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唐朝历史上的猛将来瑱:收复失地却被赐死抄家

唐朝历史上的猛将来瑱:收复失地却被赐死抄家

时间:2016-12-23 17:50:24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唐朝历史上的猛将来瑱:收复失地却被赐死抄家

来瑱是邠州永寿县人。唐开元十三年(725年)改豳州为邠州,治所在新平(今彬县),辖境相当今陕西省彬县、长武、旬邑、永寿四县地。永寿县有“秦陇咽喉”之称,乃“古丝绸之路”第一站,来瑱是这个县的历史名人,当地人不应该忘记他。来瑱的父亲来曜出身行伍,因军功升迁,开元十八年(730年)以鸿胪卿同正员的朝衔,担任安西副都护、持节碛西副大使、四镇节度使。后来他的朝衔升至右领军大将军、仗内五坊等使,名扬西域。后来,即宝应元年(762年),因来瑱立功,而被追赠为太子少保。来瑱自小重名望气节,慷慨有大志,读过不少经书史传。天宝初,他随父亲在西域四镇节度使下任职。天宝十一载(752年),以左赞善大夫、殿中侍御史的朝衔和宪衔,担任伊西、北庭节度使下的行军司马。玄宗诏令群臣向朝廷推荐智谋果决和才堪统众者各一人,担任右拾遗的张镐向玄宗推荐了来瑱,张镐称赞他:“有纵横之略,临事能断,堪当御侮之任。”还没来得及任命,他母亲去世,停职丁忧。

古代制度,朝廷官员的父母去世,无论此人任何官何职,从得知丧事的那一天起,必须回到祖籍守孝二十七个月,这叫丁忧。《尔雅·释诂》:“丁,当也。”遭逢、遇到的意思。《尚书·说命上》云:“忧,居丧也。”所以,“丁忧”,就是遭逢居丧的意思。如无特殊原因,国家也不可以强招丁忧的人为官,因特殊原因国家强招丁忧的人为官,叫做“夺情”。丁忧期间,来瑱对母亲的孝心令周围的人感动。

一、坚守颍川,立功扬名

安禄山发动反叛,张垍又向玄宗推荐他,这时来瑱丁忧期未满。朝廷急于用人,夺情起用他代理汝南郡太守。汝南,古属豫州,豫州为九州之中,汝南又居豫州之中,故有“天中”之称。汝南为八方辐辏之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尚未成行,叛军进攻颍川郡,朝廷又紧急任命他为颍川郡太守。

颍川郡,秦王政17年(公元前230年)置,以颍水得名。治所在阳翟(今河南禹州市),辖境相当今河南登封市、宝丰以东,尉氏、郾城以西,新密市以南,叶县、舞阳以北地。后来治所屡有迁移,辖境渐小,最大时管辖至今河南驻马店地区。唐至德时又曾改许州(今河南许昌)为颍川郡。颍川城军粮储备丰盈,来瑱修筑防守工事,作好了迎战的准备。敌军进至颍川城下,双方展开激战,来瑱登城督战,亲身投入战斗。他箭法极准,百发百中,敌人应弦而倒。敌人看到城头上的来瑱,派降将毕思琛向来瑱喊话,劝来瑱投降。毕思琛是来瑱父亲旧将,毕思琛在城下跪拜哭泣,表示对来曜的哀悼,劝来瑱投降,来瑱置之不理。在颍川保卫战中,来瑱与敌人进行多次激战,杀敌无数,敌人闻风丧胆,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来嚼铁”。朝廷因为他卓越的战功,为他增加银青光禄大夫的散官官衔,代理御史大夫的宪衔,任命他担任本郡防御使和河南、淮南游奕使、逐要使和招讨使等。

鲁炅在叶县战败后,退守南阳,朝廷任命来瑱为南阳郡太守,兼御史中丞,充山南东道节度使、防御使和处置使,代替鲁炅。不久朝廷任命嗣虢王李巨为御史大夫、河南节度使,李巨上奏朝廷,说鲁炅能守南阳,朝廷下诏令他们仍担任各自原来的职务。敌人围攻南阳好几个月,来瑱和襄阳节度使魏仲犀都分出手下的兵马救援南阳。魏仲犀派弟弟魏孟训领兵赴南阳,魏孟训来到明府桥时,看到敌人兵势很盛,心生畏惧,没有交战就急忙退兵,敌人在后猛追,魏孟训大败而还。来瑱部下兵力本来就不足,魏孟训战败的消息传来,人们都心惊胆战。来瑱安定军心,加紧训练,固守颍川,敌人对颍川郡无计可施。朝廷又下诏任命来瑱为淮南西道节度使。

唐军先后收复长安、洛阳,在收复两京的战役中,来瑱都立下显赫战功,和鲁炅同一道制书加封为开府仪同三司,兼御史大夫,来瑱为颍国公,食实封二百户,其他职务不变。食封是朝廷给予皇族、高官、寺院等的俸禄之一,其规定是将一定数量的乡户作为封户分配给食封者,免去租的一半和庸,调的全部,并配给一定的仕丁。食实封指受封爵并可实际享用其封户租赋。《资治通鉴·唐中宗景龙三年》:“于时食实封者凡一百四十馀家。”胡三省注云:“唐制:食实封者,得真户,户皆三丁以上,一分入国。开元定制,以三丁为限,租赋全入封家。”

二、与朝廷的嫌隙

乾元元年(758年),朝廷召来瑱入朝任殿中监。第二年,又任命他为凉州刺史、河南节度经略副大使。当时凉州陷于吐蕃之手,凉州刺史的职务其实只有虚名,他的主要职务是后者,主要职责是统兵。来瑱还没有出征,相州官军被史思明击败,东都受到威胁。元帅郭子仪镇守谷水,朝廷改派来瑱为陕州刺史,充陕、虢等州节度使,并任潼关防御史、团练使、镇守使,以防叛军西进。乾元三年(760年)四月十三日,襄州军将张维瑾、曹玠发动兵变,杀刺史史翽。为了安定襄州,朝廷任命来瑱为襄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充山南东道襄州、邓州、均州、房州、金州、商州、随州、郢州、复州等十州节度使、观察使和处置使等。

宝应元年(762年),肃宗召来瑱赴京任职,这时来瑱性格上的弱点表现出来,他不能像郭子仪那样召之即来,他习惯于襄阳的生活,不想离开襄阳;山南东道的士兵也喜欢他,他就授意部下将领和官吏上表朝廷,请留在襄阳。朝廷答应了山南东道将士的请求,当来瑱走到邓州时,又接到朝廷的诏令,命他回到山南东道节度使的任上。后来肃宗听说来瑱在山南东道做的这些小动作,开始在心里讨厌起来瑱。

荆南节度使吕諲、淮西节度使王仲升及来往于襄阳与长安间的中使都向朝廷反映,说来瑱滥发赏赐以收买人心,恐怕时间久了他得到士兵的拥护,会不利于朝廷。肃宗听信了这些人的话,任命来瑱为邓州刺史,把原隶属于山南东道节度使管辖下的商州、金州、均州、房州等四州分割出来,另外设置观察使管辖,让来瑱只管六州,以达到削弱来瑱势力的目的。来瑱对这些人意见很大,当史朝义的部将谢钦让围攻驻守申州的王仲升时,来瑱按兵不救,王仲升被围好几个月,来瑱担心王仲升会向朝廷告发他,勉强出兵,但王仲升已经战败被俘。来瑱手下行军司马裴茙一直想夺取来瑱节度使的职位,向朝廷上了一道密表,告发来瑱不救王仲升之罪,并说他善谋而勇,倔强难制,应该早点除掉他,请发兵袭击来瑱。肃宗采纳了裴茙的建议。宝应元年建辰月(三月)十四日,朝廷任命来瑱为淮西、河南十六州节度使,表面上显示朝廷对他的宠信,实际上是想夺其兵权,寻机除掉他。同时密令裴茙接替来瑱担任襄、邓等州防御使。来瑱听说让他徙镇淮西,非常害怕,他上奏朝廷说:“淮西没有军粮,我去年在本地种了麦子,请等到收麦以后赴任。”又授意部下上表朝廷,请来瑱留镇山南东道。肃宗本想姑息迁就,不想无事生非,二十三日,又重新任命来瑱为山南东道节度使。而裴茙已经在商州召募部队,观察着来瑱的动静。

本年四月,改元宝应,代宗即位。朝廷又任命来瑱为襄州节度使、奉义军渭北兵马使等,其他官职不变。同时,朝廷暗令裴茙设计除掉来瑱,新上任的襄邓防御使裴茙驻屯谷城。这月十九日,裴茙得到朝廷的密旨,立刻率麾下兵乘船浮汉江赴襄阳。傍晚时侦察兵把这一消息报告了来瑱,来瑱与部下在军帐里商讨对策,副使薛南阳说:“来尚书奉诏留镇襄阳,裴茙却率兵而来,要取代您,他师出无名;而且裴茙的智谋勇略都不是尚书的对手;人心归向尚书,也不归向裴茙。他如果趁我们不加防备,今晚偷袭我们,我们的部下一定会畏惧混乱,他们乘乱进攻,那后果就不堪设想。如果到明天白天来,我们肯定能消灭他。”四月二十日,裴茙督五千人马在谷水北布阵。来瑱也率军相迎,登高而列阵,高声喊裴茙手下将士,问裴茙为什么率兵而来。裴茙回答说:“来尚书不听从朝廷的诏命,所以我带兵来。如果你遵朝廷之命,跟我进行交接,请你放下武器,交出军队。”来瑱说:“我已接到朝廷的恩命,让我仍留镇襄阳,交接什么?”他取出朝廷敕令和告身让裴茙看,裴茙既吃惊,又困惑,不明白朝廷玩的什么把戏。

正在裴茙犹豫不决和纳闷时,他的部下都说:“这一定是假的,我们接受朝廷的命令讨伐你,岂能空手而归,取富贵就在今天。”大家争着发箭射来瑱。来瑱奔回大旗下。薛南阳说:“情况危急,尚书暂时不要与他们交战,请让我带三百名骑兵奇袭敌后,形成前后夹攻之势。”当来瑱的部队与裴茙的军队接触时,薛南阳率领的部队绕过万山,从裴茙的部队背后出现,裴茙的士兵顿时惊惶失措,来瑱和薛南阳纵兵夹击,大败裴茙,裴茙的部下很多人投水而死,全军覆没。裴茙和弟弟裴荐落荒而逃,逃到申口镇,被来瑱的追兵捕获,来瑱把他送到长安,朝廷把裴茙流放费州,至蓝田县时,又赐死于蓝田驿站。

三、遭诬流放,赐死途中

八月十九日,来瑱来长安,朝见代宗,表示谢罪。代宗优待来瑱,不加责怪。九月四日,朝廷任命来瑱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宰相,仍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和观察使,并让他代左仆射裴冕任山陵使,负责肃宗的陵墓修建事务。来瑱在襄阳时,程元振曾有所请托,但来瑱没有领他的人情。及至来瑱身带宰相之称,程元振诋毁他,说来瑱说过一些不忠朝廷的话。王仲升被敌人俘虏后,因为屈服于敌人而保全了生命。敌人被打败后,他回到朝廷,与程元振友善,记恨来瑱当初不发兵相救,于是秉承程元振的旨意,诬奏来瑱与敌人通谋,导致申州兵败,主将落入敌手。代宗本来对来瑱的作为一直不满,现在有了这些理由,宝应二年(763年)正月二十八日,下诏以通敌罪削除来瑱一切官爵,流放播州,第二天又赐死于路,抄没所有家产。当来瑱在鄠县被处死时,他的门客纷纷逃散,有人草草挖个坑把他掩埋。校书郎殷亮曾蒙来瑱之恩,他听说消息,从长安赶到鄠县,一个人在来瑱尸体旁哀哭,又把他骑的那头驴子卖掉,买下棺材寿衣。又连夜拜见鄠县县令长孙演,把来瑱的结局告诉他,长孙演为殷亮的义气所感动,听从了他。殷亮趁黑夜把来瑱安葬,并举行了一个简单的祭礼,然后步行走回长安。各藩镇节帅听说此事,都对程元振恨得咬牙切齿。代宗明白了来瑱之死是冤枉的,知道是程元振诬陷所致,再加上程元振一系列的罪过,把程元振流放溱州。

来瑱的行军司马庞充率两千人赴河南,至汝州,听到来瑱被杀的消息,气愤的兵士在一位叫鱼目的将领指挥下,回师进攻襄州。襄阳左兵马使李昭击败了这支哗变的部队,鱼目等人逃奔房州。李昭、薛南阳与右兵马使梁崇义有矛盾,梁崇义趁混乱之机杀了李、薛二人,朝廷任命梁崇义为襄阳节度使,兼御史中丞,接替来瑱的角色。梁崇义为来瑱建立祠堂,每年四季交替时都举行祭礼。他不住来瑱住过的房子,也不在来瑱节度使府的正堂办公,而在使院东厢建一小室休息。他向朝廷上表,强烈要求朝廷安葬来瑱,朝廷接受了他的建议。广德元年(763年),朝廷为来瑱平反昭雪,追复他的官爵。

小编推荐:揭秘:诸葛亮的一生中最大的失败竟是这件事盘点:中国古代历史上那些被溺水身亡的帝王们千古奇冤美周郎:因为三国演义被无数人曲解贬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