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后宫人物 > 东汉章帝刘炟的皇后窦氏:开创后汉女人干政先例

东汉章帝刘炟的皇后窦氏:开创后汉女人干政先例

时间:2016-06-16 02:26:30分类:后宫人物来源:中国历史网

东汉章帝刘炟的皇后窦氏:开创后汉女人干政先例

汉章帝皇后窦氏开后汉女人干政先例

世人将汉分为前汉、后汉,或者西汉、东汉,总之,是以王莽新朝为界。后汉由刘秀称光武帝以来,有多名女人以皇后、皇太后位干政,及至后期宦官当道,把个后汉搅得惨不忍睹。汉朝先后有两个窦氏干政,章帝皇后窦氏开了后汉女人干政先例。窦氏掌权多年,后期却被宦官与皇帝幽禁,险些剥夺名分。

(1)生于官宦之家,对权力充满渴望

女人干政无非三种情况,一是年少的皇帝无法执政,在大臣和近侍的拥立下执政;二是生于名门,对权力非常敏感,晓得权力的重要,所以乐于执政;三是良家妇女学着弄权,于是变得阴毒险恶,滥杀无辜,以执政为快。汉章帝刘炟的皇后窦氏属于第二种情况。

窦氏是汉朝开国元勋窦融的曾孙女。当年窦融的长子窦穆娶了刘秀的女儿内黄公主为妻,并且接替他的叔叔窦友担任城门校尉。窦穆的儿子窦勋又娶了曾经当过皇太子而又“自废”的东海公王刘强的女儿沘阳公主为妻。自此,窦氏家族成为后汉比较有权势的官宦之家。这个大户人家很有声望,家道殷实、宅第很大、妻妾成群、奴婢众多。窦氏便出生在这个显赫的家族里。

实际上,当“开户鼻祖窦”融逝世后,窦家已经有了明显的衰弱迹象,只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遗留些强者风范。

俗话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封建社会是家天下,皇帝就是家长,在他的眼里没有私产。窦家的财产让汉明帝都眼热,于是他以窦穆不能理财为由,派人监督窦家财产及日常开销。

窦融是开国元老,对汉室有拥立之功,这相当于清朝的“铁帽子王”,所以皇上监督窦家,不免引起窦家的反感,认为皇上忘恩负义。这种怨气弥漫在窦家上空,最终成为被明帝抓在手中的把柄。他以侮辱朝廷的名义将窦穆父子赶回老家扶风平陵,但是朝廷对于窦勋夫人沘阳公主却网开一面,许她继续在京城留居。不多久,朝廷又以贿赂罪将窦家长子窦穆下狱,窦勋受到牵连,在监狱中惨死。沘阳公主也就此成了寡妇。

窦家短短几年,竟有天地之别,后人评说此事,认为基本如同清朝嘉庆皇帝清算和绅。

应当说,虽然是女子,但出身优越的窦氏在小的时候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她六岁就能写很好的文章了。而且她的容貌异常美丽、妖娆,几乎女孩子应具备的优点全都拥有,所以有人说,窦氏是为朝廷、为帝王而生。窦氏还有一个年龄接近的妹妹,与窦氏相仿。

公元77年,在沘阳公主的斡旋下,窦氏姐妹在经过很多繁琐的手续后步入皇宫,成为了汉章帝刘炟的妃子。在长乐宫里,窦氏姐妹表现得知书达礼、温文而雅,加上貌美如玉,不仅得到了章帝的宠爱,还得到了章帝母亲马皇太后的喜欢。更重要的是,她们从小学到的如何处理与嫔妃的关系等,都派上了大用场。嫔妃们并没有因为她们姐妹夺了宠而怨恨,相反,相处还很融洽,这是后宫一般不敢奢望的。

窦氏比妹妹更加懂得男人,几乎将章帝所爱全部集于一身,就这样,不到一年的时间,窦氏终于坐上了皇后的宝座,成为母仪天下的角色,她的妹妹也被封为贵人。

章帝生性宽厚,又不善于政事,很多事情都听母亲马太后的,在窦氏被立为皇后的第二年,马太后便去世了,所以窦氏自然介入了章帝的政事。起初,这种介入不是深层次的,只是提一些建议罢了,及至后来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实际上,皇帝是很少能够独宠一个女子的,不管对方是皇后还是妃子,只能说在某一段时间里受宠。当时,虽然窦氏为皇后,但章帝还非常喜欢宋贵人和梁贵人。与窦氏同年进长乐宫的宋贵人,不浪费章帝的雨露,第二年就生了皇子刘庆,章帝非常高兴。公元79年,已经不愿顾及窦氏感觉的章帝,册立两岁不到的刘庆为皇太子。

当宋贵人沉浸在幸福之中时,窦氏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对于一个皇后来说,皇帝立了嫔妃生的孩子为皇太子,而自己却没有生育,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会产生羞辱甚至绝望的念头。宋贵人只是先于窦氏生育而已。当时窦氏还非常年轻,并不是说不能生育,很多皇帝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等待一段时间,看看皇后能否生“嫡”,若生,则立;若长时间不能生育,则再立其他。章帝把事情想得简单化了,他之所以急立皇储,内心里并没有排挤窦氏的意思,只是说早立皇太子有利于国家的根本稳定罢了。

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窦氏开始动心计了。

(2)临朝执政,实现梦想

实话说,作为封建皇后,要想将偌大的朝政集于一身,没有娘家人的帮助是不可能实现的。即使这样,还需要一些大臣的配合才行。这些,生于官宦之家的窦氏都非常懂得,所以她对权力不仅仅停留在“懂得”上,更重要的是她敢于干事、善于干事。

嫔妃成为皇后,其家族的荣耀必定攀升,因为帝王认为,皇后不会对朝廷二心的,他们只会尽心竭力维护朝廷,中国历史就是这样。

实际上,在窦氏登上皇后宝座后,章帝就按惯例下诏,拜窦氏的哥哥窦宪为郎,不久再次升迁为侍中、中郎将,窦氏的弟弟窦笃也任黄门侍郎。窦家兄弟得到章帝的信任,参与宫内的机要,自然也就日益骄横。

俗话说:登鼻子就上脸。窦氏家族越发飞扬跋扈,甚至欺负到章帝一族了。窦宪看好了明帝女儿也就是章帝的妹妹沁水公主的田园,非要强买过来。沁水公主没有办法,不愿得罪当朝国舅,只好同意。

后来,沁水公主派人找到章帝,把情况告诉了他。

章帝大怒,把窦宪找来“狂卷”:“打狗还得看主人呢,现在你竟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今天废了你!” 章帝命人将窦宪押出去,等待命令处死。

窦皇后听说后,急忙赶来解围,哭哭啼啼地撕毁了衣服,说是要和她哥哥一起死。章帝看着皇后哭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最后只得赦免了窦宪的罪过。

公元88年,也就是章和二年,年仅三十三岁的章帝驾崩。窦氏因始终没有生育,不得不将其抚养的、梁贵人所生的、只有十岁的刘肇推上皇帝位,是为和帝。和帝按惯例尊窦氏为皇太后。

从此,窦氏犹如鱼儿得水,可以名正言顺的干政了。她立即下诏说,皇帝年幼多病,由自己权且辅助他处理政事。并任命侍中窦宪为掌典辅助,任命太尉邓彪为太傅……

窦氏此举,完全突破了后汉光武帝和明帝立下的“外戚不得封侯当政”的规定,开始了所谓的执政生涯。

窦氏要扫清执政的障碍,首先要给皇亲国戚脸色看。随和的章帝曾经念及亲情,把回朝述职的诸王留在了京城。大多数封王来往于朝廷和在京城的临时住所内,他们基本不管封地情况,把封地交给儿子或托付别人掌管,而他们自己在京城又无事可做,所以整日吃喝玩乐,或者特别关注朝廷内外的事情,往往不自觉地对朝廷的政策品头论足。

当时,匈奴仍然不断骚扰汉朝地域,自汉高祖刘邦以来,朝廷一直对匈奴采取了和亲政策,无形中助长了匈奴的气焰。匈奴人往往以各种借口寻衅滋事,搅得北方百姓不得安宁,不仅如此,他们还向汉朝要钱要物。及至窦氏当政,性格坚韧的窦氏决定对匈奴采取强硬政策,用主动进攻代替被动防守的和亲政策。

于是,窦氏一箭双雕,将留在京城的封王全部遣回封国,并且决定增加盐铁税,以应对战争带来的巨大经济负担。虽然这些诸王不情愿,但还是在窦氏的催促下回去了。窦氏在京城的干政行为也少了看客。

作为一个女人,窦氏是很有勇气的,因为当时匈奴比朝廷强大,很多皇帝都选择了妥协政策,事事迁就他们,而窦氏却选择了进攻。

虽然窦氏依靠娘家人掌握朝权,但也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没有原则。她依靠窦宪,却也几度治对方的罪,甚至将其推向死亡的边缘。这一方面说明为政需要这样的手段,另一方面也说明,为政同样需要必要的是非观念,而不是一些人想像的那样,以为窦家人可以为所欲为。

章帝驾崩后,齐殇王的儿子都乡侯刘畅来京吊丧,就没有回去。相反,他通过挚友邓垒进了长乐宫,深得窦氏的喜欢。

窦宪害怕刘畅被窦氏宠幸,分割他的权力,决定派刺客暗杀刘畅。为此,他动用了很多关系,最后达到了目的,还把罪过转嫁给刘畅的弟弟的刘刚,把刘刚抓起来严刑拷打,欲置于死地。

窦太后知道后大怒,立即命人将窦宪拘捕,准备惩办。这时候,恰巧北匈奴再次骚扰汉朝边界,南匈奴则请求汉朝出兵与他们共同征讨。正等窦太后发落的窦宪,想出戴罪立功的办法,主动提出率兵出征。

窦太后见正是用人之际,窦宪又亲近可靠,况且他去亦能增加窦氏家族的荣耀,便同意了窦宪的请求。

汉朝和南匈奴联军在稽落山与北匈奴军队大战数轮,连战连胜,为汉朝争了面子。凯旋后,窦太后封窦宪为大将军,封武阳侯,地位仅次于太傅,还拥有实权。

除窦宪外,窦氏家族中,还有一个窦景也是窦家的“闹”将,他欺压百姓,无恶不作。窦太后免了他的官,但仍然允许他进朝议事。

和帝是非常仁慈的皇帝,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仁慈平和的皇帝,对窦氏家族的意见都越来越大,可见窦氏家族已猖狂至极。但皇上没有听命于自己的可靠军队,只能依靠宦官。宦官的能量绝对不容小视,他们通过联络,取得了几位将军的配合,人数不多但管用。实际上,宦官们也希望被皇帝重用,就此干预朝政,宠信于皇帝,成为高级家奴。这样,他们与和帝一拍即合,和帝不断通过宦官约束窦太后和窦氏家族,使后汉的宦官势力由此得到加强,以至最后尾大不掉,拥有了包括废立皇帝的权力,当然这是后话。

时间一长,窦氏家族开始对和帝的力量感到恐怖了,可又没有什么好办法,诸王的策应给了窦氏家族致命一击。

公元93年,居功自傲的窦宪终于耐不住性子,决定与和帝及宦官进行决战,他为此进行了精心的准备。但是他忘了,他只不过是皇后娘家人中的一份子而已,如果是窦太后自己张罗,也许情况又是另一样了。

窦宪的亲信中有人将情况通报给和帝,和帝亦下了殊死的决心。这时候,窦宪正在外地,如果公开宣布讨伐,窦宪可能就此反叛,效果不会好,于是和帝和宦官决定等他班师回朝再说。这期间,和帝为了麻痹窦宪及其亲信,不断去长乐宫探望窦太后。他通过观察看到,过于自信的窦氏并没有察觉到和帝的计划,于是更加坚定了和帝的决心,他只等窦宪回来了。

当窦宪、邓叠等一班人马,在前呼后拥之下回到京师时,和帝决定开始行动。他下诏执金吾、五校尉率兵先逮捕了邓叠、邓磊等人,并立即处死,不留后患。然后派谒者仆射收了窦宪的大将军印绶,将其降为冠军侯,令窦宪、窦笃、窦景、窦环归其封国。

窦太后得到消息后,欲见和帝,和帝却躲藏起来拒而不见。窦氏知道大事不好,此时她找不到亲信,已经无可奈何。等窦宪、窦笃、窦景、窦环归其封国后,跟在他们身后的使者立即宣布和帝旨意,令他们自杀。就此,窦氏家族及靠窦氏做官的人全部被免职。

与此同时,和帝在宦官的催促下,终于做出他皇帝生涯中最重要的决定:将窦太后幽禁在宫中,不得参与政事。

幽禁窦太后之后,窦氏家族多年苦心经营的势力彻底崩溃。树倒猢狲散,窦太后终于成为孤家寡人。 但同时,宦官力量的迅速膨胀也成为和帝一朝的大患,和帝对他们已经显得无能为力了。

在幽禁了四年后,窦太后终于忧郁而死。梁家人、宋家人以及大臣甚至宦官,都坚决要求剥夺窦氏的皇太后封号,最终和帝没有同意。一是他念及窦氏的养育之恩,二是他本性和善,不愿再挑起事端,三是当时已有些政通人和的局面,何苦要破坏呢?这时候,和帝才仅仅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他拥有这般胆识已经很难得了。

和帝刘肇虽然打击了窦氏家族,可是,史学家对他的评价并不高,认为他一生主要就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借宦官之力打击了外戚窦氏;二是提拨生母梁氏家族的人当官,使得后汉历史上势力最大、为害最烈的外戚集团就此发萌。

窦氏首先串通她的母亲沘阳公主,商议如何置宋贵人于死地,但是连出几招都没有效果。她在章帝面前旁敲侧击说宋贵人的怪话,但章帝不予理睬,窦氏是聪明人,她明白,必须运用其他手段,才能扳倒宋贵人。于是,她更加注重与章帝宠臣的关系,以便到关键时候有人替她说话。而在章帝面前,她的主要任务还是用女色来“温柔”皇帝,让章帝继续对她感兴趣。

与此同时,窦氏开始观察宋贵人的生活,以便找出破绽,给宋贵人以打击。

有一天,窦氏在掖庭也就是皇宫拦截到宋贵人的一封信。识文断字的窦氏看到了一些怪异的话语。窦氏决定以此为根据奏请章帝裁决,说宋贵人想通过蛊道诅咒皇上早死,好让她的儿子刘庆即位,以便她自己抓权。

在汉朝,蛊道在宫中绝对是禁止的,许多皇后和嫔妃因为争风吃醋都用蛊道诅咒,但一经发现,基本没有好下场,所以窦氏说宋贵人施蛊道,实际上是要将宋贵人置于死地。

一些历史学家猜测,所谓给宋贵人的这封信很可能是窦氏通过亲属撰写的,因为宋贵人没有那么强的权力欲,同时自己的儿子又当了皇太子,皇帝只会宠爱他们,即使失宠,日后皇太子登极,皇太后的凤冠也是炙手可热的,宋贵人没有必要这么做,况且她的儿子还是婴儿。

可悲的是,不断被窦氏谗言蛊惑的章帝终于失去了理性,他相信了皇后窦氏的话,渐渐地与宋贵人和皇太子疏远了。

在立皇太子三年之后的公元82年,窦氏又挑起了事端,这次她的目标就是废黜太子,因为在此之前,窦氏眼见自己不能生育,便收养了梁贵人所生的儿子刘肇,所以她必须把刘庆拿下。这一次她成功了。宽容而糊涂的章帝决定废黜皇太子刘庆,将其贬为清河孝王,将宋贵人逐出皇宫,而立梁贵人所生的、由窦氏抚养的刘肇为皇太子。

宋贵人出宫后,立刻落入窦氏的爪牙手里。窦氏派太监拷打审问她——使嫔妃受皮肉之苦,这在古代皇宫是不多见的——宋贵人的遭遇只能说明窦氏的残酷,同时也说明章帝的失察和软弱甚至无情。宋贵人无法忍耐这个现实,于是抛下年幼的孩子,饮药自杀身亡。

话说回来,窦氏抱了梁贵人所生的刘肇抚养,梁贵人一家满心高兴,因为窦氏是皇后,其子可立皇太子,将来做皇帝,一定不会亏待梁氏一家。但事实证明,他们对窦氏还缺乏认识。

此时已经变得阴毒的窦氏看出了梁家的心理。在逼死了宋贵人之后,窦氏立刻把矛头指向了梁贵人,窦氏指使人以“飞马”(相当于现今的匿名信)方式诬陷梁贵人的父亲,使其冤死在监狱中,最终使梁贵人及其妹妹受到牵连,自杀惨死。

这种悲剧的发生,章帝应当为其负责。因为宋贵人也好,梁贵人也罢,都曾经是他的宠妃,而且为他生了皇子——刘庆做过皇太子,刘肇是当任皇太子。不管发生了什么,即使梁贵人真的有错,怎么能将皇太子的母亲逼死呢?而且最为可悲的是,这一连串的悲剧发生后,章帝反倒日渐宠幸窦氏。这是章帝的悲哀!同时更是糊涂人的悲哀!

窦氏在解决了她认为必须解决的事情后,也看出了章帝的软弱和无能,她便开始向干预朝政的方向努力了。

小编推荐:东汉顺帝刘保的皇后梁妠:临政三朝难称“明后”唐中宗的皇后韦氏:政治野心膨胀 杀夫夺权被杀后唐庄宗李存勖的皇后刘玉娘:鞭打生父毒死夫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