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齐国名将田单:蒋介石欲效法而不可得的战国奇人

齐国名将田单:蒋介石欲效法而不可得的战国奇人

时间:2016-11-28 15:40:32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齐国名将田单:蒋介石欲效法而不可得的战国奇人

毅帅五国联军伐齐,在济西之战中大破齐军主力,并于联军解散之后独帅燕军连克齐国七十余城。齐都临淄被燕军占领,大量财宝被夺,仅剩莒和即墨两城苦苦支撑,情势危如累卵。乱世出英雄,就在齐国即将覆灭的当口,齐国一位能人横空出世。

此人来自田齐宗室的远房支系,名叫田单。田单原本只是齐都临淄管理市场的低级官员,可能职责跟如今的城管差不多。临淄被占领、齐湣王出奔莒城后,田单也带着族人加入了逃亡难民的队伍。田单这一系虽是田齐宗室的远房支系,但毕竟不是小门小户,怎么也有些身家,有妻有妾,一大家子人口不少,所以逃难得用车来装载细软和行动不便的人。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逃亡也是一样道理,交通工具必须有保障。田单让人把车轴两头突出的部分锯短,再包以铁皮保护和固定(关于车轴的长度,请参见战国青铜马车的图片以作参考;另外,战国中后期冶铁技术和铁器的使用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推广)。当别的富户贵族驾车慌不择路以致车轴磨损断裂后被燕国军队追上俘虏时,田单先带领族人逃到安平,安平城破后再顺利到达即墨。

刚愎自用的齐湣王躲在莒城并没有苟延残喘多久,被名为救齐实为趁火打劫的楚国大将淖齿杀死。太子田法章躲在太史敫家中,直到莒城百姓自发抗争,杀死淖齿,夺回莒城控制权,才被拥立继位,建立了小型临时政府,是为齐襄王

齐国名将田单:蒋介石欲效法而不可得的战国奇人

燕军围攻莒城,数年不下,许是因为有了齐襄王这个主心骨,莒城百姓誓死不屈。不得已,燕军转头去攻打即墨。即墨的最高长官力战而死,田单因为有先见之明成功保全全族而被众人推举为将军,率领即墨军民继续对抗燕军。田单上位,应是情势所逼,众位看官想想,若不是无人可用,即墨军民怎么会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一位没打过仗的城管身上。莒城和即墨都被长时间围困,各自为战,众望所归的城管将军田单,该怎么做呢?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当田单一筹莫展之时,有一个重大利好消息传来。对燕军统帅乐毅有知遇之恩的燕昭王死了,新继位的燕惠王和乐毅早有嫌隙。田单让人放出消息,说乐毅久攻不下莒和即墨两城,是为了自己做好充分准备在齐国自立门户而拖延时间,若是派别的燕国大将来,这两个城池早就被灭了。本来就对乐毅不爽的燕惠王,很快就中了这条反间计,派骑劫换下乐毅,从而导致乐毅弃燕投赵。

成功赶跑了心腹之患,扰乱了敌军军心,接下来就该稳定自己的军心了。田单是怎么做的呢?他让即墨每家每户吃饭前先在庭院里摆出祭祀祖先的饭菜,天上的飞鸟看见食物,自然会盘旋在上空然后下来啄食,远远望去颇为怪异。田单解释说,那是神迹啊,一定会有神人来教导我怎么破敌的。接着装模作样地让一个士兵扮作神师,每当发布命令的时候,必称是神师的意思。人在困境的时候怯弱迷失,通常更容易从宗教中寻求勇气和慰藉,这一招颇为有效,即墨军民胆气大增。除此之外,燕军耳闻目见,对此“神迹”竟也信了三分,犯起了嘀咕。

凝聚军心的另一途径是“哀兵必胜”。田单又派人放出了风声:“我们齐国人最要脸面,若是燕军把俘获的齐卒割掉鼻子并且列于燕军阵

前助攻,这样即墨守城的人必然害怕,城池就能被攻下了。”燕人果然依言而行,守城的齐人看见齐国俘虏的下场,愤怒异常,更加坚定了死守的决心,生怕被活捉后割鼻子。田单如法炮制,再次放出个烟雾弹:“齐国人最怕的是被别人刨祖坟,若是即墨城外的坟头被挖,先人被侮辱,那么城内的人自然胆寒而无力抵抗。”燕人又一次中计,挖坟并焚烧尸体。城内齐人怒气冲天,目眦欲裂,皆欲出城决一死战。

田单一看士气鼓舞得差不多了,再接再厉加了一把火。不但自己和士卒一同做着战前准备,并把妻妾也编入后勤队伍,散尽粮食犒劳士卒。做将军的都把自己和族人的性命全压上,士卒怎么会不效死力呢?

开战在即,田单命甲士埋伏,老弱妇孺登城示弱,遣使联系燕军投降。攻了这么久,突然之间对方投降了,燕军皆呼万岁。田单让即墨城里的富户筹集资金,贿赂燕将,“即墨就快投降了,等燕国大军入城的时候,还请将军们护我们妻小周全,这是一点小意思,聊表敬意,万望笑纳。”燕将收了财物,自然大喜,不疑有它,燕军从将到兵愈加松懈。

即墨城内齐人按田单的指示,四处搜集到了一千余头牛,给牛披上红绸衣,再画上五彩龙纹,两只牛角上各绑上兵刃,给牛尾接上浸了油脂的芦苇束。天黑时分,齐人在城墙上凿出数十个大洞,将牛尾的芦苇束点燃,牛尾受热,牛群狂奔出城,冲向燕军,牛群之后尾随而来的是五千齐国壮士。燕军本就松懈,只等着受降进城,黑夜之中突然看见一群尾巴上燃着火焰、身披红绸、上有龙纹的怪物,两角上还有明晃晃的尖刃,无不大骇。火牛阵左冲右突,所触燕卒非死即伤,紧随而来的五千齐国壮士趁乱发动攻势。城内的齐人也没闲着,喊杀声不断,连老弱妇孺都敲着铜器,声震天地,不禁想起水浒传中那句“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

此时的燕军如惊弓之鸟,四散溃逃,哪里还能细细分辨虚实。替代乐毅来到燕国统帅军队的骑劫被齐人诛杀,主将一死,燕军更没有恋战的心思。齐人乘胜追击,势如破竹,将所过被燕军占领的齐国城池,一一夺回。依附的齐人越来越多,田单的兵力日盛,终于将燕军尽数赶回黄河以北的燕国境内,被乐毅攻下的七十余城皆复为齐。

根据战国策记载,在田单复国尚未迎立齐襄王时,诸侯国都觉得田单会自立为王,毕竟他有复国之功又执掌兵权,更何况他本身就是田齐宗室,民心、实力和血统都不是问题。但让人们大跌眼镜的是,田单到了莒城迎回齐襄王,护送其至临淄执政。齐襄王封田单为安平君,并委以相位。实际上襄王本身对田单自始至终都怀有戒心。田单路遇穷苦老者,解衣相赠,襄王看在眼里非常不爽,心里嘀咕,当着我的面就收买人心,你想作甚?后来经人指点,襄王化被动为主动,公开嘉奖田单,并搞官方宣传“田单给穷人送衣送食,都是大王心怀百姓,派他去做的”,在民意上夺回了主动权。

世上最难以化解的,不是仇恨,而是君主对功高震主的臣子的戒心。白起、李牧被杀,王翦在帅六十万秦军伐楚之前三番五次向嬴政催要财宝田宅以求自保,乐毅被迫弃燕投赵,就是这个原因。襄王的戒心并没有因为在民意上扳回一局而消除。有次田单前脚向襄王举荐了貂勃,襄王后脚就把貂勃支开出使楚国;貂勃出使楚国晚回来了些日子,襄王就以貂勃仗着相国撑腰滞留楚国的名义急召田单问罪,田单衣冠不整鞋也没穿就进了宫,一入宫就老实认罪,态度非常好,几天以后,襄王想了想,这小题大做也别太明显了,此事就不了了之。貂勃从楚国回来后,襄王接见他,同时叫田单来作陪,这个貂勃就结结实实地给襄王来了个下马威。他说:“周文王尊称辅佐他的吕尚为太公,齐桓公尊称辅佐他的管仲为仲父,大王您是怎么称呼辅佐您的安平君的呢?直呼其名!这是很不尊重人的,何况大王的王位是怎么坐稳的?没有安平君的驱逐燕军复国迎立之功,您和王后怎么能回到临淄?” 貂勃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把襄王为难田单的过错推到当时襄王宠信的九个臣子身上,襄王面子上挂不住,也乐得让别人当替罪羊,就把那九个人杀了,以示对田单盖世功勋的诚意。个人以为,那九个人可能正是襄王的心腹,襄王对田单怀有戒心这件事在他们面前表现的非常直接,而他们也肯定会顺应襄王的意思,说襄王爱听的话,那些话自然是对田单不利的。这九个人到底是诽谤重臣的奸险小人,还是忠于襄王但被当替罪羊处死的蒙冤之人,史料有限,难以盖棺定论。但这九人被除,相当于襄王自己的小集团被打散,意味着君臣势力的平衡被打破。而且仅凭貂勃的一席话,就决定了这九人的生死,实在是有些费解啊,在驱逐燕军时智计百出的田单,面对这场政治斗争,真的什么也没做过吗?

齐国名将田单:蒋介石欲效法而不可得的战国奇人

九人帮一死,君臣的矛盾有所缓和,田单占了上风,意气风发。有次田单攻狄之前,咨询过齐国名士鲁仲连,鲁仲连认为他打不赢,田单不信,我能以即墨一城复国,还不能打赢这么场小仗吗?没成想果然如鲁仲连所料,三个月了都没攻下来。于是田单又去咨询鲁仲连,到底是为什么?鲁仲连说,当初从即墨突围时,将军与士卒共同进退,从上至下抱着致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这是胜利的基础;而如今将军有着高官厚禄,怎么可能还像从前一样在战前就抱着必死的决心?田单虚心受教,第二日便巡查城防,战时立于敌方弓箭流矢的射程范围内,亲自击鼓以鼓舞士气,终于克狄。

史记和战国策都有记载,田单后来去了赵国,先是为将,后来也曾为相,他为什么离开齐国呢?战国策是这么说的,那时候各诸侯国都流行聘用外援,燕国用了宋人荣蚠为将攻打赵国,赵国心想,我也找外援应对啊,找谁呢?有了,齐国田单仅凭即墨一城就把燕军打回了老家,找他克燕,刚刚的。好家伙,为了求得田单,当时的赵相平原君同意用三个城的五十七市邑跟齐国换田单(这里的市邑并非为城池,而是固定的居民点,类似村庄的规模)。

马服君赵奢跑去找平原君理论,为什么不找我去对抗燕军呀,我对燕国的情况也很熟悉,凭什么要用好不容易鏖战才夺回来的土地去换一个田单?平原君以上级领导已经批准了为理由,准备回绝赵奢。赵奢又说,田单如果是个蠢蛋,那他就打不过荣蚠,换他来也没用;如果他聪明的话,他一个齐国人又怎么会真心帮赵国打燕国呢?他肯定要以赵军对抗燕军,消耗燕赵两国的实力,来保障齐国的强大。可惜平原君最后还是没听赵奢的话,用了田单,果不出赵奢所料,一番苦战后田单也仅仅替赵国攻下了三座小城。

田单到底军事才能如何?个人认为,他是个很好的谋士,长于攻心,但真的论军事素质,肯定是不如乐毅的,不然也不会煞费苦心用反间计把乐毅弄走。而在战国策中还有一篇,记载了田单在赵国为相时跟马服君赵奢谈论兵法的事。田单认为,赵奢的用兵方法太过浪费,动不动就用十几二十万人的军队,青壮都跑去打仗了,粮食没人种了,还得从别国进口粮食,并远距离输送,以保障作战部队的补给,其实真正的王者之师,三万人就够了呀。赵奢把田单大大地嘲笑了一番,说你的作战思维还停留在古时候啊。古时候诸侯国很多,城池很小,最多也就三百丈,每个城居民也少,用三万人就能搞定一场战争没错。但如今七雄并立,各自兼并了从前很多小国,每个国家都有千丈之城、万家之邑,也都能轻易地召集十数万的军队,打旷日持久之战,譬如齐国动用二十万人花五年时间攻打楚国,赵国用二十万人攻打中山国也用了五年。如果你还是用三万人的军队,围攻千丈之城的话,还包围不了一个角,用来野战兵力就更嫌少了。田单闻之叹服不已。

田单在赵国时,还曾在长平之战前试图说服魏国与赵国合纵对抗秦国,但是没有成功。史料关于田单的记载基本就结束了,有人评价田单的闪光点仅在于他复国的时期,此后燕齐两国几乎两败俱伤,后来无论在赵国还是齐国,田单都没能拿出政治或军事上漂亮的成绩单。个人推断田单最后应该是寿终正寝,至于他死在赵国还是齐国,这不好说,但在山东淄博有一个齐相田单之墓,只是这个墓葬是否真为田单埋骨之所还有待考证。

两千多年后,蒋介石败退台湾,他在金门太武山题字“毋忘在莒”,心心念念欲效法齐安平君田单反攻复国,然而,这对蒋氏父子来说,是mission impossible。

小编推荐:东晋名臣温峤:平乱不久去世百姓如丧亲人哭泣管仲奢华负面人生为何少被人诟病?贡献改过负面汉朝明君汉宣帝:一举解决了匈奴和西羌问题的雄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