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将星传奇 > 抗战英烈洪麟阁:冀东杀敌热血写就“还我河山”

抗战英烈洪麟阁:冀东杀敌热血写就“还我河山”

时间:2016-06-01 10:49:47分类:将星传奇来源:中国历史网

抗战英烈洪麟阁:冀东杀敌热血写就“还我河山”

洪麟阁,原名古勋,又名冲霄,1902年出生于河北省遵化县地北头村的一个满族家庭。1917年考入丰润县车轴山中学,后来考入天津直隶法政专科学校,与同学连芬亭同在商科九班。两个人政治见解投契,经常在一起阅读革命书刊,探索救国救民之路。1921年冬天,洪麟阁得知李大钊在北京大学图书馆举办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便和连芬亭每星期日乘火车从天津赶到北大图书馆,聆听李大钊的教诲。特别是听了李大钊著名的演讲《庶民的胜利》后,他们开始接近工农大众,走向社会,经常借学校停课和节假日之机,深入到工人农民中间进行社会调查,结交了一大批工人、学生、农村青年和一些政、文教界的爱国人士。

1924年从直隶法政专科学校毕业后,在李大钊的指导下,洪麟阁联合天津各界青年学生建立了“青年勉励会”,同时创办了一所旨在普及文化知识,唤起广大民众的“天津平民夜校”。在夜校,洪麟阁任教员,传播革命真理,宣传共产主义思想。

1927年4月28日,奉系军阀杀害了革命先驱李大钊,并疯狂地搜捕京津地区参加北大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的青年学生。

洪麟阁为了逃避军阀的搜捕,离开天津后,友人引荐他到河南林县担任主管司法的县知事。当时,冯玉祥任河南省政府主席和豫陕甘三省政治委员会主席。隶属冯玉祥统辖的一部分国民革命家进驻林县,有些官兵扰乱社会治安,洪麟阁一一依法惩处,随后向冯玉祥发出专函,申明原委。冯玉祥深为洪麟阁为维护百姓利益,秉公执法的大无畏精神所感动,举荐他取得军籍,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军法处长。洪麟阁特意在臂章上书写“真爱民不扰民”六个字,以铭心志。

抗战英烈洪麟阁:冀东杀敌热血写就“还我河山”

1932年10月,冯玉祥率领国民革命军,由内地转入张家口。身为军法处长的洪麟阁,时刻没有忘记李大钊的谆谆教导,一方面秉公执法,严格管理部队,另方面向广大官兵宣传革命思想。冯玉祥视洪麟阁为知己,过往甚密。1933年5月,日军向华北大举进犯,相继侵占了华北冀东地区各县,平津、华北形势相当危急。经过中国共产党的长期工作,冯玉祥、吉鸿昌等组成察绥民众抗日同盟军。身为党外人士的洪麟阁,配合中国共产党做了大量的工作,并随同盟军进击日军,勇敢作战,收复失地。但是蒋介石实行“先安内后攘外”的卖国政策,派嫡系部队对张家口地区包围清剿,迫使冯玉祥下野。此时,洪麟阁泪滴长须,写下辞职书,他回乡登程那天清晨,冯玉祥戎装佩剑,为他送行。两人久久握手,互道珍重,挥泪而别。

洪麟阁由张家口回到唐山后由故友推荐,1934年,任唐山市“工商日报社”的总编辑。他利用报纸,继续宣传抗日。因言词尖利,影响太大,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查封。1935年洪麟阁由唐山再次辗转到天津,由早已回到天津的同学连芬亭介绍,到河北工学院任教,不久晋升为教授,他利用大学讲坛,向学生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力主抗日。

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天津地下党领导下积极参加组织天津各界的抗日救亡活动,是天津各界民众抗日救国会的负责人之一。

就在天津的抗日活动如火如荼之时,1937年8月,中共中央在洛川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提出著名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并主持制定了开辟华北敌后战场的具体计划。中共中央提出在日伪统治比较严密的冀东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创建冀东抗日根据地。中共河北省委为实现中共中央的这项重大战略决策,组织冀东抗日武装暴动,立即选派了一大批军政领导人深入到冀东斗争第一线。

冀东的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它北踞长城,南濒渤海,海陆交通十分便利,是华北连接东北的咽喉要道。抗日战争爆发时,日军统治相当严酷,日军和日商到处横行霸道,汉奸特务飞扬跋扈,白色恐怖已达极点。

1938年2月,洪麟阁受党的指派,回到家乡,以本村地北头为大本营,着手组建抗日联军队伍。他在遵化、丰润、玉田等县方圆三四百里范围内宣传发动群众,鼓励青年参军,改编当地民团。黄家屯有一个以黄克、黄俭兄弟为首的民团,人多枪多,在当地势力较大,虽然打起抗日旗号,但既不与日军对阵,也不向抗日队伍靠拢,总想保存自己的实力。洪麟阁不顾危险,只身赶到黄家屯夜会黄氏兄弟,向他们申明抗日大义,讲清共产党对于地方武装的政策,鼓励他们投向共产党领导的抗日联军。在洪麟阁的多次争取下,又迫于大部分民团成员参加抗日的愿望,黄氏兄弟率领民团参加了抗日联军。各地民团纷纷仿效,也参加了抗日联军。当地青年们踊跃报名参军,仅三个月时间,秘密建立了一支分散在各地的有2500多人的抗联队伍。

人多枪少,他为购买武器,说服三位兄长,把祖传的多半房地产变卖成5000块大洋,继而动员妻子肖雨村把陪嫁的金玉首饰全部献出。经费不足,他赶到唐山,利用昔日担任工商日报总编的声望,邀集丰润、玉田、遵化等县和唐山市有名望的巨贾豪绅,进行筹集。

一天,洪麟阁到玉田县于家铺岳父家里。其岳父肖文福是位名医,不仅家资殷富,而且德高望重。老人听了洪麟阁的来意之后笑道:“你是让我带头捐资助款喽?”

他说:“您老人家如能为人师表,各地绅商定会纷纷响应仿效。”

老人当即把自己积蓄的家资大半捐出,并叫自己的独生儿子肖兴亚中断医业,到洪麟阁的抗日联军担任军医。老人还协助洪麟阁四处动员游说,提出响亮口号:“爱国俱属一家,抗日人人有份。”

肖文福老人的行动影响所及甚广。三天之内,丰、玉、遵等县的大部分绅商都行动起来,有钱的出钱,有枪的出枪,有人的出人,主动提前把钱款送到了抗日联军。

此时,天津市各界知名人士杨十三(杨裕民)、马溪山、连以农等人,陆续来到遵化县地北头村,同洪麟阁共议暴动之前的一切准备工作。由马溪山推荐,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赵振威担任军事教官。洪宅成了指挥所,宅后的武术场成了军事操练场。人们昼散夜聚,在星光下操练战术,收听延安电台广播,当地军民深受鼓舞。这时,中共中央北方局又派李楚离由天津赶到地北头村,指导冀东抗日联军的组建工作,和杨十三、连以农等人负责在村北山沟中的二郎庙给联军上政治课,洪麟阁和赵振威上军事课,培养出一批军政干部。

6月,遵化、迁安、滦县三路抗日联军的负责人在丰润县田家湾子村举行联席会议。

鉴于抗日大暴动准备工作的进展和条件的成熟,会议研究决定,正式建立冀东抗日联军,由高志远任总司令员,洪麟阁李运昌任副总司令员,下面组成三路军,洪麟阁兼任第一路军司令员。自此,联军指战员们亲切称洪麟阁“教授司令”或“大胡子”司令。

会议决定:7月16日在遵化、丰润、迁安、滦县等六个县内同时举行抗日起义大暴动。为了加强党的领导,中共河北省委特派李楚离仍在第一路军指导工作。洪、李二人连夜赶回地北头村,共同研究部署起义前的一切准备工作。

就在大暴动一天天迫近的时刻,情况突变。由于叛徒告密,7月4日拂晓,丰润、玉田、遵化三县的2000多名伪警备队突然包围了地北头村。因为抗联战士在暴动之前都已分散隐蔽,村内只留下第一路军指挥部和一个警卫连,洪麟阁立即率领大家奋起应战,同时派人通知隐蔽在村北山沟二郎庙的第一总队火速来援。

手榴弹、机枪、步枪一齐吼叫起来。敌人像被风暴摧折的庄稼一样,纷纷倒地。但打退了一批,一批又冲上来。危急时刻,敌人背后突然响起一片喊杀声,第一总队队长赵振威带领1000多人,由二郎庙赶来增援。霎时,烟尘滚滚,刀光闪闪。洪麟阁率领指挥部和警卫连同时发起冲击,与第一总队内外配合,里外夹攻,从搏斗到拼刺,从远距离到近距离射击,打得敌人死伤无数,伪警备队大队长果振均被当场击毙,敌人不敢恋战,狼狈溃退。

硝烟未散,洪麟阁与李楚离等指挥部成员立即开会研究决定:抗日大暴动时间,由7月16日提前到7月8日,先攻占遵化县城。8日拂晓,第一路联军的三个总队同时行动,洪麟阁与赵振威率领第一总队;李楚离与杨十三各率第二、第三总队,兵分三路,向遵化县城猛进……

抗战英烈洪麟阁:冀东杀敌热血写就“还我河山”

日军闻讯,慌乱不堪。唐山市伪政府的日本顾问亲自出马,调集玉田、丰润的日军600多人,伪警备队2000多人,从侧翼拉网包抄,企图在玉田、遵化两县交界处的小狼山,把洪麟阁率领的第一路抗日联军吞噬。天近黄昏,洪麟阁率领第一总队正向遵化县城飞速前进,突然发现敌情!来不及通知其他两个总队,洪麟阁和赵振威率领第一总队捷足先登,迅速占领了小狼山口。

敌人黑糊糊的一片,朝山上拥来,把整个山坡都盖满了。为了节约子弹,洪麟阁在战前规定了各种枪支的射击距离。敌人嚎叫着往上冲来。“打!”随着洪麟阁的一声枪响,赵振威的机枪便吼叫起来,手榴弹、步枪也一齐打响了,敌人倒下一片。督战的日本指挥官暴跳如雷,任日军怎样威逼,伪军也不敢起身。

洪麟阁见状,命令联军战士喊话:“伪军弟兄们,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你们要枪口对外!”“作为一个中国人,你们甘心当亡国奴吗?”瓦解工作立即奏效了,敌军内部一片混乱,日军无可奈何,当夜停火退到山下。

洪麟阁见敌众我寡,便组织部队趁夜黑突围南撤,把敌人甩在小狼山,在鲁家峪与李楚离、杨十三率领的第二、三总队会合。几位领导人研究决定:改变原进攻遵化县城的计划,趁敌人出来“围剿”,玉田县城兵力空虚,打它个措手不及,先攻占玉田县城。

凌晨开始攻城。洪麟阁命令第一总队主攻东门,二总队攻西门,三总队攻南门。由于敌人主力全被调往小狼山,守敌武器虽强,但人数只有几百人。洪麟阁身先士卒,和第一总队长赵振威率先冲到东城脚下,带头竖梯登城,敌人惊逃四散,联军战士们喊杀声冲天,大开城门,鱼贯而入。以内应为向导,从伪县政府的卧室内抓到了伪县长郎惠和,并火速占领了全城。守敌除少数逃窜外,大部分被俘。在城内的一座古庙的香案下,搜出了日本顾问石本,当即绑缚游街示众。所到之处,民众拍手称快,欢呼雀跃!

洪麟阁命令在全城各处贴安民告示,开监释放“政治犯”和群众。紧接着召开了军民大会。

攻下玉田县城,大大增加了广大军民抗日必胜的信心,各县、乡踊跃参加抗日联军的人数与日俱增,第一路军由2500多人猛增到6000多人。

攻下玉田县城的同时,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全面展开。北起长城口,南到渤海湾,西始潮白河,东抵山海关,十万义军驰骋山野。仅两个月,连克卢龙、迁安、玉田、乐亭、蓟县、平谷等20多个县城,摧垮了敌人除铁路沿线以外的大部分城镇据点和遍布在农村的伪政权。人民群众扬眉吐气,日伪军惶惶不可终日,不得不从“满洲”(东北三省)等地调遣重兵来应付冀东。

8月2日夜,李楚离披星戴月地从联军总部赶到玉田县城,向洪麟阁转达中共上级组织和军方负责人宋时轮、邓华的建议:联军队伍再回原地,配合八路军共同作战。洪麟阁立即率领部队赶往遵化县铁厂镇,与由平西挺进到冀东的八路军第四纵队会合,同由“满洲”增兵冀东的日军进行了几次战斗。敌人死伤惨重。抗日联军由于刚刚组建,武器装备不足,也减员很大。

8月27日,由邓华主持,八路军第四纵队党委、冀热边特委以及第四纵队和冀东抗日联军各路指挥员在铁厂镇举行联席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朱德、刘少奇等领导同志几次来电关于在冀东立即建军、建政、建立根据地的指示,并决定成立冀热察军区,宋时轮任军区司令员,邓华任政治委员,李运昌、洪麟阁、高志远任副司令员,统一领导和指挥各路抗日队伍。

10月,洪麟阁率部在遵化县台头村与日军遭遇。不料部队在行动中因警卫连调号声响,暴露了指挥部的阵地目标,日军的骑兵分南北东三个方向疯狂包围过来。洪麟阁立即命令设伏在山头的几挺机枪,向敌人轮番扫射,阻击敌人的进攻。敌人的骑兵纷纷落马,乱了阵脚,只好退却。敌人转而改用炮火轰击,炮弹在阵地接连爆炸,浓烟冲天,土石横飞。突然,一颗炮弹在指挥部附近爆炸,洪麟阁为了掩护机枪射手,猛扑过去,头部和腿部受了重伤,浑身上下起了火,长须和头发全部烧光。他在地上滚了几滚,压灭了身上的火苗,翻身而起,继续指挥战斗!

警卫员要背他下去包扎,被他一手推开:“不要管我,我和机枪手留下,其他同志全部撤走!快!”

他指挥机枪手扫射冲上来的骑兵。当敌人快到阵地前沿时,他跃身投出一颗手榴弹,几个鬼子骑兵被炸得血肉横飞!突然,一排排子弹射来,洪麟阁和机枪手身中数弹,前胸和腿部的衣服都被打成了碎片,鲜血染红了阵地上的山石和劲草……

11月25日,中共中央,毛泽东、王稼祥、杨尚昆等同志再次来电,指示冀东抗日联军一定要坚持冀东游击战争,严厉批判了大部队西撤的错误主张,中央严肃指出:“未能尽可能保持和发展冀东大暴动的伟大胜利,没有很好团结地方党和军队,没有能镇静地应付那里的局面,以致退出原地区,军队和群众武装遭受到相当大的损失。”

时隔不久,杨十三、连以农等领导同志,历尽艰辛,到达延安,代表冀东抗联向党中央汇报冀东大暴动的全面情况。朱德心情沉重,无限感慨地说:“决定抗联西撤的错误的思想路线,洪麟阁同志在错误路线面前坚持真理,顾全大局,这是值得我们党内每个领导同志应当学习的高贵品质。革命的成功,要有共产党人的英勇奋斗。但是,没有党外仁人志士的协力共助,也是难以成功的。洪麟阁是我们党非常需要的知识分子和军事人才,他的牺牲对我们是一大损失啊!”

收敛洪麟阁烈士的遗体时,在他的内衣口袋里发现了还没有来得及给妻子写完的那封信,上面沾满了血迹,并有三个弹孔,在场的指战员们无不失声痛哭!

洪麟阁的遗体落葬在台头村北一个陡峭的山崖上。墓周围植满常青翠柏。为了永久地纪念他,广大指战员和人民群众把那座山崖更名为“洪山岭”。

小编推荐:抗战英烈叶辅平:参加过南昌起义的叶挺胞弟抗战英烈陈钟书:滇军抗日捐躯第一位少将旅长抗战英烈赵锡章:带着寿衣转战在抗日战场最前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