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唐朝谏臣魏征有多富?腰缠万贯良田几千公顷!

唐朝谏臣魏征有多富?腰缠万贯良田几千公顷!

时间:2016-11-28 16:28:06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唐朝谏臣魏征有多富?腰缠万贯良田几千公顷!

“居安思危,戒奢以俭”,是唐代谏臣魏征对唐太宗的提醒,也是对自己要求。魏征一生节俭,生活清贫,宅无正寝,素褥布被,他没有妻妾成群而独善夫人,他没有花天酒地而独爱醋芹,他的妻子裴氏曾用“征平生俭素”评价自己的老公,可见魏征的日常生活是极为俭朴的。他这样做,是真没钱还是假装穷?翻开历史让人发现,作为朝廷重臣,魏征除了工资性高收入外,工资外的隐性收入也是相当惊人的。

进谏也能拿外快?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唐代很多高官都有润笔费之类的外快收入,魏征与众不同,他的工资外收入则大多靠自己进谏的硬功夫,击中唐太宗的要害,得到皇帝的欣赏,在收获政治荣誉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经济实惠。从《资治通鉴》、新旧《唐书》、《贞观政要》、《魏郑公谏录》等可靠的历史资料中发现,魏征前前后后得到的赏赐有十余次,少则百匹绢,多则得钱四十万、绢四百匹,林林总总,掐指算来,这的确是一个令人眼红的数字。

魏征进谏尝到的第一份甜头,是劝说唐太宗停止征招未成年男人当兵。武德九年(626年),右仆射封德彝上奏要征招未满十八的壮男当兵,太宗同意。敕令传出,魏征固执己见加以反对,不肯签署。太宗大怒,将他召进宫中责备道:“中男中魁梧壮实的,都是那些奸民虚报年龄以逃避徭役的人,征召他们有什么害处,而你却如此固执!”魏征以征点兵员、怀疑使诈、失信于民为由,制止唐太宗征点中男做兵员,为此得到一只金瓮。

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岭南部落首领冯盎、谈殿互相争斗,很久没有入朝。各地方州府前后十几次奏称冯盎谋反,太宗命令大举讨伐。魏征分析了岭南的地形、气候及形势后,认为冯盎反叛尚未成形,不宜兴师动众,建议太宗派使臣前往安抚,避免兵戎相见。十月,太宗派人持旌节往岭南慰问冯盎,冯盎则让他的儿子冯智戴随着使臣返回朝廷。太宗说:魏征让我派遣一个使者,岭南就得以安定,胜过十万大军的作用,不能不加赏。于是赐给魏征绢帛五百匹。

贞观二年(公元629年),有人告发右丞魏征偏袒他的亲属,(太宗派御吏大夫温彦博查问,结果查无实据。此次事件中,魏征向唐太宗灌输了君臣一体论,要求之间应彼此竭诚相待。魏征说,很荣幸能为陛下做事,愿陛下让臣做良臣,不要让臣做忠臣。太宗问:“忠、良有什么区别吗?”魏征回答道:“后稷、契、皋陶,君臣齐心合力,共享荣耀,这就是所说的良臣。龙逄、比干犯颜直谏,身死国亡,这就是所说的忠臣。”太宗听后十分高兴,赐给绢五百匹。

贞观五年(公元631年),侍御史权万纪与李仁发因告发别人而得到太宗宠幸,诸位大臣多次被迁怒。魏征劝谏道:“权万纪等小人,不识治国大体,以告发别人当做直言,以进谗言当做忠诚。陛下并非不知道他们使人无法忍受,只是取其讲话无所忌讳,想以此警策众大臣,然而权万纪等人挟皇恩依仗权势,使其阴谋得逞,凡所弹劾,均非真有罪。陛下既然不能标举善行以激励风俗,怎么能亲奸邪以损害自己的威信呢!”太宗默不作声,赐给魏征绢五百匹。后来,权万纪等人奸状自行暴露,均获惩罚。

贞观六年(公元632年)是魏征的一个丰收之年。这一年,长乐公主将要出嫁,太宗以公主是皇后亲生,特别疼爱,敕令陪送比皇姑永嘉长公主多一倍。魏征以汉明帝分封皇子采邑时,不能和先帝的儿子相比为例,劝说太宗长乐公主的陪送不能高于长公主。太宗觉得有理,进宫中告知皇后,文德皇后闻之,大喜,派宦官去魏征家中,赏赐给钱二十万,四百匹绢。

这一年,唐太宗驾幸九成宫,设宴招待亲近的大臣,长孙无忌说:魏征过去侍奉隐太子,我见到他们就像见到仇敌一样,想不到今天能在一起参加宴会。太宗说:魏征过去确实是我的仇敌,但他能为侍奉的主子尽心出力,这是很值得称道的。我能够提拔重用他,自比古人应无愧色!魏征常常不顾情面恳切劝谏,不许我做错事,所以我器重他。魏征再拜说:陛下引导我提意见,我才敢提意见。如果陛下不接受我的意见,我又怎么敢去犯龙鳞、触忌讳。太宗龙心大悦,赏赐每人十五万钱。

贞观十三年五月,魏征乘太宗诏五品以上官上封事之机,全面总结了政事不如贞观之初的事实,上奏太宗,这就是著名的《十渐不克终疏》。疏中列举了太宗搜求珍玩、纵欲以劳役百姓、昵小人、疏君子、崇尚奢靡、频事游猎、无事兴兵、使百姓疲于徭役等不克终十渐,批评了太宗的骄满情绪,再次提醒他慎终如始。太宗看完奏疏后,欣然接纳,并对他说:“朕今闻过矣,愿改之,以终善道。有违此言,当何施颜面与公相见哉!方以所上疏,列为屏障,庶朝夕见之,兼录付史官,使万世知君臣之义。”遂赐黄金十斤、马二匹。

除了进谏之外,魏征下半盘棋也能轻易得到不薄的好处。文德皇后所生公主月满时,太宗宴群臣于丹霄殿,命魏征赌围棋。魏征以“臣无可赌之物”为由予以拒绝,太宗则以“朕知君有物,不须致辞”强行让魏征下赌。说:“朕知君大有忠正,君若胜,朕与君物;君若不如,莫亏今日。”于是开始下棋,才走数十子,太宗曰:“君已胜矣!”赐尚乘马一匹,并金装鞍辔勒,赐绢千匹。

另一份隐性收入——编书写作

另外,魏征通过编书作文,也得到一些辛苦钱,这也算是他的另一份隐性收入了。他缮写戴氏礼并为注解,得物一千匹。为《隋史》作序论,为《梁》、《陈》、《齐》各为总论,史成,加左光禄大夫,进封郑国公,赐物二千段。赐物二千段究竟是多少?按照唐制规定,“凡赐物十段,则约率而给之,绢三匹,布三端,绵四屯”。折算起来,二千段合绢600匹、布600端、绵800屯。按唐代常年绢布比价折合,2。3端布当绢2匹,布600端相当于绢520匹。绵折半算,800屯也合绢400匹。二千段大约合1500匹绢。

据不完全统计,魏征得到的赏赐中,至少有3900匹绢,加之赐物折合的约1500匹绢,仅绢一项,魏征总共得奖大约5600匹,贞观五、六年“一匹绢得粟十余石”,他得到的奖励相当于粟56000石,是当时二品官112年的工资收入。另外的奖励中,十斤的金差不多是1000两银子,相当于一百万钱,加之得到的现钱三十五万,一共是一百三十五万,说魏征腰缠万贯,一点不为过。贞观四年(630) 米(斗)3——4钱,其奖金可买米337500斗,也就是33750石,相当于当时二品官67年的工资。

其他的杂物都不算,仅此两项,魏征得到的奖励相当于当时二品官179年的工资收入。他活了64岁,就是从生到死都是二品官,其奖励也相当于二品官的近三份工资。如此一算,怎么说魏征都不像一个清穷之人,怎么看他都是一个大富翁。从史料记载看,魏征没有拒绝过太宗的赏赐,也没有做过什么公益事业。他的家庭支出也很简单,除了养活一妻四子外,似乎没有太多开支,而家庭开支,他的工资收入是完全可以承担得起的。那么,魏征有钱为何不敢放手花呢?

魏征跟随太宗走入官场,干的大多是“咬人”的活儿,着实也得罪了一批被咬的人,有人举报魏征偏袒亲属就是最好一例。如果在经济上再出风头,必定成为群起而攻的对象,这也许是魏征低调消费的主要原因吧。另外,魏征的老婆裴氏是有名的贤内助,生活上精打细算,从严要求,魏征有钱不是不敢花,而是花了怕老婆不愿意。如此巨额的奖金,究竟到哪里去的?唯一的猜测只有一个:压在他家素褥布被的某一角。

不管怎么说,魏征得到丰厚奖励不是通过贪污所得,凭的是自己的硬工夫,他即便是一个大富翁,也是无可厚非的。太宗对他的这些奖励,倒对现实中如何对待敢谏的人提供了借鉴的依据。如果现在也有人像魏征一样敢于同歪门邪道作斗争,给他发一个两吨重的大奖牌,相信公众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小编推荐:唐肃宗:一代“有福天子”为什么成了没有福的人落难不避恪守婚约:唐朝历史上裴宽先人的厚德唐代官吏韦澳:皇帝都无奈评价他“不可冒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