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后宫人物 > 以房事论国事:揭秘史上最雷人的风流秦宣太后

以房事论国事:揭秘史上最雷人的风流秦宣太后

时间:2016-06-18 04:45:03分类:后宫人物来源:中国历史网

以房事论国事:揭秘史上最雷人的风流秦宣太后

在《战国策·韩策》中,记载了秦国宣太后在与韩国特使议论国事时的一段话,被称为中国历史上最黄的黄段子。有关史料上说,这位秦宣太后,乃秦昭襄王生母,楚国贵族,芈姓,惠王妃,称芈八子。也就是说,这位宣太后是是秦惠文王的妻子,本是楚国贵族之女,姓芈氏,人称“芈八子”。有的电视剧中说,宣太后是秦始皇的祖母,其实,宣太后应是秦始皇“祖父的祖母”,也就是说,她是秦始皇的高祖母。

芈姓,乃是楚王国的国姓,这位宣太后应是楚国王室的大家闺秀。八子,并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她嫁给丈夫秦惠文王后得到的封号。说起来,这个“八子”的封号地位比较低。在秦国的后宫不过是二流王妃。当时,秦惠文王的后宫妻妾成群,第一妻子称王后,第二妻子称夫人,其余妻子的名号顺序是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等。当时,宣太后是“八子”,因此,被称为“芈八子”。

但是,这个女人不简单,在中国历史上,不仅太后称谓,始见于她,而且太后专权,也自她始。据宋代文人高承《事物纪原》中记载:“《史记·秦本纪》曰:昭王母芈氏,号宣太后。王母于是始以为称。故范睢说秦王有独闻太后之语。其后赵孝成王新立,亦有太后用事之说。是太后之号,自秦昭王始也。汉袭秦故号,皇帝故亦尊母曰皇太后也。”宋代另一位文人陈师道在《后山集》中说:“母后临政,自秦宣太后始也。”她以太后身份统治秦国长达三十六年之久,而且大大发展了国力,使秦国发展成为超越齐、楚、燕、韩、赵、魏等六国的“超级大国”。据《史记·穰侯列传》记载,“东益地,弱诸侯,尝称帝于天下,天下皆西向稽首。”

当时,天下大乱,群雄逐鹿。有一次,楚国攻打韩国的雍氏,围城五个多月,韩国不敌楚国便派人向秦国求救。韩国是秦国的政治盟友,见秦国屡不发兵救援,而派出了一批批的使者都毫无音讯,后来就派出了外交高手尚靳,前来秦国求援。当时正逢宣太后“垂帘听政”,她立即召见了这位来自韩国的特使。尚靳果然是外交高手,拜见宣太后之后,他就以“唇亡齿寒”的历史教训,希望说服宣太后尽快派兵救援韩国。

宣太后听了尚靳的一番说辞,并没有立即提及发兵救援之事,而是向这位韩国特使讲述了自己与秦惠文王的当年房事。她侃侃而谈地说:“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这意思就是说,想当年我侍奉先帝的时候,先帝把大腿压在我的身上,由于体重太集中在一点,我吃不消;后来先帝改为全身压在我的身上,重量分散了,就不感到太累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对我有是有利的。现在你要我去救韩国,非兵众粮多不可,就必须日费千金,这个事情对我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宣太后说得很明白,那就是对我有利的我就干,对我没利的我就不干,不过比喻得如此色情,成为中国历史上上最黄的黄段子,而且跃然在《史记》之上,可谓是世之罕见。就这样,宣太后脸不红心不跳地大谈自己与秦惠文王的当年床笫之事,并以此事来比喻国事,直说得尚靳这位韩国的外交高手也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不得不知难而退。

据《战国策·楚围雍氏五月章》记载,宣太后虽然这样以房事论国事,但并没有忘记秦国与韩国的历史友谊。她还通过尚靳这个外交高手向韩国君主表达了自己亲切的问候,并邀请韩国君主在他认为适当的时候访问秦国。两千年后,清代著名文人王士桢在《池北偶谈》中批点宣太后说:“此等淫亵语,出于妇人之口,入于使者之耳,载于国史之笔,皆大奇!”

其实,这位宣太后不仅会讲黄段子,而且更是亲自演绎黄段子的高手。她的风流韵事成为史书上经常记载的花边新闻。据《类聚》记载,魏冉被封侯于穰这个地方,所以称穰侯。魏冉举荐白起出任大将军,为秦国打败了韩、魏、楚三国,攻取了魏国在黄河南边的属地,获得大大小小共六十余座城市。魏冉因此而专权独断,经常出入宫庭与宣太后幽会,成为了宣太后公开的情人。魏冉权倾一时,飞扬跋扈,以致国人只知道世上有穰侯,而不知道有秦王。

不过,宣太后找情人与派兵救援韩国一样,有着自己的原则:“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利国利民,还要有利自己。当初,秦国还不是十分强大的时候,她看到前来朝贡的戎狄义渠王年轻力壮,桀骜不驯,竟把色迷迷的目光投向自己身上。于是,她灵机一动,心生一计。原来,秦惠文王在世时,义渠王就已归附秦国,但因继位的秦昭王年幼无能,义渠王不仅对秦国虎视眈眈,而且明目张胆地侵扰边民,蚕食边土。在这样的情况下,宣太后竟然宽衣解带,主动献媚。义渠王毫不客气地将宣太后揽在怀里,一夜风流之后,义渠王从此便拜倒在宣太后的石榴裙下。

其实,宣太后的宽衣解带,不过是用石榴裙套牢义渠王的权宜之计。据《汉书·匈奴传》记载,在宣太后为义渠王红杏出墙的三十年后,秦国开始强盛起来,宣太后就在温柔乡中突然发难,杀掉了睡在自己身边的义渠王,并且立刻派兵一举灭掉了戎狄。据说,与义渠王一同被杀的还有她和义渠王所生的两个儿子。这也可能就是秦昭王从不干涉自己母亲四处找情人的真正原因。

宣太后一生有过许多的情夫,演绎过许多让人瞠目结舌的黄段子。而最后一位也是最出名的情夫是一位名叫魏丑夫的大臣。据《战国策·秦策》记载,公元前265年,秦昭王四十二年,已过古稀之年的宣太后病倒了,这距她离开政治舞台只有短短一年的时间。她躺在病床上,自知时日无多,行将就木,便想到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情人魏丑夫。于是,处于弥留之际的宣太后就传下遗命:“为我葬,必以魏子为殉。”原来,宣太后十分喜爱魏丑夫,常常以共商国事为幌子,召其入宫,以尽鱼水之欢。宣太后一生的情人大都是政治情人,唯独这个魏丑夫才是她一生没有政治因素的真正情人。

虽然,宣太后将魏丑夫作为自己的至爱,但是,魏丑夫听到宣太后的“殉葬令”后却十分恐惧,就去找大臣庸芮想办法。于是,庸芮便去求见宣太后为魏丑夫说情:“以死者为有知乎?”太后曰:“无知也。”曰:“若太后之神灵,明知死者之无知矣,何为空以生所爱葬于无知之死人哉!若死者有知,先王积怒之日久矣,太后救过不赡,何暇乃私魏丑夫乎?”太后曰:“善。”乃止。

这段对话的意思就是说,当时,庸芮为魏丑夫出面游说宣太后:“太后您认为人死之后,冥冥之中还能知觉人间的事情么?”宣太后说:“人死了当然什么都不会知道了。”庸芮于是说:“像太后这样明智的人,明明知道人死了不会有什么知觉,为什么还要凭白无故的要把自己所爱的人致于死地呢?假如死人还知道什么的话,那么先王早就对太后恨之入骨了。太后赎罪还来不及呢,哪里还敢和魏丑夫有私情呢。”宣太后觉得庸芮说的有理,就放弃了魏丑夫为自己殉葬的念头。

不难想见,当时奄奄一息的宣太后无疑倍感孤独寂寞,当初她有两种感情在自己的心中反复冲击,经常交集,一种是寂寞难耐的女性情感,一种是对国家的责任感,重病卧床让她对国家的那份感情逐渐淡薄了,而女性的情感上的空虚,自然就占领了她感情的高地。她回答庸芮那个“善”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一句真心的忏悔,还是她根本不想杀害无辜?恐怕这一切只有宣太后自己知道了。当年10月,秦宣太后驾崩,下葬在骊山西麓的芷阳。说起来,秦宣太后虽然一生绯闻缠身,但是,她同时也是在中国历史上起到过重大作用、却被历史遗忘的一位非凡女性。

小编推荐:才华令人生畏的废太子胤礽:康熙为何最宠爱胤礽明代女神医谈允贤的传奇人生:史上真实的谈允贤汉桓帝刘志的皇后窦妙:不得宠 失权后忧郁而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