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后宫人物 > 芈月的原型真的风流威武堪比一代女皇武则天吗?

芈月的原型真的风流威武堪比一代女皇武则天吗?

时间:2016-05-08 15:38:39分类:后宫人物来源:中国历史网

芈月的原型真的风流威武堪比一代女皇武则天吗?

芈八子是楚国公主,她容貌姣美,聪明机敏,能歌善舞,通兵略,知权谋,是楚国宗室中公认的倾国美女。秦楚关系自春秋以来就一直不错,互相通婚,芈八子被楚国宗室选中,教以房中术,远嫁秦国惠文王。芈八子袅娜娉婷之身,得依于王宫之内;楚楚依人之貌,坐怀于帝王之身。从地理位置来说,芈八子从今天的今湖北荆州,嫁到陕西西安。

一夜,芈八子与惠文王同寝,惠文王酣睡时,大腿压在芈八子身上,娇小芈八子深感巨压,柔声唤醒惠文王道:“大王万乘之躯,大腿有如熊掌,妾身难以负重,枉大王莫怪。”惠文王半梦半醒,嘟哝道:“方才寡人尽置身躯于汝之上,汝尚未感沉重,为何觉寡人一腿而重乎?”惠文王的意思是,刚才我全身压在你身上,你都没说重,为何我一条腿压在你身上你会觉得重?才思敏捷的芈八子道:“一腿无有利,而全身有利焉!”

芈八子的性格直率,坦言:一条腿压在我身上,我不感到舒服,你全身压在我身上的时候,我也在享受愉悦之情,就不感到重量了。惠文王带着笑意入眠。芈八子如此风情种种,入秦宫以来,与秦惠文王浓情蜜意,卿卿我我,交融之欢,飞越达摩九重天。芈八子得宠,她却并不是王后,王后是魏国公主。魏国公主和楚国公主,她们各生下三个儿子,此后的数年,惠文王的龙榻,就为两位公主所垄断。

宫斗当中,芈八子输给了惠文王后,自己的长子公子稷被送到了燕国。从秦国到燕国,相当于今天陕西西安到北京。春秋战国时代,最西边的诸侯是秦国,最东北的诸侯是燕国,公子稷被送到天涯海角的燕国,芈八子在宫斗中输的很彻底。等秦惠文王驾崩,太子即位,是为秦武王,芈八子就彻底失去了争夺太后的资本。下面两幅地图,是当时公子稷去燕国当人质的路线,从图上可见,芈八子输的几乎没有机会了。

从秦国到燕国,相当于今天陕西西安到北京。四年后,秦武王在洛阳举鼎意外身亡,他又没有子嗣,下一个秦王是谁呢?秦武王的母亲慧王后是魏国公主,生有三个儿子,一个是秦武王,另两个是公子壮,公子雍。公子壮像极兄长秦武王,力大无比,勇武好斗,年少便担当庶长,有统兵作战经历,而且被秦武王封为季君。如果公子壮即位,秦国国策应该能得以延续,勇士会得以重用,秦军会不断东进、东进再东进。

惠文王后执掌朝政四年,公子壮又掌控部分兵权,秦国的王位继承,似乎板上钉钉,不容置疑就是公子壮。但是疯狂的楚女芈八子,携一家四口,插手秦国王位争夺,卷起了滔天巨浪。要豪赌,筹码就要“All In”,芈八子决定把远在燕国的公子稷接回来,人多力量大,全家一起共同进退。

现在来看看芈八子手中,到底有些什么底牌,让她敢于拿全家性命去豪赌。第一张牌,是戍守秦国都城咸阳的将军魏冉。魏冉是芈八子的同母弟,身强力壮,又有军事头脑,是秦武王喜欢的将领。第二张牌,是镇守东部宜阳的将军向寿。向寿也是芈八子的亲属,与左丞相甘茂关系特别好。芈八子的两张大牌,统领了两支军队,内外兼有,这就是她敢于与慧文后叫板的最大原因。


公元前306年,秦国都城咸阳,两位秦王并立。公子壮有太后和武王后支持,控制王城,以及咸阳城的部分兵力,尽管不能一口气吃掉对手,但他在咸阳城还是有很大的优势,因此在王宫中称秦王。公子稷有咸阳戍守的将军魏冉支持,控制咸阳外城的部分军队,虽然在咸阳的势力不及对方,但他外面有向寿支持,总的实力并不亚于公子壮多少,因此在公子府中称秦王。

两个秦王各有一套文武大臣,两位秦王出入宫门或府门,皆有数千精锐大军保护。此刻,惠文王后却率先发难,他从北方引入一个强力盟友,义渠。义渠之于秦国,就像匈奴之于汉朝。匈奴,来自北方草原,一直是中原文明的宿敌,几千年来一直折磨着中原农耕文明。强势如汉武帝,也只是将匈奴赶到漠北,始终不能将这个游牧民族灭亡。义渠的诞生,与秦人得到爵位,几乎同时,都在春秋开端之时。

春秋时期,义渠统一了陇东高原大大小小的部落,成为了一个新兴的游牧民族部落联盟。秦国则在春秋时期,完成了统一关中的重任,并不断消化和融合各方势力,试图进入中原争霸。春秋末年,义渠和秦国,这两个山上和山下的霸主,领土大幅接壤,地缘矛盾凸显,双方的冲突不可避免地到来。后来秦国多次击败义渠,在义渠的领土上设置郡县。

自这日起,义渠王便对芈八子死心塌地,疯癫房事中,沦于消魂梦,日日舒狂尽天明。芈八子用身体,将惠文王后的援兵化为己有,然而义渠王的力量,还不足以改变咸阳城的局势。能让公子稷登上秦王宝座的,还得拥兵数万的宜阳守将向寿。

公元前304年,一个晚上,夜深人静,向寿收拾人马,发兵五万,人尽含枚,马皆勒口,悄然无闻直抵函谷关。关口守将也是向寿的人,开关门放行,大军如群虎,直扑咸阳。咸阳南门,魏冉放大军入城,公子稷亲自登上城头,囧囧目光扫视大军入城,连声高呼道:“斩公子壮者,赏千金,众军士皆赐爵一级。”最终公子壮身被数枪,血盈袍铠,遂自刎而亡。历时三年的秦国王位之争,终于拉下大幕,公子稷进入王宫,正式即位,是为秦昭襄王。秦昭襄王之母芈八子,升为太后,是为宣太后。


芈八子的故事,此时并未结束,而是刚刚开始,自此她把持秦国朝政。战场上,芈八子提拔了白起等名将,伊阙之战,斩首二十四万,鄢郢之战,斩首三十余万,华阳之战,斩首十五万,等等,总计斩首上百万。宣太后时期,秦国夺取楚、韩、魏等国大片领土,拓地千里!以下两幅图是宣太后当政初期和她去世时候秦国疆域对比。

楚女芈八子,完成了她在秦国的图腾,宣太后这个疯狂的楚女,还制造了许多荒唐的故事,在男女私情上,宣太后更是没了约束,如桀骜不驯的野马,上演了许多载入史册的精彩大片。宣太后与义渠王的爱情故事,也一直在继续,后来宣太后为义渠王生了一双儿子。不过义渠王也仅仅是宣太后的男宠之一,宣太后当政四十多年,当她老去的时候,她在朝堂上说道:“等我死了,你们下面这下朝臣,凡是和我上过床的,都来陪葬。”

当时朝堂上面许多老臣,吓得战战兢兢,最后大家合伙商议,派人游说宣太后,才令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否则秦国朝堂将面临一次大清洗。

义渠王被降格为臣,名义上是义渠王,却只是个光杆司令,有名无实,取而代之的是几个秦国的县令。义渠此前的领土非常广袤,秦惠文王将这里置为北地郡,作为秦国北方的一个大郡。不过惠文王还是保留了义渠王,筑一座大屋,给他十余骑兵,让其在高原上自生自灭。老义渠王很快过世,青年义渠王即位这几年,领着十余骑,猎杀狼群,追逐猛兽,人马不多,却也风生水起,威名远扬。

按照秦法,义渠王和他的随从,这种闲赋劳动力,是必须要服兵役的。但义渠王身份不同,且他表面也并不反秦,高原上的秦国官吏对他特殊对待,睁一眼闭一眼。慧文王后要争取的,就是这新的义渠王。得慧文王后的密信,义渠王驰马高原,上荒山,下沟渠,召集义渠各部落遗民。这义渠王身长九尺,腰大十围,碧眼浓眉,声若洪钟,威风凛凛,天生领袖风范,他无论出现在哪儿,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旬月功夫,义渠王便招揽两千余骑,军威浩大,气势汹汹。北地郡太守和各县县令,一开始并未发兵阻拦,因为义渠王身份太特殊,此事又牵涉到秦国宗室争斗。一旦官吏阻拦,就是反对慧文后,帮助芈八子,要是站错了队,将来夷三族的可能都有。等到义渠王势大,北地郡的秦国官吏,根本不可能控制他了,北地郡太守只好令各城邑闭门自守。

接着义渠王挥师南下,以无人阻挡之势入关中,抵达咸阳北门,进王城见了公子壮。公子壮赐酒,义渠王一番痛饮之后拜谢而去,仍然屯兵北门,准备策应公子壮行事。黄昏时候,义渠王酒劲上来,勇士来报,公子稷令人送夜明珠数颗和蓝田玉数枚,请义渠王赴夜宴。义渠王大喜,一月前他还只是一个十余骑的首领,纵有雄才大志,也没有机会施展。今日却如鱼得水,左右逢源,立即领二百骑赴约。公子稷一路以礼相迎,却也不失王家风范,将义渠王迎到府中寝室,那里早已备好佳肴美酒。进得寝室,公子稷微笑道:“请将军入席。”

义渠王步入宽大的寝室,跪坐于席上,这才看清楚香烟弥漫之中,案几旁还有一佳人。义渠王回头一望,公子稷早已不知去向,只听佳人柔声道:“妾为将军弹奏一曲,请将军饮酒品味。”佳人弹曲,义渠王毫不客气,举盏痛饮,看那佳人摸样,娇娇滴滴,不似北方人氏,义渠王暗忖:这秦国不愧是大国,今日得见南国女子,果然美丽非凡。一曲罢,佳人道:“妾今无主,今夜欲侍将军,不知肯纳否?”


义渠王明白了,美人计,公子稷用美人计。定神一看,眼前的女子有华贵气质,料想侍奉过秦国的达官贵人,只是看不出美人的年龄。

确实,这佳人虽三十出头,岁月却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仍然像小姑娘一般鲜嫩。在义渠王的直视下,佳人脸庞染着浅浅的红晕,更显得楚楚动人。

义渠王不急不慌,灌一口美酒,道:“汝乃何人之妇?”佳人也用极为平淡的声音温情回道:“妾乃故惠文王之夫人,芈八子是也。”

义渠王吓了一跳,那个灭亡义渠的秦惠文王,这是他的夫人?义渠王不假思索从席上跳了起来,即便秦惠文王早已不在人世,也足以吓到这位北地豪杰。义渠王慌忙拱手道:“我乃小臣耳,汝是国母,臣失体统,罪该万死。”如果秦惠文王还健在,义渠王确实死定了,但是如今形势不同,芈八子需要他的帮助。

芈八子不知何时飘到了义渠王跟前,芊芊玉手拉住义渠王衣袖,柔声道:“方今天下,别无英雄,惟将军耳。暮夜无他人,惟我二人而已,将军何必拘谨。”义渠王感动万分,当即拜倒,醉眼朦胧道:“臣愿效犬马之劳!”芈八子站立着,将义渠王的虎头揽入怀中,义渠王哪受得了这个刺激,如拎起一只小鸟,借着酒劲,将芈八子抱向床榻。

小编推荐:揭秘慈禧的另类爱好 爱读鬼故事 常当编剧导演!揭秘:慈禧临死说了什么话使整个大清朝震惊?历史上最著名的九大邪恶女魔头 武则天排最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