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谁是中国的阿Q精神鼻祖?竟是孔子的儿子孔鲤

谁是中国的阿Q精神鼻祖?竟是孔子的儿子孔鲤

时间:2016-12-23 15:52:35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谁是中国的阿Q精神鼻祖?竟是孔子的儿子孔鲤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很有些“阿Q”情结的,鲁迅发现了这一“真理”,率先取得了文学上的版权,如匕首投枪,刺中了许多国民的隐藏着的心灵:“哦,原来我也曾如此!”阿Q的“精神胜利法”,的确是国人的一项伟大的“发明”,甚至比“四大发明”历史还悠久,影响还巨大,乃至于影响了中华民族的振兴与发展。若论阿Q鼻祖是谁,还得上推一辈古人,他就是孔夫子的独生子孔鲤!

孔鲤,字伯鱼,据说是生他时恰好鲁国的国王鲁昭公送来的贺礼是一条大鲤鱼。臣子生孩子,国王送礼,这也算是一件古今罕有的大事,值得大夸特夸炒作之,让子孙后代做为荣耀永远铭记的,于是孔夫子便借事件为名,给自己的独生儿子取名孔鲤,字伯鱼。“鲤”就别说了,就是国王送的那条大鲤鱼了,“伯”字在古代当“大”讲,第一的意思,“伯、仲、叔、季”,在兄弟排名中就是老大、老二、老三、老四的意思,伯鱼者,大鱼也!古人的“字”是很讲究的,名是小名,字便是大号,学名的意思,在正规场合才用的。孔夫子给儿子起的学名加了个“着重号”,呼之为“伯鱼”,足见对这件事的重视。

孔鲤果然名如其人,深得乃父“中庸”之道,既是个大大的“滑头”,又属于“溜边派”,虽然孔夫子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但优秀者并不包含孔鲤。孔鲤一生无建树,乃至于就连孔鲤的儿子孔伋也不肯拜其父为师。孔伋字子思,他最终拜的是祖父的高足曾参,收下的徒弟是孟子,创立了“思孟学派”,将祖父孔子的儒学发扬光大。孔鲤的学习属于“懒懒婆”式,就象阿Q的“革命”,有点“起哄”性质,你让学我就学一点,不让我学我就玩去,反正有老子养着。据说有一次他正在玩得高兴,恰好遇见他爹孔子在庭院中站着,怕老子是儿子的通病,何况孔子家教很严,所以孔鲤低着头,小步快走,打算逃过这一关,没想到孔子叫住他问:“站住,小鲤鱼,你学过《诗》了吗?”孔鲤赶忙站住,回答说:“我还没顾上学呢?”

谁是中国的阿Q精神鼻祖?竟是孔子的儿子孔鲤

孔子说:“你不学会《诗》怎么会说话?”“没学过《诗》就不会说话了,难道街面上没学过《诗》的人都是哑巴?”孔鲤心中暗笑父亲的“迂”,但一看到爹的严肃样,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唉!谁让他是爹呢?不学又要打手心罚跪,背吧!”孔鲤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整部《诗经》不长时间就背得滚瓜烂熟,完成了父亲交给的硬性任务。刚想松懈一下,又在庭院里看到孔子独立站着:“唉!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孔鲤只好又低着头,用小步快速地向前走,以期不惊动正在独自思考的父亲,没想到孔子早看到他:“站住,小鲤鱼,你学过《礼》了吗?”

孔鲤赶忙站住:“按父亲的吩咐,刚学完《诗》,还没顾得上学《礼》呢?”,孔子说:“哼!不学会《礼》,你怎么做人?”“没学会《礼》就不会做人了?那街面上那么多没学过《礼》的人,难道都是畜牲?”孔鲤暗想,但他不敢违背父亲的意愿,于是回去抱着一本《礼记》,囫囵吞枣地背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孔鲤毕竟是至圣先师孔子的独生儿子,在外人看来,必定深得孔子的遗传与嫡传,学问一定大得不得了,所以鲁国的国王鲁哀公就给已成了成年人的孔鲤下了高薪聘书,但受父亲“中庸”熏陶多年的孔鲤是颇有点自知之名的:“官场黑暗,就连父亲那么大的学问周游列国都不受重用,何况我孔鲤?世道混乱,如果应召,难免灾祸临身;不应召,有父亲的光环照着,反而能忝列儒家名士之林,象个‘隐士’,能受众人尊重。在经济上也不怕,父亲那么多学生,就说学费低点吧,一人一束干肉,就是三千束,都够开肉铺的了!何况师兄端木赐子贡还是全国首富?还是明哲保身得好。至于理由嘛,就说身体不好,需要静养,嗯,就这么办。”

孔鲤打定了主意,毅然故做高深地辞去了鲁哀公的聘书。知子莫若父,孔子早知道儿子文不能文,武不能武,对他称疾不出避免丢人现眼倒也认为是明智之举。孔鲤这一招不费一刀一枪,为自己轻轻松松赢得身后名,首先稳稳当当地当上了孔门的“二世祖”,到了北宋,宋徽宗还封他为“泗水侯”,风光无限。

别的师兄师弟学得了孔子的一知半解便纷纷著书立说,另立门户,几个嫡传弟子还把平日与孔子的对话整理成书,称为《论语》,日日背诵,并把这本语录当成了授徒的课本,只有孔鲤不慌不忙,拿这个事不当碟菜:“爹爹孔夫子学问大是不假,但再大还能超过他的老师老子李耳?连老子都说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话全讲出来,就不是真正的真理了,关键是‘悟’,象我这样,才是真正的‘无为’呢!”

为把孔门儒学发扬光大,孔子没少开家长会,谈起家庭成员对儒学、对社会的贡献,孔子俨然高高在上,以鼻祖自居;子思因和徒弟孟轲创建了“思孟学派”,也有些洋洋自得。孔鲤居于一父一子一前辈一晚辈两大高手的夹缝中间,却显出了“阿Q鼻祖”的气派,他对孔子说:“你学问虽高,但你子不如我子!”孔子一听:“嘿,还真是这么个理,我自以为是万代宗师,分类施教,也算是教徒有道之人,却没有教好自己的亲生独子,真是贻笑大家。倒是我这个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说的儿子,教出了一个善于思考的子思,从这点上,我不如孔鲤也!”因此退在一旁默然不应;孔鲤又回过头对儿子说:“子思啊,你虽然做出了一点点成就,但你父不如我父!”

子思一听,心中暗想:“老爸这句话说得地道,祖父的光芒如日如月,常人是难以超过的,当真是我父不如爹爹的父亲,我虽然做出了一点小小的成就,毕竟是晚生后辈,有什么可骄傲的呢?”因此张口结舌不敢与孔鲤抬杠。孔鲤两句话斗倒了当世两大高手,顿时在春秋战国时期传为美谈,其思想竟超越了至圣先师孔子对人们的影响,深深地沉淀于中华民族的血液中,形成了一种顽固的“血栓”,至今仍被人们视为顽症。

未庄的阿Q,对鼻祖孔鲤的思想活学活用,每每声称“老子先前阔多了!”、“祖先也姓赵,百家姓中头一位!”听得王胡、小D之流皆对阿Q刮目相看;面对赵老太爷“强势”之流,阿Q也暗暗地背后骂娘:“哼,我现在正在革命哩,虽革命尚未成功,但儿孙正在努力,子又有子,孙又有孙,早晚有一天把你们全‘嚓嚓’了,美好的将来是属于赵Q的”。想到这,便美美地哼起小曲来,真是前有先祖争脸面,后有子孙争荣光啊!

小编推荐:奇葩皇帝:盘点中国古代五个寄身过佛门的皇帝明朝秘史:揭秘明朝历史上那些浑浑噩噩的皇帝们历史解密:李鸿章为保政治地位甘做“两面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