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唐德宗宠臣裴延龄:善于编造离奇谎言奉承皇帝

唐德宗宠臣裴延龄:善于编造离奇谎言奉承皇帝

时间:2016-09-23 18:11:05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唐德宗宠臣裴延龄:善于编造离奇谎言奉承皇帝

在中国历史上,因为统治者喜欢听顺悦己意的话,久而久之,报喜不报忧便成了官员的职业习惯。要报喜,却无喜可报,怎么办?就不得不制造假象来哄骗主子,于是说谎便成了官员的家常便饭。

唐朝德宗年间的宠臣裴延龄就是这方面的高手。裴延龄,河中河东(今山西省永济县)人,乾元末年(公元759年)任汜水尉;德宗在位期间,官至司农少卿。德宗贞元八年(公元792年),裴延龄接任户部侍郎,负责农业税务收支等工作。但他根本不会经营理财,一上任就向奸滑的老吏询问取巧之道,学到虚设政绩的办法之一——分设财库,分立账户。裴延龄上奏道:政府每年财政收支不少,并且年度交替,如今只有一本账难免混乱。建议招募人员分别按欠、负、耗、剩各制一本账,以及分季度、月份账,这样便于管理。德宗以为账目多就意味着收入多,看他分章列目颇为规范,就采纳了裴延龄的建议——实不知钱物并没增加,不过多添了几本账、几个人而已。

不久,朝廷养马需要向民间大批量征集草料。宰相陆贽等人建议,若要征集百万围(计量单位)草,需要大量时间、人力;况且时值冬季,船力不通,恐妨碍民间生产,不如让各地分别储备两三万围草,等需要时再随时调用。这时裴延龄上奏说:冬天马匹适合在马厩中喂养,夏天则适合在野外牧放。臣近日一直暗中察访,得知长安、咸阳两地交界处有片数百顷的大草原,正好适合放马。况且此处相距京城不远,和在马厩里喂养没什么差别。德宗听闻大喜,就对宰相下令如此实行。宰相陆贽知道裴延龄能忽悠,说:“恐怕没这回事。”德宗不信,特意派人前去调查,官员到地方一看,哪有什么大草原?不过是一小块湿地,占地不过数亩。

唐德宗宠臣裴延龄:善于编造离奇谎言奉承皇帝

德宗贞元十年(公元794年),德宗皇帝要造神龙佛祠,需要五十尺的木材。裴延龄上奏:“臣近日暗访得知,同州地区专产高大木材,一棵足有八十尺。”德宗质疑:“从玄宗开元年间到现在,建宫殿所用的木材都是从很远的地区运来,同州距离这么近,从来没听说过产巨木。”裴延龄说:“好木头只有遇到好皇帝时才长出来,开元、天宝年间没有,那是因为没有明君。现在有,说明现在的皇帝是明君。”一席话把德宗捧得比开元盛世时的玄宗还圣明,龙颜大悦。

裴延龄的谎言越是离谱,越是能得到德宗的青睐。同年,裴延龄又上奏一本:“左藏库司多有失落,近因检阅使置簿书,乃于粪土之中,得银十三万两,其匹段杂货百万有余。此皆已弃之物,即是羡余,悉应移入杂库,以供别敕支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布匹要是在粪土之中,早就腐烂不堪没法使用,但德宗本就十分贪财,得知裴延龄发现了如此多的意外之物,奢侈的欲望便迅速膨胀起来,凡事都伸手朝裴延龄要钱。面对着皇帝越来越多的索取,裴延龄又不敢暴露真情,只好加紧了对百姓的巧取豪夺。

对裴延龄的信口雌黄,当时就有人指责他愚弄朝廷。宰相陆贽就对德宗说过,裴延龄是不可用的“诞妄小人”,“……移东就西,便为课绩,取此适彼,遂号羡余,愚弄朝廷,有同儿戏”,“昔赵高指鹿为马,臣谓鹿之与马,物理犹同,岂若延龄,掩有为无,指无为有”。

杂文家舒展写过一首诗:“笑弹怒骂易遭灾,附势趋炎难倒台;纵有腹非随风去,实事求是拿头来。”用来形容胡说八道的裴延龄,甚是恰当。可这样的官员照旧撒谎拍马,悠哉游哉,若非他早逝,还很有可能当上宰相。相反,忠诚正直之士如陆贽,却不得不吞下被逐出长安,踽踽独行,贬往远州的苦果。

虽然知道造假误国误民、劳民伤财,但如此效仿者前有古人,后有来者——只因“数字出官,官出数字”,于是瞒和骗便被一些人视为官场升迁的“至尊法宝”,传袭了下来。

小编推荐:孟子在齐国年薪过千万:为何还生气以致要辞职?鲜为人知的晚清屠官岑春煊:晚清反贪第一人高洋:宠妃腿骨成乐器 最好色残忍变态的皇帝

推荐阅读