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张之洞曾想组织美式共和,推李鸿章为总统

张之洞曾想组织美式共和,推李鸿章为总统

时间:2017-03-07 08:06:04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张之洞曾想组织美式共和,推李鸿章为总统

李鸿章曾游历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归来之后,以大学士的身份入阁办事,住在了贤良寺。

这天门外喧嚣,荣禄来了,他屏退左右,说起废立光绪之事。

李问,你有几颗脑袋,敢行此事?各国使臣,首先抗议,各省疆臣,仗义声讨,为害大了。荣禄一听,便请李鸿章试探外国公使口风,李当即驳回,说这是内政,先询外人,有失国体。如果一定要问,那就要授我两广总督衔,并在《泰晤士报》上披露,届时,外宾必来贺我,问我以国事,我才可顺便探询。

荣禄立即回报太后,于是命李鸿章督两广。外宾来贺,李鸿章转询废立之事,来宾皆说,此举为中国内政,各国无理干涉,只是国书上原来是致光绪帝,如果易帝位,是否还承认,尚须请示本国。

从李鸿章、刘坤一那里,荣禄摸了底,从此,不再谈废立之事。《方家园杂咏纪事》说,徐桐和崇绮拟了废立奏稿,慈禧阅后,要他们同荣禄商量。两人去见荣禄,荣禄一看奏稿,急忙如厕而去。当时,天正严寒,二人围炉,等了很久,荣禄才回来,竟将奏稿往火炉里一塞。徐桐怒曰:“懿旨命尔阅看,何敢如此?”荣禄说:“我不敢看啦!”

张之洞曾想组织美式共和,推李鸿章为总统

网络配图

荣禄的态度,意味着军队中立,大阿哥党没有军队支持,只好转而寻求民意。华北闹拳民,大阿哥党就以神功可恃,拳民可用,将义和团放进京来,光涿州一路,就来了几万红衣人。他们高举火把,跳舞请神,呼人叩拜,还扬言,要擒“一龙二虎头”,“一龙”即皇上,“二虎”为奕劻、李鸿章。拳民进京来放火,右安门内,放火烧教民,无论老幼妇女皆杀之;宣武门内,火烧教堂;正阳门外四千余家,火光烛天,连烧三日不灭。火光中,朝廷一连开了好几天御前会议。

头一天,皇帝问何不弹压拳乱?太常卿袁昶说“乱民不可依,邪术不可恃”。慈禧喝道:“法术不可恃,人心也不可恃?”朱祖谋问:就算“信乱民”可以敌抗西洋,不知要依赖什么样的支持如此大事?慈禧说:“我恃董福祥。”朱朗声说“董福祥就第一不可恃”的。慈禧问:“你是何人?”朱回答:“翰林学士朱祖谋。”

第二天开会,载漪先发言:义民赴国难,万死不辞,先除义民,人心很难维系。光绪说,乱民乌合之众,人心也是空谈,主战危险。

议了两天,和战仍未定。第三天,慈禧泣曰:洋人照会,要代收各省钱粮,代掌兵权,指定皇帝居住地……国亡已在眼前,接受洋人条件,也是亡国,与其不战而亡,宁肯玉碎了。说得群臣顿首齐答:愿效死力。

原来慈禧所见照会,是载漪伪造,荣禄转呈慈禧,慈禧见有让自己退位一条,便发作起来,不顾一切地要主战了。

第四天,慈禧言战,载漪欲攻使馆,慈禧同意,大阿哥党开始造皇帝的反,造洋人的反,要以“神拳+民心”,打一场萨满化的人民战争,把洋人都赶出去。

慈禧宣战后,通电全国,要各地筹款调兵,勤王抗敌,共渡难关。盛宣怀当时任电报局督办,因职务之便,扣押了老佛爷的电报。随后,速电李鸿章,请老师“速定办法”。李鸿章接到电报后,即复电说:“此乱命也,粤不奉诏。”

张之洞曾想组织美式共和,推李鸿章为总统

网络配图

李鸿章终于亮出了国权的牙齿,电报说:“拳不可恃,衅不可开。”在国权与王权之间,他不再躲闪,挺身而出了!“乱命”一语出,是李鸿章的新觉悟,可惜此番觉悟,晚来了一步,早如是,他何至于受制于朝廷,而毁了海军?何至于被朝廷驱使,而有甲午之败?如今他终于决定“不奉诏”,护国权!

洋人对李鸿章,如湖湘子弟之于曾国藩,不乏想要李鸿章为帝者。

1880年7月,中俄在伊犁有开衅之险时,英国人戈登来见李鸿章,就有助其独立“清君侧”之意,他甚至告诉李“中国有不能战而好为主战之议者,皆当斩首”。同治帝去世,未有嗣子,法国公使热福理也说:“不如李某为帝。”八国联军进京后想立新帝,有人说立曲阜衍圣公,也有人言立明室之后,瓦德西派德璀琳对李鸿章说:“各国军舰百余艘拥公为帝可乎?”慈禧裹挟光绪西窜时,东南无主,湖广总督张之洞以北京一旦不保、两宫罹难为由,提议应推李鸿章为中国“总统”,自组美国式的共和政府。李鸿章也有意担任,但终因两宫又在西安出现,乃作罢。

耐人寻味的是,张之洞、李鸿章对于国家的预期竟然是美国式的共和国,而非重建王朝。若按老例,一代王朝崩溃时,东南半壁主政者,要在王室中选择一位继承人,立小南朝,再图光复。

可二人居然未作此想,看来世界潮流,的确浩浩荡荡,历史真的到了转折点上。有此二人对共和国的预期在,朝廷即使复出,无论“外须和戎”,还是“内须变法”,都得预备立宪了。

后来,孙中山到武汉,对张之洞的评价是“不言革命之大革命家”。孙的评价,是基于武昌起义。张之洞治理湖广二十年,兴学校,办实业,练新军,客观上为革命做了准备。

张之洞以李鸿章为总统,在东南互保的背后,布了一个东南共和的局。中国历史上,西周有过一次周召共和,不光张之洞想要与李鸿章联手,再造一次共和,连孙中山都对李鸿章寄以希望。还有章太炎,曾说过“今世足以定天下者,无过相国”,这一回,他再次上书李鸿章,请以两广独立,为东南各省表率,鼓吹:“某等所望于公者,则明绝伪诏,更建政府,养贤致民,以全半壁。”

张之洞曾想组织美式共和,推李鸿章为总统

网络配图

李鸿章也很自负。《清史获野录》载:庚子六月,李奉命入都议和,自谓“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口气虽似孟子,但在晚清那个时局里,实是伤心人语,他抱定了“我已笃老,尚能活几年,总之当一日和尚撞一日钟,钟不鸣了,和尚亦死了”的心。

不过,他要先到香港,去见一见港督卜力,因为卜力希望他能以两广独立,在中国南方建立一个新政府。所以,北上之前,他乘坐的平安号轮船先在香港靠岸,卜力已在码头上了。

卜力称,他“有意充当李、孙之间诚实的掮客”,“掮客”是自谦,英国政府想做李鸿章和孙中山的后台老板,促成他们合作,搞两广独立,那倒是真的。他这样想,是因为还听说,反满起义就要在南方爆发,而“这个李总督正向这个运动卖弄风情,谣传他想自立为王或是当总统”。“如果孙中山和李鸿章总督缔结一项盟约,对英国的利益将是再好不过了”。

他的心思,已被李鸿章看透,所以,李开门见山就问:“英国希望谁做皇帝?”卜力说:“如果光绪皇帝对这件事情没有责任的话,英国对他在一定条件下继续统治不会特别反对。”

李再问:“我听说,洋人有这样的说法,如果义和团在北京把所有公使都杀了,列强就有权力进行干预,并宣布"我们要立一个皇帝"。如果事情真的变成这样,你们将会选择谁?”“也许是个汉人?”李停顿了一下,试着这么一问,也许他在问,是李还是孙?卜力答道:“西方大概会征求他们所能找到的中国最强有力的人的意见,然后做出决定。”李一听,就知道英国还没有最后拿定主意,而他早就拿定了主意,于是就说“慈禧皇太后是中国最强有力的人”。

他这么一说,是不想再谈下去了,但他试探的目的已经达到,既然英国政府还没有做出决定,而孙中山又怕死,躲在海上,不敢到香港来露面,他还有什么好谈呢?想干天大的事,却没有斗大的胆,他只好半闭着眼睛“颌之”。说实在的,这是客气,他应当闭上眼睛用鼻子“哼之”。

孙中山被朝廷通缉,就不敢来香港,而他李鸿章,难道就不怕被革命党和英国政府算计?事实上,革命党与港督当局已有过扣留李鸿章在香港的计划,那时,谁都知道李鸿章是中国的一张王牌,谁都想打“李鸿章”这张牌,对于英国政府的一举一动,其他国家也都紧紧盯着,毫不放过。

所以,他料定,英国人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他下手,他完全可以来去自由,而孙未露头,则有如鼠辈,既然抱定了要来与他合作的宗旨,却不肯相信他能保证安全,提供方便。

张之洞曾想组织美式共和,推李鸿章为总统

网络图片

他这么一试,就试出了两点,一是英国对于两广暂无明确打算,至少还没有形成一个可行的方案,在他和孙中山之间,还没有最后选定,由此可见,英国暂时还不会在两广地区采取行动,英国不动,哪国敢动?另一点,便是孙中山不足为虑,起码,眼下还不成气候,况且英国也不会让人在广东插手,再怎么说,英国对他还有所期待,即使要搞两广独立,不也还得等他回来?所以,他敢北去。

卜力则认为,李鸿章无意冒险搞什么两广独立,而正准备扮演他将来在北京的角色,即充当中国的和平使者或是它的新统治者。李鸿章才不在乎卜力怎么认为,英国人怎么看,他与朝廷之间的事,根本不必看英国人的眼色,更无须英国人来过问。总有人问他:想当皇帝吗?问的人哪里懂得,有他老师在天,他岂敢!他现在越来越理解他老师,越来越以老师为榜样,老师当年怎么做,他现在就怎么做。

老师想当皇帝吗?不想!他也一样,不想!老师想搞独立吗?不想!他也一样,不想!老师为了国家,敢与朝廷扳手腕,他敢吗?原来不敢现在敢。以往他好和稀泥,现在他敢硬碰硬——跟老佛爷扳手腕!为变法,他敢自称“康党”;为皇上,他敢问荣禄有几个脑袋;为保江山,他敢说最高圣旨为“乱命”,敢以“东南互保”与朝廷抗争;为救生民于水火,朝廷如垮了,他敢立个“东南共和国”。

小编推荐:解密清朝贪官和珅其实是个暖男明英宗朱祁镇为什么不愿意要也先的女儿赵匡胤曾鄙薄文人:只会玩弄文字 酸气十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