非常顽强。经一天激战,我军共歼灭日军3000余人,击毁汽车100余辆,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和军用品,取得了全国抗战以来的第一个大胜利。

1938年春,宋时轮、邓华纵队向敌后冀东挺进。部队沿着万里长城进军,途中缺粮又正遇上雨季,全体指战员赤着脚行军,伤病员增多,部队极度疲劳。时任营长的李湘把自己的坐骑让给了伤病员,自己同战士们一起步行。他的模范行动极大地鼓舞着全营战士的斗志。在平北怀柔沙峪与日军的遭遇战斗中,全营指战员在后续部队紧密配合下,个个勇猛冲杀,经过3小时的激战,歼灭日军一个中队。

1940年8月20日,李湘指挥全团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在北棵峪、阜平东庄地段对日军实施反击战,取得了破袭铁路截断敌运输线60余公里、拔除日伪据点15个、消灭敌军1800多人的辉煌战果。1941年8月底,当时平汉路保定、易县、满城之敌8000余人合击易县西南我第一军分区部队;涿县、涞水、易县之敌15000余人向我平西根据地进攻;又以2万兵力封锁平汉、正太路及涞源至易县公路。强敌压境,形势极为严峻。李湘率领全团1200多人担负迎击从保定和易县、满城出动之敌的任务,在敌开始向我分进合击时,他指挥所部避敌锋芒,转移到外线作战,与敌周旋,进行游击活动,使敌扑空。在敌军被我拖得精疲力尽时,他选择敌弱点部位进行反击,在兄弟部队和民兵的有力配合下,对敌发起猛攻,歼敌800多人。此次战斗后,团长李湘被誉为“坚定顽强,机智灵活的优秀指挥员”。

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军长李湘

1945年8月,日本侵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而蒋介石却丧心病狂地发动了全面内战。人民解放军奉命走上了解放战争的征途。这年的9月,中央军委任命李湘为冀晋纵队第一旅旅长。随后,他先后担任晋察冀教导旅旅长兼政治委员、十九兵团六十四军一九一师师长、华北军政大学高干队队长等职务。他率部在华北战场上参加了石家庄、清风店、正太清仓、平津等战役。这支部队能攻善战,英勇杀敌,屡立战功。

全国解放后,1950年8月,中央军委任命李湘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十七军副军长兼参谋长,11月,又被任命为六十七军军长兼唐(山)、秦(皇岛)警备区司令员,成为我军高级军事指挥员。

粉碎夏秋季攻势

七月二六日,当朝鲜停战谈判开始计论确定双方军事分界线问题时,美方代表拒绝中方提出的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的合理建议,无理要求将军事分界线划在志愿军和人民军阵地后方,妄图不战而攫取1.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一无理要求遭到朝中双方拒绝后,美方公然扬言:“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八月十八日,美军在东线发起夏季攻势,集中约3个师的兵力,在杨口西北的金岳里(北汉江以东)至东海岸约80公里的地段上,向人民军发起进攻,企图夺取人民军防守的东线突出部阵地。人民军英勇奋战一个多月,予敌以沉重打击,守住了阵地。志愿军为配合东线人民军粉碎美军的夏季攻势,以位于北汉江经西的二十七、二十六、四十二、四十七、六十四军各一部,对当面之敌实施战术反击。美军和南朝鲜军虽然在东线推进了几公里,攻占了部分土地,却付出了死伤7.8万余人的代价。

九月二十九日,美军为了得到谈判桌上得不到的战略要地开城及其以北大片土地,在西线发起了秋季攻势。十月三日,美军骑一师、三师2个团和英联邦师(由英军二十八旅、二十九旅和加拿大军二十五旅组成),在200多辆坦克、300多门火炮和大批飞机的支援下,从铁原西南地区向朔宁以南的高旺山、马良山和朔宁以东的天德山、夜月山等地猛烈进攻。志愿军六十四、四十七军进行了顽强抗击。经过半个多月的反复争夺,美军虽前进了三、四公里,但作亡惨重。至十月十八日,志愿军粉碎了美军在西线的进攻,歼敌2.2万余人。十月八口,美军在东线也发起秋季攻势,向金城方向进攻。

刚接替北汉江以东人民军防务的志愿军六十八军二0四师,在没有工事依托、兵力火炮不足和对敌情地形不熟的情况下,与美军二师、南朝鲜军八师激战十三昼夜,粉碎了敌人夺占北汉江文登里的企图,歼其7600余人。十月十三日,美军又集中七、二十四师和南朝鲜军二、六师共4个师、200余辆坦克,在250门火炮和大批飞机的支援下,向金城进攻,防守金城以南地区的六十七军奋勇抗击,激战三昼夜,使敌人前进不到2公里、伤亡1.7万余人。在这次战斗中,许多阵地遭到敌人炮兵和航空兵的毁灭性轰击,防御工事几乎全部被毁。一九九、二00师指战员白天利用弹坑抗击,夜间实施反冲击和抢修工事。吃不上饭,喝不上水,仍坚持战斗。防守金城以南梨船洞阵地的一九九师2个连,在美军1-3个团及坦克、飞机的攻击下。连续激战四昼夜,击退美军25次冲击,毙伤其4000余人。为增强防御力量,二十兵团预备队六十八军二0三师,适时投入防御作战。经十昼夜激战,将敌阻击在金城以南地区,粉碎了了进攻的企图。自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二十二日,志愿军粉碎了美军、南朝鲜军在东西两面三刀线发动的秋季攻势,共歼敌7.9万余人,击毁击伤敌坦克75辆,取得了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重大胜利,有利地配合了停战谈判。

志愿军在防御作战中,构筑的野战防御工事经常被美军炮兵、航空兵火力摧毁。为坚守阵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志愿军指战员从构筑防炮洞,发展到构筑马蹄形坑道工事。司令员彭德怀等深入前线阵地,发现这一创造后,立即指示在全志愿军中推广。志愿军司令部于一九五一年九、十月间,指示全军将重要阵地构筑成坑道式工事,使整个战线形成了以坑道为骨干、与野战工事相结合、有生活设备的支撑点式的阵地防御体系,成为坚不可摧的地下长城。有了坑道工事之后,志愿军不仅在防御中可抗住美军强大火力的袭击,增强防御的稳定性;而且在进攻中能以坑道为依托集结兵力,减少伤亡,增加进攻的突然性。

金城反击战

发起金城战役

金城以南地区,从金化东北上所里至金城川与北汉江汇合处,是“联合国军”防线的突出部。东北部山高坡陡,易守难攻;北部、西北部山势较低;金城西南地形开阔,不易隐蔽。突出部以东有北汉江,水深达5米;以西有南大川,位于双方阵地之间;金城川从金城以西折向东南与北汉江汇合,平时水深不足1米,但雨季水涨时,大部不能徒涉,成为纵深战斗的较大障碍。在这一突出部担任防御的是伪军首都师和第6、第8、第3师。其基本阵地普遍构筑了坑道、半坑道工事和大量的明暗火力点、地堡群,并以堑壕、交通壕相连接;在阵地前还设置了3一15道铁丝网,并在其间埋设有各种地雷,纵深达150—300米,是比较完整的、支撑点式的坚固环形防御体系。但其纵深阵地工事较薄弱。

志愿军集中第20兵团第67、第68、第60、第54、第21军和第9兵团第24军担负金城进攻战役任务。第20兵团5个军,编成西、中、东3个作战集团。除东集团位于北汉江以东的1个军就地钳制当面的伪军不使其西调,保障主力左翼安全外,其余部队在牙沈里至北汉江一线,采取正面突击和翼侧迂回包围相结合的战术,从几个方向向梨船洞地区实施主要突击。第9兵团1个军由上所里、杏亭一线向注字洞南山、新木洞方向实施辅助突击,保障第20兵团右翼安全。各参战部队于6月下旬开始调整部署。为有效地摧毁坚固筑城地域,保障步兵的顺利突破和战役的胜利,志愿军集中了火炮约1100门,抢运了各种炮弹70余万发,炸药12万多公斤和各种渡河器材以及充足的粮食。同时还集中约6个工兵营和先后使用13个步兵团的兵力抢修或加宽战役纵深内的道路。在前沿,除利用坑道和秘密构筑屯兵洞外,在地形开阔的中间地带,还选择了潜伏区和秘密修筑了接敌道路。经过充分准备,志愿军于7月13日21时发起金城战役。整个战役分为三个阶段。


突破防御

第一阶段,突破防御,攻占金城以南突出部地区。13日21时,第20兵团各部及第9兵团第24军,在1000余门火炮支援下,向对方防御阵地展开猛烈突击,一小时内即全部突破其前沿阵地。

西集团突破后,迅速向纵深发展。其右翼第203师迅速歼灭522.1高地守军1个营,继之。师主力向芳通里方向发展进攻。该师渗透迂回支队于14日2时袭歼伪首都师第1团(白虎团)团部,为该师迅速完成第一步任务起了重大作用。尔后,迂回支队乘夜暗堵截溃逃之伪军,又歼灭了美第555榴炮营大部和伪首都师机甲团第2营大部。至14日6时,该师占领了芳通里、梨实洞、北亭岭、下榛岘一线以北地区。左翼第204师突破后,迅速歼灭552.8高地守军1个营,于14日4时30分进抵月峰山下。第130师一部攻占424.2高地后,因未能肃清坑道内守军,延缓了向烽火山的攻击。

中集团突破后,左翼第199师因遭对方顽强抵抗,进展迟缓,右翼第200师于23时歼灭官岱里西南高地守军1个营后向纵深发展,于14日6时占领了龙渊里、东山里,割裂了伪第6师防御,使轿岩山和烽火山伪守军侧后受到威胁,发生动摇。东集团(2个军另1个团)因准备时间不足,进攻正面狭窄,又是横越山脊进攻,突破后发展缓慢,14日6时仅占领北汉江以西汝文里至472.3高地一线,未能迅速进至细岘里和控制金城通华川公路。

第9兵团第24军于14日零时歼灭了注字洞南山、杏亭西山守军2个营、4个连另1个营大部,继之向桥田里、432.8高地发展进攻。至14日拂晓,志愿军在进攻正面的西段、中段突破了伪首都师和伪第6师左翼的基本阵地。第20兵团为扩大战果,遂以西集团向月峰山进攻;中集团迅速攻下轿岩山;东集团迅速占领585.2高地和细岘里。中集团第200师向南疾进,8时,由龙渊里、东山里分路涉过金城川,于18时占领梨船洞。第199师于10时25分全部占领轿岩山,将守军大部歼灭。东集团于12时占领了585.2高地,17时,一部西渡金城川,在梨船洞与中集团会合,另一部攻占了461.9高地。西集团于17时40分先后占领了烽火山、月峰山。第9兵团第24军于13时30分占领了432.8高地及杨谷以北地区,控制了上、下九井间公路。至此,第20兵团在第9兵团一部配合下,经21小时激战,占领了伪军3个多师的防御地带,歼伪美军1.4万余人,拉直了金城以南战线,完成了战役第一阶段任务。

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军长李湘

志愿军第68军203师607团侦察班,在副排长杨育才率领下,化装插入敌纵深,将南朝鲜军首都师“白虎团”团部全部歼灭,毙伤俘敌230余人,缴获吉普车27辆,卡车11辆,火箭炮1门,各种枪支15支,电台5部,击毙机甲团团长陆根洙,缴获白虎团团旗(现收藏于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其他部队趁乱歼灭了美军第555炮兵营和南朝鲜军首都师机甲团第2营大部。

转入防御

第二阶段,志愿军主力转入防御,一部向对方防御纵深扩张战果。14日17时,志愿军首长鉴于战役第一步发展顺利,为贯彻“稳扎稳打”的指导方针,巩固既得阵地,电令第20兵团以主力控制现占领线,准备粉碎敌之反扑,而以若干有力支队,乘敌混乱之际,分别向南发展。东集团以第二梯队第180师2个团南渡金城川,迅速向南发展。至16日,相继占领了黑云吐岭、白岩山至北汉江一线阵地,又向南推进了约8公里,对伪第2军团防区南北交通干线金城至华川公路构成严重威胁。中集团以第135师1个团另1个营继续发展进攻,15日晨占领了602.2高地以南无名高地及后洞里。西集团和第9兵团第24军在击退伪军一部兵力反扑后,亦将阵地推至新木洞、北亭岭、间榛岘公路北侧。16日,第9兵团第24军则攻占了金化以北537.7高地、葛洞北山和597.9高地。这时,第20兵团鉴于进攻任务已经完成,连日下雨河水未落,金城川上的桥梁全部被敌机炸毁,而敌正纠集兵力准备大规模反扑等情况,遂停止了战役第二阶段的进攻行动。

巩固阵地

第三阶段,坚决抗击“联合国军”的反扑,巩固既得阵地。志愿军金城以南进攻战役的发展,对“联合国军”极为不利。侵朝军总司令克拉克和美第8集团军司令泰勒飞抵前线,召开高级军官会议,声言要发动最大反攻,夺回失地。并于当日纠集伪军4个师,美军第3师和伪军3个师的残部,全力展开反扑。17日,美伪军集中6个团的兵力,在100多架飞机和大量炮兵支援下,向志愿军东集团黑云吐岭、白岩山至867高地一线猛攻。东集团与其激战竞日,歼其3000余人,仅失守867高地。西集团和第9兵团第24军,也击退了美伪军1个团和1个营的反扑。18日,美伪军的反扑重点转向中集团正面之602.2高地、巨里室北山一线阵地,先后展开1—3个团的兵力,在480余架飞机、30多辆坦克和大量炮兵掩护下,进行连续猛攻。中集团各部顽强防御,阵地屹立未动。在东集团正面,美伪军以营以下兵力反扑,企图夺占461.9高地,未能得逞。在西集团和第9兵团第24军正面,双方仅有小的接触。至7月27日,各集团共击退美伪军反扑1000余次,美伪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仅占去巨里室北山一个阵地。27日,停战协定签字,金城战役胜利结束。


抗美援朝的意义

在这场战争中,美国将其陆军的三分之一、空军的五分之一、海军近半数的兵力投入到朝鲜战场,使用了除原子弹以外的所有的现代化武器,然而却遭到失败。志愿军毙、伤、俘、敌72万余人。美军在朝鲜战争中消耗各种作战物资7300余万吨,用于战争的经费达830亿美元。志愿军伤亡、失踪36万余人,消耗各种作战物资560余万吨,用于战争的经费为62亿元人民币。

这场战争的突出特点是:(1)它是一场规模较大的国际性局部战争,政治斗争、军事斗争交织进行,复杂尖锐,两军较量异常激烈。在一个幅员狭小的战场上,战争双方投入大量兵力、兵器,到战争结束时,双方兵力总共达300多万人。喷气式飞机广泛使用于战场。战场上的兵力密度、某些战役战斗的炮火密度、美国空军轰炸密度都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2)战争双方武器装备优劣相差悬殊。美国是资本主义世界最大的工业强国,美军具有第一流的现代化技术装备,掌握着制空权和制海权,实行现代化诸军、兵种联合作战,但进行的是非正义的侵略战争,失道寡助,内部矛盾重重。中国经济落后,志愿军武器装备处于明显劣势,基本上是靠步兵和少量炮兵、坦克部队作战。后期虽有少量空军,也只能掩护主要交通运输线。但中朝人民军队所进行的是正义的反侵略战争,得到了中朝人民的全力支持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支持,有巨大的政治优势。(3)战争的主要战场是在东西濒海、地幅狭长、山高林密的朝鲜半岛北半部,便于实施登陆作战和利用山地隐蔽军队、组织防御,但不便于发挥现代化技术装备的效能和大兵团实施广泛机动。(4)志愿军出国作战,就地补给或取之于敌都较困难,一切作战物资基本上靠国内供应,而且交通工具落后,加之美国空军的封锁破坏,供应困难,作战行动受到很大影响。“联合国军”依赖其现代化装备,能迅速完成补给,保障作战。这些特点,都制约着战争双方的战争指导,影响着战争的进程和结局。

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军长李湘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领导下,坚持按照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指导战争,以高度的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以顽强的意志、无比的勇敢和智慧,战胜了许多困难,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具有重大历史意义:(1)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一起保卫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保卫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安全,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世界人民反帝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出了军威、国威,提高了新中国的国际威望。(2)这场战争极大地激发了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精神,增强了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有力地促进了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3)这场战争由于双方都面对新的战场、新的作战对象,因而作战样式、战略战术的运用,都有别于过去进行的战争。喷气式飞机的大量使用、直升机直接用于作战、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防御阵地体系的形成,给以后的战争提供了新经验,促进了军事学术的发展。(4)中国人民志愿军不仅圆满地完成了祖国人民赋予的光荣使命,而且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取得了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宝贵经验,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军事思想,促进了中国国防和军队的现代化建设。


1952年春,志愿军总部命令67军在某地一线挖坑道构筑工事,准备反击美伪军发动的“春季攻势”。李湘受命后,立刻带领作战参谋及军领导机关干部多次深入前沿侦察地形,制定作战方案。由于他工作深人,实事求是,认真吸取广大官兵的智慧,使坑道和工事的构筑完全符合实战要求。在敌军发动攻势前夕,李湘将军却病倒了。这时,美军发动的“春季攻势”战役己经打响,敌人投入的兵员、武器弹药远远超过1951年“秋季攻势”的规模,侵朝美军还公然违背人道主义,实施大规模灭绝人性的细菌战。李湘这个铁打的硬汉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体,依然以顽强拼搏的精神着手构筑新的防御工事和组织新的战役。在战斗中,李湘不幸被细菌感染,病情迅速恶化。当时,军政委旷伏兆几次劝他赶快到后方医院治疗,他却坚持在指挥室里指挥,坚决不下火线。然而,他的病情因细菌感染,迅速转化为败血症和脑膜炎病,脑袋胀得水桶一样粗大,虽经医生设法医治,终因抢救无效,于1952年7月8日13时去世,从发病到去世前后只有8天,时年38岁。这位党和人民的好儿子,中国人民解放军年轻的优秀将领,倒在了朝鲜战场上。

噩耗传来,全军将士万分悲痛。李湘的遗体于1952年12月10日从朝鲜前线运回祖国石家庄市,12月11日举行迎灵、公祭、公葬仪式。参加公祭的有中央军委、华北局各界代表,李湘生前友好及家属700余人。公祭大会结束后,兵团参谋长杨成武,67军政委旷伏兆等领导同志,亲自为李湘军长灵墓填土,向自己的亲密战友作最后告别。

1987年10月,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文化参赞向饶送给正在朝鲜访问的李湘夫人安淑静一副中堂书法,内容是一首《江城子》词:“丰碑直矗千里外。捧函盖,英名在。抗美援朝,壮志何豪迈。任凭狂风与暴雨,血谊存,永代传。”

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军长李湘

李湘将军的革命历程

家庭的极度贫困,学徒又遭师傅的欺凌,加上不称心的婚姻,逼使李湘不得不考虑解脱这种艰难的处境。这时恰好是毛泽东、朱德领导的井冈山斗争烽火遍及永新广大农村,随着革命斗争的深入,尤其是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建立革命政权、建立地方武装暴动队、赤卫队,动员群众参军参战、保卫红色政权的壮烈场面深深地感染和吸引着他。因此,李湘下定决心要投入到这场如火如荼的斗争中去。

1928年底,李湘在当地先后参加了乡儿童团和乡少年先锋队。1929年初,他加入了反帝拥苏大同盟组织,与其他少先队员一道扛着梭镖、木棒积极参加站岗放哨、检查来往行人,开展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拥护苏联宣传等活动,思想觉悟与阶级觉悟大为提高。

李湘在他的自传中写道:“当时由于红军游击队不断到我村附近活动,并且宣传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动员青年参军。我由于对旧社会的憎恨和当时的家境,下决心出来参加红军。”于是在1930年8月的一天,也是红军第八次攻打吉安的时候,他辞别年迈的母亲离开永新到吉安报名参加了红军。李湘参军后被分配在红九师师部当勤务员,1931年1月调红九师二十五团当司号员,4月加入共青团,9月转为中共党员。从这时候起,李湘在22年的戎马生涯中,经历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革命战争的考验,表现了共产党员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和卓越的指挥才能,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我军优秀的高级将领、忠诚的共产主义和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

1934年10月21日,红一方面军撤离中央苏区,实行战略大转移。在艰险的长征路上,李湘数次受伤,在突破湘江战斗中,他的腿负重伤不能行走,红九师首长亲自看望他时,见他难以坚持行军,发给他10块银元,叮嘱他“留在当地治病或回家当老百姓”。当时,李湘被安排在一位老百姓家。他心情十分沉重,心想:“部队就是我的家,离开了部队就离开了家。”李湘暗下决心一定要追上队伍不掉队。李湘在老百姓家只休养了3天,敷上药包扎好伤口,用5块银元雇请了一副担架,就踏上了追赶部队的征途。经过数天“急行军”,回到了十几天来朝思暮想的“家”。

1935年1月15日,党中央在贵州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领导。中央红军在毛泽东的指挥下进行了整编,扔掉了笨重的装备,适用高度机动灵活的运动战方针,迅速夺取了战略上的主动权。3月21日红军第4次渡赤水河时,在与敌军激战中,李湘的两只手又中弹负伤,失血过多,当时不能行动。这时,组织上考虑部队处在高度运动战中,劝李湘留在当地治疗,可李湘认为腿没有受伤就可以随军前进。组织上看他的决心很大,就安排担架,但他以惊人的毅力,不坐担架跟随着部队行军作战

长征路上一直担任连政治指导员的李湘,他先后经过强渡乌江、巧渡金沙江、大渡河大小数十次战斗,翻越终年积雪空气稀薄的夹金山,走过茫茫的水草地。部队进到哈达铺实行整编,李湘被调任红一军团骑兵团党总支书记,他认真学习骑兵技能,很快适应了战斗需要,他和团长一起率领骑兵团参加了直罗镇战斗。骑兵团经过艰苦转战,终于在1935年10月19日到达陕北吴起镇,胜利结束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小编推荐:抗战英烈吕公良:率领全师血战许昌几乎全部殉国长征中牺牲的红军最高级别将领:军团参谋长邓萍七亘村伏击战的胜利原因:刘伯承指挥的三个特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