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后宫人物 > 西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杀人取权独揽朝政

西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杀人取权独揽朝政

时间:2016-06-17 15:03:50分类:后宫人物来源:中国历史网

西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杀人取权独揽朝政

西晋惠帝后贾南风杀人取权揽朝政

西晋惠帝是有名的傻子,被称为“痴帝”。他“在位”十六年,活到四十八岁,先有皇太后杨氏家族掌权,后有丑陋皇后贾南风掌权。他自己别说管理朝政,就连太子也保不住。那么,贾南风是如何大权独揽的呢?招数只有一个:杀人!

(1)恶毒震慑后宫

西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生于太平元年(256),她的父亲贾充是平阳襄陵人。贾家曾经为司马昭杀死魏帝、篡夺帝位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受到皇室重用,掌握了一定的权力。

泰始三年(267)元月,司马炎与杨皇后商议后决定,立年仅九岁的杨皇后之子白痴司马衷为太子。皇后杨艳一共生了三个儿子,长子司马轨两岁就死了,二子司马衷和三子司马东都是白痴。尤其是司马衷,一直到七八岁时还不认识一个字,虽然请了好几位博学的师傅反复教导,司马衷仍然是“不可教也”,学什么真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什么也记不住。武帝知道这个儿子不成才,可无计可施。

五年后,武帝司马炎与皇后杨艳准备给太子选妃子,他们的态度非常审慎,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智力不正常,又是皇帝位的接班人,现在选的太子妃,说不定就是日后的皇后,所以品德必须要端正,当然人也要俊俏些。

公元271年,鲜卑部落酋长秃发树机能入侵西晋。司马炎万分忧虑。侍中任恺乘机推荐贾充前去镇压,以便把他排挤出朝。后来,皇帝真的派贾充前去镇压并兼做安抚事宜。

贾充知道是任恺玩坏,但有苦说不出,又不敢抗上,只好拖着不去。虽说战场如火场,等不得太久,但贾充还是拖了三个月才慢慢吞吞地准备起程。

临行前,贾充与大臣荀勖见面,讨教时局,总之就是不想离开权力中心。

荀勖与贾充一向关系不错,想出了个两全其美的主意来,那就是贾充把女儿嫁给太子司马衷为妃,这样贾充成了皇亲国戚,到前线去“充军”的事情自然不能让他去了。

这一招的确高明。一来贾充的几个女儿都又黑又丑,如能顺利嫁给太子,那可就是真正攀了高枝了,虽说司马衷傻点儿,那也是太子啊!太子是什么?半个皇帝啊!另一说就是贾充也受益,不但前线不用去了,说不定还会受到重用,等到了太子即位,那可是国丈啊!

贾充怎么想怎么觉得荀勖高明。可是他还得求荀勖,把这件关乎他身家性命的事情促成了。荀勖倒是够朋友,爽快地答应了。

贾充回到家,把情况和正妻一说,正妻哪有不乐意的?可又一看女儿,夫妻俩又发愁了。女儿不漂亮啊!要嫁给太子谈何容易?那就在底下下工夫吧。贾充夫妻一商量:给杨皇后上礼吧。杨皇后是司马衷的母亲,又统摄六宫,除了皇帝也就她了。于是,他们疏通关系,用重金贿赂杨皇后的侍从,然后通过侍从再贿赂杨皇后。

有人问了:皇后还在乎金银财宝吗?这似乎说不通啊。

不过,我们得这样想:皇后确实有财宝,但人是有弱点的,一说“抬手不打笑脸人”,另一说“越有钱越不嫌钱多”,杨皇后就爱财,谁能有什么办法呢?她连贾家几个女儿的面都没见过,居然就说“贾家闺女如何如何漂亮”。说给谁听呢?当然给武帝司马炎听了。

尽管皇后和侍从们都在耳边嘟嘟囔囔,但武帝最初并未相信,即使后来动了心,也是犹犹豫豫的。因为他打算让儿子司马衷娶卫瓘的女儿为太子妃,除了卫家的女儿漂亮外,他对卫瓘的道德水平是信任的。

但经皇后杨艳再三灌“枕头风”,加上侍从、贾家以及荀勖等人不断地劝,武帝司马炎最终让步,娶贾家女儿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时,武帝虽然首肯了娶贾家的女儿为太子妃,但还为确定娶那个女儿。有人推荐选贾充的次女贾午,这个孩子长得不漂亮,但还说得过去。当时太子司马衷十三岁,贾午十二岁,从年龄上说也还算般配。可是贾午长得很矮小,连礼服都撑不起来。于是换成了贾家的长女贾南风,贾南风比太子大两岁,长得非常丑陋,同时也不是嫡出,是贾充的次妻生的。这种情况在皇家婚姻中非常少见。

(2)太子妃无后,司马遹诞生

实际上,太子司马衷能否当皇上的问题,在武帝司马炎活着的时候就被提出来了。但是,武帝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同历史上许多皇帝一样,既希望大权独揽,又不能摆脱女人的干扰。当初他答应了杨皇后的请求,立了司马衷,之后便极力掩饰自己的错误,甚至不惜以司马家的江山为代价,这就是他的悲剧所在。

当时,“地球人”都知道司马衷的智力水平,可偏偏司马炎要极力掩盖,为此还费了不少心思,搞出了一场现场测试的闹剧。

一次,司马炎设下宴席,命太子宫的大小官员前来付宴。席间,他命几个官员写了奏折,请太子司马衷当即解决。

这可急坏了太子妃贾南风,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白痴,于是忙令亲信疏通给事张泓,以便让后者写出字条答复奏折。奏折送到后,张泓立即简单地写出意见,再由亲信递给司马衷,由他抄写后递给皇上。

司马炎看了司马衷抄写的批复后很高兴,认为太子不错,还拿给极力劝司马炎更立太子的官员看。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从这一行为,大臣们知道了武帝非要让司马衷当太子的决心,也就不说话了。他们明白,武帝希望把权力日后交给谁,这是皇上自己的事情。

堵住了众人的嘴,最高兴的是武帝和贾南风。

武帝为了这个太子,着实用了不少心思。

司马衷自娶了贾南风之后,不断同房,贾南风却一直没有怀孕。武帝以为司马衷不懂房事,就亲自派宫女谢玖与司马衷同房。这个谢玖是武帝的宫女,被武帝临幸过。武帝选她是因为她是过来人,同时也要交代事情。本意是让她带带司马衷。皇上抱孙子急切,早把乱伦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谢玖与司马衷同房回来报告,司马衷行为正常。

武帝非常高兴。

不久,谢玖禀告皇上说自己怀孕了。武帝非常高兴。这个谢玖回来后,因为与太子同过房,武帝便不再碰她,因此,这是司马衷的孩子无疑。

为了避免这件事情让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避免让贾南风知道。武帝命人将谢玖迁别的宫室里精心照顾,直到后来孩子生出来,并且长到几岁,太子和贾南风都不知道实情。

历史上也是一些人认为,这个谢玖怀孕的故事是武帝一手策划的,谢玖日后生的皇孙,实际上武帝自己的。不过现在已经无法查证此事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如司马炎的意,谢玖生了一个男孩。要知道这可是皇孙、皇长孙、皇太孙啊!武帝自然非常高兴,他给孩子起名司马遹。他非常珍惜这个皇孙,经常命人将孩子接到自己的宫里。

随着司马遹渐渐长大,武帝觉得有必要将实情告诉太子。一次,司马衷到宫里给父亲请安,司马炎指着司马遹说:“这是你和谢玖的孩子。”

一直没有子嗣的司马衷顿悟,同时也体会出父皇的良苦用心。

虽说司马衷脑子不够用,可皇孙司马遹倒是聪明,这是让武帝最安慰的事情。

有一次,正是夜间,后宫突然失火。司马炎站在城楼上观望,指挥众人灭火,同时将五岁的司马遹带在身边以防不测。

司马遹拉着武帝的手说:“夜间危急,圣上不能站在光亮的地方,应当在安全的地方躲避才好。”

孩子的话几乎让武帝激动得哭出来,他曾为自己的白痴儿子而苦恼,现在他的皇孙如此聪明,这怎么能不让他喜极欲泣呢?

及至火被扑灭后,武帝将这件事情宣告朝廷,所有的人都为司马江山有这样一个懂事理的皇孙而庆幸。

太子妃贾南风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不论她怎么让司马衷临幸,甚至独霸后宫,怎奈就是不能生育。她还请了御医,吃了药,可就是不成。

皇孙司马遹成了司马炎的跟屁虫。有一次这爷孙俩来到圈养场,司马遹见猪已经很肥壮,便说:“猪都这么肥了,为什么不把它们杀掉以慰劳前线的将士呢?你看它们这么肥了,还在争食物,不是浪费粮食吗?”

武帝听后非常高兴,认为这个皇孙有头脑,今后定能成大事。为了提高皇孙的威信,他把这件事情告诉大臣和后宫,并且明诏,今后养猪到一定重量,就不再圈养,一律宰杀。

有了这两件事情,武帝认为:在太子司马衷后,这个皇孙是应当继承皇位的。于是,他在努力培养皇孙之外,对身边的亲信大臣交了底,更重要的是,他将这个想法告诉了白痴太子司马衷。应当说,武帝对太子一直信任,因为司马衷也的确是孝顺的。

如果把武帝放在历史长河的角度说,他这个开国皇帝还是令人敬重的。但许多人对他立白痴儿子司马衷为太子非常不理解。甚至据此认为司马炎的脑子也有毛病,这是不客观的。

“司马昭之心——世人皆知”,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但许多人并不知道,司马炎便是魏国重臣司马昭的儿子。在他代魏自立之前,还差一点没有当上王位的继承人,主要的原因是他并不受父亲的重视。但是,他不甘寂寞,参与到王位的争夺中并最终取得了胜利。

事实上,司马炎是个天生的政治家。他在气质上几乎完全秉承了父亲司马昭的天性,既有足以左右形势的谋略,同时也有着一副宽厚仁慈的外表,加上许多重臣也以各种背景和理由拥戴他,这才说服了他的父亲司马昭将王位最终传给了他。

公元265年,司马炎见形势已经成熟,再也不愿当魏国的臣民了。他以“魏王曹丕接受汉献帝禅位”一样的口吻,几句话就将魏国的江山收在自己的手里。登基后,他比较好地解决了三国时代遗留的问题,使江山呈现了“三国归晋”的局面。尤其是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恢复经济、发展生产上,使晋朝的农业生产出现了一定的好形势。

司马炎在太子的问题上,只是反映出他对杨皇后的爱怜,当然他也希望能像汉、魏一样,立下“皇长子即位”的风气。

如果我们把头脑发育不正常的司马衷比做蜀汉的少主刘禅的话,有了诸葛亮的辅佐也没有什么大事,况且司马炎已经看到了皇孙的聪明和气质,他相信在他的安排下,晋朝会永享皇祚的。可是,他选错了太子妃。

当然,我们不能把晋朝的问题都推给贾南风,这是不客观的。

(3)大权独揽,阴毒当诛

公元290年四月,晋武帝司马炎终于支撑不住病体,离开了人世。三十二岁的太子司马衷即位,是为惠帝,年号“永熙”。尊杨皇后为皇太后,贾南风为皇后。不久,又立司马遹为太子。晋朝的大事似乎正在按照武帝的安排进行着。

然而,权力的争夺已经在暗战之中。由于司马衷的懦弱和弱智,这场宫廷的权力之争,率先从皇太后杨芷、其父亲杨骏和皇后贾南风之间开始了。

武帝先后娶了两位杨皇后,杨氏家族的势力不断得到加强,在武帝生命的晚期,皇后杨芷的父亲杨骏已经非常权重了,以至于武帝司马炎临终前,身边完全被杨氏家族控制了,大臣甚至是太子也无法和皇帝沟通。为了保住权力,杨家死死地将军权抓在手里。

当然,杨家树敌也不少。年纪不大的贾南风看出了门道,她挟司马衷而令天下,开始了她真正的权力之旅。

当时,杨骏对殿中中郎孟观、李肇等人一向态度傲慢。贾南风看准时机,准备利用孟观、李肇等人的反杨情绪,铲除杨家的势力。为此,贾南风、她的父亲贾充等族人,还包括孟观、李肇等人进行了周密的布置,但这些大事并没有让惠帝司马衷知道,贾南风仅仅在他的枕边吹吹风罢了。

永平元年(291)三月,贾南风怂恿汝南王司马亮“清君侧”。司马亮转告了楚王司马玮,后者随后率兵进京,开始武力夺权的行动。贾南风立即里应外合,派人对司马衷慌称杨骏谋反。司马衷哪里知道是假,立即降诏夺了杨骏的官位。

杨骏得知内变,忙召众亲信商量。主簿朱振说:“楚王玮无故入朝,必是对您不利。我们应当以牙还牙,立即出宫召亲兵保护。”

但是,有更多的亲信以各种借口离开了杨骏,杨骏感到大势已去。

贾南风意识到杨骏会来宫中救自己的女儿、皇太后杨芷,便派人监视。

果然,有杨太后的帛书从宫中用箭射出来,上面写着:“有救得杨太傅千金者,赏万户侯。”

贾南风立即将情况告诉司马衷,说皇太后杨芷也参与了谋反,司马衷默认了“清君侧”。

在激战中,杨骏被乱兵刺死,其手下连同家属被杀者超过三千人。

贾南风将皇太后杨芷迁到永宁宫,并暗中纠集群臣到白痴司马衷处说项,最终促使司马衷下诏,废皇太后杨芷为庶人,永远禁锢在金墉城内。

正当杨芷带着其母亲庞氏准备迁徒时,凶狠的贾南风又生一计,她要将庞氏枭首,以打击杨芷。临刑前,杨芷为了救母亲,剪下自己的头发上表贾南风,自称为“妾”,乞求放过她的母亲,给一条生路。但是,贾南风没有答应。

杨皇太后一族被灭了。夫君已死,父母双亡,自己又没有子嗣,而且被废黜了皇太后称号,杨芷已经哀莫大于心死。她恨贾南风心毒手狠,更后悔当年为其说好话。可是,世间没有卖后悔药的,一切都晚了。

本来,杨芷迁到金墉城的时候,还带着十几个宫女侍侯她。可贾南风仍看着眼热,就以各种理由将宫女们全部杀绝,迫使杨芷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后来,贾南风干脆让杨芷断炊,活活饿死了这位曾经的皇后、皇太后。

虽然除掉了杨家势力,但是朝廷并没有太平。先是用司马玮干掉了汝南王司马亮,后来贾南风又用计干掉了司马玮,最后贾南风如愿以偿地独揽朝廷大权。当然,名头还是要有的,白痴司马衷还是名义上的皇上。每次惠帝司马衷临朝,贾南风必在珠帘后面坐着,凡大事均由她做主,整个儿就是垂帘听政。

清代的慈禧太后好歹还弄个小皇帝摆样子,然后以孩子小为理由干政。贾南风倒直率,弄一个四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当儿皇帝,真真好笑。不过,要看到司马衷的白痴样,还真不能不说贾南风是为了江山社稷。

史书记载:有一年闹水灾,发生了大面积的饥荒。消息传到了司马衷耳朵里,司马衷说:“百姓没有粮食吃,为什么不吃肉粥填肚子呢?那样不就饿不死人了吗?”

还有一次,司马衷在皇家园林游玩,听到了青蛙的叫声,就问左右:“青蛙乱叫,是为公还是为私?”左右哈哈大笑。有一人回答他说:“在公家地里叫就是为公,在私地叫就是为私。”司马衷听得非常认真,还不住地点头。

(4)多行不义必自毙

贾南风心里是看不上白痴司马衷的,除了独揽大权外,在床笫间也大肆宣淫。

司马衷虽然白痴,但也知道吃喝玩乐,有不少的嫔妃。于是,看着眼热的贾南风也开始寻找面首。以她的权势,是没有人敢告诉给司马衷的。

皇宫除了皇帝之外,很少见到正常的男人。贾南风不得不动起心眼。她先是看太医相貌英俊,身材伟岸,便借医病为名,一再召见,并留宿宫中侍她的寝,连日不绝。贾南风还命令心腹宫女出宫,为她选择美少年入宫交欢,先后多达数十人。因怕走漏风声,有损她的名誉,这些男子为她几度侍寝后,往往都被杀害。

洛阳有一个盗尉部的小官吏,长得面目清秀,像女孩子一样,只因为家境贫困,所以平日只能破衣裹身。有一次,他失踪了数日,再出现时,衣着却非常华丽。其实,就是贾南风“临幸”过他。本来贾南风是不留活口的,这回不知动了什么心思,看这小子顺眼,就保全了他的性命。

虽然放荡宣淫,但贾南风始终没有生育。

司马衷的太子司马遹非贾后所生,贾南风看着他早就不顺眼,可是自己又生不出来孩子,也是干着急没办法,好在这个太子不喜权力,整日在自己的宫里与嫔妃胡闹,所以也就多活了些日子。

司马遹有个爱好,就是做小买卖,他在宫中修建了一个买卖市场,每天就以卖猪肉为乐。他的确有专长,目测、手拎猪肉重量非常准确,几乎是不差毫厘,堪称一绝。

这个司马遹也不是“好鸟”。舍人杜锡常规劝他以江山为重,要读书、修行,司马遹听不进去,反倒觉得他和自己过不去,恨他多嘴。一日,他让人在椅子上插了数十枚细针,上面用布装饰。随后召见杜锡,并故意让他坐。杜锡哪知其中奥秘,一坐下便被针刺伤,满裤裆都是鲜血。杜锡明白,这是太子司马遹对他的警告,于是不再说话。这事儿传出去后,群臣想:皇帝是白痴,太子又不学无术,都不禁为晋朝江山捏一把汗。

后来,贾南风的妹妹贾午产下一个男婴,贾南风便将孩子弄到宫里,谎称是自己所生。由于事前已经做了种种充分的准备,加上迫于她的淫威,除了她身边的亲信,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内情。

别认为贾南风是想过母亲的瘾,那就大错特错了!她是要用这个孩子替代太子司马遹。

在准备停当后,贾南风开始出击。她先是命令内史向皇上禀报太子的不是,为废太子做准备;另一方面,她选择“吉日”,以皇上身体不适的名义召太子入宫。

太子不知是计,到了宫中,就被贾南风的人引到休息室。刚坐定,贾南风的心腹宫女便呈上酒,说是皇上赐酒三斤。太子不得不喝,可是他酒量小,饮了几杯已经是醉醺醺了,说不能再喝了。宫女看任务不能完成,急得呵斥太子道:“天子赐殿下酒,殿下都不肯饮尽,难道是怕酒中有毒吗?”其实酒里还真没有下毒。

司马遹只好把酒都喝下,大醉如泥。

另一个宫女拿来一张文书和一张白纸,让太子照写一份,烂醉的司马遹吃力地完成了“任务”。

第二天,司马衷拿着太子写的文书,遍示群臣说:“太子不仁,其书如此,将欲弑朕,合当赐死。”

朝廷顿时大乱。有说应当杀太子的,有说要废太子的。

司马衷虽然是白痴,但太子终究是自己的亲骨肉。最后,他下旨废了太子司马遹,贬为庶人,禁锢在许昌宫。

后来,贾南风派人去用毒酒将司马遹毒死。但司马遹早有防备,任凭如何说项就是不喝酒。来人见不能完成任务,便从身上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药杵,从太子背后击出,司马遹中击倒地,大声哀呼,声彻屋外,最终,司马遹被打死。

贾南风的恶行引起了朝臣的不满,赵王司马伦早有意除去贾南风,只等贾后毒杀司马遹作为证据。司马遹死后,他立即率领多名下属将士冲进皇宫,寻找贾南风。

贾南风知道大事不好,正要躲避,突然与齐王司马阎相遇,便惊问:“卿来此做什么?”

齐王大声说道:“我奉旨拘捕皇后。”

贾南风说:“诏令应当从我这儿发出,你持谁的诏?”

齐王不理会,命将士将贾南风看管起来。

贾南风被拘捕的消息迅速传开,宫内外好不痛快。群臣痛诉了贾南风的罪行后,白痴皇帝下令废黜贾南风的皇后位,贬为庶人,禁锢在金墉城。

赵王、齐王对贾氏家族大肆杀戮,皇宫内血流成河。

贾南风被贬,惠帝司马衷迎娶了杨献容为皇后。永康元年(300)四月,司马伦矫诏用毒酒毒死了贾南风。

可是,除掉了贾南风,西晋政权并没有安生。“八王之乱”越演越烈,封王们为了能够控制朝廷,支配痴帝,互相残杀。新皇后杨献容甚至被王爷们当成砝码,上演了“四废四立”的闹剧,留下了历史的笑柄。

公元272年,贾南风被正式册封为太子妃。

这时,武帝的皇后还是杨艳,太子司马衷就是杨艳皇后生的。后来杨艳皇后得了重病,临死前,武帝来看她,她声泪俱下地向武帝请求,她死后,请武帝迎娶她的堂妹杨芷为皇后。她的计划实际上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武帝答应了杨艳的请求,杨艳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太子司马衷是个头脑发育不健全的人,不过有太子的身份,大多数人奈何不了他。可一物降一物,太子妃贾南风完全可以随心所欲地“管理”太子。他们成婚没几年,“太子怕贾南风”在宫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在太子宫,贾南风只要不如意,就杀宫人解气,这种无辜杀人的行为,已经表露出贾南风残忍的一面。

有一次,贾南风听说一个宫女怀上了太子的孩子,她非常震惊和生气,因为她进宫几年,始终没有怀过孩子,太子对她也不感兴趣。在忍受痛苦的同时,她就非常痛恨其他嫔妃与太子接触,所以听说妃子怀上孩子,她怎么能不“上心”呢?她立刻把那位宫女叫到自己的跟前,本来她是要用恶毒的语言“教训”她的,可是,当妖娆的宫女站在她面前时,她突然急火攻心,咆哮起来,丧失理智的她抄起手边一只短戟,刺向宫女隆起的肚子。宫女毫无防备,而且行动不便,只听她惨叫一声倒了下去,一个蠕动的孩子随即掉在了地上。

有史书记载,贾南风的妒忌和残忍主要是受其母亲郭槐的影响。郭槐是贾充的次妻,她就是个心狠手毒的女人,甚至连她自己生的两个男孩,都死在她的胡闹之中。

第一个男孩三岁的时候,乳母正抱着孩子玩耍,贾充进屋抱起了孩子,于是贾充和乳母两人逗孩子玩,被郭槐看见。她误以为贾充与孩子乳母相好,于是怀恨在心。之后,郭槐趁贾充没在家,找了几个家丁以莫须有的名义将孩子乳母活活打死。乳母死后,孩子整夜哭泣,不久竟饿死了。郭槐却没有一丝内疚,可见这女子之歹毒。

第二个男孩的情况同前一个一样,也是郭槐怀疑贾充与孩子乳母相好,再次上演了将孩子乳母活活打死的闹剧,最后自己的孩子活活饿死。

实际上,皇上司马炎对郭槐的情况是有耳闻的,也有人为此提醒过司马炎,这也是司马炎当初不愿立贾南风为太子妃的一个重要原因。应当说皇上的担心并不多余,贾充是个有头有脑的正常人,尚且不能控制他自己的夫人郭槐。太子司马衷头脑不够用,这一点司马炎非常清楚,把这样一个女人放到自己儿子身边,他怎么能放心呢?

贾南风杀死了皇孙!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皇宫。

武帝司马炎在得知此事后非常气愤,勃然大怒,他非常后悔听了皇后杨艳的话,娶了这么一个剽悍的太子妃!他愤怒至极,未等和儿子商量,当即决定废掉贾南风的太子妃位,准备将其打入冷宫,以便为太子另选贤淑女人为妃倒出地方。

可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司马炎又犯了耳朵根子软的毛病了。

立贾南风是杨皇后和贾充的一群死党保驾,此时没有了杨皇后,可是贾充的死党还在啊,新的杨皇后也是个善良之人,也为贾南风说话,着实让皇上没了办法。经过一番劝诫,皇上司马炎终于收回了成命,念及贾南风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没有废黜她,只是让皇后杨芷严加管教,令她改过自新。

杨芷遵命对贾南风进行了宫廷礼仪的教育,同时也对她进行了训斥,这使贾南风怀恨在心,认为是皇后杨芷在武帝面前说她的坏话。日后贾南风当了皇后,她对皇太后杨芷进行了疯狂的报复。这是后话。

从这个事件中,已经看到了贾南风残忍的一面,同时也能看出,她缺乏太子妃、准皇后母仪天下的气度。但贾南风在这一次事件中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这不能不说 是一个历史的错误,同时也是日后为贾南风女人干政埋下了伏笔。

小编推荐:宋仁宗朝郭皇后为何被废:误扇皇帝巴掌而被废武则天之母:出身名门望族 不惑之年下嫁武士彟东晋明帝司马绍的皇后庾文君:挂名临朝被逼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