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古代战役 > 史上最悬殊的以少克多:45万唐军不敌2千突厥兵

史上最悬殊的以少克多:45万唐军不敌2千突厥兵

时间:2016-04-30 05:32:36分类:古代战役来源:中国历史网

史上最悬殊的以少克多:45万唐军不敌2千突厥兵

一、自取其辱

在靠着外援平定契丹之后,唐朝由于担心遭到后东突厥的痛打,便急着要与之达成和亲。此次和亲本是由突厥人在696年九月首倡,697年两国再次敲定,并约定于698年履行和亲仪式,并从此两国结好。然而默啜在696年提出和亲,不过是为了夺取松漠地区而设下的政治阴谋,并无真正的诚意与羸弱到任由自己宰割的唐朝从此和平共处。此时松漠地区已然到手,自然不可能履行约定,因此对和亲的态度始终十分冷淡。不过弱小的唐朝却对此事极为热心,698年五月九日,唐廷改“单于都护府为安北都护府”(《唐会要》卷73),这条政令等于是更加正式地书面承认了割让漠南地区,并且昭告天下,原为大唐藩属的后突厥此时已经成为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国家。唐廷的一系列行动,其目的都是为了向突厥示好,以取悦默啜可汗,好能尽快达成和亲。可就算付出了这样的卑屈,突厥人却仍然不肯如约送女前来,唐廷只好不顾国家脸面,违背了当时“妇至夫家”的传统习俗(唐朝其它的和亲,都是乖乖把公主给对方送去),派遣了规模庞大的接亲使团,挟重礼前往大漠迎娶。

唐朝的厚脸皮连不通礼仪的突厥人都吃不消,默啜哭笑不得,只好选择翻脸。当大唐接亲使团于八月到达黑沙时,突厥人将其全部俘虏,将淮阳王武延秀这个新郎官“拘之别所”(《旧唐书》卷204),还逼迫随行人员投降。和亲正使,右豹韬卫大将军阎知微率先俯首称奴,被册封为可汗,突厥大将暾欲谷遂以其为向导,率部南下攻入唐境,沿途大肆烧杀劫掠。唐军的战斗力本就极低,此时北防又毫无防备,因此突厥人一路所向披靡,各处驻防军丝毫不能阻其兵锋。

为了遮掩唐军的无能,唐史中宣称此次入寇的突厥人有“众十余万”(《旧唐书》卷194),其实这完全是在胡扯,不过是失败者借夸大对手来为自己遮羞罢了。经过十几年的经营扩张,后东突厥的兵力确实大增。683年时,后东突厥只有五千人,到了697年,默啜将麾下兵马分设左右厢察,各“各主兵马二万余人”(《旧唐书》卷204),又以其子匐俱为小可汗,位居二察之上,“兵四万余人,又号为拓西可汗”(《资治通鉴》卷206),由此可知此时的后东突厥至少有兵八万,默啜麾下应该还有一些直属兵力,但举国的总兵力也不过就是十余万人。

在《资治通鉴》中,有一句“默啜还漠北,拥兵四十万”,笔者认为所言不实。后东突厥如果真有四十万控弦之士,那当其树立了“西扩”这个军事重心之后,一心让儿子西征建功,接掌汗位的默啜就不会只分给扩西可汗匐俱区区四万人了,也不可能眼看着他始终进展维艰,前线打得那么艰苦,却一直不予增兵,让后方几十万兵马坐着看热闹。当年默啜为了进攻剑水流域,甚至不惜向唐朝请降,抽调南线的兵力悉数北上作战,这才是后东突厥的扩张风格。

史上最悬殊的以少克多:45万唐军不敌2千突厥兵

后东突厥此时的幅员已然甚广,处处需要守卫,境内各要地和王帐中枢还需要精兵拱卫,这些都要分薄大量兵力。而此时后东突厥的主力和军事重心仍然放在西线,四万右厢兵马也决不会突然跑到东南面与唐军作战,最多也就是出动两万左厢的兵马南下攻唐。虽然此时的后东突厥确实拥兵十余万,但全部都南下攻唐却是根本不可能地,《旧唐书》中说“众十余万”入寇,实不可信。

对于后东突厥而言,西线的战事是为了彻底击败对手,从而开拓疆土,事关汗国的核心利益,而南下侵唐只是属于劫掠性质,前者的重要性、以及对兵力的需求都要数倍于后者;而且南下袭扰需要的是机动性较高的精锐部队,人数也不宜太多。正因如此,此次暾欲谷统率的南侵军数量少得惊人,据《暾欲谷碑》石刻所记:“我们是两千人,我们有两军”,清楚说明南下侵唐的仅有两千精骑。

二、如入无人之境

尽管此次南下的突厥兵人数不多,但其战斗力却与唐军判若天渊,因此一路攻城破县,如入无人之境。等到“左正锋卫将军慕容玄皦以兵五千人降之”(《旧唐书》卷204)以后,大唐北部更是门户洞开。突厥人随即“陷瀛、檀等国州……杀千余人”(《太平广记》卷380),之后又大掠妫州。

唐廷在得到突厥人对自己下手之后,才发觉自己在这数年间一直被其戏弄于股掌之间,不禁恼羞成怒;而在恼怒之余,却又感到深深的畏惧,兼且深知双方军队的战斗力相差甚远,因此尽管此次入寇的突厥军数目并不大,唐廷却仍然出动了倾国之军前往拒敌。不算北部各郡县中的边军和地方驻军,唐廷此次统共出动了数量惊人的四十五万大军往援,分由沙吒忠义、张仁亶、武重规、阎敬容四将统军(“则天令司属卿武重规为天兵中道大总管,右武威卫将军沙吒忠义为天兵西道前军总管,幽州都督张仁亶为天兵东道总管,率兵三十万击之。右羽林卫大将军阎敬容为天兵西道后军总管,统兵十五万以为后援。”——《旧唐书》卷204)

虽然唐军的数量是对手的二百多倍,但此时的大唐兵将都是些战力低下、畏敌不前的废物,之前连契丹军都不敢对抗,又怎会有勇气与能够剿平契丹的后东突厥交手呢?可笑唐军虽然兵力上占据绝对优势,却不敢与突厥人接战,四十多万大军逡巡不前,只是装模作样地跟在突厥人屁股后面磨蹭。唐军的畏缩助长了突厥人的威风,两千突厥兵避实击虚,穿插迂回,继续在大唐境内恣意劫掠烧杀,很快便又“寇蔚州,陷飞狐县”(《旧唐书》卷194)。唐朝各地的守军官兵怯战畏死,在突厥兵进攻飞狐县城时,唯一敢于号召抵御的竟然只有一个寻常民妇(详见《旧唐书》卷194),再次上演了一幕“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的可耻闹剧,唯一不同的只是唐军此时的兵力是当年后蜀的三倍,敌人却只有宋军的几十分之一罢了。

在破飞狐县后,突厥兵又直取定州。据《耳目记》记载,刺史孙彦高“却锁宅门,不敢诣厅事,文案须征发者,于小窗内接入。贼既乘城四入,彦高乃谓奴曰:‘牢关门户,莫与钥匙’”,还可耻地“入匮(柜子)中藏”(《朝野佥载》卷2)。由于城池无人组织防御,很快便被轻松攻陷,突厥人“焚烧百姓庐舍,遇害者数千人”(《旧唐书》卷6)。九月,突厥兵围困赵州,“长史唐般若翻城应之,刺史高叡与妻秦氏仰药诈死”(《资治通鉴》卷204)。破城之后,突厥人斩杀高叡,大加掳掠而去。之后东突厥兵又继续东进,沿途肆虐各州县,一直抵达大海方止。据《暾欲谷碑》刻载:“突厥诸部有史以来从未见过山东(太行山以东的河北和山东二省)诸城和海洋,(此次)摧毁了二十三座城池,诸城成为一片废墟。”

在抵达海边,观赏了一番海景之后,暾欲谷便带着劫掠来的人畜、财物踏上了归程。据《新唐书》卷228记载:“(突厥)取赵、定所掠男女八九万悉坑之,出五回道去,所过人畜、金币子女尽剽有之,诸将皆顾望不敢战。”《旧唐书》卷204中则记载:“掠赵、定等州男女八九万人,从五回道而去,所过杀掠不可胜纪。沙吒忠义等但引兵蹑之,不敢逼。”河北道总督狄仁杰奉命拦击归国的突厥人,结果“总兵十万,追之,不及”。其实傻子也明白,这不过是《旧唐书-狄仁杰传》中为传主做的讳饰之词。突厥人带着抢掠来的大量人丁和财物,行程必然十分缓慢,又是毫无顾忌地一直杀到渤海湾,再经由唐境返回,早已到达战场的唐军又怎么可能拦不住,甚至追不上呢?显而易见,狄仁杰和沙吒忠义等人一样,压根儿就不敢阻拦突厥兵,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对方后面,装装样子交差。在《资治通鉴考异》卷11中,司马光揭示了此事的真相:“河北积年丰熟,人畜被野,斩啜虏赵、定、恒、易等州财帛亿万子女羊马而去,河朔诸州,怖其兵威,不敢追蹑……”

本次南侵,暾欲谷仅以区区两千人,便连战连捷,攻陷城邑无数,而且深入唐境,杀进杀回,还在四五十万唐军眼皮底下,带着大量掳掠的人口和财物安然而返,实可谓威风八面。反观唐朝各地驻军,不是土崩瓦解,就是闻风逃散,与突厥军的出色表现形成鲜明对比。尤其是从各地抽调而来的四十五万野战军,如同木雕泥塑一般,坐视突厥人恣意烧杀,还任由其掳走大批百姓而不敢营救,只能胆怯地坐视其离开,其孱弱无耻的表现,实已达到史上罕见的地步。笔者搜索枯肠,似乎也只有金国灭亡北宋后,又如入无人之境般杀入江南那次可堪比肩,可那次还有韩世忠敢在黄天荡兵困金人数十天,而此次却只能看到唐军眼巴巴地跟在突厥人后面,礼送其出境的龌龊丑态。

三、四分之一的领土易手

698年大掠唐朝令后东突厥收获颇丰,加上之前的数次伐唐,突厥人先后从中原掳走了三十万以上的汉人,做为自己的奴隶根基。此举强有力地稳固了后突厥的统治,也为其继续扩张提供了足够的劳力基础,突厥人完满地实现了对唐帝国发动战争的主要目的,国势再升,之后对唐朝的态度更趋强硬。

自从几万契丹人和两千突厥兵相继横扫大唐之后,大唐的弱小便被周边所有部族和属国看在眼中,继契丹和奚族之后,后突厥东部的高句丽和靺鞨诸部也纷纷背离大唐,转而臣事默啜,后东突厥汗国强盛一时,雄踞于整个北地,硬是在唐帝国的眼皮底下,从一个一盘散沙的藩属部落,变成了雄踞一方的北亚新霸主,最终反倒凌驾于唐帝国这个旧日的宗主国之上。据《资治通鉴》卷206记载,后东突厥“据地万里,西北诸夷皆附之,甚有轻中国之心”。

在短短几年中,伴随着后突厥对唐朝领土的大肆夺占,以及大量被羁縻统治的部族改换门庭,唐朝近三成的领土沦于敌手。在此期间,唐朝甚至没有进行过任何大的战略反击,乖乖地被对方驱逐到阴山以南,将多达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巨量领土拱手相让,蒙古高原自此便不再属于唐朝的势力范围。此时的后东突厥已经取代了大唐在草原上的地位,重新成为了北亚霸主,并且在事实上接管了北方各部族、藩国的宗主权(之前唐朝在这里的统治仅限于名义上的臣服),重现了突厥人当年在大草原上的辉煌。据《新唐书》卷228记载:“默啜负胜轻中国,有骄志,大抵兵与颉利时略等,地纵广万里,诸蕃悉往听命。”

后东突厥能够如此迅速地复兴,与之前李世民灭东突厥和接管薛延陀属部时,并未真正令草原诸部实力大损不无关系。当年唐朝在灭东突厥和薛延陀时,并未打过什么硬仗,也并非凭借强横实力将其击败,不过是靠对手内乱分崩才投机取巧罢了。后东突厥在初立时,曾经频频大破唐军,又在向北扩张时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说明其在建国之初就具备一定的实力;在经过十多年成功的扩张、掠夺和兼并之后,国力自然更是大增,可直至698年时,也不过“大抵兵与颉利时略等”,由此便能看出,颉利当年曾经一度具有强大的实力,这才是东突厥真正的实力。唐军在630年能够轻而易举灭亡东突厥,682年之后却被实力尚远不及颉利的后突厥打得抱头鼠窜,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矛盾的现象,大唐府兵战斗力的下降只是原因之一,更主要的原因则是——东突厥的内战令其在大唐出兵之前就已经接近灭亡了。此次唐军在后东突厥的入侵中一败如水,其战斗力的弱小暴露无遗,这也从侧面证实了唐朝远非不陷入内乱的突厥人之对手。

由于唐帝国灭亡东突厥的军事胜利属于投机取巧,唐军其实根本就并不具备灭亡一个强国的实力;加上东突厥和薛延陀都不是在主力部队被大唐击败后亡的国,而是属于自行分崩离析,诸部族未遭重创,整个草原上的元气并未损耗多少,因此唐帝国对漠北的统治始终流于虚浮,并没有真正控制诸降部的能力,虽然号称是羁縻统治了漠北,实则不过是取得了一个名义上的宗主地位,只能靠着挑唆分化之类的手段,令各部族相互敌视,一盘散沙,无力挑战自己的宗主地位。像这种不扎实的统治模式,势必会留下隐患,一旦草原上的力量稍稍凝聚,便会对唐朝重新构成致命的威胁。大唐的军事实力本就不足以控制草原,又从贞观中、后期陷入不断下降的状态,随着草原力量的觉醒,其统治的崩解只是时间问题。

小编推荐:围魏救赵战法最初设计者是谁?并非孙膑另有其人中国历史上将台湾纳入中国版图的重要战役有哪些?三国时孙权派出东吴一万精锐为何在辽东被砍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