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后宫人物 > 哪些皇帝女儿愁嫁?为什么皇帝的女儿也愁嫁呢?

哪些皇帝女儿愁嫁?为什么皇帝的女儿也愁嫁呢?

时间:2016-05-10 14:36:58分类:后宫人物来源:中国历史网

哪些皇帝女儿愁嫁?为什么皇帝的女儿也愁嫁呢?

老话常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但放在明朝,这事却是实实在在的愁。

明朝三个世纪的历史上,共出生公主92位,但其中获得公主封号的,只有77位,加上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姐姐与侄女,明朝拥有公主封号的女子,共有81位。之所以有些公主没有封号,主要因为她们其中三十六位出生时早夭,许多人因此没有册封。在家庭子女地位上,明朝同样重男轻女——公主的名分,并不是生下来就有的,就算你是皇帝的亲闺女,也要老老实实的熬时间,明初的时候,通常是刻板到公主出嫁前两天才给名分,后来总算政策灵活掌握,但也大多要到公主成年之后。

而如果细看这81位公主的“结婚率”,却是一个差强人意的数字:下嫁者一共57位,刚刚过百分之六十。而这其中如愿嫁得好郎君的,随着明朝时代的演进,却越发的屈指可数。

明朝公主的婚姻,和那年头民间嫁女儿一样,属于包办婚姻。在明朝朱元璋至朱棣三代帝王统治年间,公主的丈夫,主要是从勋贵子弟中选取。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公主择婿到明朝正统年间的时候,也逐渐形成了制度化:一是禁止文武大臣家的子弟参选。二是驸马的选择,也是通过海选方式进行,由礼部主持,参选条件是年龄14至16岁,且拥有京城户籍(北京市户口)的在京普通官员以及良家子弟。要求容貌端正,举止端庄,家室清白,富有教养。如果京城找不到合适的,就把选拔范围,扩大到山东河南河北三地,通常都是以海选的方式选出三人,再由皇帝相看,确定其中一人。有幸获选的幸运儿,也并不是立刻就能娶公主,相反要先参加礼部举行的驸马学习班,学习合格后方能与公主机会,也就是成为我们通常说的“驸马”。

哪些皇帝女儿愁嫁?为什么皇帝的女儿也愁嫁呢?

而对于平民百姓来说,驸马的诱惑力是非常大的,明朝的驸马,全称叫做“驸马都尉”,可以居住在国家赠予的豪宅里,更享受每年两千石禄米的高薪(折合人民币八十万),每年的计划外收入也多,比如有朝廷的赠田和赏赐,驸马的父亲也因此沾光,可以被授予兵马指挥使的虚职并享受俸禄,儿子也可世袭成为锦衣卫指挥,属于厅级干部。当然,从行政级别上说,驸马还是属于公主的下属,见了老婆的面,依礼要向老婆下跪,公主吃饭的时候,驸马更要侍立一旁,也就是公主吃着,老公看着,公主站着,老公跪着。对比驸马一家的优厚待遇,这些算是“幸福的代价”。

为了这“幸福的代价”,在当时,每到招驸马的时候,各地都有好青年趋之若鹜。理论上说,以如此严格认真的选拔标准,如此富有吸引力的条件待遇,给公主选个好驸马,貌似是没问题的。

理论上是这样,实际上却全走了样。

首先是对于驸马的考评,除了要考评驸马本人的条件外,驸马的家庭身世,也成为考评的重点内容。如此一来,有时候好端端的婚姻,偏偏就容易“烤”糊了。明世宗朱厚熜的女儿永淳公主,便是这么个“杯具”,当时明世宗为女儿招驸马,本来确定了一个叫陈钊的青年,这小伙一表人才知书达理,明世宗起初越看越喜欢,拍板就把婚事定下来了。可事后得知,陈钊出身不清白,母亲只是家族的小妾,这下明世宗不干了,果断替女儿退婚,但公主婚期已定,只得抓紧时间重新海选,仓促之下,这次可选歪了,好不容易选来一个家世清白的谢昭,可相看以后才知道,这位谢公子貌丑不说,还是个秃头,明世宗有心悔婚,无奈婚期迫在眉睫,皇家的面子朝哪搁,只能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嫁!

而更漏洞百出的,却是驸马的海选环节,和皇帝选老婆一样,公主选驸马,最初的海选,也都是由太监操办,且中间缺少监督,只要敢塞钱,阿猫阿狗也能蒙混过关。万历皇帝朱翊钧的妹妹永宁公主,就是吃了这个大亏。当时万历帝大张旗鼓给妹妹选驸马,一来二去,总算挑中了一个,小伙子叫梁邦瑞,富商出身且相貌不差,外加操办的太监把他夸成一朵花。万历帝也就拍板认可了。可婚礼当天就发现不对劲,这哥们穿着婚袍,却当场狂流鼻血,把现场来宾都吓得够呛,关键时刻还是太监会说话,当场奉承说:婚礼见血是大红,这吉利啊!万历帝想想也对,于是就没往深里想。谁料结婚才一个月,公主就嚎啕着回来了:这位梁公子其实是个痨病鬼,参加海选的时候就病的够呛了,全靠给太监塞钱才混进来,送进洞房后,就体弱得连夫妻生活都过不了,蜜月都没过完就一命呜呼了。可怜永宁公主贵为金枝玉叶,却是先嫁人妇,再做寡妇。那年头已是明朝中晚期,所谓封建礼教在民间早已不作数,照《三言》的说法,女子离婚再嫁,那是正常不过。可放在皇室生活,却依旧条令森严。公主守寡,那是一定要守到底。不出几年,守寡到底的永宁公主郁郁而终。一生幸福全让迷信哥哥和财迷太监毁了。

而就算是择婿满意,婚姻顺利,公主驸马的婚后生活,依然时刻充满“幸福的代价”,最典型的幸福代价是:公主驸马的夫妻生活,也不是随便想过就能过的。

因为从家庭关系上说,公主驸马是夫妻,但从行政关系上说,公主是皇室,驸马是臣子,属于上下级。下级要找上级办事,通常都要申请,夫妻生活这类重大事件,同样也要申请。平日里,公主驸马,也都是分房而居的,公主在内室,驸马在外室。

而做驸马的,要申请过一次夫妻生活,那真比闯关还难。倒不是公主本人不乐意,而是公主并非一个人在战斗,陪公主嫁过来的,还有诸如保姆,奶娘等各色人等,申请一次夫妻生活,就跟进庙烧香一样,那样一级一级往里烧。

而最难烧的一关,莫过于公主的管家婆,即我们通常所说的嬷嬷。在公主与驸马之间,看似地位卑微的嬷嬷,却是横亘在公主驸马之间的一道铁门,公主驸马的夫妻生活过不过,一个月过几次,全是她说了算。

一般说来,公主和驸马要过夫妻生活,流程是这样的,由公主宣召,接到宣召的驸马,前来觐见公主,然后夫妻团聚,完事收工。

可有嬷嬷在,事情就不一样了。公主能不能宣召驸马,得看嬷嬷是不是同意,如果没给嬷嬷好处,嬷嬷不会同意,赶上嬷嬷不高兴,也不会同意,个别倒霉的公主,摊上个心理扭曲变态的,见不得年轻人恩恩爱爱的嬷嬷,那更是只能认倒霉了。

而公主之所以怕嬷嬷,主要因为嬷嬷都是老宫女,在宫里扎的时间长人脉广,尤其和实权太监交好,轻易得罪不得,虽然一个是主一个是仆,却还要看人家的脸色。

而接到传召的驸马,如果不给嬷嬷塞好处,就是嬷嬷传了,你也进不去,被嬷嬷铁青着脸挡出去。有些驸马会绕开嬷嬷,趁嬷嬷不在的时候来会公主,可一旦被嬷嬷发现,后果就很悲惨:嬷嬷会像捉奸一样把驸马逮出来,打的驸马这辈子都不敢偷着来。好好的夫妻,就这样整的和偷情似的。

绝大多数的驸马和公主,就是这么憋屈着过了一辈子,当然也有奋起反抗的,不过虽然胜利了,代价却是惨重的。比如《万历野获编》里所记录的,万历皇帝朱翊钧的女儿寿宁公主。

这位寿宁公主的来头可不简单,她是万历帝最宠爱的贵妃郑贵妃的女儿,万历帝有十个公主,夭折了八个,仅存的两个钟,寿宁公主是他最疼爱的掌上明珠。后来寿宁公主嫁人后,万历皇帝还分外想念,嫁人的时候就特意下旨,命公主每隔五天就要回宫一次。

可就是这样一位备受宠爱的公主,结婚后却一直受嬷嬷的欺负。她和驸马冉兴让,婚后一直感情和睦,偏偏多出个嬷嬷梁英女,这女人脾气古怪,尤其见不得男欢女爱,公主要宣驸马,总是想方设法阻拦,公主驸马花了不少银子,赔尽了笑脸,却是该骂还是骂,该不让见,还是不让见。

日久天长,小夫妻也忍无可忍了,趁有一次嬷嬷不在,冉兴让干脆摸进公主房间,二人痛痛快快私会一回,偏在正亲亲我我的时候嬷嬷回来了,这下可炸锅了,嬷嬷当场卷袖子打骂,公主也忍够了,和嬷嬷大吵一通,随后夫妻俩豁出去了,打算分头进宫,驸马去找老丈人万历帝揭发,公主去找母亲郑贵妃哭诉。同心协力和嬷嬷斗到底。

哪些皇帝女儿愁嫁?为什么皇帝的女儿也愁嫁呢?

按理说,这小夫妻该是百分百的胜算,一个是皇上贵妃最疼的掌上明珠,一个是掌上明珠的老公,对面不过是个老宫女,胜负似乎一目了然。

可真斗起来才知道,小两口还是毛太嫩,一面嬷嬷早利用相熟的太监,跑到公主生母郑贵妃面前颠倒是非,尤其把公主思念驸马,和驸马相会,说成是不守妇道。结果郑贵妃大怒,公主来了三次都被挡在门外,另一边厢的驸马更惨,被挡驾见不到万历帝不说,还被嬷嬷的亲信太监找人一顿暴打。还没等着冉驸马去告状,万历帝的圣旨反而下来了:斥责驸马乱搞事情,反命他夺职反省。一对合法的夫妻,争取合法的夫妻生活,除了争来一顿暴打和母女反目,便是这么个窝囊结果。

不过他们还算是幸运的,这事情过后,事情的始作俑者梁嬷嬷,被调往他处,虽然打人的宦官没有遭到任何处罚。但相信公主驸马是知足的,因为他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在整个明朝的三百年里,他们或许是唯一一对可以正大光明在一起的公主驸马。虽然过程惨痛了些。

小编推荐:揭秘:慈禧如何用五年时间就从贵人荣升贵妃?谁是第一个称帝的女人 她为何最后受裸刑而死?三国历史解密:与孙权妻女偷情的孙辈权臣是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