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北魏雄主孝文帝:励精图治 病逝在南征的前线

北魏雄主孝文帝:励精图治 病逝在南征的前线

时间:2016-10-19 11:14:11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北魏雄主孝文帝:励精图治 病逝在南征的前线

就个人素质而言,孝文帝堪称文武全才。他不仅汉学渊博,而且强悍尚武,十多岁就“能以指弹碎羊膊骨”。他还精于骑射,指哪儿打哪儿,“及射禽兽,莫不随所志毙之”。

可见“雅好读书”与勇武豪迈,完全可以并行不悖。有人说,孝文帝的汉化改革,让鲜卑人的勇武丧失殆尽。这话第一是扯淡,第二还是扯淡。

汉化就不勇武了?那汉唐威仪从何而来?“汉”这个字,本身就被赋予了阳刚豪迈的色彩,“汉子”、“大汉”、“好汉”、“男子汉”,哪个不是响当当、硬邦邦?

拓跋鲜卑勇武丧失,这个或许有,但也另有原因。

北魏立国之初,并不怎么强大,从拓跋 到拓跋焘,全凭一股强悍勇武,“奋征伐之气”,三代人统一了北方。到孝文帝时代,一些不同意迁都的鲜卑贵族,为避免南征,竟然放弃了原来的立场,这说明什么?

北魏已立国百年,统一北方也已50余年,众多鲜卑贵族的激情和豪迈,渐渐淹没在荣华富贵中。

汉化了的孝文帝,却还有着“奋征伐之气”的激情,迁都洛阳后,他五年三次南征,其实是在振奋北魏的士气和国风。

孝文帝是个既有激情又勤勉的皇帝。《魏书·高祖纪》中,他“躬总大政,一日万机,十许年间,曾不暇给”,“常必躬亲,不以寒暑为倦”,“精勤庶务,朝夕不倦。”

北魏雄主孝文帝:励精图治 病逝在南征的前线

定策迁都洛阳后,兴建新都、推行汉化、南伐萧齐,三件大事几乎同步启动,北魏军事、行政系统都处于高速运转之中。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这话用在他身上很合适。很多事,他都恨不得毕其功于一役,在自己手里全部完成。他聪颖果断,有魄力、有胆略,但似乎操之过急。

历史上南北分裂时期,最终都是北方统一了南方,但每次都要经过数十年经营。那时南齐军力较强,又占有地利,与北魏处于实力相对均衡的对峙状态。三次大规模南征,孝文帝的军事成就十分有限,最大的战果,是第二次南征时,从南齐手中夺取了南阳盆地。

或许是太过劳累,又或许是帝国事务繁杂、令人忧心,30岁出头,孝文帝就“疾患淹年”。后来更因后院失火,气病交加,沉疴难返,33岁时,大业未竟,甚至洛阳城宫阙尚未修建完毕,他就撒手人寰,病逝于南阳前线。

两度南伐攻占南阳

“白日光天无不曜,江左一隅独未照”。

这是孝文帝的诗句,慷慨豪迈,霸气昭然,但也透露着无尽的遗憾。

踏平江南,一统华夏,是北魏百年梦想,更是孝文帝孜孜以求的目标。迁都洛阳,其根本就是征伐南齐,一统天下。

494年十二月,驻守襄阳的南齐雍州刺史曹虎请降,请求派兵接应。此时,因迁都洛阳引起的纷扰,尚未完全安定。事有仓促,后勤准备也不充分,但孝文帝不肯错过机会。有人说:曹休就曾落入东吴将领请降圈套,结果大败亏输。孝文帝却对北魏军队信心十足,认为曹虎真降假降并不重要,既然定都洛阳,就当像统一北方的祖先一样,“奋征伐之气”,慨然向南齐用兵,以求早日一统天下。

于是,孝文帝派遣四路大军南征。曹虎果然没有投降动作,各路大军与南齐援军陷入对峙状态。两个多月后,江淮一带春雨绵绵,江河春潮渐起,气候和环境越来越不利,北魏各路大军接连失利。原本准备饮马长江的孝文帝,不得不下令班师。

这次南征最大的亮点,是北魏军队形象大为改观。以前进入敌国境内,抢劫掳掠被视为战争手段,是补充军需、鼓舞士气必须的。这次孝文帝严格约束军队,禁止侵掠,“犯者以大辟论”。并且命令部队不得损害百姓庄稼、树木,需要砍伐树木时,“皆留绢偿之”。为了统一大业,为了赢得民心,孝文帝希望他的军队成为真正的“王者之师”。

497年九月,经过周密的准备,孝文帝再次亲率20万大军南伐,这次他不再分兵,集中兵力攻打南阳盆地。

孝文帝先派大将包围赭阳(今方城东),亲自领兵夜袭宛城(今南阳),当夜攻占外城,南齐之南阳太守房伯玉退守内城。孝文帝留下大将继续攻城,自己率大军继续南下。为解围城之困,房伯玉想出“斩首行动”,派敢死队埋伏在宛城东南一座桥下,放过魏军前部,待孝文帝走过时,突然袭击,孝文帝赶忙令身边神射手放箭,方免于死在南阳。

随后,北魏军开始攻打新野。第二年正月,大将李佐攻克新野,擒新野太守刘忌,将其押送宛城之下斩杀。当时新野是南齐汉水以北的重镇,该城失守,南阳一带震动极大,湖阳(今唐河湖阳镇)、赭阳(今方城东)、舞阴(今泌阳)、南乡(今淅川西南)等城守将相继弃城南逃。二月,魏军攻克宛北城,房伯玉“自缚出降”。

三月,孝文帝乘胜南下,攻打樊城,在邓城(今襄阳樊城西北)大败南齐平北将军崔惠景的援军,“斩获首虏二万有余”。

因北方草原爆发高车叛乱,趁南齐皇帝萧鸾病故之机,孝文帝宣布“礼不伐丧”,退出战斗。

 

病逝于南阳前线

孝文帝三次南征,后两次都是为了南阳,一次是攻打南阳,一次救援南阳,在成功救援后病逝。开玩笑地说,孝文帝没少为南阳操心。

499年正月,不甘心失去南阳的南齐,派太尉陈显达北伐。北魏大将元英率军南下增援,但南齐兵势很盛,元英有些招架不住。二月,孝文帝决定再度御驾亲征,但这时,他已“疾患淹年,气力惙弊”。

上次南伐,孝文帝已染病在身,南伐结束后发生的一件事,令他既生气又痛苦,病情遂严重恶化。

这是一次后院失火事件,让他生气的是皇后冯妙莲。冯太后当政时,考虑到娘家的长久富贵,把三个侄女都嫁给了孝文帝,其中一个就是冯妙莲。冯妙莲性感妩媚,深得孝文帝爱恋,但没多久妙莲不知得了什么病,冯太后将她送回家为尼。孝文帝却对她十分挂念,亲政后,听说她疾病痊愈,即派宦官前去探望,随后将她接到洛阳。久别重逢,孝文帝对她“宠爱过初”,夜夜专寝。没多久,就将她立为皇后。

孝文帝很专情,遗憾的是冯妙莲却不专情。患病在家时,她就绯闻频传,到洛阳后,因孝文帝长期南伐北巡不在宫中,她又与混入宫中的和尚高菩萨“私乱”。冯妙莲行事很高调,得知孝文帝南征患病,即“公然丑恣”,荒淫无顾忌。

北魏雄主孝文帝:励精图治 病逝在南征的前线

孝文帝的妹妹彭城公主寡居在家,冯妙莲为自己弟弟“求婚于帝”,孝文帝同意了。彭城公主却不同意此事,冯妙莲想强迫她,彭城公主是刚强之人,便南下找孝文帝,“自陈本意”,顺带把冯妙莲与高和尚的事抖搂出来。孝文帝“闻而骇愕”,没全信,按压在心中不吭声。

洛阳宫中的冯妙莲“渐忧惧”,与她母亲找来女巫,“祷厌无所不至,愿高祖疾不起”,希望将来做第二个冯太后。

这事又被孝文帝知道了,仍隐忍不发。回到洛阳后,孝文帝先抓来高菩萨等六人,令其“迭相证举,具得情状”。当天晚上,召来冯皇后,先令宦官搜身,“有寸刃便斩”。冯妙莲哭得梨花带雨,孝文帝再无怜惜,令她坐在两丈开外,命高菩萨等陈述事情经过。审讯完,他叫来弟弟彭城王、北海王,指着冯妙莲说:“过去是你们嫂子,现在是外人了。”孝文帝对冯太后素来至孝,顾及情面,没有马上废杀皇后。但他的心中,无疑已冷却到冰点。

就个人生活而言,孝文帝十分不幸,自幼父母双亡,为了国家大业,不得不下诏杀掉长子,最喜欢的女人又背叛了自己,他内心的凄苦可想而知。自此后,虽然多方医治,他的病情仍时好时坏,难以痊愈。南阳前线吃紧,要强的孝文帝坚持抱病出征。

这时南北双方在顺阳(今淅川东南)僵持,孝文帝令两员大将攻击侧后,欲截断南齐军归路,然后正面攻击,多次击败南齐大军。南齐太尉陈显达大感不妙,一天深夜,与崔惠景、曹虎等率军遁逃。第二天,北魏军攻入空营,缴获大量军用物资,诸将率骑兵紧急追击,在汉水边赶上南齐军,“斩获及赴水而死者十八九”。

但这场大胜,并不能挽救孝文帝的生命。没几天,“帝疾甚”,自感再也回不到洛阳,下诏赐冯妙莲死,征太子元恪南来,在鲁阳(今鲁山)即位。交代完两件大事,孝文帝在谷塘原(今浙川县北)驾崩。

因距离前线不远,北魏秘不发丧,“至鲁阳发哀,还京师。上谥曰孝文皇帝,庙曰高祖。五月丙申,葬长陵”。

励精图治一代明君

《魏书》、《资治通鉴》等描述的孝文帝,都是明君形象。

他生活简朴,体恤民情,常穿洗旧的衣服,马鞍不用金银装饰,与普通士兵所用并无二致。南北征巡时,有关官员奏请修路,他只让“粗修桥梁,通舆马便止”。迁都后,他也不急于兴修宫殿,除了不得不兴建的,能缓则缓。南征进入南朝境内时,严令部队“如在境内,禁士卒无得践伤粟稻;或伐民树以供军用,皆留绢偿之”。

他“好贤乐善,情如饥渴”,认为“成功立事,非委贤莫可;改制规模,非任能莫济”,一直把发现人才,擢用人才作为要务,不论鲜卑、汉人,不论元老宿彦、新锐之士,抑或南朝来奔的才俊之辈,只要才华品行出众,即委之重任。王肃自南朝来归,孝文帝亲自接见,感觉到这位新降之人才具非凡,内心顿时与他全然没有了距离,不觉“促席移晷”,就是近前与王肃坐到了一起,畅谈许久。“自是器遇日隆,亲旧贵臣莫能间也。魏主或屏左右与肃语,至夜分不罢,自谓君臣相得之晚”。这时孝文帝正“议兴礼乐,变华风,凡威仪文物,多(王)肃所定”。

李冲、李彪、高闾、宋弁、邢峦等,“皆以文雅见亲,贵显用事;制礼作乐,郁然可观,有太平之风焉”。

孝文帝深得臣下敬爱。他听览政事,从善如流,待人公平、诚信,认为“人主患不能处心公平,推诚于物。能是二者,则胡、越之人皆可使如兄弟矣”。他“用法虽严,于大臣无所容贷,然人有小过,常多阔略。尝于食中得虫,又左右进羹误伤帝手,皆笑而赦之”

小编推荐:纪晓岚不为人知的一面:日御五女让乾隆很纠结最擅长伪装的皇帝杨广:为自己巡游找完美理由北魏名士眼中的诸葛亮:在军事战略上常出下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