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连战三十六员大将的牛人:古往今来的猛将第一人

连战三十六员大将的牛人:古往今来的猛将第一人

时间:2017-01-03 09:29:35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连战三十六员大将的牛人:古往今来的猛将第一人

在中国冷兵器时代,擅长枪、槊的猛将很多,但能使用铁枪的却寥寥可数,正史中记载的有五代的王敬荛、北宋的郭遵、金朝的张铁枪、元代的隋世昌,我们熟悉的民族英雄岳飞也有“单骑持丈八铁枪,刺杀黑风大王”的事迹。但其中最出名的,却是五代时的这个猛人——后梁擎天柱,人送外号“王铁枪”王彦章。甚至可以说,王彦章是古往今来猛将第一人。《五代史补》里记载了一段轶事:梁太祖朱温在郓州募兵时,少年王彦章报名,同时参军的还有几百人。王彦章向征兵的主将要求当队长,这下那几百人不干了,怒气冲冲地说:“你算哪根葱!草野里的无名小辈而已,凭什么想爬到我们头上,真是不自量力!”王彦章站在主将身边,指着众人说:“我天生雄壮,自己觉得你们都比不上,所以想当队长。你们出言咄咄,一个个好像都很牛逼?这样吧,大凡健儿动不动就说自己不怕死,死不死今天先不谈,谁敢同我一起赤脚到荆棘丛中走个三五圈?你们能吗?!”

光脚到荆棘地里走路?众人都当他是说笑,没想到王彦章真的当场脱掉靴子,光脚在荆棘丛中若无其事地走了三五圈,居然毫发无损!众人无不大惊失色,没有一个人敢效仿。这事被朱温知道了,惊为神人,从此开始重用王彦章。王彦章从此跟随朱温转战各地,屡立战功,官职也陆续升迁到开封府押衙、左亲从指挥使、行营先锋马军使。各位看官,千万不要以为王彦章的本事就是脚头硬,不怕疼,那只是雕虫小技而已,他真正的厉害之处是冲锋陷阵。《新五代史》载:“(王彦章)持一铁枪,骑而驰突,奋疾如飞,而佗人莫能举也,军中号王铁枪。”铁枪王彦章。

前文说过,王彦章打仗时骑在马上,拿着一把别人举都举不动的铁枪挥舞如飞。那么,这把铁枪有多重呢?《资治通鉴》里给出了答案:“王彦章骁勇绝伦,每战用二铁枪,皆重百斤,一置鞍中,一在手,所向无前。”重达百斤的铁枪!《三国演义》中,施耐庵老先生使个大劲才把关二爷的青龙偃月刀写到81斤,现实中王彦章的铁枪居然重达一百斤,而且还不止一杆,一把抓在手中,一把挂在鞍上做备用。通过古今度量衡换算,我们计算出,五代时的一市斤相当于现在的660克,一百斤就是66公斤!我不敢断言王彦章是古代猛将中力气最大的,虽然在古代正史中,关于兵器重量,明代之前的,我找不出比王彦章冲锋用双铁枪更重的记载,只有《明史》中对猛将刘綎的记载是“綎所用镔铁刀百二十斤,马上轮转如飞,天下称“刘大刀””。不过,“马上轮转如飞”和战场上“所向无前”的区别还是明显的。

打过群架的男生都知道,在乱战中一寸长一寸强,你要是能将一根十斤重的铁棍子挥舞如飞,基本是方圆几米无人敢近。一个体院的哥们曾和我聊过一个段子:体院都是体育生,打架之才辈出,一般来说,这两个专业的比较狠,一是拳击,强在专项,人家就是吃这碗饭的;一是田径,特别是练中短跑的,强在全能,身手敏捷,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你追不上。但还有一个专业是公认的无冕之王,无人敢惹:举重。练举重的基本自己不打架,但是有朋友啊,也有难得出去帮朋友撑个场子的时候,那就看吧——几个壮小伙,清一色的矮墩墩小平头,膀大腰圆,胳膊都扎着走路,当然光凭外形还吓不倒人,他们的最令对手胆寒之处在于他们手上的家伙,不是刀子不是链条,而是一根黑黝黝的杠铃棒,空的,练过卧推的朋友都知道重量:20公斤。你想,谁敢和这么重的铁疙瘩过不去啊!所以一场群架如果有举重队参加,就等于黄了,对手绝对闻风而逃。古代战争当然不是打群架那么简单,但随便哪一方有个超级牛人,一样占便宜。几百年前,山东大汉王彦章骑着高头大马,挥舞着66公斤的铁疙瘩,冲锋陷阵盖世无双。

我说王彦章厉害,一定有大神要跳出来喊:“你忘记十三太保李存孝了?!王彦章连打唐将三十六员,碰到李存孝几个回合就败了!”拜托,我说的是历史,不是小说演义。关羽81斤青龙偃月刀固然是杜撰,李存孝打败王彦章也是故事会。李存孝在《残唐五代史演义》中是李元霸一样的存在,战无不胜,连五马分尸都分不动的“神人”——李存孝和李元霸谁厉害?高宠能不能秒杀卢俊义--等等,那是只有大神们才能敞开聊的话题,我等普通人就离远点吧。真实的历史上,和王彦章屡屡对决的不是李存孝,而是他的干兄弟李存勖。王彦章所处的五代十国,堪称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时代之一。

中原一带,是朱温和李克用的争霸之地。朱温建立的后梁占据河南,和占据河东的晋王“独眼龙”李克用争霸中原多年。出身黄巢起义军的朱温在打仗上有一套,毛泽东曾经评价他说:“朱温处四战之地,与曹操略同,而狡猾过之。”相比之下,沙陀人李克用有勇无谋,在与朱温的争斗中明显处于下风。但是到了第二代,下风就变成上风了。原因是李克用生了个好儿子。李存勖小名亚子,是李克用的长子,也就是后世的后唐庄宗。开平二年(公元908年)正月,李克用病死,李存勖袭晋王位。办完丧事,他立即率军奔赴潞州(山西上党)打了一场漂亮仗,将围困潞州的梁军击溃。朱温对李存勖的用兵大吃一惊,叹息道:“生子当如李亚子,克用为不亡矣!至如吾儿,豚犬耳!”这句话很熟悉,因为当年曹操也夸过孙坚的儿子孙权:“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只不过,直言自己的儿子“豚犬”的,朱温绝对是第一个。

话说,朱温也真没看错人,他说过这句话的四年后,就被自己的三儿子朱友圭谋逆刺死,而诛杀了朱友圭的另一个儿子朱友贞,也仅仅将后梁的江山多维持了十年,最终被李存勖灭国。李存勖勇猛善战,两国公认,唯独王彦章自恃武勇,看不起他,常对人说:“李亚子就是一个斗鸡小儿,有何可惧!”这还真不是说大话,李存勖对于敌军中这个骁勇无敌的王铁枪,就是像“小儿”一样畏惧。有一次,李存勖亲自率军,与王彦章的军队隔岸驻扎,用舟船在黄河中接战,每天都要交锋几十次。一次,李存勖领兵迫近后梁寨子,梁军隔河未能赴援,眼看寨子就要失守,危急时刻,王彦章一个人持着铁枪登上一艘小船,喝叱船夫解缆,单人单枪划向河中,大呼迎战!李存勖一见大惊,立刻退兵。三国关云长单刀赴会,五代王彦章单枪邀战。什么叫做万夫不当之勇?没有睥睨万夫的气概,没有一骑当千的实力,你行你上啊?这种猛人,诚为一军之胆。

小编推荐:唐初定边名将张仁愿:再次遏止突厥的北地长城不可思议的“豪赌”:唐太宗与390名死囚的约定近代革命先驱李大钊竟然曾是袁世凯的“粉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