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揭秘:汉武帝为抗击匈奴处死自己亲外甥昭平君

揭秘:汉武帝为抗击匈奴处死自己亲外甥昭平君

时间:2016-10-16 09:16:19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汉武帝为抗击匈奴处死自己亲外甥昭平君

也许正因为存在内外压力,才迫使景帝废了柔弱的太子刘荣而让刘彻继位,这就是英武盖世、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他一继位就实施了“众建诸侯小其国”的“推恩令”,即将各诸侯国的国土,平分给各诸侯王所有的儿子,从而杜绝了同姓诸侯王国再造反的后患。汉武帝一生做了四件大事:文治、法治、武攻及派张骞出使西域建立丝绸之路。汉武帝一继位即下诏“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由他“亲策问以古今治道”,还御笔朱批人事部门的奏章:“不举孝,不奉诏,当以不敬论;不察廉,不胜任也,当免。”我们前面已说过,中国历代帝王是以防御为主而极少扩张,即令是统一六国的秦始皇,也只是征服百越而建立了桂林郡,其余全是防守,修筑万里长城就是倾全国之力防守。唯独汉武帝一生都是以征服和扩张为主。汉武帝首先是铁拳砸向西北方的匈奴。至于匈奴如何成了击垮罗马的“锤子”,下一章再交代。

由《资治通鉴》的记载不难看出,匈奴各部落尚处于伙婚制阶段,甚至是以母系下传。他们在中国西北方的草原安家后,需要一个自我进化阶段,所以才会接受汉朝的和亲政策,但他们一边享受和亲政策的种种好处,一边并未停止过对汉朝的掠夺。他们尽管没有大举入侵,但经常万骑入境,杀官吏,掠财物,抢人口,甚至一次掠走千人。从公元前202年刘邦登基到公元前140年汉武帝继位,在长达60多年的时间里,他们已习惯了汉朝的只防御不反击政策,所以也就养成了捞一把就走的习惯。没想到会突然遭到反击,而且汉军竟会深入他们的境内作战。从此,双方的仗是越打越大,越打越残酷。

下面只举两个人的例子,就足以说明与匈奴作战的持久性和残酷性。一是李广。“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唐王昌龄《出塞》)说的就是这位飞将军李广。他一生与匈奴大小70余战,是闻名古今的抗击匈奴名将。他一生廉洁,得到赏赐就分给部下,平时与士卒共饮食。他年薪2000石,可是40多年来家无余财。他臂如猿,力似牛,射技极佳,每射必中,曾一箭穿石。他带兵,在缺水缺粮的地方见到了水,士卒不饮完,他不走近水;见到了粮,士卒不吃完,他不尝一口,士卒因此都乐为他死。可是,一次与匈奴会战,他带的军队迷路了,结果误了军期,按法令是一定要对簿公堂的。他一世英名,不愿回国后面对刀笔之吏,同时也为了把责任一人担下来,竟自刎而死。他死后,三军皆哭;百姓听说后,无论老幼皆哭泣失声。

另一个是李广的孙子李陵。李陵一次带着5000人与匈奴十几万大军遭遇,被匈奴大军团团围住,仍然坚持了10天,转战千里,杀敌超过己军几倍之多。其交战的惨烈程度,《史记》和《资治通鉴》中都有较详细的描写。这里摘录《古文观止》中李陵答苏武书中的一段:

昔先帝授陵步卒五千,出征绝域,五将失道,陵独遇战。而裹万里之粮,帅徒步之师,出天汉之外,入强胡之域。以五千之众,对十万之军,策疲乏之兵,当新羁之马。然犹斩将搴旗,追奔逐北,灭迹扫尘,斩其枭帅。使三军之士,视死如归。陵也不才,希当大任,意谓此时,功难堪矣。匈奴既败,举国兴师,更练精兵,强逾十万。单于临阵,亲自合围。客主之形,既不相如,马步之势,又甚悬绝。疲兵再战,一以当千,然犹扶乘创痛,决命争首,死伤积野,余不满百,而皆扶病,不任干戈。然陵振臂一呼,创病皆起,举刃指虏,胡马奔走;兵尽矢穷,人无尺铁,犹复徒首奋呼,争为先登。当此时也,天地为陵震怒,战士为陵饮血。单于谓陵不可复得,便欲引还。而贼臣教之,遂使复战。故陵不免耳……

苏武因出使匈奴,被匈奴扣留并逼降。苏武宁死不屈,匈奴便将其流放到最偏远的北海(今贝加尔湖)牧羊。苏武独自一人,唯一做伴的就是那根出使的汉节,没有粮食就挖野鼠、采菜籽果腹,但牧羊19年仍不变节。后来汉朝得知苏武还活着,经交涉苏武才得归汉。在匈奴,苏武与李陵见过面,知道李陵被捕后之所以降,是因为想找机会反击匈奴以报效祖国,没想到汉武帝却因李陵投降而杀了李陵全家。尤其老母因自己被杀,李陵更为痛苦。苏武深知李陵降后在匈奴的心境和处境:“自从初降,以至今日,身之穷困,独坐愁苦。终日无睹,但见异类……举目无亲,谁与为欢。胡地玄冰,边土惨裂,但闻悲风萧条之声,凉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侧耳远听,胡笳互动,牧马悲鸣,吟啸成群,边声四起,晨坐听之,不觉泪下。”有气节的苏武知道李陵实际是个有气节的人,汉武帝死后写信劝李陵归汉。可是后来又遭灭族之灾的李陵,虽然降匈奴后从未反过汉,但也不可能再归汉呀。当朝廷再派人来劝李凌归汉时,李陵说:“归易耳,丈夫不能再辱。”遂死于匈奴。

汉武帝生前虽然没能灭掉匈奴,但是先后九次出击匈奴,共消灭匈奴约16万,受降5万多人。特别是最后一击,已基本将匈奴逐出了今天中国西北的大片土地,从此匈奴再不敢大举侵扰中国了,百年匈奴边患得到极大缓解。汉武帝在原来匈奴占据的地盘设立了武威、酒泉、张掖、敦煌郡,还进军楼兰(今新疆若羌)、姑师(今新疆吐鲁番)等地,同时移民几十万囚徒去几千里外的西北屯田。正是因为匈奴势力削弱,汉武帝才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得以成功,闻名中外的丝绸之路也才得以构建。在北击匈奴的同时,汉武帝也向中国的西南、东南、东北扩张。他派人招降贵州夜郎,划归犍为郡,又让司马相如招降邛都郡,还将云南划为益州郡,从此西南大部归入汉王朝版图。他征服南越,共设南海、苍梧、儋耳等九郡,即今天的广东、广西大部分地区和海南岛全部。他征服朝鲜,设乐浪郡、玄菟郡、临屯郡、真番郡。他总共增设28郡,把汉王朝的疆域扩大了一倍以上。

了解了汉武帝的“武攻”后,再说汉武帝的“法治”。由李广、李陵爷孙的命运,读者想必已能感知,汉武帝的所谓“法治”,其实就是任用酷吏,严刑峻法,完全可以称之为“残暴”了。一个强大帝国有雄才大略的君主,最容易走上扩张道路,而要扩张,要开疆拓土,就很难推行仁政,严刑峻法往往是必然的选择。正是因为汉武帝对李陵实行严刑峻法,才会迫使其他将士在与匈奴作战时,宁愿战死也不愿被俘投降。再说其严刑峻法,并不是只对别人不对自家。请看下面的两个例子。

汉武帝的妹妹隆虑公主,只有一个儿子叫昭平君,其娶了汉武帝的女儿夷安公主。但是只有隆虑公主最了解儿子也最了解哥哥,死前便用金千斤、钱千万来豫为昭平君赎死罪。汉武帝也许是为了让妹妹瞑目,同意了。后来昭平君杀了一个主傅,很多人请求汉武帝兑现对妹妹的承诺,免昭平君之死。可是汉武帝却垂泪不止地说:“妹妹也确实只有这一个儿子,死前也曾托付给我,但是法令是先帝制定的,因我妹妹而诬乱先帝之法,我何面目进入高祖皇帝的祀庙呢?况且又辜负了万民。”之后朱批杀了自己的亲外甥兼女婿昭平君。

汉武帝一生都想求仙长生不老,《史记?孝武本纪》几乎全篇讲的都是他的求仙故事。一些江湖术士闻风而来,充满宫中。因长年征战,加上严刑峻法,无论民间还是朝廷,对其啧有烦言,这成了其最大的心病:怕别人暗中诅咒自己。那些江湖术士便乘机在宫中弄起了巫蛊,几百个大臣及宫中之人因巫蛊而丧命。其中一个叫江充的术士,知道太子非常贤德仁厚,而且讨厌江湖术士,如果汉武帝一死,自己绝无好下场,便决定对太子下手。要扳倒太子同时也得扳倒皇后,便诬称太子、皇后宫中也有巫蛊,带人将太子、皇后宫中掘地三尺,弄得太子、皇后的床都没地方放。显然是捣鬼,他还真的在太子宫中挖出了上有诅咒之符的小木人。这时摆在太子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要么学秦始皇的太子扶苏,要么有所行动。其实,扶苏当年接到秦二世送来的假遗诏时,大将蒙恬曾劝他先调查核实。他也想调查核实,问题是在他心目中父皇是极其残暴的,如果等调查核实后再死,那么死的就不止他一个人了,或许还有他的母后和妻儿。此时汉太子无论心目中关于父皇的形象还是关于自己的处境,都与扶苏一样,他决定选择走扶苏之路。无奈由于众人的劝阻加上江充的猖獗和步步紧逼,鬼使神差般又让他杀了江充决定自辩。这就导致了太子府兵和中央官兵交战,又导致众多官吏和数万官兵的死亡,同时自尽的还有皇后。太子兵败,带着两个儿子逃亡月余。不久汉武帝就有所醒悟,意识到太子是蒙冤,但已是骑虎难下了。没想到酿成更大的悲剧:太子因被人发现而吊死,汉武帝两个可爱的皇孙也丧命。至此也许读者都会奇怪:如此穷兵黩武、残暴成性的汉武帝,怎么会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呢?这岂不是既荒唐又矛盾吗?就让我们探讨一下汉武帝的心路历程。

以反击匈奴始的汉武帝,年轻时的崇高目标是建立盖世武功,因而必须有很好的文治和极严的法治。也就是说,他最初只是把文治和法治当成了手段,而武功才是目的。所以,他最初只是因重文和选拔人才才尊儒术,并没有到独尊的地步。可是武功建立之后,他看到和得到的又是什么呢?

首先是“文景之治”积累的财富被他耗尽,中原百姓负担不断加重。汉武帝的扩张与西方世界扩张的最大不同是,后者主要是为了掠夺,而前者只是为了开疆扩土。如他建立东南九郡后,只要九郡认可中央政府就行,并不在九郡征赋税、募徭役。所以三国时代之后,中原内乱,把九郡几乎遗忘了,九郡的人民并没有因为脱离了中央政权而庆幸,而是怀念中央政权。这才有了在几百年之后,冼夫人领导岭南包括海南岛人民主动回归中央政府的事发生。汉武帝的扩张政策虽然有利于后世,却加重了中原百姓的负担。

其次是那么多不该杀的功臣杀了,乃至殃及功臣的全族,汉武帝心里就真的那么平静吗?还是拿李陵为例。汉武帝并不想杀李陵全族,可后来接到报告,说李陵帮助匈奴人对付汉军,才杀了李陵全族。再后来,证实帮助匈奴对付汉军的是李绪,李陵因为从来不助匈奴,差一点被匈奴的阏氏杀了,匈奴的单于实在敬重李陵是一条汉子,把李陵送到遥远的北方藏起来,才使之逃过一死。知道了这些,汉武帝心里就一点也不难受吗?

最后是太子和两个皇孙的死,让他悲伤至极。他彻底从求长生不老的梦中醒了过来,赶走了所有的江湖术士。这一醒悟让他和秦始皇及后世的唐太宗李世民比,至少提升了一大层次,因为秦始皇和李世民都是至死不悟。李世民也是因为久服丹丸中毒,52岁就离开了人世。

在其痛苦的心路历程中,汉武帝显然对自己年轻时的崇高目标——建盖世武功有过深刻反省。是呀,如果不根本调整扩张心态,扩张起来有个尽头吗?永无止境地征服下去,得到的只是土地,失去的却是道德,是民心,是教育,是太平,是君臣和谐……是中华文明。所以,他在最后两年,才会将“武攻”改为“武备”。他在《轮台诏》中谆谆告诫众臣:“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此诏堪为中国皇帝第一个“罪己诏”!

所以,他才会从“文治”式的“尊儒术”,发展到真正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因为只有儒家的根才深深扎在几千年的封建制中,儒家才是封建制最嫡亲、最正统的传承;选择了儒家才能继承封建传统、封建思想、封建文化、封建血脉……中国虽已不是封建制国家,但仍可称为“封建国家”;选择了儒家就意味着选择了礼仪,选择了仁政,选择了保守,选择了防御。中国从此永远不再对外扩张了!

正是因为这正确的选择,才让汉武帝站到了中国所有封建帝王中的制高点!

小编推荐:解密韩信之死:吕后为何私下处决开国功臣韩信?盘点中国古代名人的家训:曾国藩不愿子孙为大官东晋名相谢安:文人风骨在于是不在乎高官厚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