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以恐怖活动立国的吴王阖闾:阖闾为何能称霸天下

以恐怖活动立国的吴王阖闾:阖闾为何能称霸天下

时间:2016-12-13 11:41:05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以恐怖活动立国的吴王阖闾:阖闾为何能称霸天下

策划专诸刺王僚

吴王阖闾是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使一个蠕虫般弱小的边疆国家,崛起为蓬勃兴旺的强国,打败了庞然大物楚国,堪称春秋霸主。

吴国开化较晚,它的两边是超级大国楚国。吴国很长时间内都是楚国的小跟班,按时交保护费。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楚国国君位子传到阖闾的爷爷寿梦时,北方的晋国派出大夫巫臣,来吴国联吴抗楚了。巫臣一番“做人如果没有理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的励忐豪言,煽动起寿梦的雄心。寿梦把自己从子爵提升为王,要和楚老大平起平坐,吴楚争霸从此拉开了序幕。

寿梦有四个儿子:诸樊,余祭,余昧,季札。老四季札是个著名的贤人,寿梦想传位给他,临死前嘱托长子诸樊说:“季札是个好同志,你一定要传位给他。”诸樊要让位给季札。季札却死活不要,还跑到郊外,住在窝棚里种蔬菜,妈妈喊他回家吃饭也不理。诸樊只好自己先当吴王,亲自冲锋陷阵,希望早死,以便传位给季札。

后来的吴王阖闾是诸樊的长子,童年时人称公子光。老爸诸樊成天在外边打仗求死,也没空关心儿子成长的烦恼。后来诸樊终于被射死了,公子光却没等到王位,王位传到公子光二叔余祭手里去了。余祭也是没日没夜地工作,恨不得早点累死以便传位给季札。余祭死后,老三余昧替补上场,四年后光荣去世,王位又要传给季札。这时距离寿梦去世已经34了,季札“死活不要”的立场丝毫没变。吴人遂拥立余味之子继位,史称吴王僚。

公子光眼巴巴盼着的王位又拐了个弯跑了,不禁牢骚满腹,开始日夜觊觎王位。

这天,苏州商品市场的管理员来报告:“市场边最近出现了一个白头发的年轻乞丐,行动古怪。”公子光不耐烦地说“政府有令,流浪乞讨人员一律遣返原籍,赶紧让他们地方驻京办把人领走。”管理员说“我相过面的人很多了,这个乞丐不一般,其貌壮伟,身长一丈,腰大十围,眉间有一尺宽,奇貌必是奇人,公子不妨一见。”

公子光勉强接见了这位奇丐,但讨厌他的相貌,在两人中间拉起两道帷幕。话谈到一半,公子光就掀开帷幕,握住此人的大手,促膝恳谈,一谈就是三天三夜,成为莫逆之交。

这位奇人,就是从楚国逃来的愁白了须发的伍子胥。

消息很快让吴王僚知道了,吴王僚久仰伍子胥大名,也相淡甚欢,甚至打算兴兵为伍子胥报仇。

公子光哪会让他得到伍子胥这样的能臣,赶忙跑去给吴王僚进谗言:“伍子胥鼓捣大王伐楚,不是为吴国,实在是为满足自己私欲,大王千万不要上当啊。”吴王僚想想也是,为一个外来户兴师动众不划算,遂罢伐楚之策。

伍子胥找到公子光说:“公子啊,我知道你的想法了,放心,我帮你完成心愿。”二人秉烛密谈一番,伍子胥退隐到乡下,表面上种菜养猪,暗地里组织刺客联盟,准备暗杀。

伍子胥向公子光推荐的刺客联盟头号杀手是勇士专诸。专诸随即前往太湖边,练习吴王僚最喜欢的炙鱼技术,静待那惊心动魄的一刻到来。

这期间,公子光带领吴军在安徽中部和楚军进行了一系列战斗,每战必胜,逼得楚国司马薳越自缢而死。公子光威名振于江淮。

楚人振恐,开始在首都郢都修建城墙。修完城墙,曾经杀掉伍子胥父兄的楚平王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继位的楚昭王还是个七岁小孩。吴王僚觉得不能老让公子光露脸,正好孤儿寡妇好欺负,就派弟弟掩余、烛庸带兵攻楚,却被同仇敌忾的楚军围了个结实,回不了国了。

公子光苦苦等待了13年,眼见机不可失,立即请吴王僚到他家吃饭,席间,专诸用著名的鱼肠剑刺杀了吴王僚。

公子光登上了吴王宝座,大号阖闾,伍子胥被封为行人(顾问),专诸的儿子被封为卿。

二号刺客要离

被楚国人包了饺子的吴王僚俩弟弟,听到消息后投降了楚国。吴王僚的儿子庆忌逃到卫国,整顿人马,天天嚷嚷回国报仇。

阖闾整日提心吊胆,日子过得和吴王僚当初一样紧张。因为庆忌是吕布、张飞一级的猛将,可以在陆地上划船(这得克服多大的摩擦力啊),还是短跑名将,能够追上野兽,手擒飞鸟。和这样的猛士为敌,难怪阖闾睡不着觉。

于是阖闾派出刺客联盟第二号刺客──要离。这个要离短小纤弱,风一吹就倒,却是气冲云天之人。阖闾按照要离的计划,对外宣布要离犯了重罪,砍掉他的右臂,又把他老婆孩子抓起来杀掉,在市场上烧掉尸体。要离忍痛出逃,甩着一只空袖子到卫国投奔庆忌,顺利当上庆忌的参谋。

进攻楚国

吴王阖闾又和伍子胥定下“疲楚”之计。接下来来的几年,吴军轮番出击。楚军疲于奔命,叫苦不迭。国内经济萧条、农业荒废,盗贼横行,民不聊生。吴国还放出风去说:“令尹囊瓦厉害厉害的,我们都怕。别人软蛋软蛋的,我们不怕。”于是楚国兵权渐集于囊瓦之手。

其实囊瓦此人贪污成性且能力低下,楚国北部的两个小跟班——蔡国、唐国来朝见,囊瓦索要蔡侯的狐狸皮和唐侯的宝马不成,恼羞成怒之下把老唐和老蔡扣押了三年,得到了狐狸皮和宝马后才放了他们。老唐和老蔡受此侮辱,立誓报仇,向东南方跑到吴国求兵。

这是阖闾九年,公元前506年,吴国经过数年积累,国力日盛,将星云集,兵强马壮,又得到唐、蔡的支持,出动三万大军,绕开楚国重兵布防的东部,沿淮河向西迂回一千五百里,从北部的蔡国方向直捣楚国都城,一路势如破竹,几乎没遇到什么抵抗。

吴军劲旅是轻捷善跑的步兵。阖间选拔五百名大力士和三千名长跑能手组成特种部队,配备轻甲利剑,一日可奔袭三百里。吴军的致命武器是削铁如泥的宝剑,比戈、戟这些长武器更灵活锋利。江南的铸剑水平也遥遥领先于中原,著名的铸剑大师干将、莫邪、欧冶子,已经会使用风囊鼓风,融化铁水,制范造剑(西方十三世纪才学会这种方法)。

阖阊曾用一百斤金子求购上好的吴钩(宝剑),一个老头杀了两个儿子衅钩,献给阖闾。阖闾说,这么多吴钩,哪两把是你的?老头大喊一声“吴鸿、扈稽,向我开炮,吴王不信咱们。”话音未落,两把吴钩腾空飞起,“直插老头胸前。阖闾大惊,说:“抱歉,抱歉,寡人真是有负于你,请领百金之赏。”从此终身佩戴这两把吴钩。

楚昭王这时只有十八岁,大一新生的年纪,忽然听说吴军从北边铺天盖地而来。急忙调集20万大军交给囊瓦统帅,到如今武汝地区去抵挡吴军。

囊瓦怕天气潮湿沤坏了楚军皮革盔甲,又急于通过胜利来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于是主动渡过汉水,在柏举(湖北黄冈)和吴军决战。

阖闾的弟弟夫概一向不服阖闾,临阵请战说:“囊瓦这厮不仁,贪婪少恩,部下都没有死战之志,我们出动精锐直捣其中军,必克楚军。”阖闾不听,夫概是吴军中勇冠三军的猛将,当下脱去盔袍,提一条镔铁禅杖,直杀入囊瓦军阵,部下五千精兵一拥而上,打得囊瓦中军仓皇后退,楚军大乱。阖阊远远望见,一挥宝剑:“为了胜利,冲啊!”吴军将士在震天动地的“乌拉”声中发起了总攻。

吴军楚军两股巨大的洪流猛烈地撞击到一起,拧起一道道残酷的漩涡。经过严格训练的吴军步兵将短兵器的近身肉搏优势发挥到极致,劈砍削刺,楚军无法抗衡,成千上万地倒在吴军剑下。楚军战车兵三米多长的大戟在近战中也占不到便宜,来不及施展就纷纷中剑翻到。战场上血流成河、人头翻滚。

囊瓦躲在阵后。看到楚军士兵死得差不多了,觉得抵挡得够了,可以给楚王个交代了,就丢下部队一溜烟跑到郑国去了。其他将领因为囊瓦平时爱使小性记仇报复人,都不肯出力,20万大军土崩瓦解。吴军以3500名特种部队为前锋,一路撵着楚军屁股追杀,五战五胜,十日之内,闪电般直抵楚国郢都。

楚昭王率先带着小妹妹出城逃跑了。楚昭王的叔叔子西、子期追上去护驾,吴军没费什么周折就攻克了似乎不可攻破的郢都。

断发文身的吴军进入历代楚王经营了二百多年的楚都,目睹其繁华富丽,立刻爆发出豺狼本性,吴王阖闾闯进楚昭王宫里,看到宫室巍峨,美不胜收,宫中堆满黄金、和田玉、普洱茶、名人字画,后宫里美女如云。阖闾眼花缭乱,口水汹涌,马上宣布,这些统统归寡人所有。又下令吴国将士进占楚国相应级别的大臣府邸,霸占其财产和妻女。

一时间郢都内乱作一团,吴军上下都忙着抢钱、抢房、抢女人.楚国的宗庙、图书馆、国库,无不被洗劫、捣毁。

阖闾的盟友老唐和老蔡,以索回狐狸皮和宝马为名,搬走了令尹囊瓦家里堆积如山的财宝。夫概占据了囊瓦的府邸。伍子胥扒开了楚平王的陵墓,把楚平王鞭尸三百。他还想抓到楚昭王,但楚昭王用大象军队冲开吴军的围追堵截,跑到北部的随国建立流亡政府去了。

阖闾甚至把魔爪伸向了楚昭王的美女妈妈伯赢,据《列女传》说,伯赢面对阖闾,持刀而立,大义凛然地说,你弃仪表之行,纵乱亡之欲,犯诛绝之事,以后靠什么发布命令、教育百姓呢?于是阖闾羞惭而退。

这件事情很可疑,以阖闾的为人,能否一番话就羞惭而退很难说,而且伯赢的话却完全是儒家卫道士的风格,很可能被后世篡改过。而据《越绝书》记载的另一种骇人听闻的说法,是伍子胥霸占了楚昭王的美女妈妈。

楚国反击战

胜利来得如此迅速,阖间都有些不习惯,他觉得干了一辈子工作,也该歇歇了,于是放浪形骸于奢华温柔之中,一晃就是七个月。中间唯一讨厌的消息,就是小爬虫越国偷袭了空虚的吴国,不过很快就被打回去了。

突然之间,在北部扫荡的夫概部队,遭到了从西方涌来的秦国军队的攻击。原来伍子胥的老朋友申包胥,长途跋涉跑到秦国借兵,不吃不喝,单腿站在秦哀公大殿下号哭七天七夜,秦哀公被吵得实在受不了,只好出兵救楚。

吴军成天忙着抢劫,战斗力大为下降,一仗就被秦军打出去一百多里。各受压迫的楚国人民听说秦军来解救他们了,立即拿起武器,同仇敌忾,把吴军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楚昭王的流亡政府和子西的游击队也合兵一处,反攻复国来了。

泡在柔乡里的吴王阖闾,接二连三接到战败的报告,不得已挺起发福的身躯,重新披挂上阵。忽然手下来报:“夫概这厮见势不妙,私自回国自立为王去了,还天天盼着大王被楚国干掉。”阖闾气得拍案而起,遂起兵回国,一番自相残杀,打跑了夫概。

阖闻还不甘心在楚国认输,又返回楚国,把楚军暴揍一顿,还没来得及高兴,又被偷袭的秦军所败。接着,楚将子期又对吴军发动火攻,大败吴军。

吴军陷在广阔的楚国腹地,进退两难,前途堪忧。孙武首先对阖闾说:“我们大破楚国,驱逐楚昭王,挖了楚平王的坟,也该知足了。”伍子胥也说:“自古人臣复仇没有像我这样痛快淋漓的了,我们该回去了。”阖闾总结说:“好日子寡人也过烦了,如今寡人看见大肉就恶心,看见美女就烦心,还是回家乡舒心。”于是吴军用大车舟船拉着无数的财货妇女,浩浩荡荡返回家乡。秦楚联军实力有限,也无力追击。楚人心理上受到的巨大打击久久不能平复,无法面对郢都的残破,第二年就把首都迁往别处。(楚国人无论迁都到哪儿,名字都叫郢都)阖闾灭楚未成,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吴国尚处弱小。还无力吞并楚国这样实力雄厚、幅员辽阔的大国。入郢都后,失去了继续作战的雄心和计划,对外没有联合陶际盟友,对内没有抚恤楚国百姓,反而放纵烧杀,激起楚人的反抗和国际社会的干预。另外,吴国内部不和,大概的篡位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吴军的实力。

阖闾战死

阖阊生命的最后九年,是在故乡苏州过着优哉悠哉的幸福生活。秋冬在城里居住,春夏在城外野营,在姑苏台游玩,在鸥陂射猎,在游台驾车玩漂移,在石城听音乐看舞蹈,在长洲牵狗遛弯。每当夕阳西下,登上巍峨的姑苏台,看到江山如画,层林浸染,往日的峥嵘岁月会像潮水般涌上心头,阖闾为未竟的霸业流下感伤的泪水。为了给人生画一个圆满的句号,阖闾决定趁越王允常新丧伐越,报当年越国偷袭之仇。

公元前496年,身经百战的吴国威武之师,以泰山压顶之势杀入越国腹心地区,两军主力会战于浙江嘉兴。越王勾践连续发动两次猛攻,吴军不动如山,连还手都不稀罕。勾践也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发动一批罪犯拿着剑跑到两军阵前,一起抹脖子自杀,死尸一排排倒下。吴国人目瞪口呆,争着往前挤去看热闹,队形散乱。越王勾践抓住机会,猛攻吴军。

吴军大败,阖闾的脚趾头被越国大夫灵姑浮用戈击伤,血流如注,也许是破伤风感染,退出七里后阵亡于军中。临死前把太子夫差叫到跟前,叮嘱说:“必勿忘越。”

太子夫差发誓报仇雪恨,从此操练兵士、积蓄力量。伍子胥也深深自责,从此吃饭只吃五成饱,只穿破烂衣服,和士卒同甘共苦,开始了人生另一段复仇之旅。此是后话。

夫差发动十万民夫,在苏州城外修筑大墓,从太湖边取土,驱使大象运木头,用三重铜椁把老爸遗体下葬了。墓内泼水银为池,用金玉做成水鸟形象浮于水面。阖闾生前最喜欢的鱼肠、时耗等三千把名剑,以及三千件兵器农具一起陪葬。葬后三日,有白虎显于坟上,据说是剑气汇聚而成,故名虎丘。后来唐朝人说,秦始皇曾经巡游至此,发民夫挖掘阖闾墓求剑,结果什么也没挖到,挖出的坑成了“剑池”。宋朝人又说,挖墓求剑的不是秦始皇,是孙权。

1955年和2009年,苏州市两次抽干了剑池的水清淤,发现池底北部有人工修筑的巷道,尽头被三块人工制成的大石头堵住,后边是不是阖间墓,谁也不知道。

三个月后,庆忌和要离带着借来的军队渡江回国。船到中游。要离立于上风头,左手举矛,把矛尾勾在自己发冠上固定,一矛剌穿庆忌后背。庆忌回身抓住要离的头发提起来在水里浸了三次,说:“真是勇士啊,竟敢对我下黑手。”左右要杀要离,庆总制止说:“岂可一日杀掉两个勇士。让他回去吧,成就他的忠勇之名。”说完庆忌拔出胸口的短矛,倒地死去。

要离回国走到一条江边,对随从说:“我为君主而致妻子被杀,是不仁;为新国君而杀前国君之子,是不义。庆忌把我浸入江中三次,是受辱,不仁不义又受辱,还有何面目见到天下士人?”遂伏剑自杀。

重用孙武

吴王阖闾急切地要把吴国建设成为称霸天下的强国。甫一登基,便听取伍子胥“高筑墙、广积粮”的建议,在吴国改革政治,发展经济,创新科技,修城挖河,开矿炼铁,建设工业园区等等。

据《左传》上说,阖阊为政,体恤老百姓,和他们共同劳动娱乐,食物清淡,坐卧用一层席子,器物宫室简单实用,不装饰车子,生活开支尽量节省。阖闾还大力提倡轻死好勇的尚武精神,吴人都像后来的欧洲贵族和同本武士一样,随身带剑,火气十足,一言不合就拼个你死我活。

不仅男子,女子也性情刚烈。阖闾有次吃鱼,吃了一半让给小女儿滕玉吃。滕玉怒道“大王让我吃剩鱼,是侮辱我,我不活了。”当即自杀。阖闯非常内疚,厚葬滕玉,还用很多自鹤在街市上起舞,吸引老百姓跟着围观,最后一直跟到滕玉陵墓里,“咔嚓”关门落锁,都给殉葬到里边了,根本不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当回事。

阖闾大力延揽人才,不分国籍、出身、学历层次,人尽其用。楚国的令尹囊瓦杀了贤臣郤宛一族,邵宛的侄子伯嚭侥幸逃脱,跑到吴国。阖闾一接待,发现是个人才,虽然其性格有成为奸臣的潜质,也立即封官留用。

伍子胥曾一日七次推荐隐居的孙武。阖闾马上请来孙武,读了他的兵法十三篇后,大为叹服。孙武为了证明自己并非浪得虚名,要现场操练一把。于是阖闾出动宫女三百,让宠姬二人分别任队长。美女们以为闹着玩呢,嘻嘻哈哈不听指挥。

孙武玩“杀人立威”的把戏。遂不顾阖闾日理万机、需要两个宠姬照顾生活,当即下令把两颗美丽脑袋砍了,还用“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堵阖闾的嘴。然后再击鼓操练,宫女们进退整肃。连回头看的都不敢有。孙武没事人一样报告:“部队已操练整齐,让她们赴汤蹈火都可以了。”

阖闾垂头丧气:“将军还是做隐士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去吧,寡人请不起将军这尊大神。”

孙武说:“原来大王徒好其言,而不用其实。”

伍子胥赶紧上来打圆场:“臣闻,兵者凶事,不可空试。要战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有的。大王欲兴兵戈以诛暴楚,称霸天下而威服诸侯,除了孙武,谁能跨过淮河泗水,越千里而战呢?”

阖闾一听“称霸天下”,立刻兴奋起来,遂拜孙武为将。

阖闾比儿子夫差强的地方就是善于用人,所以专诸、要离这样的平民能为他抛头撒血,伍子胥、孙武,伯嚭这样能人可以人尽其用。反观夫差时,伍子胥自杀,孙武隐退,伯嚭成了奸臣,同样的人差距这样大,可见问题出在用人者身上。

这一年,孙武牛刀小试,和伍子胥、伯嚭攻破楚国的舒城,把躲在这里的吴王僚的两个弟弟杀掉了。

小编推荐:晚清重臣左宗棠抬棺西征新疆:收复七分之一国土北朝名将高敖曹:时人比作项籍却被自己人害死!陈友谅的儿子被流放高丽后的悲惨生活:陈理之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