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后宫人物 > 揭秘:宁为贫家妇不做帝王妃的大唐奇女子是谁?

揭秘:宁为贫家妇不做帝王妃的大唐奇女子是谁?

时间:2016-05-16 06:47:41分类:后宫人物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宁为贫家妇不做帝王妃的大唐奇女子是谁?

唐德宗李适是唐朝第十代皇帝。王珠,是唐德宗的贵妃。其兄王承升,是李适的好朋友。王承升好琴,李适亦好琴,遂引为知音。李适做太子时,一天闲来无事,到王承升家喝酒聊天。二人正在开怀畅饮之际,忽然传来一阵悠扬悦耳的琴声。李适寻音望去,隐约看见一红衣女子,在远处的一棵海棠树下抚琴。美人妩媚的倩影,如电光石火一般重重地撞击着李适的心扉。李适听呆了,看呆了,曲罢,他不由赞不绝口。

李适问王承升道:“适才弹琴的是什么人?”王承升不敢隐瞒,如实作答:“是愚妹。”李适情不自禁夸道:“早就听说令妹才艺双绝,何不令出相见?”王承升的妹妹王珠不同凡俗,她对与皇太子见面毫无兴趣,久久不愿出来。王珠说道:“太子也无非是个臭皮囊罢了。至于你这样吗?”见哥哥为难,才勉强来到厅堂。太子痴痴地看着,回宫后从此食不甘味,寝不安枕。皇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便奏闻代宗皇上,随即传谕王家,欲纳王珠为太子贵嫔。王珠听说宣召她进宫去做太子妃,便啼哭说:“皇宫是最见不得人的地方。女孩一旦进宫去,一窝子女人争宠,几个有好下场的?宁为贫家妇,不做帝王妃。”

王珠死活不肯进宫,王承升动员一家人前来解劝,王珠拗不过众人,只得先施缓兵之计,便说道:“我现在年纪尚小,不懂得宫中礼节,待太子继承皇位,再进宫去也未迟。到那时,宫中礼节,我也略知一些。今日若硬要强逼进宫,便是一死。”李适得知,也无可奈何,只得作罢。其实,当时李适是有妻室的,他的原配王氏,一生恪守妇道,贤明豁达,是标准的贤内助。王氏曾为李适生下一子,取名李诵,即后来的顺宗。李适即位时,封王氏为淑妃,排在众嫔妃之首,行使皇后的权力。公元783年10月,唐德宗因为急于削藩而爆发了泾原之变,德宗仓皇逃往陕西乾县。因出逃仓促,将玉玺遗忘,而细心的王淑妃已将大印带了出来。此事很使德宗感动。由于离开长安,失去了优越的生活环境,再加上几年奔波乱离的日子,特别是女儿生下后即夭折,对王淑妃打击很大。回到长安,王淑妃一病不起,不治而亡,赐谥号为“昭德皇后”。

丧事虽毕,德宗十分想念皇后,每日愁眉泪眼。王公大臣怕他哭坏了身体,便轮流着陪伴皇帝,德宗的悲怀渐渐地解了。虽然王皇后已去世了,但皇帝身边不缺美女,也没有立刻想到王珠。还是一个宦官提醒他说:皇上怎么把王珠忘了?德宗这才猛然想起那王家美人。因有前约在先,王珠万般无奈,只好来到德宗身边。

协议离婚

自王珠进宫后,德宗立刻化悲为喜,把她当珍宝一般的捧着。隆重地册封她为贵妃,极力想讨她欢心,唐朝的后宫制度有着严格的等次,皇后之后依次是四妃:贵妃、淑妃、贤妃、德妃。王珠排在众嫔妃之首,皇后王氏已死,实际上她已取代了皇后的位置。这是古代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地位啊!这还不算,德宗为能整日陪伴着她,甚至无心上朝理事。为逗美人欢心,德宗把宫中收藏的宝珠,串成衣服,赐王贵妃穿着;粉面脂香,更衬着珠光宝气,不似天仙,胜似天仙。王贵妃素来爱清洁,入宫后每天洗三次澡,更三次衣。每一起坐,都有宫女挟着帔垫,在一旁伺候更换。每当贵妃吃饭时,必有八个宫女端茶盛饭。尤其王贵妃在宫廷里活动时,数百个宫女、宦官前呼后拥,十分威风。

虽然王贵妃极受宠爱,赏赐丰厚。但王贵妃内心并不欢愉,自打进宫后,原本天真烂漫的少女变得整日不苟言笑,蛾眉紧锁。德宗见了,却更加喜欢,因为她的忧郁气质,是皇帝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为了逗这位美人高兴,德宗便命人建造起一座水晶楼来,水晶楼落成之日,德宗便在楼下置酒,宣召大臣命妇和六宫嫔嫱,在楼下游玩,一时笙歌叠奏,舞女联翩。众人正在欢笑的时候,忽然不见了这位王贵妃。德宗皇帝心中最宠爱的就是这位王贵妃,今日欢会也是为着王贵妃,如今她不在跟前,酒也懒得吃,歌也懒得听,舞也懒得看,便急令宫女上楼宣召,那宫女去了半天,却不见王贵妃下楼来。德宗忍不住了,便亲自上楼去请,只见王贵妃坐在牙床上,低头抹泪。德宗看了,心中又是痛惜。

德宗问:朕究竟怎么做,你才能开心呢?见德宗发问,王贵妃愈是哭得凄凉。德宗大惊,问其缘由。王贵妃边哭边抹眼泪求道:“万岁爷饶放了俺这贱奴吧!贱奴自知命薄,受不住万岁爷天一般大的恩宠,因宫中礼节繁琐,行动监视,宛如狱中囚犯。我性爱自由,受不了宫中拘束。虽万岁爷百般宠爱,而贱妾受之,则如芒刺在背。万岁爷如可怜贱妾命小福薄,务求放妾出宫,还我自由。”正在兴头上的德宗皇帝,不料王贵妃说出这番话来,心中十分扫兴,十分不解,也十分委屈。本想训斥她几句,又看她哭得带雨梨花似的,十分可怜,十分动人,自己也十分不忍,既心疼又无奈,劝慰了几句,只好悻悻而去。德宗皇帝没法子,其他的妃子可乐坏了,见机争宠,她们巴不得王贵妃失了宠,自己可以爬上高枝儿去。她们在德宗面前进谗言,德宗便逐渐疏远了王贵妃。

一次,德宗又到王贵妃住处,一看目瞪口呆:只见王珠头发散披,钗横裙乱,身着宫女的粗布衣服,杂在宫女之间,与她们一起洗衣舂米,浇花种草,自得其乐地干活儿。德宗哭笑不得,也恼火异常,问她究竟要怎么样?王珠伏地跪求:“妾乃布衣女子,喜耕种,不慕荣华,生平只追求心灵的自由,皇宫于妾来说,不啻为豪华监狱。今虽富贵,终无意趣。望吾皇降皇恩,赐放妾身还家。”德宗很是气愤地骂道:“你真是天生的贫贱命,无可救药了!”德宗得不到王珠的爱情,虽然心里不爽,但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于是德宗皇帝下令废去王贵妃的名号,退回王承升家,并与王珠约法三章,不准她再嫁仕宦之家。王珠回到家中,如小鸟出笼,恢复了女儿本色,竟日笑逐颜开,一点儿也没觉得丢了贵妃头衔有多难过。

布衣红颜

这时朝中有一个中书舍人,名叫元士会,长得眉清目秀,深通音律,也是当时有名的“才子”。得知王珠宁为民妇不为皇妃的经历,大为叹服。元士会和王承升是朋友,也是王家的常客。王珠未入宫之前,也曾和元士会一起相见过几次。曾一起探讨过宫商音律,切磋过围棋,彼此留有好感。只可惜元士会当时已娶妻钟氏,夫妇琴瑟相得。元士会只把王珠当妹妹看待,都不曾有过妄念。元士会去王承升家拜会,适值王承升不在家中。王珠一曲,吸引着元士会的脚步,俩人虽是旧时相识,毕竟多时不见,又多了皇帝旧妃的名分阻隔,言谈中未免有几分生涩。王珠听说元士会新丧了妻子,心中还有忧伤,便用好话宽慰了一番。元士会回到家中以后坐立不安:这王珠小姐是自己心中久已羡慕的人,又是一个妙解音律的美人,叫人不想也难!

元士会常找借口去王家,或与王承升饮酒赋诗,或与王珠抚弄琴弦,手谈棋艺。一来二去,不知不觉间,忍不住互诉衷肠,都把心事吐露了出来。元士会是个重情的人,为了能与王珠结为夫妇,又不违背当今皇帝“不许嫁与仕宦之家”的圣意,甘愿放弃仕途。因而请王承升代奏皇上,辞了中书舍人之职,挂冠而去。随即携王珠双双返回故里,过起了隐居生活。一个追求爱情,一个不慕荣华,这一对奇男奇女演绎的真情故事,成为后人流传的佳话。

小编推荐:李延年为何被诛杀:哥哥投降匈奴弟弟与宫女偷情蔡伦:中国古代历史上最无争议的功劳最大的宦官大汉朝最有权势的女人窦漪房:架空汉武帝的女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