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揭秘:汉景帝刘启到底是贤明之君还是嫉恨之帝?

揭秘:汉景帝刘启到底是贤明之君还是嫉恨之帝?

时间:2016-11-17 15:28:27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汉景帝刘启到底是贤明之君还是嫉恨之帝?

刘启还是东宫太子时,吴王刘濞的儿子和他赌博玩耍,二人争执不下,他竟然提起赌具击杀了吴王的儿子,吴王刘濞怨恨在心,这与他后来的反叛也有直接的理由。后来,刘启继承帝位,是为汉景帝,但其禀性难改,他任用大才子晁错为重臣,把国事都托付与他,晁错帮他削藩收权、整治朝政,他坐收渔利。后来又听袁盎鼓舌造谣,杀晁错作为各叛王撤兵的条件时,又下令以大逆不道的罪名把晁错的全族都灭了。七王叛乱不息,他这才突然想起了父亲文帝临死时交待他的话;让周亚夫指挥军队前去平叛。周亚夫在接受任务时,显得有些傲慢,使景帝觉得可能有点不大尊重自己这个年轻的皇帝

亚夫出兵之后,屡破敌军,仅仅3个月,吴王刘濞被杀,吴、楚叛乱被平定。吴、楚是叛军的主力,在他们失败之后不久,其余五国也在汉将的进击之下节节败退,不多久,作乱的藩王或是自杀,或是伏诛,七国之乱很快被平定。平定七国叛乱,周亚夫功劳很大,赢得了人们的一致称誉,景帝也重用了他。然而,在平叛的过程中也得罪了一些人。首先找周亚夫麻烦的人就是梁王刘武,梁王刘武之所以恨他,还是因为公事。当时,周亚夫主持平叛,率领军队开到河南一带。吴、楚联军正在全力攻梁,周亚夫分析了形势,认为吴、楚联军锐气正盛,汉军难与之争锋,决定把梁交给吴、楚联军,任由他们攻打。梁王向景帝求救,景帝也命令周亚夫援梁,但周亚夫给景帝来了个“不奉诏”,而是派骑兵截断了吴、楚联军的粮道。吴、楚联军久攻不下,锐气尽失,又断其粮草,被迫找汉军主力决战,周亚夫则深沟壁垒,养精蓄锐,一举打败吴、楚联军。虽然平叛胜利了,但却和梁王结下了梁子。因此,梁王每逢入朝,经常与母亲窦太后说起周亚夫,极尽中伤诬陷之能事。窦太后听信了梁王的谗毁,就经常向景帝中伤周亚夫。

景帝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立长子刘荣为皇太子,但因为其母栗姬渐渐失宠,景帝就想另立王皇后之子刘彻为太子。周亚夫初登相位,认为太子并无过失,随意废立,会引起混乱。周亚夫禀性直爽,不懂劝谏艺术,与景帝发生了争执,景帝中元三年(公元前147年),窦太后要景帝封王皇后的哥哥王信为侯。王皇后为人十分乖觉,专会讨好窦太后,因而博得了窦太后的欢心,稳住了地位,至于封外戚为侯,并非没有先例,但景帝估计亚夫不会同意,就先找他做思想工作。果然,亚夫断然否决,他说:“高祖皇帝曾经与诸大臣歃血为盟:非刘姓而王,非有功而侯者,天下共击之。”直接搬出刘邦的话压压皇帝也就算了,他还直言不讳的说:“王信虽是皇后的哥哥,但无功劳,如果把封了侯,那就是违犯了祖宗的规矩。”其实想想,这位名将真是老实地可爱,皇帝老儿愿意给谁封官许愿随他去好了,反正俸禄又不用自己帮皇帝掏银子。景帝自然因为亚夫驳了自己的面子而十分恼怒,但是亚夫执之有故,言之凿凿,无懈可击,只能“默然而沮”。

不久,匈奴部酋6人来降,景帝非常高兴,并想把他们都封为列侯。亚夫却说:“他们的先人背弃了汉朝而投降了匈奴,现在又背叛了匈奴而投降了汉朝,陛下如果封这样的人做列侯,又怎么能责备作臣子的不忠于君主的呢?”这次,景帝认为“丞相之议不可用”,断然拒绝了亚夫的建议,将6人封侯。(想起来我们的飞将军,他怎么这么没有运气,李广难封,委屈啊)我估计,景帝拒绝亚夫,基本上不是考虑他的话的正确性,多半出于一种孩子气的心理:纵使你次次都对,也不能事事都听你的,你做皇帝还是我做皇帝啊,这次一定要我说了算。亚夫见景帝不从,也算知趣,比前辈名将韩信强,就上书称病辞官,景帝也不挽留,巴不得这个老顽固早点退休。

如果事情到此了结,倒也罢了,也用不着我瞎费心了,问题是周亚夫既然开罪了有着生杀大权的boss,又功高德望,景帝自然对他不放心。一次,皇帝专门宣召周亚夫,想看看他对于现阶段的生活是否有怨气。这次“保鲜”,亚夫过关没事,又一日,景帝特赐食于他,亚夫虽然退休,但还在皇城根下,随叫随到,进去后,只见皇帝独坐在那,行过拜谒之礼,简单说了两句,景帝就让上菜,这自然是皇恩浩荡,但是席间并无他人,只有这一君一臣,亚夫有点惶恐,呵呵,如果你要说:“子非亚夫安知亚夫之惶恐?”我只能说,呵呵,我是猜的。等他入席才发现自己面前的只有一只酒杯,并无筷子,而菜肴又都是大块的肉,根本无法吃,就知道是景帝在戏弄他,转头看看主席的人,想让取双筷子,当然,景帝要玩他,不会这点都想不到,早就嘱咐好了,主席人装聋作哑,亚夫再次提起筷子,景帝到底是少年心性没有耐住,插话道:“这还未满君意?”周亚夫一听,怕得要死,赶紧起座下跪,脱帽谢罪,景帝才说了一个“起”,亚夫赶紧起身,匆匆跑了。几天后,突然有使者到,叫他入廷对簿,亚夫一听,知道自己快挂了,但不知道所为何事。原来,亚夫年事已高,就让儿子筹备丧葬用品,买了500副甲盾,为了将来护丧之用,儿子使佣工拉回家,又未给钱,使得佣工怀恨上书诬陷。大理寺来审理。

大理寺当堂审问到:“为何要谋反?”言归正传,周亚夫辩解道:“我儿子所卖的东西全系丧葬所用,怎么能谈得上谋反呢?”官员无话可说,但知道皇上欲置其于死地,就必须要找个借口,于是给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闻者流泪、听者伤心的判词:“不反天上,亦反地下!”就是说,你这个老小子,即使不想在活着的时候造反,也会在死了以后到阴曹地府造反的。周亚夫听了,听了也明白了,是景帝要自己死,于是5日不食,绝食而死。

说到这,我自己都晕了,说汉景帝呢还是说周亚夫呢,怎么说周亚夫说这么多,呵呵,也许是我个人比较欣赏这位名将吧,这就是我想说的明君的嫉恨,晁错和周亚夫,一文一武,不世出的汉室忠良,就这么死了。当然,晁错的死与他在七国之乱后,个人没有形成很好的对策,老是撺掇着景帝要亲征平叛,皇帝也是人啊,没事有病啊跑到战场上送死,是“诛晁错”又不是针对我。周亚夫的死也与个人太过刚直的秉性有关系,当然,我觉得,在无法控制自己生死的皇朝里,景帝的嫉恨心才是把他们送上黄泉路的“黑白无常”啊!

小编推荐:史上四大忠心耿耿却死在自己人手上的绝代名将明穆宗的帝王之路:朱载垕有多少政绩被后人称赞诸葛亮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北伐中是怎么布阵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