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古代战役 > 刘裕北伐:七千步兵摆却月阵击杀数万北魏骑兵

刘裕北伐:七千步兵摆却月阵击杀数万北魏骑兵

时间:2016-04-20 13:02:21分类:古代战役来源:中国历史网

刘裕北伐:七千步兵摆却月阵击杀数万北魏骑兵

拓跋嗣继位前后,北方刘屈孑(赫连勃勃)、南方刘裕同时崛起,这两个人及其后人将来都给北魏带来大麻烦。

姚兴极力扶植刘屈孑,令其收集旧部,为后秦北面屏障。但刘屈孑是个白眼狼,杀死岳父没弈干,吞并多兰部,背叛后秦,改名赫连勃勃,自称大单于,大夏王,姚兴从此陷入与赫连勃勃的苦战之中,因此主动向拓跋嗣抛去了红线,要结婚姻之好。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年,拓跋珪低三下四前来求亲,姚兴留马扣使,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而今却沦落到这个份上。

415年,姚兴女兴平公主来到平城,与拓跋嗣完婚,夫妻恩爱。后来,姚氏铸金人不成,不得为皇后,并于结婚五年后病故,拓跋嗣十分惋惜,追封为皇后。

西平公主到平城不足一年,姚兴病死,姚泓继位,姚氏子弟多有不复者,内讧大起,赫连勃勃趁机南侵,擒杀姚军都,“遂据雍,抄掠郿城”。

刘裕见机大喜,决定发动第二次北伐,平灭后秦。刘裕是这一时期的第一牛人,少年贫苦,以贩卖草鞋为生,399年应征入伍,在镇压孙恩的战事中崭露头角,表现出非凡的军事才能。403年,军阀桓玄杀入建康,废白痴晋安帝司马德宗,自称大楚皇帝。404年,刘裕与刘毅、何无忌等二十七人在京口起兵,次年击溃桓玄,迎晋安帝复位,自此大权在握。410年,刘裕进行第一次北伐,一举消灭了南燕,慕容超被押送建康,斩于菜市口,鲜卑慕容部建立的政权自此全面谢幕。411年,又镇压了神棍卢循的造反,413年,又派兵西攻谯纵,收复了巴蜀。

东晋义熙十二年(416年)八月,刘裕出兵讨秦,五路并进。第一路是先锋主力,由龙骧将军王镇恶与冠军将军檀道济率领,从淮北直扑许昌、洛阳方向;第二路是偏师,由新野太守朱超石、宁朔将军胡藩率领,自襄阳向北,攻略南阳,这两路的战略目的是尽收黄河之南。

第三路是诱敌之师,兵力很少,但声势造的很大,由振武将军沈田子、建威将军傅弘之率领,自襄阳向西北挺近,进攻武关(今陕西商州附近),威胁关中,使后秦主力不敢东出潼关,救助中原。待收复中原之后,第三路待机再动。

四路、五路为水军,建武将军沈林子、彭城内史刘遵考率领第四路,出石门(今河南荥阳西北),自汴水入黄河,保障先锋军团的粮草后勤。由征虏将军王仲德统领第五路,开通巨野泽(今山东巨野北),率舟师自泗水入黄河,巡视河防,防止北魏干涉。高手出招,法度森严,无懈可击,这样的战略部署,是东晋历次北伐最高峰。

刘裕自己驻扎在彭城,总督五路,待北魏态度明朗之后,再行西进。

王镇恶是前秦名相王猛之孙,前秦灭亡后移居江南,刘裕委之以先锋之任,王镇恶慨然发誓:“我若不能攻克关中,誓死不渡江回乡!”

王镇恶与檀道济所向披靡,连战连捷,秦军望风而降,顺利攻克许昌,擒获后秦颍川太守姚垣及大将杨业。沈林子的一路水军进入黄河后,得到了襄邑(今河南睢县)豪强董神虎的协助,很快就攻克仓垣(今河南开封西北)。

从巨野进入黄河的王仲德水军溯河而上,一路无阻。当时,魏军占据黄河以北,只有滑台(今河南滑县)一城孤悬在黄河南岸,滑台守将是北魏的兖州刺史尉迟建。尉迟建见晋军水陆并进,声势浩大,吓得心惊胆战,弃城北渡黄河,王仲德兵不血刃,白捡了一座滑台城。

拓跋嗣与西平公主新婚燕尔,见后秦有难,岂甘心袖手旁观?最关键的是,拓跋嗣担心刘裕行假途灭虢之计,顺道攻打北魏,因此立即派叔孙建、公孙表引军南下,先杀了畏敌如虎的尉迟建,然后渡河兵临滑台城下,质问王仲德为何入侵魏国。

关于与北魏的关系,刘裕在出征之前就定下基调:全力灭秦,暂不惹魏,先礼后兵,因此王仲德让司马竺和之在城头答话:“刘太尉借道黄河,只是想到洛阳清扫先帝皇陵,并无针对魏国的军事行动,魏军自己弃城而去,我们也倍感意外。王征虏(王仲德)只是借空城稍做停留,很快就将西进,你们何必扬旗鸣鼓、虎视眈眈呢?”

刘裕比王仲德还能装,亲自给北魏河北镇将于栗磾写了封信:黑矛公阁下,本太尉的敌人只是姚秦,仅仅是借道黄河,没有别的企图,请勿忧虑。

我们现在看到的《魏书》,实际上已经对北魏人名做了改动,姓氏按照太和改制之后的姓氏,名字一般取鲜卑本名的一个音节,或者另取新名。如刘库仁,实际的姓名为独孤没根(独孤改为刘,没根急读作“库仁”)。我们前面分析过的叔孙建,实际叫“乙旃幡能健”(《宋书索虏传》:“虏又遣楚兵将军徐州刺史安平公涉归幡能健,“涉归”是个官号,拓跋珪的鲜卑名就是“涉圭”,慕容廆的父亲也叫“涉归”)。

魏军见数百名晋军推车登岸,不解其意,引颈观望。丁旿命每车上登士卒七人,在车辕上张设巨型盾牌,然后在阵中坚起白旄,这是车阵建好的信号,刘裕望见,又命宁朔将军朱超石率军两千携带大弩、利箭、短槊上岸,每辆战车又增二十名弩手。

魏军这才恍过神来,向晋军发动攻击。朱超石嫌魏军太远,命弩手先以软弓小箭射击,射之不远,中箭亦不死,魏军大笑,不为设备。长孙嵩接到消息,率骑三万前来助战,下令三面合围(阵后是黄河,只能围三面,但却月阵是弧形,任你三面来,我只守一面,这是却月阵的妙处之一)。

朱超石这才命令士卒改换强弓硬弩,猛射魏军,魏军死伤颇重。长孙嵩大怒,督促后军补充,踏尸而进,缩小包围圈。朱超石早有准备,箭也不用了,命士卒射短槊,用大锤锤击弩机,一射发三槊,一槊洞穿三、四名魏军。却月阵呈弧形,魏军虽多无用,仿佛排队受死,魏军从未受过如此重创,“一时奔溃,死者相积”。刘裕见魏军溃败,下令振武将军徐猗之率五千士卒登岸追击,徐猗之斩杀魏军大将阿薄干,追至越骑城,魏军援军赶到,包围徐猗之。徐猗之命令士兵用长戟结阵抵抗,与魏军展开肉搏。如此凶悍的晋军,久违了!不久朱超石率军推车赶到,再设车阵,魏军已经领略过车阵硬弩的厉害,胆气已破,前后相传,哄然而逃。

叔孙建、公孙表见此恶战,心惊胆战,滑台城内的王仲德击鼓而出,叔孙建、公孙表害怕被灭,急忙渡河而逃,刘裕也不阻击,任其渡河。刘裕在河上耀兵数日,魏军不敢接近黄河,刘裕打一巴掌揉三揉,派人给魏军主将长孙嵩送去米酒及江南点心,长孙嵩不敢食用,皆送往平城。拓跋嗣知道魏军惨败,乃命长孙嵩厚答刘裕,送上马肉羊酪之塞北食品,刘裕笑纳,命左右分为食之,以示不疑。拓跋嗣仍命魏军监视晋军行动,但长孙嵩等终怀恐惧,只是在河北摆摆样子,不敢接近黄河,刘裕遂安然西上。

却月阵之战,刘裕只动用七千七百步兵,却一举击败数万魏军,斩军杀将,迫使十余万魏军望河却步,不能不说是一则经典案例。

刘裕这里阻住魏军,王镇恶、檀道济一路进展得更加顺利,攻陷阳城、荥阳两城,与南路上来的沈林子合兵一处。后秦洛阳守将姚洸一面向长安方面求援,一面分兵扼守洛阳东部险要关隘。这些东西在王镇恶面前简直如同纸糊草扎的一般,遂斩将长驱而进,包围洛阳,姚洸见大势已去,出城投降。王镇恶并不在洛阳停留,直扑潼关。

在潼关前线,王镇恶做出部署,自己率部攻击潼关,命檀道济别攻蒲阪,又命沈林子负责殿后,保护粮道。后秦守将姚绍收集从中原溃退的后秦士兵,自己死守潼关天险。另外,姚绍知道晋军水师厉害,因此派遣别将率重兵把守蒲阪,阻水设阵,企图在关中最后一道防线上与晋军决战。

沈林子也是一员能将,他见姚绍分兵拒险,蒲阪水道又不易通过,立即建议王镇恶合檀道济独攻潼关。王镇恶采纳建议,招回檀道济军,猛攻潼关。

蒲阪守军虽然失去意义,但姚绍不敢召回,反而导致潼关兵少,被王镇恶一举攻克,姚绍后退百里,在定城再建防线,一面依险拒守,一面派姚洽、安鸾二将封锁水路,截断晋军粮道。负责殿后的晋将沈林子多次击败姚洽、安鸾等劫粮之军,斩杀姚洽。

此时,刘裕的船队抵达陕城(今河南三门峡),晋军士气更壮。刘裕命第三路主将沈田子率军一千从秦岭山中秘密前进,进驻青泥关(今陕西蓝田附近)。后秦皇帝姚泓正准备亲率大军来援姚绍,突见沈田子出现在蓝田,恐后路被断,于是决定先消灭沈田子,再与刘裕决战。

沈田子的军队只有刘裕的疑兵,只要袭扰姚泓主力即可,不料沈田子(沈林子之弟)也是一位猛人,竟然以千人之兵直冲秦军主力,秦军猝不及防,被杀万余人,这仗打得更令人无语。姚泓大惧,狼狈逃回灞上。姚绍前被重创,后失援军,气得吐血而死,东平公姚瓒代行兵权,又被王镇恶、沈林子击败。

自此长安以东秦军皆被击败,刘裕下令水陆并进,自渭水直取长安。后秦将军姚难率陇西之军回救长安,姚泓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从灞水退至屯石桥(在长安附近),企图与姚难会师。

王镇恶看出此节,挑选骑兵千人,由骁将毛德祖率领,看姚泓比速度。毛德祖也很厉害,不仅跑得快,而且武艺高,阵斩姚难前锋部将姚强,又击溃了姚难军。姚泓赶到之时,姚难已经率溃兵逃入长安多时。姚泓慌忙派部将姚丕扼守渭桥,企图阻击王镇恶。王镇恶在渭桥东面弃舟上岸,大败姚丕。姚丕败军反冲入姚泓阵中,自相践踏,死者无数。姚泓单骑还宫,秦军主力全军覆灭。

第二天,王镇恶攻破长安平朔门,姚泓率皇子、文武官员跪地请降,后秦国灭亡。关中遗老引孙提壶,夹道欢迎晋军。刘裕入太极殿,见前朝遗物,不胜唏嘘。

恰逢崔浩进宫讲授《尚书》,拓跋嗣问崔浩:“姚氏父子亦是西羌之枭雄也,经营关中,长达三十三年,何故如此之速亡呢?”

崔浩说:“姚苌叛主逆起,姚兴好养虚名,姚泓幼而无才,三代皆无实用之人,只是命好,竖子成谋而已,他们爷仨捆在一块,也不是刘裕的对手,有何疑问!”

拓跋嗣沉默良久,又问:“刘裕与慕容垂相比,谁更厉害一些?”

崔浩答曰:“刘裕胜。”拓跋嗣请言其详,崔浩说:“刘裕却出身寒微,白手起家,举手而灭桓玄、谯纵、慕容超、卢循、姚泓等人,威震中外,无人可及,慕容垂承父祖之资,振臂一呼,屠何、乌桓同类争相归之,稍加倚仗,便足于立功建国,但平定一个河北之地却费时数年,武功如何可跟刘裕相提并论!”

拓跋嗣闻此,忧心忡忡,说:“刘裕与朕同世,真劲敌也!”

崔浩道:“陛下勿忧,关中戎夷混并,虎狼之国,刘裕易得之,不易守之,不久必然还兵江南,顾其根本,我们只须按兵息甲,待刘裕撤军,关中终为魏国所有也!”

拓跋嗣的心情被撩拨得七上八下的,又来了精神,说:“既然关中形势险恶,我们阻断黄河,困刘裕于关中,然后派精兵南袭彭城、寿春,刘裕即使有冲天只能何能为也?”

崔浩说:“我们西北有柔然、铁弗二寇,陛下不可弃近地而临远地。魏兵虽多,将无韩白(韩信、白起),长孙嵩有治国之用,却无进取之能,于栗磾有勇无谋,奚斤有谋无勇,其余诸将,更不是刘裕的对手,微臣以为还是等待时机为妙。”

崔浩说话太直,一竿子打掉八颗枣,传出去岂不被人忌恨,没办法,这就是他的风格。拓跋嗣哈哈大笑:“崔卿一言,众将皆失色,请更论近代人物。”

崔浩大言道:“王猛之治秦,苻坚之管仲也,慕容恪之辅少主,慕容暐之霍光也,刘裕之平逆乱,司马德宗之曹操也。赫连勃勃,忘恩负义之跳梁小丑也”

拓跋嗣说:“崔卿别老说外国人,评价一下先帝如何?”

两人谈了半夜,小崔指天画地,吐沫星子满天飞,粪土当年万户侯,最后却碰到这个要命的问题,当下正襟危坐,不敢造次:“小人管窥,何能见玄穹之广大。太祖用漠北醇朴之人,南入中地,变风易俗,化洽四海,自与羲农齐列,臣岂敢仰评?”

三个月后,留守建康的重臣刘穆之病故,刘裕果然派十二岁的儿子刘义真镇守长安,自己还师江南。赫连勃勃见此大喜,趁机南进,击败晋军,占领长安。

为了保留原名,《魏书》创造性地将原名记作小名或字,如拓跋珪,字“涉圭”。拓跋嗣,字“木末”,小名叫托腿锢(可能有个S字尾音被省略了)。

在改制之前,这些人物的名字都是用的鲜卑本名,拗口得很,南朝人多不能记,于栗磾(读作于利弟)的汉化名字尚如此怪异,鲜卑本名不定是神马火星呢,以致刘裕的信都不好写,听说这家伙好使用一杆黑矛,得!干脆称他为“黑矛公”。帐下书记皆大笑,这几乎与绿毛龟是同类。

黑矛公”于栗磾收到刘裕书信,不敢自专,派快马送至平城,然后“筑垒于河上,亲自守焉。禁防严密,斥侯不通”。刘裕越不让担心,他越担心。

北魏君臣就刘裕的黑毛信展开热烈的讨论。

有人说:“函谷、潼关号称天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刘裕些许步兵水师,岂能得过,北上登岸,则极其容易,刘裕必然是以讨秦为名,北上攻魏,此不得不防。”

拓跋嗣赞同,有人却表示反对:“刘裕五路齐出,战意决然,如果我们悍然拦截,乃是代人受兵,引火烧身,如此则姚秦无事我们却白挨一顿打,不值!”

有人分析得很中肯:“黄河千里,处处可渡,一旦开战,实在防不胜防。先帝建功立业,都是主动出击,至于防守,实在不是魏军所长。且晋军已占青州,到时候,刘裕自彭城北进,中原晋军自荥阳渡河,恐怕恒山以南,不复为魏国所有也!”

拓跋嗣不能决,回到后宫,西平公主哭哭啼啼,哀求救助后秦。女人最有力的工具就是眼泪,拓跋嗣决定发兵阻击刘裕。又有人扯着拓跋嗣的袖子进谏:“军国大事,岂顾婚姻,酬一女子之惠哉?”

拓跋嗣很为难,转问老臣崔宏。崔宏说:“论战用谋,臣不如犬子崔浩,可招崔浩来问。”拓跋嗣召见崔浩,拜为博士祭酒,赐爵武城子,这是崔浩进入北魏中枢之始。

崔浩多谋善算,学究天人,白皙高大,颜如美妇,常自比张良,并自称在某些方面还超过张良,但就是没学会张良的韬晦之计。听完拓跋焘的苦恼,崔浩微微一笑,献计道:“陛下勿忧!刘裕暂时不敢两线作战,我们不如不予理睬,纵之西进,待刘裕与秦军主力接火后,我们兴兵塞其东归之路,迫使刘裕做出抉择。”

就当时的形势而言,崔浩的计策是最佳选择,如果拓跋嗣采纳崔浩之计,刘裕将陷入两面受敌之地,如果不愿两线作战,只能黯然撤军。拓跋嗣没有崔浩的脑子,也没有他儿子拓跋焘的雅量,听说崔浩懂《易经》,知《洪范》,因此只让崔浩给他算卦解惑,并不用其经国之计,最终还是派司徒长孙嵩督山东诸军事,又遣振威将军娥清(原名拓跋娥清,亦是北魏宗室,后来在攻灭北燕之战中导致冯跋逃跑,被拓跋焘贬为门卒,开除出宗室,因此搞得有名无姓)、冀州刺史阿薄干(姓阿伏,名薄干),率步骑十万屯驻黄河北岸,加上叔孙建、公孙表、于栗磾的军队,近二十万魏军夹河死守,摆出一副阻止晋军西进北上的架势。

任你有雄兵百万,岂能吓到气吞万里如虎的刘裕,刘裕留子刘义隆镇守彭城,以左将军向弥为北青州刺史,镇守碻磝(今山东茌平西南),威胁魏军侧背,然后亲率水军自淮、泗入清河,转巨野泽逆黄河西上。

北岸魏军大惊,便以数千骑兵随刘裕水军西行,不时袭扰,从岸上放箭。刘裕派人上岸还击,魏军立即退走,奔入营垒。等晋军登船,魏军复来,晋军纤夫只能在南岸拉纤,因此船行甚缓。刘裕大怒,派督护丁旿(此人是刘裕的贴身卫士,力大无穷,南朝乐府歌谣中有《丁督护歌》数首,即言此人也)率七百人登岸,在距水百余步处,列战车百乘,布下弧形的车阵。此阵两头抱河,形似新月,故名却月阵,这是刘裕的新发明,乃以步兵反制骑兵的神来之笔。

小编推荐:安史之乱中的落魄王孙:唐明皇李隆基落荒而逃渭南之战的历史评价:一代枭雄曹操的深谋远虑北洋水师平远舰曾一炮令日军旗舰丧失大部分战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